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进化变异 污染因子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电车钥匙

污染因子 厚肉老爸 2325 2019.05.16 09:28

  “为什么我就没想到要找地图啊!”

  陆帅帅触电般丢掉吃了一半的面包,回忆看过的小说,在情况不明的环境里随便吃东西的人,往往活不过几话。

  他不想做个跑龙套的智障角色。

  庄六尘看了陆帅帅一眼,说道:“外在环境因素和个人内心产生的情绪波动往往会阻碍大脑的正常思考,比如这条空无一人的街巷,还有这些随处可见的钟表,这些因素会让人产生压迫感,感到不知所措。

  就好比你在跳楼的时候,很难完整背出一首《将敬酒》一样。在类似的情况下,思维能力或多或少会受到影响。而我,只不过是能随时随地摈除这些干扰而已。”

  “想要完整背出来,你得跳多高的楼啊!不对,就算真要跳楼,为什么要背那种东西啊!”

  “到了!”庄六尘忽然说道。

  不知不觉间,二人已经来到035号大街。这条街与之前看到的有所不同,不仅街面更宽,而且地上还并排铺着数条轨道。

  “不是火车,也不是地铁,这是有轨电车!”

  陆帅帅指着东边的一个搭着简易顶棚的偌大站台,那里正停着十数辆电车。

  没花多少功夫,两人就找到了其中一辆编号为116号的电车。

  电车宽约3米,长约15米,厚重的铁皮车厢外刷着黄绿色防锈漆,相比其它几辆木结构车子,116号显得相当独特。

  如此一来,E教授给出的信息就已经再清楚不过了。

  “因为还没到8点,所以连个人影都没有么?”庄六尘环顾周围,其它车辆也都停在各自的轨道里,除此之外,整个站台空空荡荡,既没有司机,也没有乘客。

  “话说,尘哥,这玩意儿你会开么?”陆帅帅贴着厚重的车窗,不住往里张望。

  庄六尘想说‘你问一个道观里上班的人会不会开电车,等同于舔狗问女神有空没——这类问句注定是得不到肯定回答的。’

  但就在这话脱口而出之前,庄六尘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车门上了锁,车窗的材质,不像是随随便便可以暴力砸开的,电车这类交通工具虽然不容易失窃,但想必也和汽车一样需要启动钥匙才行。”

  “正常人遇到这种情况应该会优先想到找钥匙,在钥匙找不到的情况下才会考虑砸窗户吧,你的思路是不是搞反了?”陆帅帅指着不远处一间像是调度指挥室一样的屋子说,“喏,钥匙应该就在那里面吧,去找一下不就行了。”

  “暂时也只能这样了。”庄六尘暗自摇头。

  如果真这么好找,E教授为什么不直接把钥匙放到制服口袋里。

  和路边的商店一样,电车指挥室的大门同样没有上锁,一拧门把手,二人就进入了屋子。

  指挥室大厅约有80多平,中间设有一张长桌,上面凌乱摆放着棋盘、扑克牌、茶杯、方糖、红茶罐、报刊杂志、收音机等用于消遣的东西,墙上挂着一面放大版小镇地图,同报刊亭印刷的地图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在小镇周围几个方向延伸出几条电车路线。屋子两个角落设了两口铁柜,一口摆放着一些常用维修工具,另一口柜子里,则是几套工作服,款式和两人身上穿着的一模一样。

  屋子一侧还有两个房间,屋子后门敞开着,后面似乎是员工休息活动用的庭院。

  二人先检查大厅里的物件,连同几套工作服都搜遍也没有发现什么钥匙。

  庄六尘倒是发现其中一份报纸上用红线圈出了一则怪异的新闻,篇幅不长,使用文字却混杂怪异,既有汉字也有字母,还有日文,甚至还有很多歪七扭八不知是梵文还是泰文的东西。

  从勉强可以辨认的那部分文字上,庄六尘大致猜测其讲述的内容似乎和“XX事故”、“畸变”、“恐慌”有关。

  “尘哥,你来看这里。”陆帅帅已经在检查侧面两个房间,招呼庄六尘过去。

  其中一个房间是员工用餐室,有一些厨房用品,房间里还弥漫着一股食物特有的香味,冰箱冷藏室里放着一些蔬菜、果酱、面包、啤酒,而下层的冷冻室则塞满了鱼肉,这些鱼肉被切成块状用保鲜膜包裹,冻得像板砖一样结实,冰箱旁边是一个用来存放厨余垃圾的垃圾桶,庄六尘还在里面找到一小块尚未吃完的三明治,也是鱼肉馅的。

  看来这里的人很喜欢吃鱼。

  另一个房间则是真正意义上的指挥调度室。

  一面控制台占据了大半个房间,控制台正前方是一面排满红绿色小灯的路线图,应该是用来显示所有电车实时位置的,控制台上一排又一排按钮控件,看着让人眼花缭乱。台上还有两支麦克风,想必这里可以和电车驾驶员即时联络。控制台一侧的墙壁上,钉着一只四四方方的铁箱,铁箱上有一个钥匙孔,两把串在同一个铁圈上的小钥匙,其中一把正安插在钥匙孔里。

  转动钥匙,打开铁箱,看到里面的事物后,富二代不禁“艹”了一声。

  只见铁箱里焊有4行4列共16个铁片,每一块铁片上都放着一把钥匙,唯独其中一块标注116#的铁片上空无一物。

  “为什么偏偏只有我们要开的电车没有钥匙?”嘴上这么说,陆帅帅还是从铁箱里取出两支钥匙,比对上面齿痕,希望能从中发现点什么。

  “钥匙肯定都不一样,不用白费功夫。”庄六尘说道,“不是我们要开的116号没有钥匙,而是因为116号没了钥匙,所以才要我们来这里。”

  “E教授到底要我们干什么,不是说做实验么,怎么又变成找钥匙了?”

  “那家伙有什么目的我不清楚,不过我想再去后面找找线索。”庄六尘指了指屋后的庭院。

  庭院里有一块鹅卵石铺就的空地,上面支着一个帆布顶棚用来挡雨,雨棚下面是一张台球桌,还有一个简易吧台、小酒桌,烧烤架,周围还有一些花花草草点缀,养护的程度说不上精细,但整个庭院无疑透露着万恶的资本主义工作者吊儿郎当的上班态度。

  靠近围墙一角,有一个洗手间,陆帅帅因为尿急,第一时间冲进里面解手,结果没进去两秒就咋咋呼呼蹦了出来,实在憋不住只能选择在草坪一角解决问题。

  庄六尘才走进厕所,一股恶臭就直冲脑门。地上、墙上、水池里无不沾染着黑臭液体,甚至没有一个落脚之地,难怪富二代进入这里就像撞见鬼一样。

  “依我看,这里上班的都是神经病,表面上是电车指挥机构,实际上是‘屎尿糊墙爱好者’大本营。”说完,陆帅帅抖了抖,习惯性想要找水龙头洗手,不过这个念头瞬间就被掐灭。

  这屋子里的东西,他再也不打算碰了。

  就在这时,陆帅帅看到庄六尘蹲下身子,手指沾着地上的黑臭液体,搓了搓,闻了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