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的师兄绝世无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4章 一入无为,一世无为

我的师兄绝世无双 九哼 2583 2020.04.01 00:01

  面对态度强硬的赤心大长老,朱鹤仙长敢怒敢言,却不敢动手。

  倒不是惧怕赤心。

  尽管他在年轻的时候,曾被赤心那杆长枪捅过一个窟窿,不过那都是很久很久的事情,他渡劫成仙早已多年,一直都在勤修苦练,自然不惧赤心。

  更何况,修为到了他这种境界,只要不是那种千古老仙儿,他都不惧,哪怕面对老仙师,他也有一战的资格。

  真正让他不敢动手的原因是无为派。

  在一些年轻修士眼里,无为派或许只是一个没落到毫无存在感的门派。

  甚至他年轻的时候,也是这么认为。

  直至后来经历了很多事情,他才渐渐对无为派有所了解。

  无为派是自古传承的修行门派,历史之悠久,堪比圣地。

  之所以让人觉得毫无存在感,这与无为派的传承宗旨有关,渡劫成仙的弟子,闭关的闭关,离开的离开,不像其他门派的弟子,渡劫成仙后,扬名立万,提高自己影响力的同时,也提高门派的威名。

  而无为派的弟子很少会这么做,渡劫成仙后,基本就隐世了,门内剩下的都是一些老弱病残。

  正是如此,世人才觉得无为派毫无存在感。

  其实。

  朱鹤仙长清楚的知道,无为派平时不显眼,一旦动起真格来,门内那些闭关的老家伙都会纷纷冒出来。

  当年徐道临闯入他们雷火宗,废了几位仙苗弟子,雷火宗的长老一怒之下要杀了徐道临,无为派一下子冒出来一堆修为实力深不可测的老家伙,嚷嚷着如果敢动徐道临一根毫毛,他们就会大开杀戒直接踏平雷火宗。

  此事,朱鹤仙长亲身经历过,所以印象非常深刻。

  而且。

  关于无为派还有一个传说。

  昔年妖魔乱世,一代妖王率领妖族大军横扫青州地界,境内诸多门派遭到灭顶之灾。

  无为派掌门,一道无为令符直冲天际,风云变化,道象横空。

  传闻之中。

  那一夜,漫天尽是流星雨。

  而每一颗流星,都是无为派在外隐世的弟子,他们看见无为令符,皆是脚踏飞剑,从天下九州赶来,据说足有万余之多,与妖族大军大战三天三夜,一代妖王被当场斩杀,头颅就埋葬在无为派的后山。

  这便是无为令符破长空,天下万仙齐归宗。

  至于这个传说是真是假,无人知晓。

  由于年代太过久远,也无从考证。

  朱鹤仙长更加不敢用雷火宗的存亡去验证无为派这个传说。

  最后只能作罢,愤然离开。

  待他们离去之后。

  赤心大长老站在殿前,一手负在身后,望着离去的朱鹤仙长,说道:“雷火宗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好了伤疤忘了疼,这才过去多少年,又开始蹿出来耀武扬威,一代接着一代弟子,怎么都是这副德行。”

  “嘿嘿。”

  旁边的雷浩端着一杯香茶递过去,笑眯眯的说道:“师叔,您老人家刚才可真够硬气,师侄儿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见您老的威风了,真是不减当年啊。”

  “老了……”

  赤心大长老接过香茶,品了一口,说道:“早已经没那个心气儿了,刚才不过是硬着头皮耍耍威风罢了,如果当时朱三胖子真动手的话,别说,老朽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师叔,您是谁啊,您可是响当当的铁血战神,您老当年一杆长枪挑九州那是何等的威风。”雷浩唉声叹口气,说道:“如果连您老都没心气儿了,那可真是……”

  “一入无为,一世无为啊……”

