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萧萧春雨润华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未婚夫

萧萧春雨润华年 酸甜少麻辣 3038 2019.06.13 22:53

  一千两黄金!

  醉花涧大厅中一时之间落针可闻,饶是那些挥霍无度的富家公子哥们也都陷入了沉默。

  一千两黄金可不是小数目,为了一个风尘女子值吗?

  可不是谁都有大秦开国皇帝那样的魄力的。

  况且刚刚发生的一切已经很明显了,这位医仙传人与春雪姑娘必然是旧交故识,而且竹落雨明显对于春雪志在必得。

  为了春雪得罪这个天下闻名的小医仙又值得吗?

  他竹落雨救过的大人物哪一个不是名震一方的权势之人啊?随便还一个人情就不是在场这些风花雪月之人所能承受的了。

  老鸨子在听到一千两黄金的时候脸上的皱纹都要笑开了,那可是实打实的真金白银啊!

  “好,竹公子出一千两黄金,可还有出更高价者?”老鸨子激动得声音都跟着颤抖起来。

  寂静无声,再也没有超过一千两黄金的价钱了。

  竹落雨面露浅笑,对着众人微微拱手,淡淡道:“多谢诸位成全,今日诸位在醉花涧的消遣钱便由竹某一并付了。”

  场中顿时响起阵阵雷鸣般的叫好声,竹落雨可是身价不菲,这点钱他还出得起。

  就在竹落雨准备抬步走向春雪房间的时候,一个醉意朦胧的声音突然响起:“站住!我还没出价呢!”

  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贵宾区的一个角落。

  穆萧萧不知何时醒了过来,站起身对着竹落雨喊道,任凭彩雀如何阻拦都无济于事啊。

  “小姐,我们没钱。”彩雀急得已经喊出了小姐。

  穆萧萧满脸红晕,抽出被彩雀抱住的手,说道:“胡说!谁说我们没钱?”

  竹落雨是何等人物,作为花场老手的他一眼便看出了穆萧萧恐怕是女扮男装,而且此刻穆萧萧醉酒之下已经不再掩饰自己的声音。

  竹落雨笑着看向穆萧萧问:“哦?这位小姐打算出多少钱呢?”

  穆萧萧从怀里摸出了一个绣着兰花的钱袋扔在地上,叉着腰问:“这些够不够?”

  看着从钱袋里洒出的碎银子,顿时引来一阵哄堂大笑。

  竹落雨摇了摇头说:“恐怕有些不够。”

  “不够?”穆萧萧浑身上下摸了摸,却再也找不出一文钱了。

  “哪来的小家伙,别在这凑热闹了,哈哈哈!”有人出声调笑。

  穆萧萧闻言大为恼怒,一时冲动突然就摸出了一块金镶玉的令牌,在众人震惊地注视下高举头顶大喊:“算上这个够了吧?我把它压上!”

  包括竹落雨在内,所有人都惊住了。

  场中都是有见识之人,那金镶玉令牌之上明晃晃的“玉王”二字有谁不认得啊?

  谁都知道这令牌绝对不值一千两黄金,但是那令牌背后可代表着当朝二皇子玉王,代表着镇北军的三十万大军啊!

  甚至代表着大秦皇室!

  彩雀一屁股坐下,满脸的生无可恋,喃喃自语:“完了,彻底完了,闯了大祸了。”

  二层贵宾房中,那丰神如玉的白衣男子一口茶水喷了出来,竟全然不顾形象与风度了。

  身后黑衣侍卫尴尬地咳嗽了一声,磕磕巴巴地问道:“殿下,要不……那个……我去把令牌拿回来?”

  白衣男子无奈地摇了摇手道:“算了,已经发生了,便随她去吧,今天的事……唉。”

  “我该听你的之前就拦住她的……”

  这位风度不凡的白衣男子正是那金镶玉令牌的主人,当朝二皇子,玉王秦非玉。

  秦非玉与穆萧萧自小便认识,且两人情同手足,从穆萧萧手握玉王令牌便可以看出两人的关系了。

  两人的情谊还是在军中培养起来的,穆萧萧小时候曾随着穆威在镇北军中生活过一段时间。

  而镇北军的统帅则是秦非玉的亲舅舅,巧的是那段时间秦非玉亦在镇北军中,两人就此相识。

  聪明不凡的秦非玉自小便懂得自古皇室亲轻薄的道理,与他那些皇族血脉相比,他更愿意与穆萧萧这个单纯可爱又有些调皮的女孩在一起。

  至于这其中有没有其它的情愫,恐怕只有秦非玉自己才知道了。

  穆萧萧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

  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揉了揉眼睛,穆萧萧觉得头疼得厉害。

  昨夜是她第一次喝多,除了佳节之日可以浅饮一小杯之外,平日里穆威是绝对不允许穆萧萧饮酒的。

  眼前是一片粉红色的纱帐,四周萦绕着淡淡的香气,松软的大床绣花的被褥都显示着这应该是在一个姑娘的房间中。

  努力地回想着昨夜发生的一切,穆萧萧只觉得头疼欲裂。

  就在这时一个动听的声音响起:“醒了吗,小妹妹?”

