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萧萧春雨润华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夜谈倾心

萧萧春雨润华年 酸甜少麻辣 3224 2019.07.07 23:21

  草原人擅饮,天下皆知。

  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场专门为陈惜命准备的宴席上,几乎所有的草原武士都被陈惜命给喝醉了。

  夕阳西下,火云漫天。

  陈惜命拎着一壶酒来到了那日穆萧萧所在的山岗之上。

  穆萧萧背着手,踢着脚下的一块碎石头,那样子俨然就是一个初经情事的羞涩少女。

  “二叔,行军途中你不是不喝酒吗?”

  陈惜命饮了一口酒说:“想喝便喝了。”

  看到穆萧萧脸上露出了一丝失望,陈惜命沉吟了片刻还是说道:“金狼王对你如此照顾,拒绝总是不好的。”

  穆萧萧闻言不由得面露喜色,心中暗想着:“原来是为了自己吗?”

  陈惜命略带疑惑地看着一旁傻笑的穆萧萧,忍不住问:“笑什么?”

  “啊?没……没什么。”

  险些被看出心事,穆萧萧满脸羞红,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穆萧萧磕磕巴巴地道:“我……我刚刚没吃饱,有些……有些饿了。”

  “因为饿所以笑吗?”

  穆萧萧顿时就愣在了原地,自己这位帅二叔也太不会聊天了!

  忽然,陈惜命修长白皙的手伸到了穆萧萧眼前,手心里拿着一个白色的布包。

  穆萧萧疑惑,抬头问:“这是什么?”

  “你不是饿了吗?打开看看吧。”

  穆萧萧接过那一尘不染的白色布包,打开的瞬间不由得一愣,转而惊喜道:“美人酥!”

  那布包中包裹着的正是名满昊京城的糕点,美人酥。

  其中有两块已经颠簸碎成了几块,但还依稀可辨。

  “你……你从昊京城带来的?这得多久了?”穆萧萧脸上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容。

  陈惜命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伸手就要抢回那美人酥:“不吃算了。”

  “吃吃吃!”穆萧萧急忙将美人酥送进嘴里,满脸惊喜,含糊不清地说:“二叔,太好吃了,就和昊京城的一个味儿。”

  “我好久没吃到这个味道了。”穆萧萧用力咽下嘴里的美人酥,双眼竟有些泛红。

  陈惜命望着远方,饮了一口酒淡淡地道:“喜欢就好,以后再做给你吃。”

  “嗯……嗯?这美人酥是你自己做的?”

  穆萧萧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陈惜命脸颊上的肌肉微微动了一下,最后还是说:“我怕你吃不惯西北的东西。”

  只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穆萧萧却是登时愣在了原地,怔怔地望着月光下陈惜命的侧脸。

  那本冷酷刚毅的脸庞此刻却仿佛与如水的月光融为一体,缠缠绵绵。

  在这一瞬间,穆萧萧竟然觉得喉咙有些发紧,眼眶亦有些发酸。

  “想好了吗?”陈惜命的声音淡淡地传来。

  “什么?”穆萧萧的思绪被拉回现实。

  陈惜命看向穆萧萧道:“随我回去啊。”

  穆萧萧闻言低下了头,挣扎了片刻后摇了摇头:“我要去找明月花。”

  随后穆萧萧将关于竹落雨与春雪姑娘的悲情故事说给了陈惜命听。

  “就是这样了二叔,我要帮竹大哥,也要帮春雪姐姐。”

  陈惜命皱着眉头许久无话,穆萧萧则有些不敢直视陈惜命的眼睛,他怕陈惜命会责备她胡闹。

  “明月花?你知道不知渊在什么地方吗?”

  穆萧萧猛得抬头,瞪着如皓月般明亮的眸子问:“什么是不知渊?”

  “明月花就在不知渊外。”

  穆萧萧更加震惊,问:“二叔你知道明月花在哪?”

  没想到陈惜命却摇了摇头说:“不知道,不知渊是这世界上的未知之地,起源于红尘,亦超脱于红尘,我也是从古书中读到的。”

  穆萧萧闻言沉吟了片刻,皱眉问道:“这世界上真的有超脱红尘的地方?”

  陈惜命点头道:“应该有吧,否则这世界上为什么有那么多事无法解释。”

  停顿了片刻,陈惜命忽然看向穆萧萧说:“比如我。”

  在这一刻,穆萧萧突然从陈惜命身上感到了一股无法言喻的感觉,那是一种落寞与孤独,迷茫与恐惧交织在一起的感觉。

  “十七年了,我找了十七年了。”陈惜命说着猛灌了一口酒。

  “找什么?”

  “找我自己。我是谁?我从何处来?未来又该到何处去?”

  穆萧萧怔怔无语,她甚至不知道此刻该说些什么。

  陈惜命望着空中的明月,仰头叹息,缓缓道出了自己埋藏多年的秘密。

  “十七年前,秦陈爆发战争,你父亲穆威带兵出征……”

  这世界上有些缘分天生注定。

  穆威带兵出战陈国,那一战血流成河,死了太多两国的士兵,也死了太多无辜的百姓。

  陈惜命正是当年穆威从那枉死之人的死人堆里捡来的。

  而就在那一日,昊京城穆府,穆萧萧来到了世上。

  陈惜命醒来之后便忘记了过往的一切,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这一失忆便整整十七年。

  穆威不忍陈惜命流落街头,便将他留在了军中,并为其取姓名陈惜命。

  他被救的地方更靠近陈国,所以取姓为陈。

  那一年死了太多人,陈惜命能活下来实属苍天垂爱,穆威希望他能珍惜这条来之不易的性命,便为他取名惜命。

  陈惜命感念穆威的救命之恩,对穆威一直忠心耿耿,曾数次冒死救下穆威的性命。

  两人因此义结金兰。

  但是这十七年来,陈惜命却日夜愁苦,因为他遇见穆威之前的记忆就仿佛是被什么人故意抹掉了一般。

  一个没有过去的人如何面对未来呢?

