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萧萧春雨润华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惜命将军

萧萧春雨润华年 酸甜少麻辣 3045 2019.06.14 23:56

  孟琅的话着实刺激到了自尊心极强的穆萧萧。

  看着孟琅那吊儿郎当的得意模样,穆萧萧气不打一处来。

  这就是父亲安排的姻缘?难道自己要和面前的这个纨绔子弟过一辈子?

  绝不!

  穆萧萧再也忍不住,毫不犹豫地腾身而起,向着孟琅的胸口一脚踢了过去。

  不似其他大家闺秀一般那样脆弱如花,穆萧萧从小于军中长大,不顾父亲穆威的反对,学了一身还算漂亮的拳脚功夫,也只限于漂亮。

  也正是因为如此,穆萧萧的双腿又细又长,堪称完美。

  孟琅做梦也想不到穆萧萧会不顾形象,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手。

  毫无防备之下,孟琅结结实实地接了穆萧萧一脚,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砸到正路过看热闹的醉花涧客人身上。

  “穆萧萧你疯了!”孟琅一个翻身站了起来,怒不可遏地大喊道。

  穆萧萧却是不管不顾再次向着孟琅冲了过去,孟琅急忙躲闪,毕竟出身大将军府,孟琅还是有些功夫底子的。

  一边躲闪,孟琅一边大喊:“穆萧萧我告诉你,别以为老子打不过你!等你过了门有你好受的!”

  “呸!我就算孤独终老也不会嫁给你的!”穆萧萧手下动作越来越快。

  “那可由不得你!”

  两人一路打斗,将醉花涧走廊中的摆件碰得七零八落。

  引来了数不清的目光,议论之声此起彼伏。

  “这两人谁啊?”

  “这你都不认得?挨打的是当朝大将军的亲孙子,打人的?打人的是谁啊?”

  也难怪他们认不出穆萧萧,毕竟此刻穆萧萧还是男装。

  一个男子刚从一间客房里出来,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搭话:“这不就昨晚那个握着玉王令的小子,不对,是小丫头。”

  “这么说她就是穆府的大小姐。可是听说两人有婚约在身啊。”

  “小两口打情骂俏呗。”一人调笑道。

  孟琅也来了火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一个姑娘追着打,传出去以后他孟琅还怎么在昊京公子圈里混了。

  一抬手抓住了穆萧萧雪白的手腕,恶狠狠地道:“穆萧萧,你给我适可而止!”

  穆萧萧被孟琅抓住一时之间无法挣脱,她毕竟是个女孩,论力气自然比不过孟琅。

  随着孟琅手下用力,穆萧萧身子顿时就失去了平衡,不巧的是脚下绊在了栏杆之上,整个人在一阵惊呼中便向着楼下跌了下去。

  醉花涧的建筑极为特殊新奇,分为内外走廊,内走廊面向醉花涧大厅,外走廊则直接面对车水马龙的街道。

  而此刻穆萧萧与孟琅刚好便在外走廊,穆萧萧这一跌顿时便向着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砸了上去。

  砰——

  就在穆萧萧以为自己免不了要受些皮肉伤的时候,她却突然感觉自己好像砸在了什么人身上。

  睁开双眼,面前是一张冷峻的面庞,眸若冷星,面如冠玉。

  积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穆萧萧一时之间竟然看得有些痴了,她所见过的年轻公子能与面前之人的英俊所媲美的只有那位人中之龙,玉王秦非玉。

  哪怕是昨夜所见的小医仙竹落雨都要略逊色于此人。

  不同于秦非玉那种隐隐的上位者气质,面前的男子身上多了一股若有若无的肃杀之气。

  男子刚毅的面庞之上带着淡淡的冷漠,似剑的双眉微微的皱着,看着怀中的穆萧萧隐约间露出一股淡淡的……

  嫌弃。

  “哪来的短命鬼,放了老子未婚妻!”孟琅虽然嘴上对于穆萧萧没什么好感,但是穆萧萧毕竟是他的未婚妻啊,这是整个昊京城人尽皆知的事。

  可是此刻自己这个未婚妻却躺在一个陌生男子的怀里,就算是为了颜面做做样子,孟琅也要义愤填膺地喊上两句。

  咔——唰——

  全场鸦雀无声!

  因为就在孟琅刚刚喊出那句话的瞬间,十八张军用短弩齐刷刷地指向了醉花涧二楼的孟琅。

  短弩箭头上闪烁的冷冽光芒就算是大将军之孙的孟琅也不禁感到背脊发凉。

  十八张短弩,十八匹神骏的白马,十八个白袍银甲的军士,十八杆挂在马侧的长枪。

  十八双杀气凛然的眼睛!

  男子缓缓向着怀中的穆萧萧伸出了右手。

  “你……你要做什么?”穆萧萧痴痴地望着男子的手。

  下一刻,男子的手落在了穆萧萧的身上,拾起了一张纯白色的面具,缓缓带在脸上,遮住了他如玉的英俊面庞。

  原来刚刚穆萧萧落在男子怀中的时候,碰落了男子的面具。

  孟琅看着那十八张泛着寒光的短弩,喉结轻轻蠕动了两下,色厉内荏地喊道:“大……大胆,你们知道小爷是谁吗?”

