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萧萧春雨润华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月下相思人

萧萧春雨润华年 酸甜少麻辣 3155 2019.06.28 17:57

  竹落雨没有食言,他真的让那个伤害了第五临舒的西北军士后悔活在世上。

  最后,那个强壮如蛮牛的壮汉在监狱中自杀了。

  而竹落雨仅仅用了一指甲大小的粉红色毒药。

  本来西北之行结束后,按照计划,秦凰等人还要前往东北,再由东北前往与东宫国接壤的边境视察慰问。

  但由于某种原因,剩下的行程全部取消了,有传言称是因为东北方的乐羊国有所动作,局势十分紧张。

  七天后,西北要塞外的官道之上,嫡公主秦凰拉着穆萧萧的手,眼睛里面泛着不舍。

  “妹妹,你真的不和我一同回去?”

  穆萧萧轻轻点头道:“我想在西北待上一阵子,昊京城虽大,但是太闷了。而且,我至少也要和我二叔道个别。”

  秦凰的手握得更紧了,羡慕地道:“真羡慕穆妹妹可以如此潇洒自由,生在帝王家,很多事身不由己,若我不是公主,还真想在这西北的辽阔大地之上好好游玩一番。”

  说到这里,秦凰又问道:“穆将军知道你留在这里的决定吗?”

  穆萧萧摇头道:“我还没有告诉他,不过这里有我二叔在,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秦凰笑道:“这是自然,手握半支雪狼卫,在西北恐怕没人敢惹你。”

  穆萧萧最终选择留在了西北,这其中有很多原因。

  回到昊京城后她便不得不面对与孟琅的婚姻,留在西北也算是一种逃避吧。

  另外穆萧萧已经决定要随着竹落雨去一趟北方,与第五临舒一起帮着竹落雨找到那株明月花。

  还有一个穆萧萧没办法否定原因是,她想再见一见陈惜命。

  虽然对于生出这个念头,穆萧萧自己都觉得荒唐。

  但这个想法却真真切切地充斥着她的内心。

  女人的直觉有时候真的特别可怕。

  冥冥之中,穆萧萧有一个想法一直回荡在内心中,挥之不去。

  也许这一次不与陈惜命见上一面,那以后或许便再也见不到了。

  若是这次自己就这样回了昊京城,那自己仿佛将会错过一生中最重要的东西。

  秦凰再次与穆萧萧寒暄一番,便乘坐马车而去,随行保护的是西北军中最精锐的骑兵。

  望着滚滚烟尘消失在官道之上,穆萧萧轻叹道:“爹爹,原谅女儿。”

  身后传来竹落雨的声音:“萧萧,你不必随我去北方找明月花的。”

  穆萧萧转过头,满脸笑意道:“谁说要陪你找明月花了,我是去保护我临舒妹妹,和你这样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一起,我不放心。”

  说完话,穆萧萧便拉着临舒一起向西北要塞而去。

  竹落雨莞尔一笑,突然喊了一声:“萧萧。”

  “怎么了?”

  “若此行我能活着回来,我竹落雨欠你一命。”说着话竹落雨手握折扇,郑重其事地拜了下去。

  穆萧萧盯着竹落雨的身影,笑道:“好了,别婆婆妈妈的了,真想感谢我先请我吃一只烤黄羊吧。”

  “好,只要你能吃得下,我可以将整个西北要塞的黄羊烤来给你吃。”

  穆萧萧看着竹落雨笑道:“你恐怕是这个世界上最有钱的郎中了。”

  竹落雨摇着折扇与穆萧萧一同向着西北要塞而去。

  三人这顿饭一直吃到了日晒三竿,回到驿馆之时,却发现驿馆门口的石阶上竟然坐着一个极为熟悉的身影。

  “孟琅,你……你怎么回来了?”穆萧萧震惊地大喊道。

  孟琅腾得站了起来,撇嘴道:“我回来的不是时候是不是?你们俩背着我去哪了?”

  “你管不着!”穆萧萧哼了一声道。

  孟琅气得用手指指着穆萧萧,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竹落雨也疑惑地问道:“孟兄你?”

  孟琅摆了摆手说:“自然是回来保护你不被穆萧萧那个女魔头欺负的。”

  穆萧萧伸手就要打孟琅,而孟琅却直接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将脸给凑了上去。

  “真服了你了!”穆萧萧气得一甩手说:“死猪不怕开水烫。”

  “谁死了都不怕开水烫,能不能别总欺负猪?”孟琅挑着眉毛说。

  穆萧萧双手叉腰气道:“猪是你家亲戚啊,你这么维护猪?”

  “猪是我未婚妻!”

  “你……”

  竹落雨在一旁看得已经乐不可支了,眼看两人似乎就要动手打起来的样子,竹落雨赶忙说:“好了,孟兄到底为何回来啊?”

  孟琅不再理会在一旁噘嘴生气的穆萧萧,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要去做什么?大黑山之北乃是真正的虎狼之地,除了那些剽悍的草原人之外,其它的危险更是层出不穷!”

