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萧萧春雨润华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痛莫过于情伤

萧萧春雨润华年 酸甜少麻辣 3241 2019.07.04 21:50

  穆萧萧轻轻将一根银针从竹落雨后背上取下,竹落雨立刻喷出了一口紫黑色的鲜血。

  这一口鲜血喷出,竹落雨反而变得神清气爽。

  穆萧萧长出了一口气,转到竹落雨面前,小心翼翼地将黑色的药膏涂抹在竹落雨的胸口伤痕处。

  竹落雨看着面前的穆萧萧,笑着问道:“萧萧,冒昧地问一句,你师父是?”

  穆萧萧一边帮着竹落雨包扎伤口,一边摇头道:“是个邋遢的怪老头,我也不知他的姓名,他也不告诉我,怪得很。”

  竹落雨皱眉说:“看来这世界之大,能人大有人在,过去是我坐井观天了。”

  “这银针刺穴的秘法虽然我也会,但却万万不如你的手法精妙。”

  穆萧萧笑道:“竹大哥您太谦虚了。”

  竹落雨表情严肃道:“不是谦虚,我说得是真的。人体周身共七百二十个穴位,每一个穴位都有其特殊的作用,所以这银针刺穴之法绝对是博大精深。”

  “每一脉医承都有其特殊的手法,我观你手法便可断定,你师父定是一位了不得的医术大家。”

  孟琅终于忍不住打断:“你们能说点我和临舒小妹妹听得懂的话吗?”

  竹落雨闻言莞尔一笑。

  就在这时,帐外传来了金狼王侍者的声音:“诸位贵客,我家大王有请。”

  片刻后,四人来到了金狼王的王帐之中。

  金狼王端坐其上,脸色红润,整个人也要比之前精神了许多。

  穆萧萧躬身道:“大王,可有按时用药?”

  “哈哈哈,这是自然,女神医妙手回春,本王自觉,最多三五日定可痊愈!”

  孟琅不合时宜地小声说了一句:“哎呀,在我们大秦该赏。”

  金狼王闻言捧腹大笑道:“赏,自然要赏,哈哈哈。”

  突然话锋一转,表情变得愁苦起来,对几人说道:“不过本王今日还有另一事相求。”

  竹落雨精通事故,一眼便看出了金狼王的意图,问道:“大王家中可是还有久病不愈之人?”

  金狼王双目一亮,叹道:“果然是瞒不过大秦的俊杰啊。”说着看向了一旁的雅若说:“女儿,你来说吧。”

  雅若点了点头,对着竹落雨等人道:“各位贵客,生病之人乃是我的母亲。”

  “三年前我母亲坠马而下摔伤了头,虽然并不致命,但自那以后我母亲便终日昏迷,于生死间游离已有三年了。”

  雅若说到这里心生悲切,两行眼泪流淌而下。

  金狼王也是叹了一口气道:“唉,本王请遍了草原上的名医,却都是束手无策。各位若是能治好王妃,本王定有重谢!”

  金狼王说完话,眼神希冀地看向了穆萧萧。

  穆萧萧却转头看向了竹落雨,竹落雨拱手道:“在下可以一试,请大王带我去见王妃吧。”

  “这位?”金狼王面露疑惑。

  穆萧萧笑道:“大王,我竹大哥乃是医仙的传人,其医术之高明远在我之上,若是连他都救不了王妃,那我便更没有那个能力了。”

  金狼王闻言看向竹落雨的眼神骤然变得热烈起来,起身道:“是本王眼拙了,请随我来。”

  穆萧萧与竹落雨随着金狼王和公主雅若进入王妃大帐,为王妃查看身体。

  孟琅则与第五临舒等在帐外。

  “竹大哥,竹大哥,他怎么不叫猪大哥?”孟琅斜倚在大帐之上,撇着嘴道。

  第五临舒只是摇头轻笑。

  孟琅继续道:“要不是知道竹落雨一心想着春雪,我真怀疑他对穆萧萧那傻丫头图谋不轨。”

  “原来孟兄对我如此不放心啊?哈哈。”竹落雨的声音从大帐内传出。

  随后穆萧萧等人自帐内而出,孟琅立刻问道:“怎么样?王妃长得好看吗?不不,我是问能不能治好?”

  穆萧萧先是白了孟琅一眼,随后摇头轻叹一声。

  众人回到王帐,金狼王眼神焦急,等待着竹落雨的答案。

  竹落雨微微躬身,犹豫了一下说:“恕在下斗胆,王妃并不是摔坏了头部。”

  穆萧萧则语不惊人死不休:“是中毒!”

  金狼王立刻从王座之上站了起来,脸色巨变道:“你说什么?中毒?荒谬,这人若是中毒怎会不死而昏迷三年?”

  竹落雨解释道:“西方茫茫大山之中有一物,形似草莓色泽雪白,味美而香甜,我们习惯称之为魇果。”

  “严格说来,魇果并无太大毒性,但长期服食会使人郁郁寡欢。竹某冒昧问一句,王妃生前是否常吃此果?”

