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萧萧春雨润华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小陈陈

萧萧春雨润华年 酸甜少麻辣 3107 2019.06.21 23:00

  烈风城,城主府。

  大秦嫡公主秦凰高居首位,其下依次坐着一众西北的文臣武将。

  秦凰在整个大秦国的地位都极重,不仅仅是因为她是皇后嫡出,更因为其兄长乃是当朝太子。

  皇后一生只生了他们兄妹二人,一旦太子即位,那秦凰立刻便会一跃成为大秦国长公主。

  未来的大秦皇帝多少都会格外照顾自己这个一奶同胞的亲妹妹。

  就算是现在的大秦皇帝对秦凰也是宠爱非凡,单从这一个“凰”字便可窥见一二了。

  所以秦国上下不知有多少官员想攀上秦凰的关系。

  西北的一众官员亦是个个脸带谄媚的笑容。

  唯有陈惜命脸带面具,看不清容貌,而且静静地望着外面的天空,不知在想着什么。

  城主府后院,穆萧萧蹲在地上摸着自己雪白的下巴,眼神复杂地望着面前的小男孩。

  小男孩看上去七八岁大,白嫩的皮肤仿若可以滴出水来,明眸皓齿十分俊俏,此刻手里握着一根吃了一半的糖葫芦,嘴角处还带着淡淡的糖渍。

  男孩满脸的懵懂,就这样与穆萧萧对视着,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眨着,若夜空明星。

  悄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自己嘴角的糖渍,显得十分可爱。

  “你叫什么名字?”穆萧萧问道。

  “大名还是小名?”小男孩脆生生地问道。

  “都可以。”

  男孩抽了抽鼻子道:“大名叫陈晨,小名叫陈陈。”

  穆萧萧闻言一愣,挑着眉毛问:“有什么区别吗?”

  陈陈立刻瞪大了眼睛解释:“当然有区别,字不一样的,就是……就是,唉,和你说不明白。”

  穆萧萧以手抚额,顿时无语。

  突然又问道:“所以你真的是他的儿子?我指陈惜命。”

  陈陈立刻表情极为夸张地喊道:“那还能有假吗?”

  “亲……亲的?”

  “当然是亲的了。”

  穆萧萧脸上表情说不出的复杂,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打翻了一般,一股难以言喻的情绪从心头升起,缓缓升到了喉咙,升到了鼻腔,升到了眼眶。

  “他……他有孩子了?他从没提过啊……”穆萧萧喃喃自语,声音越来越小。

  苦笑了两声,穆萧萧自言自语道:“我……是啊,二叔虽然长得年轻,但毕竟在西北生活了十五年了。”

  “我……我这是怎么了?”穆萧萧说着话缓缓站起身,向着院外走去,竟然有些失魂落魄的感觉。

  陈陈眼神疑惑地看着穆萧萧的背影,吃了一口糖葫芦,鼓着嘴含糊不清地道:“奇怪的姑姑。”

  姑姑?穆萧萧若是听见了这声称呼,不知表情会怎样的精彩啊。

  城主府大厅内,秦凰还在听着一众西北文官夹杂着阿谀奉承的政绩汇报。

  一旁的镇西大将军胡飞却早已有些听不下去了,但碍于公主的面子只能老老实实地坐在椅子上,却是浑身不自在。

  胡飞不时咳嗽两声,试图打断那些文官的汇报,却是无济于事。

  秦凰一直面带微笑,突然看见坐在门边的陈惜命望着门外出神,伸手制止了下面人的话,问道:“陈将军,看你若有所思,可有什么事吗?”

  在场诸人中只有陈惜命一人姓陈,闻言转过头,眼神从一众官员身上扫过,最后落在秦凰身上道:“不是若有所思,只是不想听废话而已。”

  场中诸人闻言都是脸色一变,这话说得也太不掩饰了吧?

  一个白胡子老头脸色微怒就要说些什么,可是看见陈惜命那一身银甲,话到嘴边又生生咽了回去。

  胡飞实在是没憋住,吭哧一声便笑了出来,被欧阳云淡瞥了一眼才忍住没有大笑出声。

  秦凰从始至终都面带微笑,但是此刻脸上的笑容却格外的灿烂,也许只有这一刻她才真正是在发自内心地笑吧。

  陈惜命站起身对着秦凰施了一礼,淡淡地道:“殿下,陈某的马还没有喂,便现行告辞了。”

  喂马?这理由未免太过牵强,也太过放肆。

  没想到秦凰却粲然一笑道:“好,陈将军请便,替我和霜月问好。”

  霜月自然便是陈惜命那匹神骏的白马。

  陈惜命告辞离去,一路向着城主府后院而去。

  刚刚拐过一道院门,脸侧突然一道劲风袭来,伴随而来的还有一道寒光。

  陈惜命镇定自若,身子轻闪,右手快速探出,竟然就那么将那道寒光抓在了手中。

  没有片刻停留,转瞬间又将那道寒光沿着原路射了出去。

  唰——

  “啊!”一声女孩的惊呼响起。

  陈惜命转头淡淡地道:“飞刀不是用来玩的。”

  一旁的柳树上突然跳下了一个穿着劲装的女孩子。

  女孩身材高挑,肤白胜雪,一对眸子笑起来像两个弯弯的月牙,美丽中透着俏皮,虽没有秦凰那般惊艳动人,但是却有一份女孩少有的飒爽英姿。

  此刻女孩头顶的秀发上正插着一柄飞刀。

  一手拿下飞刀,女孩大声叫道:“陈大将军,我长这么漂亮,你一刀把我毁容了怎么办?”

