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萧萧春雨润华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沙漠遇袭

萧萧春雨润华年 酸甜少麻辣 3131 2019.06.29 14:59

  西北大地寂寥广阔,风沙不起则天蓝如洗,风沙起时黄云漫天。

  此刻在大黑山脉的西北军关口处,穆萧萧四人勒马而立,身后跟着一千五百雪狼卫。

  穆萧萧骑在“雪余”白马之上,将手中的半张面具交到了雪狼卫的头领手中。

  “军大哥,等你们陈将军回来的时候,麻烦您帮我把这个交给他。”穆萧萧说道。

  那雪狼卫皱眉拱手问道:“穆姑娘,大黑山之北危险异常,您真的不要我们陪着您去吗?”

  “我想过了,这是私事,我不想给你们陈将军找麻烦,免得落人口舌。”

  “可是……”

  穆萧萧笑道:“好了军大哥,别可是了,竹大哥会保护我的。”

  穆萧萧说着话看向了竹落雨,竹落雨点头对着雪狼卫道:“诸位,我竹落雨以性命担保,只要我活着,定保萧萧姑娘周全。”

  一旁的孟琅叹了一口气,小声嘀咕:“这俩傻子,让雪狼卫跟着有什么不好。”

  那雪狼卫犹豫了一下,最后又珍而重之地将面具交给了穆萧萧道:“姑娘体谅,我等虽在西北地位特殊,但没有上峰批令,也不能随意出大黑山。”

  “还请姑娘务必收着此面具,进入草原若是遇到危险,或许可以用来保命。”

  穆萧萧想了一下点头道:“好,那我便听大哥的,请回吧。”

  穆萧萧四人与雪狼卫告别后,便凭借着秦凰临走时留下的手令,顺利地通过了大黑山关口。

  刚刚走出大黑山关口,孟琅便大声抱怨道:“你们会后悔的,没有雪狼卫我们恐怕连这片沙漠都过不了。”

  大黑山脉之外与草原之间是一片黄沙之地,也是马匪聚集之地。

  穆萧萧撇了撇嘴,骑马而去留下一句:“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竹落雨摇头苦笑,也跟着而去。

  孟琅咬了咬牙,对着一旁的第五临舒道:“看见没有,你萧萧姐姐就是个疯子,除了长得好看一无是处。”

  “谢谢!”前方传来穆萧萧的笑声。

  四人走了两天,相安无事,并没有遇到什么马匪。

  第二天夜里,空中繁星闪烁,四人围坐在火堆旁,烤着几张西北特有的大饼。

  穆萧萧拿出一件厚实的外套给身体单薄的临舒披上。

  一旁的沙地上四仰八叉地躺着孟琅,生无可恋地念叨着:“我要洗澡,我要回家。”

  “早就让你不要跟来,你偏偏不听。”穆萧萧皱着鼻子道。

  “还不是为了保护你!”

  “谁用你保护!”

  “你……”孟琅翻身而起,突然目光看向远方,揉了揉眼睛。

  “那是不是一个人影?不对,两个。”

  竹落雨穆萧萧同时起身看去,只见远方有两人踉踉跄跄地向着此处走来。

  “他们受伤了!”穆萧萧说着话已经冲了上去。

  孟琅跺脚道:“别这么善良行不行?会惹麻烦的。”但还是快速跟上。

  可是穆萧萧却已经迎了上去,走得近了穆萧萧终于看清。

  来人一男一女,都穿着草原人的服饰,女的眸若明珠,眼眶深邃,有着与大秦国女子完全不同的美。

  但是此刻却狼狈至极,赤裸着单足,身上的衣服也已经裂开了数道口子。

  一道血痕浸透了整条右腿。

  而那名男子却更加凄惨,浑身鲜血,看不清容貌,后背上甚至还插着两根羽箭,但此刻却依然在强撑着拖着女子奔跑。

  终于坚持不住,两人同时摔倒在地。

  男子倒地便再也没有站起来,嘴里大口涌着鲜血,已然是奄奄一息。

  女子一翻身爬了起来,晃着男子哭喊道:“诺雷,你坚持住!你一定要坚持住!”

  穆萧萧已经一步冲动了两人身前,喊道:“别动,让我看看。”

  穆萧萧说着便去检查男子的伤势,她习医多年,今日终于派上了用场,但只看了一眼,便沉默了下来。

  穆萧萧心知,救不活了。那两枝羽箭穿胸而过,已经伤了心脉,之前全凭着一股狠劲撑着,此刻生机已逝,已经无力回天。

  “求求你,救救他,求求你……”女子声嘶力竭地哭喊着。

  竹落雨也来到近前,查看了一下后深深皱眉道:“也许还有的救。”

  穆萧萧猛得抬头,不可置信地盯着竹落雨,她知道竹落雨医术超群,却没想到竟有如此本事。

  “把人抬过去,取烈酒与医箱,我只有两成把握,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他自己造化了。”

  赶来的孟琅虽然极为不情愿,但还是与竹落雨一同抬起男子。

  正走着,夜空中突然传来一阵破空声。

  “小心!”孟琅直接就扔下重伤垂死的男子,一下将穆萧萧扑倒在地。

  咻咻声响起,十数根羽箭从空中飞驰而过。

  随后马蹄声与呼喝声响起,一簇簇火把由远及近。

  转瞬间,数十个凶神恶煞的马匪已经将几人团团围住。

  穆萧萧推开身上的孟琅,看向周围突然惊呼了一声:“竹大哥!”