  金狼王闻言眉头大皱,面露尴尬之色,最后幽幽叹息了一声。

  “父王,我早就说过了,那狐狸精没安好心!”一旁的雅若突然激动地喊道。

  金狼王一脸苦闷,但却只字未提。

  穆萧萧等人立刻会意,恐是家丑,不好过问。

  “竹先生,这毒可能治啊?”金狼王开口问道。

  竹落雨沉吟片刻道:“毒性沉淀太久,已经渗入王妃的五脏六腑,虽然会费些手脚,但想清除毒素并不难。”

  金狼王大喜,刚要说什么,只听得竹落雨继续道:“难的是唤醒一个已经心死的人。”

  众人面面相觑,金狼王叹气道:“还请竹先生明言吧,无论用什么方法,本王都要治好王妃。”

  可以看出,金狼王对王妃的用情之深啊。

  “那竹某便斗胆问一句,三年前王妃可是受过什么刺激?”

  话已至此,金狼王便再也不做隐瞒,缓缓说起了三年前的事。

  金狼王是草原三王中最年轻的王者,他的王位并不是继承的,而是实打实地拼出来的。

  金狼王年少发迹,而王妃则与金狼王从小便相识,是真正意义上的青梅竹马。

  自金狼王起兵,王妃便一直随着金狼王南征北战,并为其生下两儿一女,这雅若公主便是王妃的小女儿。

  王妃对金狼王可谓一心一意,忠贞无二。

  但是四年前,金狼王带兵西征不利,一战之后损失惨重,还战死了他的大儿子。

  但金狼王却在战中遇到了一妙龄女子,并一见倾心,将那女子带回了金狼王帐。

  作为草原三王,三妻四妾亦属正常。

  但有了新人,难免便会冷落了旧人。

  整日见到金狼王与新欢缠缠绵绵,加之刚刚失去一子,王妃便整日悲切难解。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那魇果正是金狼王的新欢从西方带来的。

  三年前,王妃骑马出游散心,不慎坠马,自此昏迷不醒。

  听完金狼王的叙述,穆萧萧轻叹:“哀莫大于心死,王妃恐怕是真的伤透了心了。”

  说完话意识到不对,赶紧歉意地看了一眼金狼王。

  金狼王则摇头道:“你说得没错,是我伤了她的心。”

  孟琅口无遮拦忍不住道:“恕我直言,大王,您那位俏佳人明显是没安好心啊。”

  “是我糊涂了,前年我才发现,她其实是其他部落安插进我身边的奸细。”

  众人无言,金狼王又道:“但哪一个男人有能抵得住那样的绝色投怀送抱呢?”

  孟琅点头,一脸同道中人的意思说:“您这么说也对,男人吗,难免……”

  却突然看到了穆萧萧杀人般的眼神,立刻闭口不言。

  竹落雨眼中闪动过一丝复杂的神色,也许此刻他想到了春雪吧。

  咳嗽了一声,竹落雨说:“这便对了,若竹某推断不错,王妃当年伤心过度,加之魇果的作用,使得王妃升起了必死之心。”

  “坠马只是一个巧合,而王妃自己也顺理成章地借着这个巧合杀了自己。”

  所有人都是一头雾水,竹落雨接着说:“当一个人主观上认为自己已经死亡的时候,没人能够唤醒她,换句话说王妃的身体还活着,但是她的灵魂从她坠马的那一刻便已经死了。”

  金狼王闻言声音颤抖:“就没有办法了吗?”

  “这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事都是人力可为的,再伟大的人在无能为力这四个字面前也会显得渺小。”

  “恕竹某无能。”竹落雨在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心中却在暗暗神伤。

  他自己何尝不是呢?纵然他医术超群,救得了别人的命,却偏偏救不了自己的心啊,最后却还不得不将希望寄托于虚无缥缈的神话传说。

  许久之后,竹落雨道:“也许那些活在传说中的人才能救得了这传说中的病吧?”

  “竹先生的意思是?”

  竹落雨道:“传说在西方茫茫大山之后有一座天极山,其上住着不恋红尘的修道之人,也许他们可以吧。”

  金狼王苦笑,传说终究是传说,就算真的存在神仙,自己又何德何能可以请得动那些人呢。

  就在这时,穆萧萧却突然开口:“或许还有别的办法。”

  穆萧萧一语震惊全场。

  所有人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穆萧萧。

  穆萧萧想了一下说:“虽然机会比较渺茫,但并不是不可为。”

  “我从我师父给我留下的医书药典中看到过,在南海深处有一种吸收月华的蚌类,每逢皓月当空变会浮出水面,吸纳月华,吞吐珍珠。”

  “其珍珠不似其它珍珠般或粉或紫,或白或黄,却是血红色的,乃是以此蚌的精血温养而成。”

  “书中称此珠为血丹,据说将其碾碎和着各种草药便可以醒神明魂,我想或许有用吧。”

  竹落雨闻言皱眉道:“萧萧,此珠我亦听过,但是这血丹乃是万中无一的神物,而且已经百年不现世了,也许那蚌都已经灭绝了吧。”

  “南海之地那么多富人和古老家族,也许有些人家还留着祖上传下来的血丹也说不定。我想只要大王肯出重金,一定可以收到血丹的。”穆萧萧道。

  金狼王面色坚决说:“无论付出多少代价,本王一定要得到血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