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萧萧春雨润华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西北“匪”患

萧萧春雨润华年 酸甜少麻辣 3028 2019.06.23 23:58

  穆萧萧坐在西北要塞的房间中,手中紧紧攥着陈惜命那半张面具,心里面五味杂陈。

  西北要塞不比烈风城,到了这里才是真正进了军营。

  窗外喊杀声阵阵,是大秦国西北军正在操练。

  穆萧萧的房间门口站着两名身穿银甲的雪狼卫,是陈惜命临走之时特意留下保护穆萧萧的。

  自从进了西北要塞,穆萧萧便有一种感觉,似乎要塞中的每一个人都对自己格外尊敬。

  难道是因为自己的父亲是大秦国军方第二人?

  但又有些说不通,因为比自己地位更加高贵的公主殿下和小王爷都没有受到如此优厚的待遇。

  那就只有一种解释了,一切都是自己的二叔陈惜命安排的。

  在房间中待得有些烦闷,穆萧萧决定出去走走,对于军营,她总是有着一种特殊的亲切感。

  刚刚推开房门向外而去,穆萧萧便感觉到身后有人在跟着自己。

  转过身,穆萧萧无奈地说道:“两位,我随便出去走走,就不用跟着我了。”

  两名雪狼卫互相对视一眼,最后其中一人道:“好,既然穆姑娘想自己转转,那我等便不随着了,若是遇到什么意外,穆姑娘只需要亮出将军的面具,这西北要塞之中便没人敢让您受一点委屈。”

  穆萧萧点头离开,刚走出两步突然停了下来,眼珠转了转回头问:“二叔他,我指你们陈将军什么时候回来?”

  一个雪狼卫回答道:“将军此行是为解决姑娘和公主殿下遇袭一事,至于何时回归,我等亦是不知。”

  穆萧萧不解,问道:“人家不是已经送来了一百颗人头,还解决什么?”

  “将军的意思是,送的少了。堂堂大秦国公主遇袭若是一百颗人头便可以了结,那我雪狼卫日后便也就不用在西北立足了。而且……”

  说话的雪狼卫欲言又止。

  “而且什么?”穆萧萧追问。

  “而且将军说,他必须要亲自确认绑了穆姑娘的几人是否还活在世上。”

  穆萧萧闻言一怔,原来是为了自己吗?

  愣了好一会儿,穆萧萧才回过神,冲着雪狼卫点了点头,转身而去。

  西北要塞虽然主要是为了驻扎士兵而建,但是大街之上依然有一些商贩店铺,毕竟士兵也需要日常生活。

  而且这大街之上虽然没有烈风城那般繁华,但依然人气很旺,虽说不上熙熙攘攘,却也要强过一般的小型城镇了。

  除了酒肆饭馆之外,这西北要塞之中最多的店铺便是兵器房和打铁行。

  毕竟要塞周围可是常年驻扎着十五万雄兵。

  另外还有一点值得注意,或许是得到了某种默许,这大街之上却有着几间规模不算太大的青楼妓院。

  走在西北要塞的大街之上,穆萧萧脸色越来越疑惑。

  大秦国共有三大要塞,分别在西北,东北和正东。

  防御着西北草原,东北乐羊国和正东方的东宫国。

  虽然西北常年无战事,但军事要塞之中却也不该如此这般。

  来到一处贩卖胭脂水粉的小摊前,穆萧萧随便看了看,开口向老板问道:“老板,这要塞之中为何如此多的店铺啊?这似乎不像一个军事要塞该有的样子。”

  胭脂老板一边摆弄着手里的胭脂盒,一边笑道:“姑娘恐怕不是本地人吧?”

  “往年的西北确实不是如此这样的。当年草原人经常袭扰西北地区,别说是这要塞之中了,就算是再往东些,也没有如此繁华。”

  “但自从十五年前陈将军来到西北之后,草原人便已经彻底被陈将军给打怕了,所以这大黑山脉之东已经安生好多年了。”

  在秦国西北地区与草原之间,有一条绵长的山脉恒更于此,名叫大黑山。

  穆萧萧试探着问道:“你说的陈将军是?”

  “雪狼将军陈惜命啊,西北谁人不知?没有陈将军,西北还是民不聊生呢。”

  就在这时,不远处街道之上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声。

  穆萧萧闻声看去,却是不禁皱起了眉头。

  只见大街之上一队西北军正列队而行,队伍中间围着十几个衣衫褴褛之人。

  那些人个个蓬头垢面,甚至有的赤着双足,脸上带着一道道伤痕。

  “唉!”胭脂摊老板叹息一声道:“作孽啊。”

  “怎么回事?”穆萧萧问道。

  胭脂摊老板放下手中的东西说道:“姑娘有所不知,这些人都是西北军从那些马匪窝里救出来的,多半都是草原之人,也有一些被马匪打劫的商队中的人。”

  “什么马匪?”穆萧萧疑惑地问道。

  胭脂摊老板解释道:“这大黑山脉之东有西北军与陈将军在,自然无人敢造次。但在大黑山脉之西有一块地界,既不归秦国管,也不是草原人的地盘,是个实打实的无法之地。”

  “那里聚集着大大小小数百股马匪,经常劫掠过往的商队和大黑山脉以西的草原人。”

  “这些马匪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当真是恶贯满盈啊。”

  穆萧萧皱眉问:“就没人管管吗?”