  下一刻,一个巨大的黑色布袋罩下,脑后一痛,眼前一黑,穆萧萧便晕了过去。

  等穆萧萧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过了多久。

  费力地睁开双眼,脑中一片眩晕,眼前昏昏暗暗,只有一点随时都会熄灭的烛火在墙壁之上摇曳着。

  “嗯……”呻吟一声,穆萧萧想要动弹一下,却发现自己正被五花大绑着。

  身在一间充满了腐朽味道的监牢之中。

  四下看了看,穆萧萧发现第五临舒正昏迷在自己身边,不远处还有那名幸存的草原女子,已经醒了过来,双眼空洞无神,充满了绝望。

  而角落中,借着微弱的烛火,穆萧萧看到,竹落雨正躺在那里,身上竟然流着鲜血。

  “竹大哥,竹大哥!”穆萧萧焦急地喊着,她清晰地记得,在她昏迷之前看到竹落雨被羽箭射中倒地。

  “别担心,他还活着。”那草原女子轻声说道,但是声音中有着掩饰不住的哀伤。

  穆萧萧一下便明白了过来,竹落雨中箭昏迷,众人又被抓到了此处,那名垂死的草原男子恐怕已经命丧沙漠了。

  “节哀吧。”穆萧萧此刻也只有这样一句话。

  突然惊醒问道:“孟琅呢?和我们在一起的那个男的。”

  “被带走了。”草原女子说完话看向穆萧萧,眼神复杂地道:“本来他们是要带走你的。”

  “带走?被谁带走?带去哪了?”

  草原女子叹气道:“这里是沙漠中一股马匪的老窝,你的朋友已经被带下去询问了。这些人生性残忍,你的朋友恐怕会受很多苦。”

  穆萧萧又焦急地问道:“你刚才说要带走的是我是什么意思?”

  “我说了这些马匪生性残忍,都是亡命徒,他们看你和这小妹妹长得漂亮,便想带下去……”

  草原女子欲言又止,但穆萧萧已然明白其中的意思,无非是那龌龊之事。

  女子又道:“而你那个朋友极力阻止,虽然被绑着手脚却破口大骂,终于是激怒了那些马匪,最后撇下了你而将怒火指向了你的朋友。”

  穆萧萧愣住了,双眼无神地望着前方,喃喃自语:“孟……孟琅,你……为什么?”

  “我看得出来,他喜欢你。”

  女子的话很平淡,但却直接扎进了穆萧萧的心里,穆萧萧脸上露出了惶恐不安,居然笑了出来,极力辩解着:“怎……怎么可能,他讨厌我还来不及呢?”

  虽是笑着,但两行热泪却控制不住地夺眶而出。

  猛然转身,被绑着手脚无法行动,穆萧萧只好爬着到牢房边嘶喊道:“来人啊!来人啊!”

  “别喊了,你想让他的努力白废吗?”草原女子出声阻止。

  穆萧萧闻言无力地倒在了墙壁上。

  就在穆萧萧被马匪抓进牢房中,前路未知之时,西北要塞外迎来了一队骑兵。为首之人白袍银甲,脸上带着半张面具,正是陈惜命。

  大约一刻钟后,陈惜命策马来到了西北军大营之外,不顾大营门口的军士,胯下“霜月”疾驰不停,直接冲到了中军大帐之外。

  手中长剑划过,中军大帐的帐帘已经被他一剑削断。

  陈惜命脸罩寒霜,眼神中的冷意让人望之生畏。

  大帐中,胡飞与欧阳云淡正与一众西北军军官开会。

  陈惜命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手中长剑唰得钉在地面上,嗡嗡作响。

  “到底是谁给了穆萧萧批文,让她出的大黑山?”

  胡飞表情无奈,道:“惜命啊,你先冷静些,是她自己要求出去的。”

  “你要我怎么冷静?大黑山脉之外有多危险,你我心知肚明!”

  欧阳云淡叹气道:“这其中的厉害关系我们已经和她说过了,但他们执意要去,又有公主的手令,我们也没法阻止。”

  “况且,他们一个是骠骑将军之女,一个是大将军之孙,还有一个医仙传人,这势大压人啊。”

  陈惜命沉默不语,猛得拔出长剑哼了一声道:“她没事最好,否则……”

  陈惜命的话没有说完,但在场的每一人都是不由得浑身一凛啊。

  陈惜命走后不久,一个士兵急匆匆地跑进了中军大帐,焦急地喊道:“报,禀各位大人,陈……陈将军他带着三千雪狼卫向着大黑山而去了。”

  胡飞仰面叹息,无奈道:“唉,我就知道不该让那丫头出去,这匹雪狼回来绝对不会罢休,希望那些马匪不要找死才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