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萧萧春雨润华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姑奶奶

萧萧春雨润华年 酸甜少麻辣 3169 2019.07.02 23:57

  孟琅吧唧了两下嘴,咽下了嘴里的水果,毫不在意地说:“就算你知道人家软禁你,你又有什么办法呢?”

  “我……”穆萧萧语塞。

  “早就和你说了把雪狼卫带着,结果你偏偏不听,现在好了,成了阶下囚了。”

  孟琅一边说着这些丧气话,一边不停喝着小酒,完全看不出是一个受了重伤的人。

  穆萧萧指着竹落雨,喊道:“那竹大哥怎么办?二重沙一旦发作起来,不救会死人的!”

  孟琅摆了摆手说:“别担心,竹落雨从小泡在药材堆里,没那么容易被毒死。”

  就在两人争论之时,大帐的帘子突然被人掀开。

  一个穿着花花绿绿,头上绑着两个辫子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几位,我家大王有请,请随我走一趟吧。”

  中年人说起话来有些艰涩,带着浓重的草原口音。

  穆萧萧作为此刻除了临舒外最健康的人,一步迈出道:“这位大叔,我们这里有两个病人,我妹妹要留下来照顾他们,我一个人随你去可好?”

  “不行!”

  没等那草原中年人说话,孟琅已经第一个高喊而出。

  说着话勉强在第五临舒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大义凛然地道:“抛头露面的事自然是我们男人出马,穆萧萧你给少爷靠后些。”

  孟琅一步步走过穆萧萧,故作姿态地怒斥道:“我说话不管用吗?去照顾竹落雨那病秧子,少爷去去就回!”

  看着一瘸一拐的孟琅,穆萧萧的眼中流露出了一丝复杂,片刻后竟然忍不住噗嗤一笑。

  这一笑恰巧被回过头的孟琅一眼望见,只这一眼,那笑容却仿若彻底揉进了孟琅的心海,脑海。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我来吧。”

  穆萧萧缓缓从第五临舒的手中接过孟琅的胳膊,看着孟琅笑道:“走吧,少爷。”

  缓了好久,混迹花丛多年的孟琅才缓过神来,扭头看了一眼那个草原上的中年人,一副无奈的样子说:“瞧见没,大秦国传统,夫唱妇随。”

  孟琅一路呲着牙咧着嘴捱到了金狼王帐。

  虽然是白天,但是大帐之中却依然点着狼头金灯,整个大帐充满了金色,奢华夸张到了极致。

  正中的金狼王座之上端坐着一个虎背熊腰,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人。

  正是金狼王!

  金狼王身穿金色狼皮大衣,腰间挂着一柄金色的弯刀,不怒自威。

  一双狼目寒光摄人,深邃而凌厉!

  但是穆萧萧却看出金狼王的脸色似乎有些苍白。

  在金狼王身侧站着草原公主雅若,此刻正看着穆萧萧与孟琅甜笑。

  而金狼王的另一侧则垂手站着一个白发白须的老者,身上绑着一串串奇怪的动物骨骼。

  自穆萧萧进到帐中,老者的目光便一直紧紧地盯着穆萧萧,似乎想将穆萧萧的前世今生都看个透彻一般。

  除此之外,大帐之中还分两侧站着二十几个草原男子,应该是金狼王手下的将士。

  不过此刻这些人却个个神色不善。

  “你们从秦国来?”

  金狼王的嗓音有些沙哑,带着掩饰不住的疲倦。

  穆萧萧点头道:“大秦国穆萧萧,孟琅见过大王。”

  虽然如此说着,但是穆萧萧却并没有施礼,她是大秦骠骑将军的女儿,心中的傲气不允许她向草原人下跪行礼。

  金狼王也没有在意这些繁文缛节,说道:“说说吧,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来我草原所谓何事?”

  孟琅忽然忍不住冷笑了一声说:“拜托这位大王您搞清楚,是你们抓我们来的,你以为我想来吗?”

  “放肆!”立刻就有草原将士怒斥出声。

  草原王挥手阻止,笑了一下说:“年轻人适当低头没什么坏处。”

  孟琅竟然毫不畏惧,指着自己的脖子道:“大王您看清楚,这里绑着绷带低不下去!”

  “不然……”

  金狼王突然语气一变,森然道:“我找人帮帮你!”

  话音刚落立刻就有两个孔武彪悍的草原武士大步迈了出来。

  穆萧萧赶紧拦在孟琅身前道:“大王息怒,我朋友心直口快,您大人有大量,别和他一般见识。”

  金狼王闻言挥退了武士,又问道:“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们到底来草原做什么?”

  穆萧萧眼珠转了两下道:“回大王,我们是从大秦而来到草原采药的。”

  “采药?这么说你们是医者?”金狼王问道。

  “正是。”穆萧萧顺势答道。

  雅若适时在金狼王的耳边低语了两句,金狼王闻言轻轻点头。

  就在此刻,大帐中的草原将士立刻有人对着金狼王激动地说着什么,用的是穆萧萧与孟琅听不懂的草原语。

  孟琅忍不住嘀咕道:“说得什么鬼话?”

