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萧萧春雨润华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飘向北方

萧萧春雨润华年 酸甜少麻辣 3198 2019.07.12 23:59

  “你说二叔他还会回来吗?”

  “也许死了吧!”

  穆萧萧猛然回过头,瞪着眼睛神色不善地看着一旁懒洋洋的孟琅。

  孟琅打了一个呵欠,说:“姑奶奶,你当着你未婚夫的面念叨着别的男人,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别瞎说,我们的婚约不算数的!”

  穆萧萧噘着那张秀气的樱桃小口。

  “白纸黑字写得明明白白,少爷我也没有办法。”孟琅说着摊了摊手。

  “呸,臭美!”

  夕阳西下,落日晃得人看不清前方的景色。

  自陈惜命离开已经有十天了。

  这十天里穆萧萧随着金狼王赏遍了草原的广阔景色。

  值得一提的是,被穆萧萧救醒的王妃阿月对穆萧萧格外亲切。

  这使得从小缺失母爱的穆萧萧十分感动,也十分依恋。

  金狼王妃甚至一度开玩笑说要收穆萧萧作为义女,但是碍于穆萧萧的身份,也只能是开开玩笑罢了。

  “你等你二叔,到了饭点了少爷要去喝酒了。”

  孟琅说完话拍了拍自己屁股上的杂草,摇着竹落雨送他的美人折扇向金狼王帐走去。

  “少喝点酒,小心伤口……”

  “好嘞姑奶奶!”

  穆萧萧摇头笑了笑,转过身从怀里取出了一支金钗,钗身凤纹环绕,十分的精美。

  只是那钗首之上空出了一块位置,显得有些突兀。

  将金钗举到眼前,缓缓伸向远方,看起来就仿佛落日镶嵌在了钗顶一般。

  “二叔,你真会回来吗?”

  远处一声骏马的长嘶划破草原。

  穆萧萧顿时神色一震,整个人猛然从山岗上站了起来,用尽全力地望着落日的方向,手里紧紧攥着那没了珠子的金钗。

  但是落日余晖遮住了人的视线,什么也看不清。

  穆萧萧望了许久,最后失望地叹了一口气。

  就在她准备转身走下山岗的时候,落日之中却冲出了一道人影。

  “穆萧萧!”

  穆萧萧猛得回眸望去。

  一袭白衣,一匹白马,一柄长剑,一个翩翩美少年。

  半面桃花遮冷颜。

  “二……二叔!”

  穆萧萧激动地向着来人冲去。

  马蹄声急,白马转眼已经来到穆萧萧身侧,马上人俯身伸手。

  穆萧萧只觉得天地一阵旋转,她便已经被人揽着腰抱上了马背。

  来人正是陈惜命,褪去了银甲,换上了白衣,却仍如一个少年人。

  ……

  几人没有在金狼王庭多做停留,第二日一早便策马北去。

  临走之时,金狼王送了足够的干粮和毛皮大衣。

  草原气候变化快,今早秋虫鸣,明日或许便会雪花飞。

  况且越往北行,天气越发寒冷,多带些保暖的衣服总是好的。

  五人又在草原行进了数日才来到了草原的边缘。

  随着渐渐深入北方,一望无际的草海已经逐渐消失,一片片荒凉的枯草地映入眼帘。

  竹落雨与孟琅正在一处避风的大石头后面费力地生着火,第五临舒则在一旁清洗着几株不知名称的野菜。

  陈惜命挽着裤腿,赤裸着双足站在冰凉的河水之中,手中握着他那杆银枪,死死地注视着湍急的河流。

  穆萧萧则小心翼翼地蹲在岸边看着。

  “二叔,鱼!”穆萧萧指着河水中激动地大喊了一声。

  水中的鱼被穆萧萧的喊声惊动,鱼尾猛拍已经蹿了出去。

  穆萧萧一下捂住自己的嘴,眼神中酝酿着委屈,准备迎接陈惜命的嫌弃。

  可是陈惜命却猛然向远处甩出了手中的长枪!

  钉——

  长枪死死地扎在河水之中,枪杆兀自嗡鸣。

  陈惜命挪到枪边,用力拔出长枪,枪尖之上正穿着一条肥美的大鱼。

  晃了晃手中的鱼,陈惜命对着穆萧萧得意地笑了笑。

  穆萧萧就像一个开心的孩子一般对着陈惜命竖了一个大拇指,笑道:“二叔,你好厉害啊,你……”

  哪知道话没说完便被陈惜命打断:“今晚你只能喝汤,算是对你的惩罚。”

  “不要吧,二叔,会瘦的!”

  穆萧萧自己都没发现,她竟然无意地撒起娇来。

  看着穆萧萧那一副小女儿家的样子,陈惜命忍不住愣了愣。

  咳嗽了一下,陈惜命缓解尴尬道:“想吃就自己收拾吧。”

  说着将鱼抛向了穆萧萧所站的岸边。

  看着那还尚未死绝的大鱼,看着那翻飞的鳞片,穆萧萧的脸渐渐苦了下来,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对陈惜命说:“二叔,害怕。”

  “吃的时候你怎么不害怕?”

  几分钟后,穆萧萧蹲在河水边,春葱般的手指在水中激起了一朵朵水花。

  旁边陈惜命手里握着匕首收拾着那条大鱼。

  “北方水凉,注意些,别伤了身子。”

  陈惜命的话轻飘飘地传进穆萧萧的耳朵。

  “心疼我啊?”穆萧萧故意调笑道。

  陈惜命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面无表情地盯着穆萧萧,看得穆萧萧浑身不自在。

  干笑了一声,穆萧萧才道:“开玩笑,嘻嘻。”

  陈惜命无话,而是点了点头,不知是何意思。

  穆萧萧故意向着陈惜命身边凑了凑问:“二叔,你为什么一定要跟着我去找明月花啊?”

