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萧萧春雨润华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夜袭

萧萧春雨润华年 酸甜少麻辣 3042 2019.06.17 22:19

  穆萧萧在短暂的发愣之后立刻欣喜地点头大声道:“走吧,二叔!”

  随后在众人的注视下,穆萧萧便像个顽皮的孩童一般,跳着随着陈惜命走进了树林中。

  “二叔。”

  “嗯?”

  “刚刚谢谢你替我解围。”

  “嗯。”

  进入树林之后,陈惜命便又突然变回了原本冷冰冰的样子,任凭穆萧萧说什么,他都惜字如金。

  惹得刚刚还欣喜若狂地穆萧萧不多时便噘起了嘴。

  更为过分的是,陈惜命说让穆萧萧捡柴,就真的是捡柴,没多久便让穆萧萧抱起了一捆干柴,累得穆萧萧气喘吁吁,一张俏脸也落了不少的灰尘。

  而陈惜命则不管不顾地走在前方,手里拎着几只刚刚打来的野鸡野兔。

  看着前方陈惜命的背影,穆萧萧满脸的幽怨,终于小姐脾气上来,将手中的柴草砰得扔在了地上。

  “哼!”轻哼一声,穆萧萧故作生气地坐在了一块大石头上。

  陈惜命闻声回过身子,看着穆萧萧淡淡地问:“怎么了?”

  “累了,走不动了。”穆萧萧撇着嘴说。

  陈惜命面具下眉头轻皱,缓缓来到穆萧萧身旁,单手抱起地上的柴草,对着穆萧萧说:“走吧,我们回去。”

  说完便迈步而去,也不管穆萧萧无声的抗议。

  跺了一下脚,穆萧萧只能赶紧跟上。

  晚间,众人围坐在篝火旁,粗茶淡饭,清汤寡水。

  露宿野外毕竟条件有限,只有火上烤着的几只野味在散发着淡淡的肉香,但此刻却是格外诱人。

  这些个公子小姐,哪一个不是从小锦衣玉食,山珍海味吃惯了,换做此刻略显寒酸的晚餐,不免个个愁眉苦脸。

  “咳咳,那个喝点酒怎么样?”孟琅试探着提议。

  立刻就有两个俊俏的公子随着附和,两人的父亲亦是大秦国官位显赫之人。

  孟琅见没有人反对,便吩咐人去车队后方取酒。

  秦凰突然从马车上走下,面露微笑看着孟琅道:“孟公子,这酒乃是御酒,是我父皇赐给前线军士的。”

  一句话说得平平淡淡,但却如惊雷般炸响!

  孟琅立刻变色,饶是他天不怕地不怕,这御酒两字他也担不起啊。

  众人立刻起身行礼,但秦凰却一点公主架子也没有,就这么随着众人围着篝火坐了下来。

  孟琅有些尴尬地看向陈惜命问:“陈将军军中可有酒水?”

  “行军路上不得饮酒。”陈惜命的回答很简短。

  孟琅干笑一声,站起身叹道:“既无酒,那便无心吃饭了,在下先告辞去河里洗个澡,各位可别偷看啊。”

  此刻火上的野鸡野兔俨然已经肉泛金黄,香气四散,早已经饿得不轻的公子小姐们都是期待不已。

  立刻便有侍者取下野鸡腿肉,用精致的餐刀切片整理好递给秦凰。

  秦凰作为大秦公主吃最好的腿肉自然无可厚非。

  但鸡有两条腿,此刻场中地位最显赫的除秦凰外,当属小王爷秦轲了,但秦轲是男子,自然不会在意一条鸡腿。

  余下众人中当以丞相的孙女为最,此女面容姣好,身段婀娜,名叫陆月婵,是昊京城中数一数二的大美女。

  但其性格上却略显刁蛮任性,从小娇生惯养的陆月婵小姐脾气十足。

  本来她已经看向手下,吩咐去为她取鸡腿肉了,但哪想到就在这时一柄雪亮的匕首突然将整个鸡腿都削了下来。

  在众人的注视下,陈惜命将鸡腿递到了穆萧萧面前淡淡地说了一句:“吃吧。”

  穆萧萧感受到众人的目光,尴尬地笑了笑道:“我再等下一只烤熟就好了。”

  “你不饿吗?”

  穆萧萧还推辞:“我可以再等等……”

  “没有香料了,这只鸡是味道最好的,吃吧。”说着话,陈惜命已经不由分说地将整只鸡腿放到了穆萧萧的碗中。

  陈惜命做完一切起身离去,陆月婵面露不满,但当着公主秦凰的面,她却不好表现得太明显。

  “穆妹妹,你这二叔对你还真是格外关照啊。”陆月婵的语气中带着淡淡的尖锐。

  穆萧萧轻皱眉头但没有说话,陆月婵却是没有善罢甘休的意思。

  “说起来这个陈将军到底是从何而来?我认识的将军也不在少数,可偏偏十多年来从未听过此人的名号。”

  “呵呵,不会是靠着什么关系才当上的将军吧。”

  陆月婵话里藏刀,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说陈惜命是一个攀上穆威的关系而上位的无名小卒。

  穆萧萧就要争论,一柄折扇却唰得在她面前打开。

  竹落雨轻摇折扇,脸上的表情耐人寻味。

  “陆姑娘,这话到了西北还是不要说的好。真正进了西北的地界,你便知道雪狼将军到底是何等人物了。”

  竹落雨的意思是,你孤陋寡闻,可别连累了大家。

  竹落雨说着话已经站了起来,先是对着秦凰行了一礼,才对众人拱手道:“诸位,竹某吃饱了,先行告辞。”

  说完话潇洒而去。

  陆月婵被竹落雨呛了一句,顿时不悦,小声嘀咕:“哼,他以为他是谁?不过是个郎中!”