  “我知道你竹落雨功夫好,但是就凭你一个人,带着这么两个累赘,别说找到明月花了,恐怕连下个月十五的月亮都看不见。”

  穆萧萧立刻气恼道:“你说谁是累赘?”

  孟琅却依然看着竹落雨摊手道:“你看,有人心虚了吧?”

  竹落雨笑了笑拱手说:“这么说孟兄真的是回来保护我的了,竹某多谢。”

  “不客气,我这人就这么善良,顺便……也保护一下别人,免得我家老爷子回去说我薄情寡义。”

  “我才不用你保护!”穆萧萧气呼呼地道。

  孟琅则立刻说道:“少爷我说的是保护临舒小妹妹。”说着竟然要去捏第五临舒的脸蛋。

  穆萧萧啪得将孟琅的手打落,怒道:“别动手动脚的。”

  孟琅立刻尴尬地干笑了两声说:“咳咳,习惯了。”随后看到竹落雨玩味的笑容,马上换了一副模样,得意地道:“你看,没过门呢就这么爱吃醋……”

  当夜,穆萧萧独自坐在驿馆房间的窗边,望着天空中三三两两的星星,还有那一弯月牙。

  月如钩,珠似泪。

  穆萧萧抱着双腿心中充满了复杂,手中紧紧攥着半张纯白色的面具。

  “到底是为什么呢?明明我才认识二……他不久,可是却总觉得我们好像早该认识一样。”穆萧萧喃喃自语。

  将手中的面具举到面前,月光从面具的眼睛处洒进屋内,洒在穆萧萧的脸上。

  “也不知道二叔现在在做什么?”

  床榻上,第五临舒的睫毛轻轻颤动了两下,缓缓睁开了眼睛,看向月光下穆萧萧的身影,眼神中闪过了一丝异样,随后又缓缓睡去。

  大秦国的西北常年风沙不断,入夜之后夜风更凉,乃是真正的苦寒之地。

  但由于有着大黑山脉的阻隔,使得寒风沙尘很少吹进大黑山之北,所以在大黑山之外才有一片广袤的草原存在。

  此刻草原之上凉风习习,月明星稀。

  陈惜命独自坐在山岗之上,一身银甲,一袭白袍。

  身后的披风已经送给了穆萧萧,之后便再也没有穿过另一件披风。

  陈惜命怔怔地望着空中的银钩,与以往不同的是,此时的陈惜命脸上只戴着半张面具。

  冰冷英俊的面容之上竟然少有地泛着一缕惆怅。

  外界传言陈惜命是进入草原调查公主遇袭的真相,但其实这并不是他进入草原的真正原因。

  对于真相是什么,陈惜命从不关心,也不想调查,因为真相往往触目惊心,那枚玉王亲卫的戒指此刻还静静地躺在陈惜命的钱袋中。

  草原人有自己信奉的神明,每一个部落中都有一位负责与神明沟通的巫者,类似于秦国的国师。

  草原上的巫者一直都被蒙着一层神秘的面纱,传言巫者中巫术通天者可窥探天命。

  陈惜命此行最主要的目的便是去寻找一位他多年前遇到的老巫者。

  那是一个独眼的老人,相传他年轻时窥探天命而被神明收走了一只眼睛。

  对于这些陈惜命原本是不信的,他一贯只相信自己手中的银枪,命运什么的,若是不遂心意,大不了一枪挑碎便是。

  但最近他原本平静如南海水,坚硬如万载冰的内心却突然出现了无数的波动,久久不息。

  这十七年间,虽然他一直追寻自己消失的过去,但却从为如最近这般渴望过。

  过去他的心中除了自己,只有小陈陈,但最近却总有一道身影在其心中时隐时现,既清晰又模糊。

  而这一切的变化都是从那日的醉花涧楼下开始的。

  那一日,一个从天而降的少女砸落了他的面具。

  ……

  陈惜命找到那位老巫者的时候,那位巫者已经奄奄一息,生命的烛火已经即将燃烧殆尽。

  那日的情景陈惜命还记得。

  陈惜命在那个小部落草原人的敬畏注视下缓缓走进了巫者的帐篷。

  帐篷之中拉着布帘,遮挡住了外面的阳光,但却难以掩盖老巫者那璀璨如星的独目。

  “你来了,我一直在等你,我知道我们一定会再见面。”老巫者的声音仿佛一阵清风便会吹碎一般。

  陈惜命淡淡地嗯了一声,刚想问什么,老巫者却艰难地摆了摆手,道:“天机不可泄,想知道什么便自己去经历吧。”

  陈惜命皱眉,老巫者坚持着等待自己就是为了和自己说一句:天机不可泄露?

  突然老巫者的独目中隐隐绽放出一道蓝光,许久之后才说出了最后一句话:“天地是个圆,人生是个圈,往事随风也终将被吹回原点……”

  随后老巫者的胸膛便再也没有起伏过。

  陈惜命面无表情,缓缓走到窗边,拉起了布帘,让窗外的阳光照进了昏暗的帐篷内。

  阳光照在老巫者的脸上,安静而祥和。

  陈惜命对着老巫者深深鞠了一躬后,转身离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