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萧萧春雨润华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天注定

萧萧春雨润华年 酸甜少麻辣 3280 2019.07.18 23:57

  穆萧萧一夜都没有入睡,不是因为身体冷,陈惜命的怀抱其实很温暖。

  而是因为内心深处有一只小鹿在跑着,跳着,肆意地嘲笑着胆小的人。

  望了一眼石床上的孟琅,穆萧萧忍不住心中暗道:“没心没肺,能吃能睡。”

  这难熬的漫漫长夜终于在穆萧萧的辗转反侧中度过。

  “收拾一下东西,我们得尽快立刻这里。”陈惜命一边查看着包裹中的东西一边对众人说道。

  穆萧萧皱眉看了看还睡得正香的孟琅,喊道:“孟大少爷,起来用膳了!”

  孟琅毫无反应。

  穆萧萧气得哼了一声,叉着腰来到孟琅身边,用力推了孟琅一下:“你起……孟琅!”

  穆萧萧突然惊呼出声,吸引了其他三人的注意。

  “怎么了?”

  陈惜命也来到孟琅身边,顿时一惊。

  此刻孟琅双目紧闭,死死地抿着嘴唇,嘴唇和眼圈都泛着淡淡的紫黑色。

  穆萧萧一边焦急地晃着孟琅,一边转头对着另外几人道:“他中毒了!”

  “中毒?”陈惜命不解:“我们吃的喝的都一样,他怎么会中毒呢?”

  竹落雨皱眉深思,突然道:“怕是尸毒,那颗金牙!”

  几人经竹落雨一提醒恍然大悟,孟琅咬过那颗金牙!

  “这世界上真的有尸毒吗?”陈惜命将信将疑。

  竹落雨一边扶开穆萧萧,一边解释道:“就和吃了腐烂的羊肉一个道理,只不过尸毒更严重些。”

  边查看孟琅,竹落雨边继续道:“这枯骨死了多年,若是真的中了尸毒,在这冰天雪地便麻烦了。”

  突然,竹落雨捡起了那颗金牙看了看,发现牙中有一些细小的缝隙,长出了一口气道:“看来不是尸毒,是这牙中原本有毒。”

  “若是如此还好办些,经历了这么多年,就算是绝世剧毒也该淡了。”

  竹落雨从身上摸了摸,摸出了几个小瓶子,将药粉和了水给孟琅喝了下去。

  “途中落水丢了太多的药,不知道靠这些能不能救他。”

  穆萧萧低头看了看依然昏迷不醒的孟琅,又转头看了看陈惜命。

  表情极为复杂。

  咬了咬嘴唇,穆萧萧轻声道:“也许雪莲花可以救他。”

  陈惜命闻言眼神轻变,脸颊的肌肉动了动。

  穆萧萧深吸了口气接着说:“雪莲花可以解毒,应该可以救孟琅的。”

  说完话,穆萧萧便看向了陈惜命,眼中带着无尽的歉意。

  陈惜命与穆萧萧四目相对,此时无声胜有声。

  竹落雨叹息:“若是有雪莲花自然好,但是这雪莲花极为珍贵稀少,我们又到哪里……”

  “我去摘雪莲花。”陈惜命打断了竹落雨的话,面无表情地向着山洞深处而去。

  穆萧萧急忙跟上,留下一脸茫然的竹落雨和临舒。

  “二叔,对不起,我……”

  “救人要紧。”

  两人说着话已经来到了山洞外的石台上。

  阳光照在白雪之上,反射着刺目的光芒。

  抬头望去,两人却同时如被施了定身法一般愣在了原地。

  阳光静好,雪莲盛放!

  雪山顶温暖的阳光照在雪莲花之上,在穆萧萧的脸上投下了一个雪莲花的影子。

  两人就这样静静地看着那朵盛放的雪莲花。

  一夜无眠,原来一夜花开。

  竹落雨因为好奇,便也跟着走了过来,正看着两人望着那朵雪莲花。

  忍不住惊叹:“真的有雪莲花,苍天睁眼,神明显灵了!”

  竹落雨的话惊醒了穆萧萧与陈惜命。

  陈惜命淡淡地说了一句:“我去摘下它。”

  说完话飞身而起,双足在陡峭的山壁上轻点数下,如一只雪山苍鹰一般来到了那株雪莲花旁。

  手起花落,陈惜命已经站到了穆萧萧与竹落雨面前。

  看着穆萧萧,陈惜命将雪莲花递到了她的手中道:“萧萧,给你。”

  “嗯……嗯。”穆萧萧声音有些颤抖,不敢与陈惜命对视。

  接过雪莲花,穆萧萧逃跑一般地向着山洞而去。

  竹落雨轻挑眉毛,看着两人表情说不出的微妙。

  就在穆萧萧即将走进山洞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陈惜命淡淡的声音。

  “穆萧萧。”

  穆萧萧下意识回头问:“怎么了二叔?”

  陈惜命只是看着穆萧萧,一言不发。

  猛然间穆萧萧意识到了什么,怔怔地愣在原地,任由山寒吹乱了她的满头秀发,任由寒风吹进她躁动的内心。

  奇怪的是,寒风吹进心中却竟然变成了炙热的。

  两人对视良久,穆萧萧的双眸竟隐隐有波光闪动。

  “咳咳,孟兄他……”

  竹落雨有些尴尬地说了一声。

  “哦!”穆萧萧猛得惊醒,却发现自己一张脸已经热得发烫。

  如仓惶逃跑一般冲进了山洞中,进入山洞的一瞬间,一行清泪自左眼眼角滑落。

  泪珠刚好滴落在那雪莲花之上,为这朵淡雅的雪莲花增添一分神秘的晶莹。

  ……

  雪莲花确实有奇效,孟琅服下雪莲花一个时辰后,终于悠悠醒来。

  脸上的紫黑色也缓缓消失无踪。

  穆萧萧用山洞外的雪化了些清水,轻轻地替孟琅擦着脸,但却有些心不在焉。

  孟琅呻吟了一声,浑身无力。

  望了望穆萧萧说:“还是有媳妇好。”

  穆萧萧闻言直接将毛巾扔到了孟琅的脸上,嗔道:“不要脸,谁是你媳妇?”