  抱着穆萧萧的男子轻轻转过头看了孟琅一眼,只这一眼孟琅便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男子手臂微微用力直接将穆萧萧从他的怀中送了出去,使穆萧萧稳稳地落在了马下。

  “走。”

  男子的声音有些冰冷,随后驾马离去,留下一脸茫然的穆萧萧站在大街上。

  那十八骑随行的军士亦收起了短弩紧随而去,座下战马的啼声整齐划一,显示着这十八骑的不凡。

  望着那骑在白马上的银甲将军,穆萧萧久久不语。

  “老子……老子要去军政司告他!”孟琅咬着牙恨声道。

  一个儒雅飘逸的声音在孟琅身边响起:“我劝你别这么做。”

  来人一袭翠绿色的衣衫,正是医仙传人竹落雨。

  “竹兄?”孟琅显然与竹落雨相识:“为何如此说?”

  竹落雨轻轻打开折扇,望着远去的背影淡淡地道:“别说是你,这个人若是发起疯来,就算你是皇亲国戚他也敢刺你一枪。”

  “哼!”孟琅不屑地冷哼了一声。

  竹落雨压低了声音道:“不妨和你说一则秘闻,当年玉王殿下出游西北曾被他一枪挑落马下。若不是最后我师父出手医治,玉王现在恐怕只有一条手臂了。”

  “袭杀皇子?这么嚣张!”孟琅闻言脸色大惊。

  竹落雨摇着折扇道:“孟兄不妨回去问问大将军便知晓,此人在西北可是威名赫赫啊!”

  “他到底是谁?”

  “雪狼将军陈惜命……”

  竹落雨说完话突然面露笑容,对着醉花涧楼下的穆萧萧笑道:“穆大小姐,我觉得你最好还是赶快回家一趟,听闻昨夜穆将军已经回京了。”

  “什么?我爹回家了?”竹落雨一语惊醒穆萧萧。

  抬起头对着孟琅喊了一句:“孟琅,你给我等着,我和你没完。”说完话推开人群快速离去。

  竹落雨哈哈大笑对着孟琅道:“真羡慕孟兄有如此活泼的佳人陪伴余生啊,哈哈哈。”

  孟琅则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唉,漂亮是真漂亮,就是太疯了点。我还是及时行乐的好,等以后她真的进了家门便没有我好日子过了。”

  说完吹着口哨转身拐进了一位姑娘的房中。

  穆萧萧一路小跑地回到了城东骠骑将军府,气喘吁吁地冲进了大门,迎面便撞在了一个老者的身上。

  “哎呦,大小姐您可慢着点。”说话的是一个年近六旬的老者,身穿华服气度颇为沉稳。

  穆萧萧扶着老者大口喘着粗气,一张俏脸上满是汗珠,问道:“田爷爷,我……我爹他?”

  “昨晚就回来喽,快去给他认个错吧,你在醉花涧的事……咳咳,他全知道了。”

  老者姓田,乃是穆府的大管家,资历极老,当年穆威父亲还在世之时,他便已经是穆府的管家了。

  可以说他不仅是看着穆萧萧长大的,也是看着穆威长大的。

  穆萧萧不可置信,满脸愁容问道:“我爹怎么知道的?彩雀出卖我了?”

  “彩雀是玉王派人送回来的。”

  穆萧萧神情诧异地自言自语:“这么说二哥昨晚也在醉花涧?那他们怎么不拦着我点?”

  田老闻言看着穆萧萧宠溺地笑了笑。

  穆萧萧换好衣服后才小心翼翼地来到穆威的书房外。

  换了女装的穆萧萧容貌简直惊为天人,那精致的脸孔宛如画中仙女入凡尘。

  不朱面若花,不粉肌如霜。

  穆萧萧靠近门缝,试探着向书房里面望了望。

  一个低沉的男子声音响了起来:“还知道回来?”

  穆萧萧深吸了一口气推门而入,书房中穆威正在书案后低头写着什么,丫鬟彩雀老老实实地站在穆威身后,看着穆萧萧一脸苦涩。

  “嘿嘿,爹,您回来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穆萧萧说着就要向穆威走去。

  “站住!”

  穆威有些冰冷的声音阻止住了穆萧萧。

  砰——

  用力地将手中的毛笔摔在书案上,穆威缓缓抬起了头。

  那是一张刀削斧凿般的脸庞,岁月在穆威脸上留下条条印记的同时,亦为穆威增添了许多的威严之感。

  深邃的眼瞳宛如埋着刀山箭雨一般凌厉。

  这十七年间,穆威已经一步步由一个有名无权的小将军成为了如今大秦国军方第二人。

  如今的穆威年近四旬,还未过一个武将成就功名的巅峰时期。

  秦国满朝文武皆知,一旦孟长生告老隐退,那穆威的官职很快便会由骠骑将军变为秦国大将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