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萧萧春雨润华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祸起金凤

萧萧春雨润华年 酸甜少麻辣 3283 2019.07.10 23:58

  耳边的风催动着脚下的草齐舞翩翩,天边的云召唤着远行的雁呜呜咽咽。

  大军前行,一面“命”字旗在空中猎猎作响。

  陈惜命高坐于照夜玉狮子霜月的背上,走在军队的最前方,痴痴地望着自己手中的面具。

  那是半张面具,那并不是半张纯白色的面具。

  面具之上绘着几枝正盛放的粉红色桃花,娇艳欲滴。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纯白色的天,粉红色的花,若仙境亦若心境。

  陈惜命任由霜月带着自己前行,思绪却渐渐飘回了一天之前。

  “二叔,我们把面具交换一下吧!”

  “你的过去或许只有一片如雪的白,但从今以后,你的未来将会多上一抹你挣不脱也甩不掉的粉红色。”

  “纯白色真的不好看,其实你没有那么冰冷的,戴着这面具真是浪费了你的盛世美颜了。自今天起,威震西北的冷面将军将会变成桃面将军了。”

  “春雨萧萧,桃之夭夭。”

  ……

  马背上的陈惜命握着那半张画着桃花的面具,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甜笑。

  笑得是真的甜,若桃花花蜜般甜美。

  “将军?将军!”

  身旁的一位随行军官试探着喊道,脸上带着“见鬼”一般的神情。

  自从离开金狼王庭,这位在西北威名赫赫的雪狼将军就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

  甚至就连那些跟随了陈惜命多年的雪狼卫都忍不住惊叹:“将军怕是疯了。”

  在过去的这一天里,他们从陈惜命的脸上见到了过去一年都难得见到的微笑。

  甚至在吃饭的时候,陈惜命还随着众人调笑了两句。

  “嗯?有什么事吗?”

  陈惜命回过神来,向那位军官问道。

  那军官迟疑了一下询问:“将军,我们下一步该如何?是直接回西北要塞吗?”

  “回,此行也算有所收获。不过……”

  说到这里,陈惜命身上陡然散发出一股若万载寒冰般的彻骨冷意,在这一瞬间,那军官感觉到那位雪狼将军又回来了。

  “不过在回去之前,我们要去办一件事。”

  “十五万大军既然已经出了大黑山,不做些什么总也说不过去。”

  “西北沙漠从此不会再有任何一支马匪!”

  那军官闻言一凛,随即领命:“属下这便传达将军的军令!”

  陈惜命脑海中不断想象着穆萧萧被赤狐马匪抓住后经历的一切,眼神逐渐变得若手中长剑般锐利。

  随即补充了一句:“赶尽杀绝,斩草除根!”

  西北匪患一直都是困扰着秦国边境与草原边境的巨大难题,但却因为穆萧萧一个人而被彻底解决了。

  那大大小小的近千股马匪做梦都想不到,有一日会有人带着十五万大军对他们进行清扫围剿!

  因为这一次围剿马匪,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整个西北都谈“命”色变。

  而除了陈惜命以外,穆萧萧的名字也随之传遍了西北。

  几乎每一个西北人都知道了一个消息,伤害穆萧萧会惹怒陈惜命,而惹怒陈惜命会带来灭顶之灾。

  难道你没见那沙漠上久久不干涸的血迹吗?

  就在陈惜命带兵回到西北要塞之时,就在穆萧萧还在草原望着星星等着陈惜命归来的时候。

  一场巨大的风波已经自西北而起,吹进了昊京城,改变了许多大人物的命运。

  而这风波被强加的源头此刻正在草原数星星。

  嫡公主秦凰回京了,带着一个令人夜不能寐的消息会京了。

  这位雏凤公主终于睁开了她的含威凤目。

  大秦历二百五十年,这一天风起云涌,祸起金凤。

  天边的朝阳直射进昊京城的每一户人家,那金色的辰光不灼热,却刺目。

  晃醒了醉花涧过夜的公子哥,照亮了军营中雪亮的锋刃。

  玉王秦非玉静静地立在窗边,任由阳光照在他英俊的脸上,久久不语。

  大秦皇帝秦曜阳于三年前生了一场重病,甚至一度病入膏肓。

  遂急招医仙进宫问诊。

  病虽然被医仙治好了,但令天下人震惊的是,此事之后名满天下的医仙便就此封诊。

  并在不久之后撒手人寰,驾鹤西去了。

  而医仙到底因何而死,就连他的亲传弟子竹落雨都不知晓。

  大秦皇帝秦曜阳自病愈之后越发荒废朝政,而且性格也变得越发让人难以捉摸,手下群臣敢怒而不敢言。

  终于在半年前秦曜阳彻底不再管理政务,而是直接让当朝太子代为执政。

  消息一出震惊秦国,这其中自然不乏一些老臣进谏,但是皇宫中却只传出消息说陛下在培养储君。

  一时之间人心惶惶,有明眼人却已经开始运作,向太子殿下靠近。

  坊间都在议论,恐怕用不了三年五载这皇位便要换人了。

  而大秦皇帝秦曜阳又在做什么呢?

  别人不知道,秦非玉却是知道的,说来荒诞,他的父亲,那位胸怀天下的一世明君在这本应继续大展宏图的年纪里,竟然开始忧命起来。

  秦曜阳竟然在寻找长生之法!

