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萧萧春雨润华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醉花少年郎

萧萧春雨润华年 酸甜少麻辣 3064 2019.06.11 23:17

  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之过隙,忽然而已。

  十七年后,大秦历二百五十年,陈国已逐渐留于史书之上。

  秦国都城,昊京城。

  昊京城素有天下第一城的美誉,不单单是因为其让人望而生畏的雄壮城墙,还因为昊京城乃是整个秦国,乃至整个天下最繁盛富有的城市。

  城中一条河道横贯东西,将昊京城分为了南北两部分,此河水清澈见底,河两岸生长着四时常开的花。

  春有粉桃秋有菊,夏盛芍药冬绽梅。

  此河乃是天下第一大河望川河的一小分支。

  相传望川河发源于西方的神秘之地天极山颠,流经秦国与东宫国,最终汇入传说中的东方浩渺湖。

  至于湖水最终又归于何处,恐怕只有那些隐于茫茫浩渺湖的浩渺阁主们才知道吧。

  流经昊京城的这条河被秦国人称为揽月河。

  因其蜿蜒的形状就如一女子的怀抱一般,将昊京城南的景色揽于怀中。

  每逢夜色降临,繁华多姿的昊京城南在万家灯火的点缀下就如空中明月般夺目。

  登高远眺,倒映着空中月光的河水环抱着地上的另一轮特殊的明月,其景美不胜收,这便是揽月河名字的官方解释。

  而民间对于揽月河的名字还有另外一番解读,这里面还有一段流传于民间的爱情故事。

  民间传说,秦国的开国皇帝一生戎马,打下了万里江山,后宫佳丽妃嫔更是数不胜数,但却一直不曾遇到真心相爱之人。

  直到有一日登船出游,于揽月河畔遇到一风尘女子,竟是一见倾心,遂隐瞒身份与女子相识。

  数月后便立此女子为大秦皇后!

  此女单名一个月字,相传两人于此河相拥相爱,最后皇后病逝之时,大秦皇帝亦是在此河之上抱着月皇后辞别,留下了一段佳话,因此便有了揽月河的名字。

  对于这些史书上并没有记载,没有哪个史官会愚蠢到承认大秦的第一代皇后曾是一个风月场的女子。

  也许民间传说未必是假的,因为秦国从不禁止青楼场所,虽然也不鼓励。

  揽月河畔有一座昊京城最大的青楼,名叫醉花涧!

  醉花涧每日都是热闹非凡,日日鼓乐喧天,夜夜笙歌鼎沸。

  而今晚的醉花涧格外热闹!

  往日千金难求一舞的醉花涧头牌春雪姑娘,将会在今夜为一人歌舞整晚。

  这位面子极大的公子既不是什么皇亲国戚,亦不是什么无敌剑客,但却同样名震寰宇!

  醉花涧正门口的人群中两道人影一前一后地向着人群中快步而去。

  “小……哦,不,少爷!我们真要去吗?”一个有些羞怯的声音响起。

  说话的是一个穿着绿色华服的年轻公子,眉清目秀,手中攥着一把折扇,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走在前面的人突然回过头,这一回头顿时惊为天人!

  琼鼻小口,眉目如画,白皙的面庞上点缀着若星空般璀璨的眸子,透着掩饰不住的灵动。此刻身穿一身红色锦缎长衫,手中摇着一把美人折扇,俨然是一个翩翩美少年。

  虽然是个少年模样,但嘴上却有两道胡子,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少年一边用手小心翼翼地摸着自己唇上的两撇淡淡的胡子,似乎生怕那胡子会自己掉落似的,一边皱着眉毛道:“当然要去了,我们来都来了,你知道今天谁来这醉花涧吗?”

  “不知道。”

  少年顿时眼中放光,满眼的崇拜,说道:“是竹落雨!医仙在世的唯一传人竹落雨啊!”

  竹落雨这个名字听起来像个女孩的名字,但实际上这个竹落雨却是个玉树临风的公子,年纪轻轻便已经是个当世名人了。

  竹落雨是医仙的唯一传人,医道之精湛当世数一数二,江湖人称小医仙。

  其神乎其神的医术绝对可以配得上妙手回春这四个字,甚至有传言称其医术早已超过了已故的老医仙。

  被他从阎王爷手中抢回来的人数不胜数,其中不乏一些绝对的大人物,比如秦国的嫡公主秦凰。

  按理说这样一位医者当是一位遗世而独立的出尘人物,可偏偏这个竹落雨却是一个热衷于花街柳巷的公子哥。

  英俊的面貌配上出神入化的医术怎能不使一众怀春少女投怀送抱呢?这竹落雨留下的风流债倒是一点不比他留下的医恩医德少。

  “小姐,你也喜欢那个竹……”

  少年立刻打断道:“不是和你说过了,要叫我少爷!还有,别把我和那些莺莺燕燕比,我只想和这个小医仙讨教一些医术。”

