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萧萧春雨润华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凤鸣西北

萧萧春雨润华年 酸甜少麻辣 3127 2019.06.27 23:57

  秦凰不再去看一脸诧异的公羊升,凤袖在半空轻轻一抖,已经来到了高台正中。

  一双凤目不怒自威,高声喝道:“来人,将此人给我拿下。”

  在所有人的惊呼声中,随着秦凰而来的御林军已经快速冲上高台,将公羊升按着跪在了地上。

  “凰妹,你这是为何?我是你表哥啊!”公羊升仰着头扯着脖子喊道。

  秦凰猛得扭过头盯着公羊升道:“表哥,没错,你是我秦凰的表哥。但在这之前,我希望你能首先记得自己是一名大秦国的臣子。”

  “你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公羊家,代表着大秦皇后,代表着大秦国的脸面!”

  “皇子犯法尚与庶民同罪,别说是你,就算是我皇兄在此,就算是当朝太子在此,犯下此等丧尽天良之罪,也该给西北民众,给天下百姓一个说法!”

  公羊升当年实际上是太子举荐进西北军的,这其中的深意不言而喻。

  而公羊升凭借着自己的身份,这些年也在西北混得风生水起,经营这许多年,手下自然有几个忠心的部下。

  立刻有人壮着胆子喊道:“公主殿下,我家将军到底犯了什么错?若今日公主不能明示,我们这些做手下的不服!”

  “是啊,我等为戍守边疆抛头颅洒热血,就算无功也不该有错!”

  这带头的人中便有那个伤了临舒的壮汉。

  秦凰哼了一声,一股与生俱来的上位者气质散发而出,高声道:“好,既然你们不服,那本宫今日便破例说给你们听。”

  “公羊升,本宫且问你!你可是负责治理西北匪患?”

  公羊升费力地点了点头道:“不错,正是。”

  秦凰轻笑一声又道:“据本宫所知,你治理西北匪患已经有五年有余,但这匪患依然猖獗,这玩忽职守,办事不利便是第一罪!”

  “第二罪,据本宫调查,这期间你与大黑山之外的数股马匪互有交易往来,凡给你上供者,便不会被清缴,不上供者便会被你派兵围剿!”

  “如此作为,你对得起自己身上的盔甲吗?只这一条便是死罪!”

  全场一片哗然。

  “第三罪,你任由手下人对从马匪手中救下的人肆意残害,罔顾生命,我且问你是谁给你的权力?又是谁给你的胆子?”

  “第四罪,贩卖人口,私设妓院,将整个西北军搅得乌烟瘴气!”

  “短短几年时间,你便在西北结党营私,军匪勾结,胡作非为,滥杀无辜,你当西北军是你公羊升的吗?你当大秦律法是摆设吗?”

  场中一片寂静,所有人都被这位被称为雏凤的嫡公主给震慑住了。

  不知是谁第一个喊出:“公主圣明!”

  “公主圣明!公主圣明!”

  山呼海啸般的喊声久久不绝。

  而公羊升跪在地上,脸上的冷汗已经流成一股股。

  他到现在都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到如此地步,明明自己这些年没少给太子提供好处,难道太子要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吗?

  孟琅抬头看了看头顶的太阳,抬手遮了遮阳光,对身边的竹落雨小声说:“这位雏凤公主果然名不虚传啊。”

  竹落雨却一改往日的洒脱,声音冰冷地道:“还不够,我会让绝了我希望的人,死!”

  孟琅闻言一凛,小声嘀咕道:“不是医者父母心吗?你怎么?”

  “有些人找死,神仙也救不了,阎王爷想收他,我有什么办法?”

  就在这时,高台上的秦凰突然伸手轻轻下压了一下,全场顿时就安静了下来。

  秦凰缓缓道:“本宫在昊京城之时便对西北之事略有耳闻,奉我皇兄太子殿下之命,特来调查此事。临走之时,我皇兄曾有言,若一切属实,无论是谁,绝不姑息!”

  全场的军士闻言都产生了一个想法:原来这些年都是公羊升擅自打着太子的名号为非作歹,而太子一直被蒙在鼓里。

  秦凰短短一句话便已经将这些年太子败掉的人心统统笼了回来。

  “胡飞将军。”秦凰喊道。

  “臣在!”胡飞立刻回应。

  “奉大秦皇帝及太子命,本宫代理此事。自今日起西北军从马匪之中所救之人都要妥善安置,不得有误。革除公羊升将军之职,贬为庶民,对其手中军士逐一排查,有功者赏赐,有过者重罚!”