  陈惜命说到这里越发落寞凄凉,缓缓摘下自己的半张面具,握在手中自嘲地笑了笑。

  “我的过去就如这面具一般,一片苍白。”

  “白即是空,空得令人心悸。”

  在这一刻,穆萧萧望着陈惜命的脸,内心深处不由得一痛,仿佛有一把纯白的刀子在她心中一下一下地割着。

  那个令整片草原都瑟瑟发抖的男人,此刻却显得如此的脆弱。

  仰头喝了一大口的酒,酒水顺着嘴角流淌而下,应是苦涩的吧。

  至于其中的苦涩到底是来自于嘴角,还是来自于眼角,便无从得知了。

  水滴滴在青草上,压弯了草叶,最终落在地上,溅起了一抹落寞的花。

  鬼使神差地,穆萧萧竟然不受控制一样轻轻抱住了陈惜命。

  陈惜命的身体明显僵硬了一下,但却没有阻止,反而有意无意地稍微矮了下身子,如一个受伤的孩子般靠在穆萧萧的怀抱中。

  冷风吹过,陈惜命猛然惊醒,不着痕迹地从穆萧萧的怀抱中挣脱而出。

  穆萧萧也冷静下来,顿时因为自己刚才的举动而满脸羞红,还好月光洒落在脸庞,遮住了那抹动人的红晕。

  穆萧萧急忙转移话题问道:“二叔,你一直这么年轻吗?”

  陈惜命淡淡地点头,苦笑了一声道:“这十七年来,岁月似乎对我格外留情,但我却觉得自己像一个怪物。”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亦同?

  “所以我才说,这世界上总有一些我们无法解释的事。”

  陈惜命正感怀伤愁,穆萧萧却如蚊子般小声嘀咕了一句:“谁要是嫁给你岂不是很可怜。”

  “嗯?你说……什么?”陈惜命以为自己听错了。

  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穆萧萧竟然大声说:“韶华易逝,红颜易老!等你的恋人青春不再,人老珠黄之时,你却仍是一个翩翩美少年,这……这谁受得了啊?”

  陈惜命的表情渐渐凝固,不知在想些什么。

  穆萧萧却又壮着胆子说:“二婶她……她能接受吗?”

  “什么二婶?”陈惜命皱眉。

  穆萧萧有些不敢直视陈惜命,目光躲闪着说:“就是小陈陈的母亲啊。”

  没想到一向冷冰冰的陈惜命竟然忍不住笑了出来。

  穆萧萧以为陈惜命在嘲笑她,噘嘴说:“二叔,这是个严肃的问题,你笑什么?”

  陈惜命嘴角带起了一抹弧度,咳嗽了一声才道:“陈陈是我收养的孩子。”

  “什么?”穆萧萧瞪着一双大眼睛,那眼神中除了错愕之外,竟然还藏着一丝惊喜。

  “陈陈的父母在战乱中去世了,我捡到他时,他还在襁褓之中。那时旭日东升,朝阳初现,我便为他取名陈晨。”

  “真的?”

  穆萧萧竟然有些喜出望外。

  陈惜命看着穆萧萧,忍不住皱眉问:“你这么高兴做什么?”

  “哪……哪有,我只是想到陈陈就心生欢喜。”

  穆萧萧赶忙低下了头,嘴角处却忍不住一阵上扬。

  原来陈陈不是他的亲生儿子!

  气氛竟然一时之间陷入了尴尬,唯有草中的虫鸣声依然不绝。

  似乎那人们眼中卑微的虫正编着小曲嘲笑着人间的一对对痴男痴女。

  晚来风急,吹乱了穆萧萧满头的秀发,亦吹乱了怀春少女的心。

  陈惜命看了穆萧萧迎风飘动的头发一眼,忽然伸手入怀,取出了一个精致的紫檀木盒。

  “送你的。”

  沉吟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算是补上见面礼吧。”

  穆萧萧迟疑了一下接过了木盒,随即将木盒缓缓打开。

  “哇,二叔,这珠钗好漂亮啊!”

  盒中是一根珠钗,金钗瑰丽,玉珠莹润,单是这制作工艺而言便已经是极品了。

  穆萧萧将珠钗举过头顶对着月光欣赏着,眼中掩饰不住的欢喜。

  月光下,珠钗顶的那一颗珠子散发着神秘的血红色光芒。

  光芒流转,似在珠中正有一美人奔月一般。

  穆萧萧忽然脑中灵光一闪,问陈惜命:“二叔,这珠钗你从何而来?”

  陈惜命淡淡地道:“当年秦陈之战,秦兵攻破陈国皇宫,于陈国藏宝库中得此珠钗。怎么?你不喜欢?”

  穆萧萧闻言面色震惊,南陈的血红色珍珠?

  “是血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