  “你少说两句会死啊?”

  “会疯……”

  一时之间,大帐之中争吵声不断,似乎分成了两派。

  金狼王看着自己的手下,突然剧烈地咳嗽了两声,争吵声立刻停了下来。

  但是金狼王的咳嗽声却并没有停下来,而且越来越剧烈,下一刻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咳出了一口鲜血。

  一众草原人立刻紧张地惊呼出声,金狼王却挥手摇了摇头。

  抬头深深吸了几口气,抹掉嘴角的血迹对着穆萧萧与孟琅说道:“让大秦来的客人见笑了。”

  “本王不喜欢遮遮掩掩,几天前有一队刺客混进了王庭刺伤了本王,致使本王至今仍有伤在身。”

  穆萧萧冰雪聪明,立刻领会了金狼王的话外音,问道:“刺客是大秦人?”

  “至少可以肯定不是草原人。”

  金狼王继续道:“刚刚我手下的将士有人认为你们是奸细,建议我杀了你们;也有人建议我放了你们,免得得罪了大秦。”

  孟琅忍不住道:“您不会怀疑我们也是刺客吧?您见过刺客自残的吗?您看我都成什么鬼样子了!”

  金狼王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秦人狡猾,诡计多端。”

  “不过,听雅若说你们曾经救过她,所以我给你们一次机会。”

  穆萧萧立刻问道:“什么机会?”

  金狼王又剧烈地咳嗽了两下才道:“久闻大秦医术高明,能人异士数不胜数。而你们又自称医者,所以只要你们能治好本王的病,那本王便信你们。”

  “但若是治不好,我会把你们……”

  停顿了一下,金狼王才又道:“喂狼!”

  孟琅闻言脸色顿时一变,因为他已经看出来金狼王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强笑了一下,孟琅道:“这个……我们这边的医生现在也是重伤垂死,要不然商量商量,您先找个人把他治好?”

  “你们没资格讨价还价!”金狼王冷声道。

  孟琅有些急了,竹落雨醒不来谁给金狼王医治?

  就在孟琅想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身旁一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我可以试试。”

  孟琅猛得转头,震惊地盯着穆萧萧,小声提醒:“你别这时候犯疯劲行不行?你会治病吗?”

  穆萧萧懂得医术这件事孟琅之前根本一无所知。

  穆萧萧却笑着对孟琅问道:“若我治好了怎么办?”

  “你若治好了他,少爷从今以后叫你姑奶奶……”

  孟琅此话刚说出口便悔意袭上心头啊,但穆萧萧却已经抬起孟琅的右手一掌击了上去说:“一言为定。”

  转过头,穆萧萧自信满满地对着金狼王道:“大王,请让我看看您的伤势,另外我需要我的行李,里面有我的药箱。”

  穆萧萧的行李之前曾经被赤狐的马匪劫走,之后金狼王的军队攻破赤狐老巢,那行李便又重新物归原主了。

  只不过可惜的是,陈惜命的那面披风却已经在大战中被火焰烧得不成样子了。

  两个时辰后,金狼王大帐之外,穆萧萧与孟琅并肩而立。

  穆萧萧依然搀扶着孟琅的胳膊,看着孟琅似笑非笑。

  孟琅的脸色极其复杂,犹豫了许久,最后深吸了一口气,用蚊子般的声音小声说了一句什么。

  穆萧萧将手放在耳朵之上,故意问道:“你说什么?我年纪大了,听不太清。”

  孟琅的脸色渐渐垮了下来,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最后突然极大声地喊了一句:“姑奶奶!”

  穆萧萧竟然毫不掩饰地大笑出声,笑得连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走……走吧,姑奶奶带你回去吃……吃糖。”

  两人一路向着原本的大帐而去,一路上穆萧萧笑声不绝。

  “你别笑了行不行?”

  “行!但是我憋不住……”

  ……

  两天后,大秦国西北要塞之中突然冲天而起三千只雪鹰。

  不久之后,几乎整个草原的所有部落都先后收到了雪鹰传信。

  信中言明寻找秦国骠骑大将军之女,生必见人,倘若出现半点意外,血染草原!

  落款是一个龙飞凤舞的“命”字。

  西北军中军大帐中,胡飞坐在首位上,双目圆睁,呼吸急促,一张脸已经气得涨红。

  而陈惜命则一脸冷漠地站在他面前。

  “惜命,你当真要这么做吗?”胡飞问道。

  陈惜命点了点头淡淡地道:“若萧萧出现半点意外,我会带兵血洗草原。”

  “别忘了你还是大秦的将军!这么做会引起草原与大秦的战争的!”

  陈惜命依然语气平淡地道:“要战便战好了。”

  “战争一起,生灵涂炭,血流漂橹!为一人而牺牲千万人值得吗?”胡飞拍案而起。

  “那要看是为了谁。”

  胡飞咬了咬牙咆哮着问:“在你眼里到底是无数百姓的命重要,还是她穆萧萧一人的命重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