  纱幔被轻轻掀开,一张绝美的容颜映入了穆萧萧的眼帘。

  脸若银盘,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

  穆萧萧的美貌在昊京城中也算小有名气,但是与面前的女子相比却要逊色几分了。

  不在形,而在意。

  春雪姑娘眉眼间透出的那股掩于喜色中的惆怅,为其增添了许多小女孩没有的韵味。

  “春……春雪姑娘?”

  春雪浅笑,用春葱般的纤细手指勾住了穆萧萧雪白精致的下巴,故意问道:“你是谁家的小公子啊?”

  媚眼如丝,也就是穆萧萧同为女子,换做一个男子在此恐怕早已意乱情迷了。

  穆萧萧酒已经醒了,头脑也变得清明起来,她自然知道自己的女子身份早就被识破了。

  轻轻扶开春雪的手,穆萧萧苦笑道:“春雪姐姐您就别取笑我了,我怎么会在这里?”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可是害我丢了一千两黄金啊!”春雪说着从怀里摸出了玉王令牌晃了晃说:“让我猜猜,你应是穆府的千金大小姐吧?”

  穆萧萧震惊地从春雪手里接过令牌问道:“姐姐怎么知道?”

  春雪捂嘴轻笑说:“这昊京城中能如此肆无忌惮地使用玉王令的,恐怕也就只有你了吧?”

  穆萧萧尴尬地笑了两声,忽然问道:“彩雀呢?就是和我一起来的那个女孩。”

  春雪缓缓坐在椅子上,喝了一口水漫不经心地说道:“走了,昨晚就走了。”

  “走了?这丫头也太不讲义气了!”

  穆萧萧眼珠转了转,嘻嘻笑道:“春雪姐姐,我能走了吗?”

  春雪随意一指:“门没锁。”

  穆萧萧一愣,她没想到春雪会这么容易让她离开,那可是一千两黄金啊。

  春雪似乎看出了穆萧萧的心思,轻轻道:“本来我也没打算要他的钱,我还要谢谢你呢。”

  穆萧萧挑了挑眉毛后笑道:“那我们后会有期。”

  走到门口的时候,穆萧萧又突然转身问了一句:“你和竹落雨之前便认识吧?”

  春雪注视着穆萧萧许久后反问:“你喜欢听故事?”

  穆萧萧嘿嘿笑道:“喜欢,不过我现在恐怕没时间,我得快些回家了,未完待续哦。”

  说完话穆萧萧冲着春雪俏皮地眨了眨眼睛,转身推门离去。

  穆萧萧自己也明白,这一次恐怕是惹了大祸了,用二皇子的令牌堂而皇之地逛妓院,此事若是传到朝堂之上,恐怕会引起一阵轩然大波吧。

  穆萧萧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赶快去找秦非玉坦白错误,削弱影响。她却不知道秦非玉早就已经知晓一切了。

  可是穆萧萧刚刚走出房间,迎面便碰上了一个人。

  两人对视同时无语。

  穆萧萧扫了面前的人一眼,大喊出声:“孟琅,你在这做什么?”

  站在穆萧萧面前的是一个皮肤苍白的英俊公子哥,此人姓孟名琅,家境背景显赫,算得上是昊京城名气颇大的公子哥。

  且孟琅与穆萧萧有着一层不得不说的关系。

  因为孟琅的爷爷乃是大秦国军方武将第一人,当朝大将军孟长生!

  当年于秦陈边境处,孟长生曾与穆威定下了一段晚辈的姻缘,也就是所谓的娃娃亲。

  而娃娃亲的双方正是穆萧萧与孟琅。

  所以严格来说,此刻穆萧萧面前一脸色相的公子哥乃是她的未婚夫。

  孟琅暗自叫苦,但还是毫不掩饰地说道:“你说我来此做什么?不是唱曲儿的自然便是听曲儿的喽。”

  穆萧萧气得直咬牙,哼了一声道:“懒得管你!但是这件事我一定会告诉孟爷爷的!”

  孟琅闻言脸色微怒,斜着眼睛问:“怎么?还没过门就想当家做主了?”

  穆萧萧本来已经要转身离开了,可是听到这句话顿时又折返回来大喊:“你胡说什么?什么过门?”

  “别装傻了,整个昊京城谁不知道你爹为了巴结我爷爷,当年把你许给了我。”一边说着,孟琅还十分随意地掏着耳朵。

  提到了穆萧萧的父亲,穆萧萧便不能坐视不理了,大声反驳:“你混蛋!就凭你逛妓院我回去就让我爹退婚!”

  “退婚?我逛妓院?你一个黄花大闺女逛妓院难道就不丢人?你不守妇道在先,要悔婚也是小爷休了你!”

  孟琅的声音极大,顿时就引来无数的目光。

  感受着楼上楼下异样的目光,穆萧萧气得一张俏脸涨红。

  猛得盯向孟琅喊道:“孟琅,我饶不了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