  陈惜命没有抬头,而是淡淡地说:“没有我,你连草原都出不了。”

  “可是这一路来并没有遇到危险啊?”

  “我说了,没有我你连草原都出不了。”

  穆萧萧脑子不笨,自然瞬间懂得了陈惜命话里的意思,这一路上之所以平安无事,正是因为那些剽悍的草原人知道陈惜命在几人之中。

  陈惜命忽然叹了一声,说道:“其实,我随你们去找明月花还有另一个原因。”

  穆萧萧疑惑地望着陈惜命,等待着陈惜命的下文。

  片刻后,陈惜命却轻轻吐出了几个字:“为了春雪。”

  “哦,嗯?二叔你……认识春雪姐姐?”

  陈惜命点头道:“不只是认识那么简单。”

  穆萧萧脸色震惊地盯着陈惜命,问:“你不会是春雪姐的客人吧?”

  陈惜命皱眉看向穆萧萧,毫不顾忌地用满是水花的手指敲了穆萧萧脑门一下。

  随即解释道:“其实我很早便认识她了,早到她还是个只懂得哇哇大哭的孩子的时候。”

  “她其实本应该姓陈的。”

  穆萧萧猛得站起了身,惊呼道:“姓陈?她不会是你女儿吧?”

  陈惜命看向穆萧萧的眼神中充满了嫌弃,穆萧萧转而反应过来。

  春雪今年二十一岁,而陈惜命只有十七年的记忆,若是有个女儿当真是奇谈了。

  嘻嘻笑了两声,穆萧萧又蹲了下来说:“二叔你继续。”

  紧接着陈惜命说出了一段震惊的往事。

  “春雪其实是陈国人。当年陈国亡国,战事使得无数百姓家破人亡,流离失所。我遇到春雪的时候她不过四岁,家里人却都已经死在了那场灭国之战中了。”

  “后来我收留了春雪,但我那时居无定所整日征战,因此便将春雪留在了一处农户家寄养。”

  穆萧萧震惊地捂着嘴,说道:“那春雪姐岂不是小陈陈的姐姐了。”

  陈惜命不置可否,不过提起小陈陈,陈惜命眼中尽是思念。

  穆萧萧眼珠转了转,突然问出了一句差点让陈惜命咬到舌头的话:“二叔,这十七年来你到底收养了多少孩子啊?”

  陈惜命无奈地叹息了一声说:“只这两个。”

  “那你为什么任由春雪姐姐去妓院啊?”

  “我又不是她亲爹,她做什么自有自己的想法。而且她去了醉花涧,我反而放心一些。”

  穆萧萧简直以为自己听错了,问道:“放心?那可是妓院,要不是孟琅这几年照顾着,春雪姐说不定……”

  陈惜命用树叶包好那条收拾好的鱼,说道:“就算孟琅不照顾她,我敢肯定醉花涧也没人敢碰她。”

  “为什么?”

  陈惜命笑了笑反问了一句:“你知道醉花涧的老板是谁吗?”

  “谁啊?不会是你吧?”

  陈惜命却再次抛出了一个重磅秘密。

  “是你那位丰神如玉的二哥,秦非玉。”

  ……

  夜间,寒风骤起。

  那种冷不是如刀割面的冷,而是一点点沁进皮肤血肉中的冷。

  几人都卷缩在帐篷中,只有陈惜命还坐在帐篷外守着那一堆篝火。

  此时此刻,穆萧萧真的是打从心里感激金狼王临分别时赠送的那几套毛皮大衣。

  整个人缩在厚实的羊毛内,穆萧萧还在想着秦非玉的事。

  醉花涧竟然是秦非玉开的?

  当朝二皇子,位高权重的玉王,他为什么要去开妓院呢?

  帐篷外,陈惜命一边饮着从草原带来的烈酒,一边望着火上的锅。

  “萧萧,睡了吗?”

  穆萧萧的帐篷外传来了陈惜命的声音。

  “还没,太冷了睡不着。”

  突然,帐篷帘被人掀开了一道缝隙,一碗冒着热气的鱼汤递了进来。

  穆萧萧惊喜莫名,一下翻身坐了起来,接过鱼汤裹着毛皮大衣问:“二叔,怎么还有鱼汤啊?”

  “怕你晚上会冷,留了一些暖暖身子吧。”

  穆萧萧满眼的感动,捧着手里的鱼汤说不出的幸福。

  一旁的第五临舒也是看得面露微笑。

  又一碗鱼汤递了进来。

  “给那蓝眼睛的小丫头吧。”

  临舒微微一愣,她没想到陈惜命会给她也准备一碗鱼汤,这一路上陈惜命可是都对临舒有些不冷不淡。

  临舒眼中晶莹闪动,接过鱼汤对着帐篷外点了点头,也不管陈惜命是否看得见。

  陈惜命再次回到篝火边,一边饮着酒一边望着满天的繁星。

  天空玉盘高悬,金蟾桂树隐约可见。

  忽然,陈惜命眼神骤然一变,缓缓站起身向周围看去。

  不远处山岗之上几对绿色的诡异光芒闪烁,仿若是某种特殊的星辰坠落人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