  赤心大长老捻着白须,发出如此感慨。

  无为派有一部真经。

  名为无为真经。

  这部真经堪称无为派的镇派之宝,尤其是渡劫成仙之后,更能感受到无为真经是何等玄妙。

  初修无为真经,并没有什么效果,甚至感觉连最普通的功法都不如,可越往后,修炼者的实力就越强大。

  而且无为真经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不适合超凡弟子、仙苗弟子、天之骄子修炼,反之,却非常适合一些资质平平,甚至差劲儿的弟子修炼,这也是为何无为派招弟子,从来不看资质的原因。

  除此之外。

  修炼无为真经还有一个副作用。

  至少。

  在雷浩眼里这的确是副作用。

  因为修炼无为真经之后,随着对真经的感悟越来越深,实力越来越强的同时,性子也会渐渐被磨平,越来越平淡,清心寡欲,无欲无求。

  这也是为何但凡无为派弟子渡劫成仙之后,大部分都隐世闭关的原因。

  雷浩年轻的时候,是多么风流倜傥的一个人,现在呢,胡子拉碴,不修边幅,如山野屠户一般。

  赤心大长老年轻的时候,一杆枪挑了青州多少天骄,现在呢,变成了一个慈眉善目和蔼可亲的老爷爷。

  当真应了赤心大长老刚才所感慨的那句话,一入无为,一世无为。

  “我师兄的性子恐怕也快被无为真经给磨平了,这些年几乎没有听说他在外面惹是生非。”雷浩长叹道:“师兄那人自幼桀骜不驯,生性狂妄,如果连他也扛不住无为真经的摧残,那可真……唉。”

  “别跟我提徐道临那个兔崽子!提到他,我就火大,那个兔崽子临走的时候,把我的鼎炉给顺走了,说是借用几天,这都过去好几年了……也没个信儿,等他回来,老夫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您老心可真大,师兄的话都敢信,他借东西,什么时候还过。”

  “你以为老夫不知道?那不是被他抢走了吗,自从那个兔崽子学会万剑归宗之后,长本事了,越来越没大没小,连我这个师叔都不放眼里!”

  “等着吧,等他回来,老夫非得敲打敲打他,长青经常挂在嘴边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对!给徐道临那小子上一课,让他好好长长记性!”

  ……

  这日。

  北长青仰躺在太师椅上,手里把玩着千古老仙儿送的黑玉石头,脑海中一边想着黑山庙会时出现的异象。

  他这人虽然对打架没什么兴趣。

  但是对奇人异事的兴趣非常大。

  掀起惊涛骇浪的黑暗天河。

  布满玄妙符文的神秘石棺。

  这究竟是什么?

  为何黑山之上会突然出现这种邪乎的异象。

  北长青还清晰记得,当日一道光柱从黑山峭壁那里出现,直冲天际,然后……异象便出现了。

  难倒与玲珑棋局有关?

  而且。

  异象出现之时,黑暗席卷而来遮天蔽日,白昼立时变黑夜。

  那黑暗给北长青的感觉,与他观想黑玉古经时感受到的黑暗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玲珑棋局是暗夜娘娘留下的。

  这黑玉古经也是暗夜娘娘留下的。

  一切证据都表明,当日出现的异象似乎与暗夜娘娘有关。

  该不会……漂浮在黑暗天河中的那口石棺也与暗夜娘娘有关吧?

  他睁开眼。

  将手中的黑玉拿到眼前仔细打量起来。

  千古老仙儿说,这黑玉古经是暗夜娘娘一辈子的心血,她不想失传,所以在仙逝之前才留下玲珑棋局。

  说实话。

  北长青并不怎么相信。

  当黑山出现异象的时候,他更加觉得暗夜娘娘留下玲珑棋局,赠送这黑玉古经的真实目的,恐怕并不是所谓的传承,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猫腻。

  “这黑玉古经有点邪门……”

  北长青在道观里面观想过一次,感觉这不是什么正经的古经,邪乎的很。

  可偏偏他这人有个毛病,对这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很好奇,总想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观想吧,有点担心。

  不观想吧,不甘心,心痒痒。

  “这黑玉古经到底藏着什么秘密?那暗夜娘娘又在玩什么把戏?”

  越想越好奇,越好奇越心痒。

  北长青把心一横,决定再次观想黑玉古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