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萧萧春雨润华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雪莲花开的时候

萧萧春雨润华年 酸甜少麻辣 3271 2019.07.16 23:57

  海螺壳?

  这茫茫雪山距离无尽大海何止千万里远啊!这里怎么会出现海螺的壳呢?

  陈惜命又仔细看了看,确定那就是一枚海螺的壳,壳体已经因为风霜侵蚀而出现了几处大大小小的孔洞。

  刚刚的呜咽声正是由于寒风吹过海螺壳而引起的。

  “二叔,那海螺壳上好像有字!”穆萧萧惊道。

  陈惜命将火把离进,果然发现在海螺壳体之上有几个已经模糊不清的字。

  “月明君归。”

  竹落雨念出这四个字后轻声道:“这像是一个定情信物。”

  “君归,君归……”穆萧萧念了两遍,突然惊道:“这白骨莫不是一名女子?”

  众人点头,恐怕就如穆萧萧所说,死者应该是一个女子,否则她又为何等君归呢?

  “不可能!”

  孟琅扯着嗓子喊道:“哪有女的镶金牙的?再说你们看这骨架,比少爷我都壮,分明是男的。”

  “那这海螺?”穆萧萧疑惑。

  孟琅叹了一口气说:“一看你们就是情场新手,就不能是女子送给远行情郎的信物吗?”

  穆萧萧哼了一声,故意阴阳怪气地说:“我们当然没有你这个昊京城第一放浪公子经验丰富了。”

  孟琅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忙辩解道:“我……我也是从书中看到的,书中自有颜如玉嘛。”

  将那海螺壳放在了那具枯骨的身上,陈惜命轻叹一声道:“就让此物伴你长眠吧,若里面住着你的相思人,愿余生余世你们不离不弃。”

  “哪怕来世做对鸳鸯鸟,哪怕三生做株并蒂莲。”

  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脸色复杂地看着陈惜命。

  这还是那位冷若冰霜,杀伐果断的雪狼将军吗?

  穆萧萧心中轻轻念着陈惜命那句话:“哪怕来世做对鸳鸯鸟,哪怕三生做株并蒂莲。”

  陈惜命用火把照了照洞中的其他地方,说道:“今夜只能在此休息一晚了。”

  “在这?和死人一起?”孟琅不敢相信地问。

  陈惜命语气十分冷淡地说:“不在这休息,明天你就会变成死人。”

  他的话虽然难听,但是却是实话实说,天色见晚,外面冷风如刀,正常人根本没办法抵挡。

  穆萧萧白了一眼孟琅说:“你就别挑三拣四的了,是我们打扰了人家,人家都没嫌弃我们,你就知足吧。”

  “少爷我得落魄到何种地步,能让一个死人嫌弃我……”

  雪山上度过的第一个夜晚终于悄然而至。

  有这样一个山洞在,多少可以为五人遮挡一些寒风。

  但五人还是将狼皮层层裹在身上,甚至是抱团取暖。

  之前一直满脸不情愿的孟琅却是直接睡在了那石床上,和那具枯骨同床共枕,而且睡得极熟,也许白天真的太累了吧。

  陈惜命表情冷漠地倚在洞壁上抱着双臂闭着眼睛。

  穆萧萧冷得睡不着,起身瞪了一眼床上的孟琅小声嘀咕道:“这么冷的天这家伙怎么睡得着,是猪吗?”

  看了看陈惜命,穆萧萧一点点挪了过去,最后靠在了陈惜命身上。

  陈惜命没有睁眼,问道:“冷?”

  “嗯,冷得睡不着。”

  穆萧萧话音刚落,陈惜命竟然直接将穆萧萧整个人搂在了怀里,紧紧地抱着穆萧萧。

  穆萧萧身体僵硬,满脸惊诧,抬头眨着一对如星辰的眸子看着陈惜命。

  陈惜命似乎感受到了穆萧萧的状态,淡淡道:“我是你二叔,别介意。”

  一抹难以掩饰的失望从穆萧萧的脸上闪过。

  “还冷吗?”陈惜命轻声问。

  穆萧萧点了点头说:“还冷,我感觉这山洞深处似乎也有山风吹来。”

  陈惜命缓缓睁开了眼睛,向着山洞深处望去。

  里面很黑,很幽深,似乎的确有寒风吹出。

  将穆萧萧放在地上,陈惜命说:“我进去看看,许是这山洞里面有贯通的裂缝,我去看看能不能堵上。”

  说完话陈惜命起身向里而去,手里握着一束火把。

  穆萧萧本就睡不着,便也跟了上去,在经过孟琅的时候白了一眼熟睡的孟琅说:“靠不住到底是靠不住,哼。”

  刚进来的时候没有仔细查看,此刻向洞内走去,陈惜命与穆萧萧却是惊讶不已。

  那洞里面竟然极深,但是越向里面行进通道越狭小,左拐右拐之后,通道已经狭小到只够一个人通过。

  面前寒风扑面,手中的火把骤然被风吹灭。

  陈惜命一步迈出,眼前豁然开朗!

  正如陈惜命之前所猜测,这山洞果然是贯通的。

  山洞的另一侧有一块不算大的岩石平台,高悬于雪山峭壁之上。

  穆萧萧也随着来到石台之上,寒风吹得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陈惜命立刻将穆萧萧挡在身后,道:“洞口太大了恐怕是挡不上,看来今夜只能将就一晚了。”

  穆萧萧抽了抽鼻子问:“二叔,再向北走会越来越冷的,明月花真的会生长在那种地方吗?”