  “他是我朋友,而且救过我的命,陆妹妹有什么异议吗?”秦凰看着陆月婵淡淡地道。

  “我……公主我……”

  秦凰继续笑道:“另外关于陈将军,他是此行我父皇钦点的负责人,连我都要听他的话,陈将军自然是有这样的本事的。”

  陆月婵背后的冷汗都流下来了,她若是再说什么岂不是相当于在说大秦皇帝所用非人!

  这场简陋的晚宴很快便结束了。

  夜里,穆萧萧倚在马车之上,望着满天繁星轻轻叹了口气。

  单手托腮,又望向了远处正安排士兵巡逻的陈惜命,眼神中尽是好奇。

  就在这时,身旁传来脚步声,穆萧萧转头看去,却不由得一愣。

  “小王爷。”刚要行礼,却被秦轲阻止住了。

  “这里没有小王爷,早就听闻骠骑将军之女是个性情女子,那便别在意这些条条框框的规矩了。”

  穆萧萧闻言面露笑容,虽然秦轲这个小王爷平时比较冷淡,但穆萧萧对他却很有好感。

  看人不能看表面,日久方可见人心。

  秦轲说道:“你二叔对你很不错。”

  “你也在挖苦我?”

  秦轲摇头:“不,我说的是真心的。雪狼将军陈惜命,没想到有一日我可以和他并肩而行。”

  穆萧萧闻言侧头,疑惑地问道:“你认识我二叔?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你不了解他?”

  穆萧萧摇头,道:“我也是不久之前才知道我有一个二叔的。”

  秦轲注视着陈惜命的背影,声音中竟然带着掩饰不住的崇拜。

  “他不仅在西北名动一方,在南地很多人心中也是了不得的存在。”

  “听南地旧人讲,陈将军成名于十七年前的秦陈之战,当年他一人打得南陈诸将闻‘命’而逃,‘命’字旗所到之处,陈国军队节节败退,只是后来不知为何去了西北。”

  穆萧萧对陈惜命越来越好奇,问道:“二叔他……”

  话还没问完,身旁的秦轲竟然一下将她扑倒在地,一根羽箭砰得射在了马车之上。

  “敌袭!”

  惊呼与警报声顿时响彻全场。

  漫天的羽箭射向了人群中,顿时便是一阵人仰马翻。

  陈惜命站在场中,手握银枪高声大喊:“盾牌手结阵,雪狼卫保护公主!”

  这次出行随军而来的只不过御林军的两百军士,但却个个都是训练有素的精英。

  短暂的慌乱之后,士兵们已经在陈惜命的指挥下迅速结阵,一层层盾牌已经将一众公子小姐保护其内。

  箭雨过后,四面八方的黑暗中突然冲出了数百条黑色的身影,人人黑衣黑甲,手中握着造型诡异的弯刀。

  喊杀声顿时此起彼伏,黑衣人与御林军的军士战在了一处。

  这些黑衣人似乎并不想恋战,身法极为灵活诡异,直接就奔着那些公子小姐而去。

  穆萧萧刚刚抬起头,一条鲜血淋漓的手臂便飞到了她面前。

  脸色一阵发白,穆萧萧忍不住便要呕吐而出。

  秦轲将穆萧萧藏在马车之下,喊道:“藏好别出来!”

  说完话夺过一把敌人的弯刀便冲进了人群。

  南陈的小王爷可不是那些养尊处优的纨绔子弟,一身功夫着实了得。

  陈惜命手握银枪穿梭于人群之中,漫天枪影洒出,手中没有一合之将。

  陆月婵被一群侍卫环绕其中,吓得花容失色,不断地惊声尖叫着。

  突然,数个黑衣人突破人群来到了她身边,与她的护卫战到了一处。

  其中一个黑衣人竟然一跃而起,弯刀直接劈向了最中间的陆月婵。

  陆月婵绝望了,她没想到自己将要死在这种荒郊野外。

  一道银影划破长空,将陆月婵面前的黑衣人狠狠地撞了出去。

  长枪落地嗡嗡作响,其上还挑着一个已经被穿胸而过的黑衣人。

  下一刻,一道白色的身影落在了陆月婵的眼中,陈惜命一袭银甲,身披白袍,手中长剑翻飞间已经解决了面前所有的黑衣人。

  “保护陆姑娘!”留下这样一句话后,陈惜命便再次冲进了人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