  “早晚都是。”

  孟琅说着还看了倚在墙壁上的陈惜命一眼。

  穆萧萧没好气地道:“让你嘴欠,非要咬那金牙,下次直接毒死你。”

  “毒死我?最毒不过妇人心啊,你要弑夫改嫁吗?”

  “我……”穆萧萧气得一拳打在了孟琅的胸口。

  痛得孟琅大喊了一声。

  因为孟琅的原因,几人又在这山洞中多住了一天。

  十天后,几人站在一片冰原面前,脸色都多少有些难看。

  这十天里他们已经翻越了三座雪山了,而且一座高过一座。

  眼前是一片面积不算小的冰原,完全是由坚冰形成的,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着蓝色的光芒。

  肉眼可见一条条冰原裂缝纵横交错,深不见底。

  危险程度可见一斑。

  孟琅用力喘了几口气,对着第五临舒说:“来吧妹妹,是时候展现你真正的实力了,指个道吧。”

  临舒的双眼蓝得如那冰原上的青天,向着远处望了望最后伸手指向了冰原尽头的另一座高耸入云的雪山。

  几人皆无语。

  孟琅咽了一口唾沫,有些丧气地道:“确定要爬那座山吗?我觉得我们可能会死在上面。”

  “悲催的是,就算组队殉情,三男两女也不够分啊!那是山吗?那是天梯啊!”

  穆萧萧立刻说道:“呸呸呸,你别乌鸦嘴行不行?”

  孟琅摆了摆手,没好气地说:“别和我提乌鸦!现在这里要是有只乌鸦,老子能生啃了它。”

  五人这些天一直在吃冰冷的干粮和之前杀草原狼时存下的狼肉干。

  早就食之无味了,何况孟琅这种从小山珍海味不断的公子哥。

  他孟琅长这么大什么时候受过这些苦啊。

  陈惜命也不得不说:“临舒,我们的干粮所剩无几了,再走下去恐怕真的会饿死的。”

  竹落雨表情凝重,道:“是我害了大家,也许苍天注定我与春雪没这个缘分。”

  深吸了一口气,竹落雨失魂落魄地道:“我们……回去吧。”

  说出这句话,竹落雨仿佛是用尽了毕生的力气。

  “竹大哥……”

  穆萧萧想说些什么,却被竹落雨挥手制止了:“天注定的事没人能改得了。”

  说完话竹落雨竟然就真的向回走去。

  一只有力的手紧紧抓住了竹落雨的胳膊。

  “你想好要放弃了吗?放弃春雪?”

  竹落雨抬头看着陈惜命:“陈将军,只要我竹落雨没死,穷尽一生我都不会放弃春雪。”

  “春雪于我,甚于生命,但我不想因为我连累大家。”

  “竹大哥,能陪你走到这里的人自然没有想过‘连累’二字。”穆萧萧在一旁说道。

  竹落雨继续道:“我知道,但是……”

  陈惜命冰冷的声音响起:“回去也是死!”

  陈惜命说着将手中的干粮袋扔在了地上说:“我们的干粮最多还能支持三天,回不去的。”

  “此刻唯有赌一赌,三天之内翻过那座雪山,若雪山后别有洞天,我们还有机会!”

  竹落雨望了望那座高耸入云的雪山,如擎天力士踏在人间的巨腿。

  摇了摇头,竹落雨颓然道:“没用的,三天我们根本翻不过去,根本翻不过去……”

  竹落雨说着已经崩溃,这些天支承着他的那根弦终于在此刻断了。

  他抱着头声泪俱下地痛苦喊道:“没用的,一切都是天注定!”

  陈惜命瞥了一眼竹落雨,突然冷哼了一声。

  “只有懦夫才会将一切不如意归咎于老天。”

  “天注定?天知道什么?苍天如果真的有眼,就不会让那么多有情人天各一方!就不会乐此不疲地捉弄世人!如此苍天,你敬他怕他有何用?”

  此刻,一股无形的气场突然从陈惜命身上爆发而出。

  “若苍天非要玩上一玩,那就陪他一场,赢了他,他便再也不敢捉弄你!”

  “若天意注定,那便逆了这天!”

  一边说着,陈惜命已经迈着坚定的步伐向着冰原深处走去。

  穆萧萧深吸了一口气,挺胸抬头紧随其后。

  临舒向着一脸震惊的竹落雨点了点头也走了上去。

  竹落雨怔怔地望着陈惜命三人的背影,泪水缓缓收敛。

  “咳咳,竹子,虽然我一向看不惯那家伙,不过这次我挺他!”

  孟琅说完话也大步而去。

  “我靠!”

  但是刚走两步竟然脚下一滑,一个趔趄摔了个狗吃屎。

  尴尬地转过身,孟琅笑着道:“咳咳,其实我是想告诉你,即使摔倒了也要为了心中执念奋不顾身!”

  竹落雨忍不住笑了笑,走上前一把拉起孟琅,二人并肩向着陈惜命三人追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