  “你怀疑临舒?”

  穆萧萧摇头道:“临舒是绝对不会骗我的,我只是有些将信将疑,毕竟明月花这种传说中的神物太过虚无缥缈了。”

  陈惜命却道:“其实我一直在怀疑临舒。”

  穆萧萧疑惑地看向陈惜命。

  “临舒年纪比你还小,若她真见过明月花,那便证明她一定是从这雪山北方而来。”

  “而她一个小小年纪的弱女子是如何翻越这茫茫雪山的?暂且不论此事,那她又为何冒着生命危险翻过雪山来到草原呢?”

  穆萧萧闻言怔怔无语,这些事之前她还从未考虑过,此时听陈惜命提起她心中不禁也是大为疑惑。

  “临舒一个人是不可能翻越雪山的,难道她真的在骗我?”穆萧萧双目失神。

  “也许她并没有骗你。”陈惜命眯着双眼道:“我有一个猜测。”

  “什么猜测?”

  “你听说过草原上的巫者吗?”

  陈惜命解释道:“我在西北十五年,关于草原巫者之事我略知一二,这些人仿佛是得到了什么神秘力量,有着可以预知未来的能力。”

  “我曾见一位老巫者在窥探天机之时双目隐约有蓝光泛出。”

  穆萧萧马上明白了陈惜命的意思,惊道:“你是说临舒是巫者?”

  “可是她的眼睛一直都是蓝色的啊?”

  陈惜命摇头:“我也只是猜测,我想到了该告诉你的时候,临舒自然会告诉你的。”

  穆萧萧点头,突然望见头顶不远处的一块土石之上隐约有一个白色的花骨朵在晃动。

  “是雪莲!二叔你快看,那是雪莲!”

  穆萧萧惊喜万分地指着不远处那摇晃的花骨朵。

  月光下,那株雪莲花尚未开放,洁白的花骨朵在寒风中轻轻摇摆着,似一个在风中瑟瑟发抖的少女。

  那模样楚楚可怜。

  洁白的月,月中的花,在这寒风凛冽的夜空中竟显得如此的唯美。

  穆萧萧忍不住惊叹:“好美啊。”

  “你喜欢?那我把它摘下来。”

  “别!这雪莲花尚未开放摘下岂不是可惜。”穆萧萧适时阻止了陈惜命。

  “它什么时候开放?”

  穆萧萧摇头道:“这便不一定了,雪莲花的周期很漫长,或三年或五载都是有可能的。这种雪莲花很珍贵,能遇到雪莲花我们真的很幸运。”

  陈惜命看着穆萧萧眼中的渴望,轻声道:“若你喜欢这株雪莲花,三年五载之后我便取下来送你。”

  穆萧萧噗嗤一笑说:“这雪山这么远,你如何取这雪莲花?”

  陈惜命不假思索地道:“我再来一次便是了。”

  再来一次?这茫茫雪山如此危险,跋涉千万里就只为摘上一朵雪莲花吗?

  望着月光下白雪间的陈惜命,穆萧萧的双目不由得湿润了起来,眼中尽是柔情。

  强掩内心的冲动,穆萧萧低头笑道:“二叔你好傻,你又怎么知道它哪一年开放呢?”

  “那我便每年来一次。”

  陈惜命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平静,但是听在穆萧萧的耳中却如初春惊雷,惊醒了那一颗假装沉睡的心。

  “其……其实昊京城也有雪莲的,没必要跑这么远。”

  穆萧萧低着头,静静地等着陈惜命的话,贝齿却紧紧咬着嘴唇。

  “你所喜欢的是此时此刻此地此月下的此朵雪莲花,换做另外的任何一朵,即使再盛放,却终究不如此山此风下的这一朵。”

  其实有些话陈惜命没有说出口,那是穆萧萧同样在心中默念的话。

  只此一朵雪莲花是你我二人在这寒风中雪山顶同遇的那一朵雪莲花,世上百花非一朵,一同看花的人却是独一无二的。

  因为看花的人,所以所看的花才亦独一无二。

  静静地,两人久久无话,唯有山顶的风在呼呼作响。

  似在嘲笑世间无数对想爱不敢爱的痴人,又仿佛就是在嘲笑此刻的月下之人。

  “二叔。”

  “嗯?”

  那股冲动在穆萧萧心中左冲右突,终于冲破了她的心门。

  不知从何而来的勇气,穆萧萧脱口而出:“你喜欢我吗?”

  问完这句话,穆萧萧已经彻底不敢与陈惜命对视,一颗心在胸膛中不安地跳跃着。

  她生怕听见那一个“不”字。

  “喜欢。”

  陈惜命的语气依然很平淡。

  “哪……哪种喜欢?”

  陈惜命沉默了,这种沉默让穆萧萧心神不安,她开始后悔为什么会问出这样一句话。

  但是就在下一瞬间,就算穆萧萧心中萌生悔意,却依然不受控制一般地追问道:“二叔,你有喜欢的人吗?我指……”

  “我指男女间的喜欢。”

  即使满脸羞红,穆萧萧竟然毫不退缩地注视着陈惜命的双眼。

  “有。”

  “谁?”

  陈惜命亦看着穆萧萧的双眼,咬了咬牙最后还是说道:“以后再说吧,外面风大我们回去吧。”

  说完转身离去。

  穆萧萧在他身后大声追问:“以后是什么时候?”

  “待到雪莲花开的时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