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悟道云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松林书院

悟道云门 静即是空 2050 2020.10.18 07:19

  清晨,里屋。

  几个人围在饭桌上吃着西红柿鸡蛋面,这时,只听刘娟说:“佳佳,现在正在暑假期间,学生还没开学呢?”

  “不会吧,我怎么不知道有假期啊,感觉一年多都没放假了,感觉好累。”刘佳说。

  “佳佳,今天是8月18日,9月1日才是开学日,现在的确是在暑假啊”刘玉强说道。

  “啊?昨天我还去上了一上午课,累的我不行。”刘佳说。

  方文清这时候一愣,停下手中的筷子,看着刘佳说道:“刘佳,今天我送你去上班,可以吗?”

  “昨晚让本姑娘陪着逛了一次夜市,是不是被繁华诱惑住了,今天还要让我带着去学校玩玩?”刘佳说。

  “我在山上呆久了,不知道山下的世界竟然变化这么大,恍如隔世啊,所以一有机会我就要出去走走的。”方文清开玩笑地说着。

  其实他另有目的,不是说你一直去上课吗?我倒要看看你去哪里上课。

  “不行,坚决不行。”刘佳坚定地说道。

  “好吧,那我不去了。”方文清说着,拿起筷子吃起面条来,别说,这西红柿鸡蛋面怎么这么有味呢。

  “来,佳佳,多吃点。”刘娟又给刘佳盛了一些。

  “妈,我不能再吃了,再吃就快成猪了。”刘佳撅着小嘴说。

  “佳佳,你妈也是为你好。”刘玉强笑着说。

  吃过早饭,刘佳从西厢房里搬出一辆自行车,推出门外,回头看着出来送自己的父母,开心地说道:“爸,妈,你们快回去吧。”

  “路上小心点。”夫妇异口同声地说。

  “知道了。”刘佳说着,骑上自行车飞驰而去。

  这可苦了方文清,以前生产队的时候,也没见过哪户人家有自行车啊,都是队里有一辆公用的好吧,甚至有些小队还没有,时代一变,家家户户都有自行车了,人民的生活水平确实比以前有了很大的提高啊。

  一位身穿黄色连衣裙的女子,秀发披在双肩上,迎着轻风,骑着自行车在路上飞快的行驶着。

  身后一位穿着白衬衫,黑色裤子,白球鞋的男子,长发被发簪挽起,胡子在随风飘荡着,在人来人往的道路上奔驰着。

  人群里的目光纷纷向这边投来。

  “晨练吧?”

  “晨练追着人家前面的小姑娘干嘛。”

  “这扮相绝当震撼啊,留胡子,留长发的马拉松队员?”

  ——

  人群中是你一言我一语,看着众人异样的目光,刘佳大是奇怪,什么晨练,马拉松啊,这是哪儿跟哪儿啊。她扭回头去一看,不禁大笑起来,只见方文清双手握拳,左右摇摆,脚步轻快,胸前胡子迎风飘动,阳光映照着滴滴滚落的汗珠。

  她将自行车停靠在一边,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了。她悄悄的躲进旁边的冬青花坛里,隐蔽起来,等方文清已经过,她从草丛中窜了出来,突然之间的出现,把方文清吓了一跳。

  “方文清道长,穿成这样就出来了,不会打扮不是你的错,但出来吓人就不对了。”刘佳笑着说。

  “刘佳啊,这么巧,我在锻炼身体呢。”方文清尴尬地说道。

  “哦,那不影响道长锻炼了,您请。”刘佳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方文清向着前方跑去,等跑了几分钟,他回头看了看,早已不见了刘佳的身影。

  经过四处打听,终于来到了松林书院。

  这座书院坐落于益县古城西环路东侧,进入书院,一排排高大的楼房映入眼帘,高树与低树俯仰生姿,鸟儿在欢快的鸣叫。正值暑假,显得格外的静谧。

  他走到一块介绍松林书院的碑文边,仔细阅读起来:松林书院建于北宋仁宗年间,因院内对植古松二株,干矮枝阔,故名“矮松园”。明正德年间,更名为“松林书院”,沿用至今。

  往里走,有一块碑文引起了方文清的注意:书院有教学,藏书,祭祀三大功能。

  祭祀?

  方文清心中不禁泛起种种猜测:祭祀是华夏礼典的一部分,祭祀的对象是天神,地神,人神。按照人群分为祈祷者和祭祀者,祈祷者向神灵许下愿望,祭祀者则对着神灵唱歌,跳舞。

  唱歌,跳舞!

  “干什么的?”一位六十多岁的老者呵斥道。

  “你好,仰慕松林书院已久,我进来参观一下。”方文清说道。

  “我是这里的看门人,不经过允许,外人不准进入,不过这是暑假期间,你可以参观,但是不可以破坏这里的一草一木。”老者说道。

  “好的,好的,不会破坏的。对了,大爷,您见过一个二十岁上下穿着一身黄色裙子的姑娘进来了吗?对了,她在你们学校教书,一年多时间没来上课了。”方文清问道。

  “你说的是刘佳老师吧?”老者反问道。

  “是的,她一年多没来上课了,据说是精神上出了问题,有人说是被父母逼婚造成,也有人说是被负心汉抛弃了,心里受不了刺激,反正说什么的都有,可怜的娃啊。今天早上,她来过,说是来上课,我告诉她正在暑假中,她说不可能,她昨天还来过,听着这里,我心里也挺难过的,多俊俏的姑娘啊,得了这种无药可救的病。”老者惋惜的说道。

  “那你没让她进来吗?”方文清问道。

  “她这样的情况谁敢让她进来啊,她骑着车回去了。”老者说。

  “哦,那谢谢您了,大爷。”说着方文清小跑着走出松林书院。

  回到刘佳家中。

  方文清先到西厢房看没人,又到里屋看没人,人呢?吆喝了几声不见有人,门开着啊,不会不锁门就都出去了吧。

  正在方文清不知所措的时候,门外跑进来一位中年妇女,“道长,可算是找到你了,快跟我走。”

  “跟你走,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方文清疑惑地问道。

  “大事不好了,刘佳出事了,刘娟正在照顾着呢,道长我们赶紧地走吧”中年妇女说。

  “什么,又出事了,快点给我带路。”方文清焦急地说。

  太阳已经高高升起,阳光洒在平坦的水泥路面上,投下两个焦急的背影。

  

举报

作者感言

静即是空

静即是空

感谢各位大大的推荐票,谢谢支持。

2020-10-18 07:1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