  原来这俊俏的美少年,竟是个女儿身。

  这男扮女装的大小姐正是原扬武将军,现当朝骠骑将军穆威之女,与大秦国嫡公主秦凰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出生的穆萧萧。

  而另外一个少年则也是男扮女装,乃是穆萧萧的贴身丫鬟,名叫彩雀。

  彩雀依然面露迟疑,吞吞吐吐地道:“可是这里是……是妓院,老爷要是知道了肯定会责罚小姐的。”

  穆萧萧脸上露出了一个狡黠的微笑道:“嘿嘿,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

  “可是老爷就要回京了,我们还是别做太出格的事了……”

  穆萧萧则不管不顾地一把拉住彩雀的手就向着醉花涧里走,边走边说:“反正又不是今晚回来,快走吧,晚了就没位置了。”

  醉花涧的大门口此刻已然人山人海,两人好不容易才挤到大门口,刚要进去却被两个虎背熊腰的壮汉拦了下来。

  “站住!有花帖吗?”一个壮汉开口问道。

  彩雀有些胆怯地小声问道:“什么……花帖啊?”

  另一个壮汉立刻嫌弃地一边推着两人一边不耐烦地喊道:“走走走,没有花帖来凑什么热闹?别挡住后面的贵客!”

  穆萧萧瞪着眼睛质问道:“你们这里不是妓院吗?还要什么花帖?告诉你少爷有的是钱!”

  彩雀拉了一下穆萧萧的袖子,小声提醒:“小……少爷,我们没钱。”

  “别说话!”

  “有钱也没用,今儿日子特殊,春雪姑娘的歌舞是那么容易看的吗?来得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咱们醉花涧地方有限,凡是没有事先购买花帖者今夜一概不许入内!”

  另外一个壮汉已经将穆萧萧两人推到了人群外,喊道:“快走,快走!哼,有钱有什么了不起?能进醉花涧的爷哪个不是腰缠万贯!”

  壮汉临走还嘀咕了一句:“细皮嫩肉像个小姑娘似的,还是回家绣花吧。”

  顿时惹得周围人一阵哄笑!

  “你……”穆萧萧气得脸色通红,紧紧地咬着一口皓齿。

  彩雀则是长出了一口气,庆幸着说:“小姐,看来这青楼我们是逛不成了,嘻嘻!”

  咬了咬牙,穆萧萧嘴角突然带起了一抹弧度,说道:“今天这青楼我逛定了!”说完径直向着醉花涧大步走去。

  彩雀不敢怠慢急忙跟上,心中却在叫苦:“小姐恐怕又要惹事了。”

  用力挤过人群,来到那两名壮汉面前,穆萧萧高高仰着秀气精致的下巴。

  壮汉一脸不悦道:“你怎么又回……”

  壮汉的话还没有说完,便仿佛被人捏住了脖子一般,后半句话生生咽了回去。

  穆萧萧手中握着一枚金镶玉的令牌,直直地举到壮汉的面前,晃了一下又快速收好,得意地问道:“现在我可以进去了吗?”

  “可……可……可以,您……您里面请!”一个壮汉已经震惊到结巴。

  不顾周围人诧异的目光,穆萧萧昂首挺胸地带着彩雀走进了醉花涧。

  彩雀满脸苦涩,一边走一边嘀咕:“闯了祸了。”

  穆萧萧则不以为然,满脸笑容地道:“有什么闯祸的?出了事自然有人担着!二哥的令牌还真好使!”

  “能不好使吗?那可是……唉。”彩雀深深叹息一声。

  门口处不明所以的人群传出窃窃私语:“那小子什么来路?没有花帖也能进醉花涧?”

  一个刚刚离得近的有见识之人立刻小声说道:“嘘!别随便议论,是玉王的令牌!”

  玉王,秦非玉。

  当朝皇帝秦曜阳的二子,秦凰的二哥。

  秦非玉乃是二皇子,而且并非皇后嫡出。但偏偏却是文武双全,才谋过人!

  最关键的是秦非玉在军中深得军心,其亲舅舅更是镇北军统帅,手握实打实的三十万铁骑!

  似此等皇子在历史上可大多没什么好下场。

  自古皇室亲轻薄,一个合格的皇储怎么会容忍自己有一个如此优秀的二弟呢?

  但偏偏大秦太子爷就是忍了,因为玉王秦非玉受过很重的伤,一个使他完全丧失了皇位争夺权的重伤。

  秦非玉十六岁那年随军出征西北荒原,失去为皇家延续香火的能力……

  穆萧萧与彩雀刚刚走进醉花涧的大厅,立刻就有一个浓妆艳抹的中年女人迎了上来,扭着腰肢赔着笑脸。

  “呦,两位公子好俊俏,能迎来两位大人,我醉花涧当真是蓬荜生辉啊!快里面请,给您两位安排了最好的位置。”

  这女人想必是醉花涧表面上的主事人,也就是所谓的老鸨,应是收到了手下的传信,得知了穆萧萧两人的身份,才特意亲自相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