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萧萧春雨润华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寒冬将至

萧萧春雨润华年 酸甜少麻辣 3306 2019.07.11 23:55

  秦国皇宫大殿之内金碧辉煌,烛火闪耀。

  但是此刻大殿之中的气氛却已经压抑到了极点。

  太子秦弘扫视了群臣一眼,最后将目光落在了秦非玉身上,咳嗽了一声道:“二弟,此事你准备如何?”

  “回皇兄,此事虽非皇弟所为,但是毕竟是我手下出了害群之马,我定会不遗余力彻查到底的!”

  秦非玉看上去很冷静。

  秦弘笑着轻拍了三下手,说道:“好!我就知道皇弟深明大义!”

  转头对着秦凰说道:“凰妹,我早说过你二哥不是那种人,他怎么会忍心杀你呢?”

  “既然你二哥心胸如此宽广,你就放手施为吧,我想无论你想如何调查,你二哥都会配合你的。”

  说到这里,秦弘又将目光转向了秦非玉,问道:“我说得对吗,皇弟?”

  秦非玉脸上露出了一个招牌的微笑,对着秦凰道:“任凭皇妹调查便是。”

  秦凰轻施了一礼,笑道:“既然如此小妹便得罪了,今日我便会派人去二哥的亲卫中看一看,帮二哥查探一番,免得日后再出一匹害群之马,毁了二哥的名声。”

  看一看?那分明是盘查!

  昊京城中的大人物们都知道,秦非玉手中有一股实力不俗的玉王亲卫,乃是玉王最得力的心腹。

  穆威心中轻叹:“自今日起,怕是再也没有玉王亲卫了。”

  秦非玉只是不动声色地笑了笑,对着秦凰点了点头。

  秦凰还以微笑。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这一出戏已经结束的时候,另一场大戏却随之而来。

  秦凰缓步来到高台正中,注视着场中的文武百官。

  眼神又忽然变得锐利起来,开口说道:“刺杀本宫的幕后主使虽然尚未找到,但此事却绝对与草原人脱不了干系。”

  “本宫去西北之时随行的青年俊杰共有九人,但是回京的时候却少了三个人。”

  穆威闻言心头一沉,果然秦凰下一刻看向了穆威问道:“穆将军,您不好奇贵千金去了何处吗?”

  穆威迈步而出,对着秦凰恭敬地施了一礼,说道:“回公主,我那女儿临走之时曾与我闹了些矛盾,许是留在西北她二叔那不愿回来吧。”

  “小女顽劣,路上给公主殿下惹麻烦了。”

  穆威的话无可挑剔,但是秦凰却冷笑了一声说:“留在西北了吗?您说得倒也不错,确实是在西北,不过却是去了大黑山之外!”

  众人皆惊!

  穆威猛然抬头注视着秦凰道:“公主殿下您说笑了,我那女儿虽然顽劣,但做事还算有分寸,她绝不会去……”

  “穆将军觉得本宫在撒谎了?”

  穆威闻言立刻道:“臣不敢。”

  秦凰接着说:“据本宫了解,穆萧萧不但出了大黑山进了草原,而且本宫得到密报,穆萧萧曾在草原三大势力之一的金狼王庭逗留了数日。”

  “本宫很疑惑,草原人生性残忍,这些年与我大秦也偶有摩擦,穆萧萧是如何做到安于草原的呢?”

  穆威闻言满头冷汗,秦凰的意思难道还不够明显吗?

  通敌叛国!这是要诛九族的大罪!

  更何况大秦嫡公主刚刚遭遇草原人的袭杀。

  穆威万万想不到,自己那个女儿会给自己惹了这么大一个祸端。

  大殿之中的其他官员都一个个保持着沉默,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心里却在暗自感叹:“穆威这跟头跌大了。”

  就在穆威想要替穆萧萧辩解两句之时,一道魁梧挺拔的身影却挡在了他的面前。

  穆威抬头望去,那道背影一头花白的头发,但却一如既往的挺拔如松,沉稳若山,就和当年一般无二。

  正是秦国军方第一人,位比三公的大将军孟长生。

  “公主殿下,老臣有些疑惑,穆威的女儿是如何出的大黑山关口?”

  “若是没有通关手令,我想西北军胡飞那小子是不会让她出关的。”

  言外之意,此事会与你这位公主没有关系?而实际上穆萧萧几人正是拿着秦凰的手令才出的大黑山。

  质疑公主,恐怕也就只有孟长生有这么大的胆气了。

  大将军这个职位在秦国历代都地位极重,在某些特殊时刻甚至要超过三公,就连丞相都要比之低上几分。

  乃是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秦皇闻言轻笑说:“大将军说笑了,那大黑山本就允许过往商队通行,何况穆萧萧还是穆将军唯一的女儿,单凭这个身份,那些军卒又怎么敢阻拦她呢?”

  “而且大将军有所不知,您的孙儿孟琅也随着一起去了。”

  孟长生双眉轻皱,逼视着秦凰问道:“公主殿下是认为我孟家通敌喽?”