  如今的大秦皇帝早已名存实亡,每日醉心于长生求道,寻访仙山。

  于秦国皇宫之内炼丹炼药,结交各路真假道士,已经无心再管理朝政了。

  秦非玉身后传来一个侍卫的声音:“殿下,听说今日凰公主将会上朝。”

  秦非玉点了点头,却是什么也没说。

  “恕手下斗胆,恐怕来者不善啊。”

  秦非玉转过身,双手轻抖袖袍镇定自若地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倒要看看我这位妹妹有什么手段。”

  ……

  秦国皇宫,大殿之外鼓乐声震。

  一众文官武将鱼贯进入到恢弘的大殿之中,大殿之内金碧辉煌,龙纹盘绕。

  文臣武将分两侧而站,文臣以当朝丞相为首,老丞相姓陆,令人意外的是在其身边竟然跟着一个少女。

  正是陆月婵。

  而武将则以大将军孟长生为首,其后便是穆萧萧的父亲穆威。

  秦非玉姗姗而来,在经过穆威的时候,两人的眼神互相交换了一下。

  随着一声传令官高喊。

  一个面容清冷英俊的男子从殿后缓缓走出,身上穿着深色宽大的衣袍,其上绣着龙纹。头戴高冠,步履沉稳。

  男子的长相与秦非玉有着六七分相像,只是要比秦非玉多了一分掩饰不住的阴翳。

  此人正是大秦国当朝太子,秦凰一母同胞的亲哥哥秦弘。

  而在秦弘的身后还跟着一个身穿艳色凤袍的绝美女子,正是多日不见的嫡公主秦凰。

  秦凰竟然就坐在了龙椅下方的一张椅子之上,其位置甚至要超过了秦非玉。

  秦弘脸色说不出的阴沉,坐在龙椅之上扫视了一圈一众文臣武将。

  “诸位,想必大家都收到消息了吧?乐羊国近日与我大秦镇北军摩擦不断,恐怕用不了多久,战事便会无法避免,诸位可有什么高见啊?”

  秦弘说着先是看了一眼秦非玉,毕竟镇北军的统帅是秦非玉的亲舅舅。

  而秦非玉则面无表情站在一旁,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众人沉默,秦弘冷笑道:“好,此事我们暂且放下稍后再议,我们先来说说另外的两件事。”

  “我凰妹前几日前去西北边境巡视慰问,着实是经历了许多,见识了许多。其中的一些事恐怕还与诸位中的某些人有着不小的关系,诸位随着听听吧。”

  秦凰缓缓起身,先是面露微笑道:“此行本宫见识了我大秦西北军的威武,为我大秦能有如此军队而深感自豪。”

  没想到下一刻突然话锋一转,语气变得极为冰冷道:“但是有些事,本宫既然见到了,便不能视而不见,置之不理。”

  “我想诸位已经知晓了,在去西北的路上,本宫曾遭遇了一次袭杀,幸亏有陈惜命将军舍命保护才得以留下这条命与诸位相见。”

  “据调查,袭杀本宫的人乃是西北的草原人,是受了我们秦国的某位大人物的指使而来袭杀本宫的。”

  大殿之中的气氛一时之间压抑到了极点。

  秦凰接着说:“本宫不得不承认,这是一步好棋,一旦本宫死在袭杀之下,那便能顺势嫁祸给那些愚蠢的草原人。”

  “但是百密终有一疏,本宫不但捡回了这条命,还有了一个不小的发现。”

  下一刻,秦凰看向了垂手而立的秦非玉。

  接着说:“带队的陈将军或许不认得,但偏偏碰巧的是本宫认得,那袭杀本宫的人中有一名秦国人,乃是玉王手下的一名亲卫!”

  惊呼声响彻大殿,所有人都看向了秦非玉。

  若陈惜命此刻在场一定也会震惊不已,他已经收好了那枚玉王亲卫的戒指,没想到秦凰却认得那戴戒指的人。

  秦非玉的睫毛轻抖了两下,缓缓转头看向了秦凰,又看了一眼龙椅上表情微妙的秦弘。

  三人的目光在空中不停相撞,大殿内所有人的心却都是提到了嗓子眼。

  秦国怕是要变天了!

  良久之后,秦非玉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微笑,就与他往常脸上的微笑一般无二。

  “我的亲卫确实是失踪了一名。”

  随着秦非玉话音落地,惊呼声再次响彻大殿,难道玉王承认了?

  “皇妹,你认为是为兄想要杀你吗?”

  秦非玉问完这句话便一直注视着秦凰的眼睛。

  两人再次陷入了沉默,秦凰噗嗤一笑道:“自然不是,二哥从小对我宠爱有加,小妹万万不信二哥会派人杀我。”

  “我与二哥虽然同父异母,但血脉相连,况且……”

  轻笑了一声,秦凰才接着道:“况且小妹一介女流,我与二哥也没有任何利益冲突,于情于理二哥怎么会派人杀我呢?”

  大殿之中落针可闻,秦凰的话可谓其心可诛啊!

  秦非玉面色不变,秦凰接着道:“依小妹看,定是有人买通了二哥的亲卫,并纯心嫁祸给二哥,致使我皇族兄妹不和,此事小妹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