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千岁请上座之岁岁长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又被拒绝了

千岁请上座之岁岁长安 公子年十七 2492 2021.05.04 17:59

  殷繁接过药碗,盯着那黑乎乎颜色看了一会儿,然后仰头一饮而尽。他不喜欢喝药,但是对于能救命的药,还是不会拒绝的。

  看他喝药宁枧岁自己都觉着苦,这方子里配了不少黄连,天青那丫头熬药的时候都被苦哭了。

  “殿下,蜜饯拿来了。”

  这时天青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只银碟。

  “嗯,放那吧。”

  宁枧岁神色淡淡地抬了抬下巴,心下无语片刻。她就多余吩咐。

  殷繁完全没注意到某公主殿下的尴尬瞬间,他现在只一门心思想着离开。

  “今日多谢殿下,西厂琐事繁多,臣便不多叨扰了。”

  他说着便掀开锦被下床,宁枧岁见了也没阻止,只默默地看着他走到屏风前一件一件地将衣服穿上。

  玄衣加身,墨发高束,一身脆弱的骨肉隐藏在冰冷的外壳之下,便又是那个状似百毒不侵的殷千岁。

  “天青,将这些蜜饯装起来让厂公带走。”

  她兀自驱了轮椅走到屏风后的桌案前,将放在上面的两张药方拿起来看了又看。

  天青不情不愿地找了个木匣来装蜜饯,心里暗戳戳地骂殷繁不知好歹。

  当她们看不出他只是想离开吗?殿下好心救他性命,他倒好,将殿下当作洪水猛兽来对待,有他这样吗!

  此时的殷繁脑子里一团糟,一直在想着今日他留在长乐宫的事有多少人会知道。皇上,长乐宫的宫女,还有那条宫道上来往的宫人……

  宁沉钧那蠢货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他不是最在乎长公主的吗?怎么会做出把一个太监往她宫里塞这种事来?此时若是被有心人宣扬出去,太后岂不是更有理由要挟她下嫁?

  越想越糟心,男子的脸色也越来越沉,看起来便有些阴鸷的意味。

  宁枧岁从屏风后出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他盯着面前的屏风,一副恨不得啖其肉引其血的模样,不由一愣。

  怎么?她这四季屏风是对他做了什么罪无可赦的事吗?干嘛这种眼神?

  “殷繁?”

  听到女子带着询问的声音,殷繁这才回过神来,瞬间收敛了外露的情绪,抬眸淡淡地看了过去。

  “臣在。”

  臣在个屁!

  本宫是瞎了?看不到你在?

  宁枧岁满心无语无力吐槽,叹了一口气将手里的药方递给他。

  “行了,你也少跟本宫在这打官腔。这两张方子吃半个月,然后再来长乐宫换新的。”

  雪白的宣纸上还有未干的墨迹,殷繁沉默半晌,终究是后撤半步,躬身行了一礼,淡声道。

  “臣卑贱之身,不敢劳烦殿下费心。这药方贵重,臣不便收,还请殿下收回去吧,臣告辞。”

  男子离去的背影又潇洒又决绝,大有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宁枧岁瞪大双眼看着他大步流星地离开,捏着药方的手都在发抖。

  乔润修你个王八蛋!老子有病才想要救你!

  花了大半天写的方子被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宁枧岁一手砸在轮椅宁枧岁一手砸在轮椅扶手上,木质的扶手立马凹下去了一块。

  “殿下,殷千岁怎么可以这么过分?您又不是要害他,他犯得着这样吗?”

  天青拿着装了蜜饯的小匣子走过来,一脸的义愤填膺,顿时连对殷繁的恐惧都消失了。

  宁枧岁从她手里拿过蜜饯,打开盖子拈起两颗扔进嘴里,泄愤似的狠嚼着,冷笑着道。

  “本宫怎么知道?你殷千岁不待见本宫这个又老又残的公主,本宫能怎么办!”

  宁枧岁显然是被气狠了,天青看着都心疼,任谁一番好心被这般践踏都会忍不住发怒吧。

  被殷繁这一出闹得,宁枧岁是什么心思都歇了,吩咐天青在偏殿备下水,沐浴过后,便睡下了。

  不过睡到半夜的时候,醒了一次,嘱咐天青将扔在屏风旁的那两张药方捡起来放回桌案后,这才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

  从长乐宫出来后,殷繁直接回了西厂。在他房中睡觉的小流儿看到进来的事他,惊讶地睁大了一双明亮的眼睛。

  小孩身子还在锦被里,只露出一颗小脑袋,脸上还有被压出来红印子。

  “厂公怎么回来了?皇上不是派人来传话说,您今晚歇在宫里吗?”

  殷繁一脸黑线,心下对某皇帝的缺心眼程度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歇在宫里?他心咋那么大呢!

  “没有,皇上传错话了。”

  殷繁边脱衣服边淡声道,丝毫不顾及皇帝陛下的尊严。

  “哦。”

  小孩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然后从床上爬了下来,光着小脚丫蹬蹬瞪地跑到书架边,拿了一个盒子走到男子面前。

  殷繁脱下外袍挂在床边,看了小孩一眼,问道。

  “什么东西?”

  “不知道,今日有一个缇骑送过来的。”

  小孩声音清脆,眸光澄澈。

  殷繁接过盒子,打开一看,里面装的竟是之前送到长乐宫的那支簪子。

  碧色的玉簪断成了两截,断口处极其不完整,很明显是用力砸摔而致。

  没想到还真的找到了。

  “是簪子啊!真漂亮。”

  里面的东西小孩也看到了,不由发出了由衷的赞叹。

  殷繁闻言,一手将盒子收在袖中,一手在小孩头上撸了一把,说了一句早点睡,便重新披上外袍走了出去。

  ——

  自那天后,朝中便传出了长公主将要下嫁给丞相府大公子的流言,有人说皇上已经写下了圣旨,只待钦天监算好日子便昭告天下,有人说长公主在赏花会之前就已经同大公子暗通款曲,二人乃是两厢情悦,天作之合。

  反正说什么的都有,之前落英园的事在这么多天的发酵下,已经淡了很多,但经过这么一来,长公主便又成为了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只是没人知道,他们口中放浪形骸的长公主殿下,此时正在飞燕楼地字号一号房内等人。

  天音给宁枧岁奉了一杯茶,又端了几盘点心来给她垫肚子。

  宁枧岁拈起一块芙蓉糕送进嘴里,甜味弥漫在口腔里,眉头也渐渐舒展开。

  “天音,去看看人来了没有。”

  “是。”

  天音领了命走出房间,再回来的时候身边便多了一个人。

  那人戴着一顶黑色的斗笠,看不清面容,但依身形来看定是位男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