  “管?怎么管?凭什么管?且不说开兵过大黑山脉是否会引起草原人的恐慌,单是这军队调度便不是那么随便的。”

  胭脂摊老板继续说道:“清缴马匪这事劳民伤财还费力不讨好,西北军才不会这么傻呢。除非是哪个商队或者是哪个家族的大人物被马匪绑了,西北军才会出手。”

  “顺便救下几个可怜人。”

  看着那些衣衫褴褛之人,穆萧萧心生怜悯,幽幽叹息道:“愿他们未来一切安好吧,过上平凡人的日子。”

  胭脂摊老板闻言冷哼一声,压低了声音对穆萧萧说:“姑娘,你太天真了。西北军军费有限,不会白养着这些人的。”

  “让他们做苦力吗?”穆萧萧问道。

  胭脂摊老板闻言道:“男的充军,女的……看见那个地方了吗?”

  穆萧萧顺着胭脂摊老板手指的地方看去,顿时大怒。

  那是一家门脸花花绿绿之地,门口处甚至还站着一个容貌不俗的俊俏女子,只是穿着上多少不雅。

  竟然是一间妓院!

  “混蛋!谁给他们的权力这么做?这样的西北军和马匪有什么区别?”穆萧萧声音极大,顿时就吸引来了街上大部分的目光。

  吓得胭脂摊老板赶紧对着看过来的西北军摆手:“和我没关系,我不认识她。”

  “何人敢如此说我西北军?”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炸响在大街之上。

  穆萧萧却是毫无畏惧,一步迈出冲着西北军喊道:“是我!”

  西北军队伍中一个身穿重甲的壮汉推开面前的士兵走了出来,脸上带着怒意,一道狰狞的伤疤在脸上扭曲着,让人望而生畏。

  “竟然是个女娃娃!小丫头,这祸从口出的道理你不懂吗?”壮汉冷哼道。

  穆萧萧针锋相对:“既然做了见不得人的事,难道敢做不敢认吗?”

  壮汉不屑地笑了一下,问道:“你是哪来的小丫头,我们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你打算怎样对待他们?”穆萧萧一边问,一边手指向了西北军队伍中的那群穿着破烂的人。

  “这你管不着,他们的命是我兄弟们舍了命救下来的,和你没关系。”

  穆萧萧毫不示弱,怒道:“我若是非要管呢?”

  “哈哈哈!”一阵嚣张的笑声从壮汉口中爆发而出,紧接着壮汉反问:“你凭什么管?”

  “凭这个!”穆萧萧猛得从怀中取出了陈惜命的面具。

  寂静,整条街道都寂静了片刻。

  那壮汉在看到面具的刹那,眼角忍不住猛得抖动了两下,死死地盯着穆萧萧。

  片刻后对着身后的西北军道:“人给她留下,我们走!”

  说完便再也不去看穆萧萧,带着人大步离去。

  留下了十几个一脸茫然的落难者。

  身后胭脂摊老板看见西北军走远之后才激动地对着穆萧萧道:“您是陈将军的人?”

  穆萧萧迟疑了一下还是点头道:“他……他是我二叔。”

  “天啊,小人可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小人这里刚好有一盒从南海运来的名贵胭脂,这就给您包上。”

  穆萧萧立刻推辞道:“不用,不用,我……”

  没等说完话,那老板便已经拿出胭脂抢先说:“姑娘可万万不要推辞,小人全家的命都是陈将军救的,若是让我家婆娘知道我没有对您有所表示,回去非要责怪我了。”

  看着老板一脸真诚,穆萧萧只好收下了胭脂。

  来到那十几个落难者身前,穆萧萧轻声道:“你们自由了,想去哪便去哪吧。”

  可是许久之后这些人却都没有任何动作,依然愣在原地。

  一个看上去快三十岁的男子第一个开口问道:“大人,您让我们去哪里?”

  男子说话的语调很怪异,应该是草原人。

  “想去哪就去哪。你们可以回家了,没有人会在强迫你们。”穆萧萧道。

  十几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另一个男子道:“大人,我们没有家了,村子被马匪屠光了,我们已经无家可归了。”

  看着面前可怜的人,穆萧萧脸上露出了掩饰不住的悲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