  “毁容?那便和我一样戴张面具就好了。”陈惜命看着女孩道。

  女孩竟然毫不避讳地一下抱住了陈惜命的胳膊,笑道:“嘻嘻,如果我嫁不出去我就赖上你!”

  那样子竟然十分亲昵。

  “我不缺丫鬟。”

  女孩刚要说什么,一旁突然走来一道纤细的身影。

  正是穆萧萧。

  穆萧萧看到两人顿时愣在了当场,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怎么了,萧萧?”陈惜命不动声色地将手臂从那女孩的搂抱下抽了出来。

  好半天穆萧萧才回过神来,有些语无伦次地道:“二叔,我……没……没什么。”

  那女孩突然站出来对着穆萧萧笑道:“你就是穆萧萧吧?你好,我叫胡冰冰,那个满脸大胡子的胡飞就是我爹啦。”

  穆萧萧点头道:“你好,你怎么知道我是穆萧萧?”

  胡冰冰眼神里带着淡淡的玩味看了陈惜命一眼,才笑着说:“你现在可是烈风城中的大名人!烈风城的大街小巷现在可都在议论身披雪狼将军披风的女孩。”

  穆萧萧疑惑地看向陈惜命问:“不能披吗?”

  “能,当热能了!”胡冰冰笑道:“你披着那件披风进了城,烈风城的百姓便知晓了一个消息,你是雪狼将军陈惜命的人!嘻嘻。”

  穆萧萧闻言看向陈惜命,四目相对,各有心思。

  陈惜命依然冷冷地道:“好了,别胡说。”

  “冰冰,你应是比萧萧小上两个月,作为东道主,理应带着你这位小姐姐出去逛逛,我先去看看陈陈。”

  胡冰冰倒也不拘谨,一把拉住穆萧萧道:“走吧,穆姐姐,烈风城可是好玩得很。”

  说完话不由分说地拉着穆萧萧便走。

  一边向外走着,胡冰冰一边笑着说道:“是不是觉得他很无趣啊?陈大叔就是这样,自我记事起他便是这么冷冰冰的。”

  “嘻嘻,可惜了他那副英俊的模样,若是他肯的话,现在恐怕已经妻妾成群了吧,哈哈。”

  穆萧萧有些迟疑地问道:“你……你和他?”

  “和你与他的关系差不多,我当陈大叔是个俊俏小生,他却当我是个小屁孩。”胡冰冰一脸的无奈。

  穆萧萧沉默不语,不知在想着什么。

  城主欧阳云淡为公主和一众公子小姐准备了一顿颇为丰盛的晚餐接风洗尘。

  餐桌之上尽是一些西北的特色食物,穆萧萧也如愿吃上了黄羊与野驴,但却不是陈惜命亲手打来的。

  而且晚餐的时候,陈惜命竟然也并没有露面。

  宾主尽欢,孟琅毫无形象地瘫在椅子上,一边剔着牙一边道:“哎呀,还没等我们犒赏三军呢,倒是先被三军给犒赏了。”

  说完话孟琅淡淡地冷笑了两声。

  竹落雨似乎与孟琅关系极为不错,小声提醒道:“孟兄,言多必失。”

  秦凰眼神缓缓变得有些冰冷,轻声道:“孟公子,莫非孟大将军没教给你一些基本的礼数吗?”

  孟琅立刻变色,赶紧坐好在椅子上。

  秦凰看向欧阳云淡笑道:“欧阳大人,多谢您的款待,今日天色已晚,这晚宴便到此结束吧。”

  接着道:“请欧阳大人安排一下,明日本宫便要去军中犒赏军士,巡视边防。”

  欧阳云淡起身恭敬地道:“好,属下立刻安排,府中已为公主殿下与各位安排好了居室,请随我来。”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走进一人,穿着一袭长衫,白衣飘飘甚为潇洒。

  最为关键的是,此人那英俊的面庞简直惊为天人。

  穆萧萧自然认得,面前这飘逸的男子正是陈惜命。

  此刻陈惜命怀中抱着陈陈,陈陈手中把玩着陈惜命那张似乎永远也不会摘下的纯白面具。

  “阁下是?”孟琅开口问道。

  眼前之人孟琅有些眼熟,当日在醉花涧楼下,孟琅曾见过陈惜命的真容,但却看得不真切。

  陈惜命没有回答孟琅,一旁竹落雨却站起身笑道:“陈将军,好生潇洒不凡。”

  一语道破,石破天惊。

  就连一向镇定的秦凰都脸色巨变,她是第一次见到陈惜命的真容,没想到竟是如此惊人。

  场中一众公子小姐无不惊呼出声!

  欧阳云淡起身问道:“陈将军所来何事?”

  陈惜命看向坐在一旁一脸茫然的穆萧萧道:“我来接萧萧回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