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何故不解忧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相府救人

何故不解忧 殷晴不定 2000 2018.06.14 23:10

  阿顾觉得自己是异世之人······

  马车往西秦国走,阿顾一路上看了许多超出自己认识的事情。先前只觉自己忘了许多事,倒也问过了洛明喻这世界沉浮以及其他基本情况,不过如今看来那些倒像只是九牛一毛。

  神医府位于绮凝山。却不属这西秦、卫玄、始聂三国中任意一国的领地。绮凝山靠近始聂国边境,已是这片土地的偏北方,然而比绮凝山更北的,还有大片无人探寻的森林地带。尔后阿顾才知道,人们道这极北森林是这世界的万恶之源,所谓魔族便出没于此。自己落湖失忆的地方,怕就是这极北森林的领域。而自己曾居的地方,就算是人间与魔域的分界之地。想到这,阿顾身上一阵恶寒。

  始聂国占了这片陆地的北方大片土地,东南方则是卫玄国,而西南方,便是阿顾等一行人的目的地——西秦国。

  此行洛明喻与阿顾携竹菱及十七前行。一路之上,阿顾才知道师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都说仙与人是脱离开的,故而仙不会轻易出现在人间。但要说在人间里,洛明喻怕就是最接近仙的存在。洛明喻不仅有让人起死回生的医术,更掌握了这人间只有极少人才能掌握的仙术。

  要说人间想要修仙永生的人也不在少数,要么这世上便也不会有那么多修炼的学院了。可多半人的修炼极限便是修得常人所不能的速度、轻功、力量等诸如此类,仙术却是极难的。更有急功近利者,修不得仙术便自愿抑或走火入魔堕入魔道,以得超脱于人族的超凡力量。代价却是永远不见天日的灰暗生命。

  阿顾从未想到自己的师父是如此厉害的。想起之前师父总能随意移物,甚至凭空拿出些什么,现在倒是看起来极为合理了。看看自己如此平凡,就算七日间学了不少,阿顾已有了在人间可称为妙手回春的医术,可和师父比自己还真是蝼蚁都不如。

  下了这绮凝山,离了洛明喻,阿顾就什么都没有,什么也不是。

  洛明喻看着阿顾坐在马车上,却不知为何又渐渐暗淡的眼眸,心间又是一沉,也不知道这丫头想到了些什么,又开始阴郁起来。

  “吃药吧。”洛明喻柔声道。

  阿顾抬眸,只见洛明喻修长洁白,如皎月般美好的双手托着一个锦盒递到自己面前。阿顾盯着洛明喻的手出了出神,果真如天仙般遥不可及。

  “阿顾?”洛明喻又轻唤了一声,阿顾才回神。

  阿顾轻声道:“谢师父。”便拿起那甜药丸放到口中。甜美的滋味在药化在口中的瞬间绽放,那抹厚重的香气在舌间萦绕。

  师父给她梳头发,抱她上马车,悉心照料她。阿顾像是越来越依赖师父了。只要师父不弃于她,她就会努力,她不会丢师父的脸面,她会追上师父,所以,阿顾什么都有,她是世上最荣耀的人。

  洛明喻的马车是行到哪哪就是焦点,人们纷纷表示最崇高的敬意。这是对于仙者和医者的尊敬。

  洛明喻的马车也像是仙物,先前阿顾乘坐马车时全都在睡觉,不觉车行得多快,如今阿顾不需要睡那么多了,便看出了马车当真是日行数千里有余。加上夜间住客栈休息的时间,阿顾一行人也不过三日有余便到了西秦都城渝筑。

  丞相府收到洛明喻已到城外的消息便速速前去迎接,为首的便是西秦当朝丞相林博裕。

  十七见前方有车队前来,道:“先生姑娘,有人来了。”

  不待洛明喻回应,车外便有一沉稳男声道:“洛神医与顾姑娘远道而来,林某有失远迎。不知顾姑娘身体可安好?”

  洛明喻看了一眼竹菱,竹菱便机灵地答道:“我家姑娘好的很。”

  林博裕也不因只是个丫头答话而觉得羞恼,倒是听了对方的话,心下松了一口气:“那烦请洛神医与顾姑娘前往寒舍,林某已为二位安置好了宅院,望二位不要嫌弃。”语毕便调转车头引路。

  到了丞相府门口,阿顾下了车,方才看出这林博裕的模样。本是四十不到的人,又家境优渥,但此刻这丞相看起来却像是五十余岁的人,面色惨白,身子也有几分不稳。倒也难为他到城门去迎接阿顾和洛明喻了。

  一行人到了丞相府内,安置好了自己的事物,便匆匆忙忙地前往了这相府大公子林肆逸的清竹苑。

  早有不少丫鬟及医师在林肆逸的卧房里候着,见洛明喻一进门,纷纷行了大礼。

  丞相府定是特意交代过了,故而所有人对阿顾的态度也颇为恭敬。

  洛明喻走过去瞧了瞧林肆逸。脸色苍白,眉毛皱着,嘴唇抿成一条线。像是在昏迷之中仍承受着无限的痛苦。

  洛明喻转头对阿顾道:“你来瞧瞧这大公子。”

  阿顾瘪了瘪嘴。她大概猜到了师父会让她先看诊试试,可她看到这林肆逸的样子便觉得自己是医不了他的。但如今洛明喻既然吩咐了,阿顾也只好硬着头皮凑过去检查。

  林肆逸已昏迷了二十余日,阿顾本以为他身上怎么也会有点不好闻的气味,却不想凑过去时发觉这大公子不但不臭,反而还是香的。

  这香味不重,也不像是衣服上的熏香,倒像是从林肆逸身上散发出来的。

  阿顾又给林肆逸诊了诊脉,并未发现有何异常。

  林肆逸虽面上苍白,看起来痛苦至极,气息却像是极稳的。与其说是重病昏迷,倒更像是噩梦中受了惊吓,却迟迟醒不来的样子。

  阿顾检查完,往后退下,对上了林博裕和林肆乐殷切期盼的双眼,心中有愧,对洛明喻道:“师父,徒儿看不出有何异常。”

  洛明喻像是早知道结果,嘴角戏谑一笑,道:“阿顾当继续跟着为师努力钻研。”语毕,洛明喻才在相府各位的殷切目光下走到林肆逸的床前开始诊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