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茶餐厅的秘密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adu的天空 1668 2019.07.15 08:07

  人在外面打工,家里却有不测风云。端午节前夕的一个周末,早上陪老婆一起去路边电话亭打电话给老爸。聊了一阵子,老爸要给我说个事儿,我接过话筒跟老人家打招呼。

  老爸问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然后说:“强子,你也这么大了,有个事儿还是要给你说,你父亲月初去世了,走的很突然,老人家一世清高,走得也干净利落,没任何痛苦。你大哥考虑到通知你回来,至少要等一个礼拜,天也热了,哪里能等那么久,就让老人家先入土为安。本来不让我告诉你们,说家里加上你堂兄十几个儿子,不缺老四一个,叫你们安心工作。”

  听完老爸的话,我也没多说啥,坐水泥凳上一度沉默,话筒交给小荷,她又问了很多细节。小雷突然之间也不晓得说啥好,双手揽着我的头,轻轻滴抚摸。小荷讲完电话,眼泪也出来了。说老爸在父亲三七过后问了母亲,我们应该分摊的费用是多少,他先帮我们拿出来。老母亲说啥都不要,几个哥哥也不让我们拿,说我们结婚的礼钱一分不少都给了母亲,已经尽了最大孝心。

  话虽是这么说,可我一毕业就出来打工,真的没在家里尽一天孝道,罪人哪!父亲才高八斗,是我们当地读书最多的年轻人。一生清高,年轻时是我们区的干事,联队总会计,文革时期受牵连重新回到村里干农活,无怨无悔,从来不求人,也不摆架子。改革开放后被区里的家具厂请去当会计。后来大哥带着二哥在市里办企业,貌似做了大老板,感觉没面子才让父亲回家里歇着。

  她两个正听我说着话,陈小姐找来了,问我们这么早怎么都跑出来了。在楼下喊了几声没人答应,就来菜市场看看。小雷说出来给老家打电话,才知道强子的父亲大人月初走了,我们仨正在伤心呢。

  “哦,强子离家几千里,没能行孝也是没办法的事儿,人老了总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阿强也别太难过。”陈小姐拉着我的手轻声安慰。

  “是啊,人老了,终究会走这一步,早走早安生,我就是哭倒长城又有啥用?”我站起来领着她们去吃早餐。陈小姐说还早,要不我们走一下,到中心广场港龙茶餐厅喝早茶。也好,正好走走散散心。小雷牵着小荷,我就跟后面牵着陈姐。

  星期天,大部分人还在睡懒觉,现在茶餐厅还没有多少人,我们找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下来,要了一壶菊花茶,陆陆续续上点心。水晶饺、煎饺、蒸排骨、白凤爪、酿苦瓜、牛百叶、糯米鸡。九点过,餐厅里已经坐了满了人,非常热闹。我们第二壶茶添满,休息一会儿。

  我拿出收音机找个电台听听音乐,抽出天线不小心对着桌子中间的一尊维纳斯陶瓷塑像,有三十公分高,音乐突然变成了刺耳的电流声,移开天线又恢复了音乐。我把天线收起来,抓起塑像看看,陶瓷制品,也有几斤重,看底部,有两个浅浅的手指肚痕迹,我用两个手指头压着按顺时针方向旋转,底盖真就开了,塑像肚子里有电池板装有一枚九伏干电池,这种电池很耐用,只有进口才有,以前在平湖工厂仓库都有。线路板上有连线,塑像肚子上沾着一个蜂鸣器,也就是小喇叭,眼镜的位置像是一个镜头。

  老子一阵哆嗦,倒出一口凉气,赶紧装起来放回原处,再仔细看肚子上有三个排成三角形细小的针孔,那么小的蜂鸣器,有这三个针孔,拾音完全没问题。以前在平湖,有一个车间就是音响部,做汽车音响。除了那个小小的镜头没见过,其他配件哥都不陌生,在仓库我们几个男孩子私下经常摆弄这些小玩意,自制小音响听音乐都有。

  慢慢品一口茶我在想,这玩意儿尼玛是一座窃听装置,镜头应该是录像。越想越可怕,抽几张纸巾把底座和塑像全身擦一遍,别留下指纹惹麻烦。不经意四周包括天花板看了看,没发现有摄像头。估计暗处应该有。

  剩下的点心吃完,陈姐抢着去买了单。出门的时候见右侧有楼梯上二楼,难道二楼还有雅座?然后一起进超市买菜,准备中午、晚上的大餐。回家的路上,陈姐问我怎么对餐桌上的塑像那么感兴趣,拿来拿去的看。我说自己是对维纳斯感兴趣。

  中午大餐不要我动手,说哥今天伤感,休息,三个美女做饭。我坐下来看电视,把收音机的天线对着电视机喇叭也会啸叫,更加证明了那尊维纳斯肚子里的设备是在正常的工作状态。港龙茶餐厅老板是香港人,员工都会说当地方言,广州话更不在话下。餐厅整天进进出出的那么多人,又是录像又是录音的,整这么复杂干嘛呢?唉,百思不得其解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