  没有提到治理西北匪患,因为此事难为,也并没有提到要关掉妓院,因为秦凰明白这些西北军也是人,若真的关了妓院,恐怕会适得其反。

  “臣领命。”胡飞答道。

  说到这里,秦凰突然停住了,所有人都在等着秦凰的话,因为有些人觉得对公羊升的处罚未免太轻了些。

  就在之时,刚刚还睥睨天下的秦凰突然双目泛红,露出一副凄然的模样。

  “各位将士,各位英雄,秦凰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没有再用本宫,而是自称名字。

  “公羊升所犯之罪十恶不赦,理应当诛。但法外有情,他却真真切切的是从小疼我宠我的表哥,秦凰斗胆今日向诸位将士求情,免我表哥死罪,秦凰愿替表哥向西北军赔罪。”

  话音刚落,大秦嫡公主秦凰竟然就那么当着全体西北军的面跪了下去。

  惊呼声此起彼伏,高台之下所有人同时跪倒在地,没人敢受秦凰一跪。

  “公主使不得!”

  胡飞急忙去拉秦凰,秦凰却已经梨花带雨,依然跪着对西北军说道:“是我表哥对不起西北军,理当由我这个做妹妹的替他赔罪。”

  胡飞此刻真的是手足无措,慌慌张张地道:“公主亲自求情,我等岂有不从之理,望公主快快请起,不要折煞我等。”

  “公主快快请起!”西北军齐呼。

  胡飞立刻道:“既然公主求情那便免了公羊升的死罪,来日我会亲自上书陛下的。”

  “多谢将军和全体将士。”秦凰这才起身。

  整理了一下仪容,秦凰再次道:“责令,对公羊升施杖刑一百!”

  一百?不死也要打残了,大秦国杖刑的极限便是一百下。

  如此决断,全场西北军都对秦凰无话可说,钦佩不已。

  “公主圣明!太子圣明!”

  西北校场的天空之上声浪久久不息。

  经此一事,秦凰在西北军中的威望已经攀至顶峰了。

  公羊升早已脸色惨白,被人带了下去。

  秦凰却突然对着高台旁的穆萧萧招了招手。

  穆萧萧面露疑惑,但还是走上了高台,手中还拉着第五临舒。

  “萧萧,我答应过你要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说着话,秦凰拉过穆萧萧与第五临舒对着众西北军道:“诸位,我还有一案要理,我身旁的人乃是骠骑将军穆威之女,与我情同姐妹,今日我要替穆妹妹讨个公道。”

  情同姐妹?穆萧萧微微皱眉,此话一出,岂不是在向整个西北军宣告,骠骑将军是站在秦凰与太子一方的。

  秦凰脸色微冷,道:“御林军听令,拿人!”

  一众御林军立刻冲进西北军,将那个公羊升手下的壮汉给押了出来。

  “放开我,一切都是公羊升指使我做的!”壮汉此刻却已经吓得浑身颤抖。

  秦凰看向穆萧萧说:“萧萧妹妹,接下来交给你了。”

  穆萧萧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拉着临舒一步迈出问道:“你可认识她?”

  “不认得!我不认得!”壮汉极力地嘶吼着。

  他没有说谎,他确实不认得此刻的第五临舒,不认识这个精致到极点的少女。

  “你可记得你不久前曾割了一个孩子的……舌头?”穆萧萧已经压抑不住内心的愤怒。

  感受着临舒拉着自己的手在颤抖,穆萧萧一下将临舒抱进了自己的怀里。

  割舌之痛,那是何等残忍。

  穆萧萧此刻有些后悔,她不该当着临舒的面再次提起那段噩梦。

  壮汉愣了一下辩解道:“那……那是个小乞丐,他……他一直在唱着我听不懂的歌,我……我嫌他烦就……”

  看过刚才公羊升的下场,壮汉又怎么敢隐瞒呢?

  “这么说你承认了?你承认就好!”穆萧萧高声怒喝。

  全场的西北军都跟着怒骂,群情激奋。

  因为此刻的第五临舒实在太过惹人怜爱,那精致的面容让哪个男人都会心动,又如何能下得了如此狠手呢?

  壮汉彻底慌了,断断续续地喊道:“不……不能杀我!我犯得不是死罪,大不了……大不了也割了我的舌头!”

  好死不如赖活着,能活着谁愿意死呢?

  “你想得美!”一声冷喝响彻全场。

  竹落雨面罩寒霜,缓缓走上了高台,对着壮汉冷冷地道:“我会让你后悔活着!”

  “你……你没有权力这么做!”壮汉大喊。

  竹落雨冷笑了一声,缓缓从怀里取出了一道金色的卷轴,龙纹盘绕,竟然是圣旨。

  竹落雨缓缓开口:“我师父曾经救过先皇的命,亦救过当今大秦圣上的命,而我救过当今皇后和凰公主的命。”

  “陛下赐我师徒圣旨,三公九卿之下,我有权处置五人性命。”

  “别说是你,就算是你主子公羊升,我也能杀!”

  “今日为你浪费一个名额,你该觉得死得其所了!”

  全场震惊,三公九卿之下可杀五人而无罪,这是何等权力,这便是医仙一脉的底蕴吗?

  从另一方面看,也可以看出大秦皇帝对医仙一脉人品的肯定,救人者又怎么会枉杀好人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