  话音未落之时,殿中便已经传来阵阵抽冷气的声音。

  秦凰闻言也是一滞,以孟长生在秦国的地位,就算她是公主也不敢随意轻言。

  “大将军的孙儿我自然是放心的,而且孟公子也是随本宫走出一段距离后才又折返的,也许是担心穆萧萧吧。”

  秦凰话音未落,孟长生却是毫不示弱地问了一句:“如此说来,公主早就知道穆萧萧要去草原,那老臣斗胆问一句,公主为何不阻止呢?”

  “这……”秦凰被孟长生一句话问得哑口无言。

  一众文武百官却都在心中暗叹:“姜还是老的辣啊。”

  秦弘适时冷笑一声说道:“大将军此言差矣,若有人执意要去草原,我凰妹又凭什么阻止呢?凰妹不是监狱的牢头,穆萧萧也不是犯人,自然有她的人身自由。”

  说到这里秦弘站起身说:“倒是据本太子调查,穆萧萧一行人不仅是去了草原,还要再往北行,不知又是要去哪呢?”

  孟长生疑惑,问道:“再往北行?殿下从何而知啊?”

  秦弘随意地看向一直站在丞相旁边的陆月婵说:“陆姑娘,你说说吧。”

  所有人都将目光转向了这个昊京城里数一数二的美女。

  原来这个不该出现在早朝上的姑娘是来当证人的。

  陆月婵战战兢兢地走出来,对着太子施礼道:“回太子,我与穆萧萧的住处极近,我亲耳听到穆萧萧说要去草原之北。”

  穆威脸色巨变,孟长生却是对着陆月婵说:“娃娃,说话是要负责任的。”

  “月婵不敢撒谎欺瞒,我刚刚所说句句属实。”

  太子嘴角带起一抹弧度,绕过了孟长生看向穆威道:“请问穆将军,草原之北是何地啊?”

  “臣,不知。”

  太子很满意穆威的回答,接着说:“没错了,连你这位骠骑将军都不知,那贵千金又是去了何处呢?”

  下一刻,太子秦弘收起了笑脸,怒哼一声冷言道:“贵千金莫不是想绕路去乐羊国?”

  这一声质问声音极大,响彻大殿,所有人都因为太子的话大惊失色!

  孟长生与秦非玉同时皱眉,却无话可说。

  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没用了,局势已经很明朗,今日穆威这一劫是难躲了。

  穆威已经跪倒在地,大声道:“还望太子殿下明察!”

  “明察?穆将军,你我皆心知肚明,此时此刻东北战事紧急,乐羊国已经在我大秦边境陈兵数十万,大战一触即发!”

  “而在这个时候,贵千金若是去了乐羊国,你让本殿下如何想啊?你还让我怎么明察?”

  “若是她穆萧萧只是一寻常百姓家的女子,就算她去了乐羊皇宫,本殿下也只会一笑置之,偏偏她是我大秦骠骑将军的女儿!”

  穆威言辞恳切地喊道:“殿下,我穆家世代忠良,臣愿以性命担保萧萧绝不会做出叛国之事。”

  秦弘的眼神变得越发锐利,嗓音也越发的低沉,说道:“穆将军,你一人的性命与我大秦数十万将士的性命相比孰重孰轻啊?你这担保有何意义啊?”

  穆威汗如雨下,咬了咬牙道:“臣,愿请命前去东北边境,统帅这场战争以表忠心。”

  “若穆萧萧那个不孝女真的去了乐羊国通敌,臣必亲手……”

  穆威的话没有说完便被一旁的秦非玉给出声打断了:“穆将军,见到萧萧定要带回来,一切自会有个公断,我大秦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对吧,皇兄?”

  秦弘轻笑一声道:“二弟说得没错。”

  转向穆威说道:“既然穆将军请命,本殿下也愿意相信穆将军一次,便派穆将军作为此次镇北军的临时统帅,本殿下会亲自给镇北将军写信说明此事的。”

  “不过……”话锋一转,秦弘接着说:“不过此刻穆将军既然是为了证明穆家的清白,为了堵住悠悠众口,本殿下派一位将军协助穆将军,我想穆将军不会有意见吧?”

  协助?说白了就是监视。

  不过穆威还是硬着头皮说:“臣穆威领命!”

  ……

  当晚,穆威站在醉花涧的一扇窗口旁满脸愁容,忍不住长叹一声。

  窗外笙箫不绝,窗内却是乌云压顶一般的沉闷。

  秦非玉来到穆威身旁,轻声道:“穆将军,看来我那位大哥终于是容不下我了,是我连累了将军。”

  穆威摇头叹息说:“殿下,错不在您,若不是萧萧那孩子闯下这祸事,也不会有这等麻烦了。”

  “将军此言差矣,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萧萧不过正好误打误撞地做了这个引子罢了。”

  穆威轻笑:“您还是这么包容那孩子。”

  秦非玉摇头笑而不语。

  许久之后,秦非玉才又说道:“将军此行务必小心,明日出发后一切便都要靠将军您随机应变了。”

  “事不可为当不为。”

  穆威叹息:“恐怕不得不为啊。”

  随后穆威与秦非玉同时将目光看向东北的方向。

  穆威说道:“乐羊国天气较为寒冷,想必他们会选择对他们更有利的冬日开战吧,东北入冬早,用不了多久了。”

  就在这时,一片树叶缓缓飘落,经过两人的面前。

  秦非玉伸手接过树叶道:“寒冬将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