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三四章:看见自己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adu的天空 3601 2019.08.10 08:53

  初六天气晴朗,吃完早餐,雷姐洗被单、床单,要洗三桶,得半半天,叫哥出去踩单车,省得搁家闷得慌。

  今天很多公司开工,八点开始,鞭炮声此起彼伏,看谁家炸得响。一路往镇上走,过了桥快到镇上才想起,今天梅姐工厂也开工,拐进大和路,过了观澜中学就到了工厂门口。梅姐的小红跑停在门口不远处,刚放了鞭炮,空气中还飘散着火药味儿。没看见保安,直接上楼。

  “梅姐,新年好!美女新年好!开工就这么开心啊!”进门看见梅姐在跟文员说笑话。

  “啊,阿强,怎么你一个人跑上来啦,小雷呢?新年好、新年好!”梅姐激动地展开双臂看样子要拥抱。

  赶紧握住她的手摇几下、再摇几下。“哇,梅姐,过年都没见长胖咩?”

  老姐意识到失态,“嗨,胖啦,你看姐腰都变水桶了。”

  “哪里像水桶,分明打气筒。对吧,美女?”说完冲着文员小刘一笑,她一乐,笑得更厉害。

  “老大呢,不会没来吧?”

  “你老大真还没来。我们几年都没回去过年,好多亲戚也该走一走,鹏鹏学校的老师我们都不认得,等开学了,老邱约上他们一起吃个饭,熟悉熟悉。估计初十以后来。”

  “哦,那是必须的,既然回去了起码班主任得见见,过年嘛,也好待客。”说着话门口拉我进老邱办公室关上门泡茶泡茶。

  “梅姐,开工就忙了,工人到齐了呗。”

  “还有两三个没来,初八到,走的时候请了假,不会影响生产。可能还会有工人带老乡来,增加人手。做纸箱,就是要出货快订单才来得快”

  “那是滴。家里很冷哈,看电视那边雪下得很大。见到陈娟她们了咩?”

  “初三就见了,很好,额娘很满意,小谢年轻,嘴巴也甜。阿娟说明天到了就准备租房,她还想就住你们附近,上班跟小雷也有伴儿,这样小谢上下班就不用跑那么远。”

  “嗯,住这边可以,反正平时放假也是在一起做饭吃,住一起她们也不用买锅碗瓢盆,还是在我家喝小酒。小谢过来要一个钟,他可以买一台摩托车,不经过平湖镇,可以抄近路走,那样就方便很多。只是风里来雨里去,辛苦一点。”

  “一个大男人,有啥好辛苦的,大美女搁家里等着呢,幸福都来不及。”

  “小雷要洗多久啊,你等会儿开车接她过来一起吃饭,加小刘就我们四个。我打算明天小荷来了再过去你家的,有腊味吃不是。我没啥好带的,一点干货要不等会儿你先拿回去。”

  “哎呀,住市里面,什么都是买,大部分家里买得到的,深圳都有卖。我老家在乡下那就不同了。小荷傻瓜,二十八回我老家,老娘蒸的包子,拿了几十个,抓两只鸡,一大包鸡蛋,大姐家拎一壶黄酒。回到街上妈妈就骂她二百五,那么多包子都没地方搁。雷姐讲她是鬼子进村了。”

  “哇,你老娘这么好,现在还喜欢小荷吧。”

  “咱老娘喜欢小荷,那是一如既往滴。一见面闺女长闺女短滴叫,老姐都吃醋。上高中的时候,节假日我偶尔带小荷回家,老娘赶紧杀鸡,每顿都炒鸡蛋,那时候乡下最不缺的就这些。”

  “很难得哈,去年你们一起回家,老娘也没仔细问你,将来谁跟谁,什么时候要孩子?这是老人家最关心的大问题。”

  “这个真没有!在饭桌上,老人家当着三嫂的面说,小荷是亲闺女,其他的才是儿媳妇。肯定包括雷姐了。”

  “哇塞,老人家已经把话说明白了,娘的亲闺女,谁都不能欺负,包括你媳妇小雷!”

  “对!我姥爷大地主,在当地也是大户人家,所以老娘也是大家闺秀,见过世面。小荷第一次到我家是高二,三哥从城里回家,路过学校刚好周六下午,他开单位新买的皮卡,到学校捎我回去。我说等会儿,问小荷要不要跟我到乡下玩,一问一个准,她妈妈骂她都白搭,跟着我就上车,咋说都不下来。妈妈没办法,又回屋拣一袋子礼物给我妈,交代半半天回到家里要懂礼貌,像个学生样儿。”

  “啊哈哈!你上学突然带回去个小媳妇,没吓着老娘吧?很符合小荷的性格,现在都这样儿。所以以后她认定的事儿,你俩千万别胡乱反对!真是你前世的缘分哪,阿强!那时候老娘就喜欢上了小荷。”

  “可不是嘛,到家就叫三哥杀鸡。晚上跟老娘一起睡,聊家常聊半夜。娘说咱家里穷,兄弟也多,将来老四长大了,什么都得靠自己。小荷告诉老人家,老四长大了不会住在屋里,还住乡下那不得喝西北风呀?叫老娘放宽心,将来她会孝敬老人家。你别说,小荷每次回家都给老娘拿零用钱。我们本来也没把钱看的很重。毕竟三个人挣钱,我们早已不是普通的打工仔了,最起码收入翻了几倍。”

  “是啊,你哥仨,除了小雷正儿八经的大专生,你俩都是靠自修拿到毕业证,才脱离苦海成为人上人,不然哪来的钱孝敬老娘。有一次聊天你不在身边,小雷说你的心很硬,你吃过的苦没有其他年轻人能够承受。是不是跟你练武有关呀?”

  “也许吧,梅姐。七八岁的时候吧,老大的一个朋友,我喊小曾哥,跑江湖的,会看相。第一次来家里,吃饭的时候看见我,喊过来抓住我手腕看半天,又摸摸耳朵看看面相,摇摇头说老四成不了人。我当时就吓哭了,我上一个三哥十三岁走的,听老娘说就是没成人。”

  “天咧,真的假的,还有这回事儿呀?”

  “小曾哥第二次来家,临走拿一本很破的书给我,《鹰爪功入门》。‘老四,哥觉得你头脑还够使,照这本书练习,不指望你成为武林高手,增强体质。古人云命运无常,命不可改,运可以转。身体百炼成钢,必然百病不侵,就看四弟你的造化了。’我如获至宝,不认得字就看图练习,读书多了领悟其中奥妙开始修炼真气。”

  “打工的命不可改,运气确实靠自己,那个小曾哥这话至理名言哪!后来真就练成了。”

  “我的气应该是在小学之前练成的,小时候每晚跑后山练习,很勤快呀,担心自己不成人,怕死呗?大哥会悄悄跟着我,担心我被狼叼走了。村子里有狗被狼叼走过。耍累了我爬上一个最高的独石包子,有两米多高,在上面打坐,经常坐到天亮。从没摔下来过,坐上面就像在睡觉,但我是在做梦,自己受人欺负,遇到高山大河或者危险的时候就会飞,还会遁地。我跟人打架手掌从来不接触对方身体,伸手一拍人家就飞落。上初高中这种感觉就少了,毕竟住大宿舍,人多。”

  “有那么神奇咩,现实中试过没有?”梅姐越来越好奇。

  “咋可能呢,姐,离老远就把人拍飞,那不成了拍电影。不过有一点,我打人的时候有些动作没练过,书上没有,但是条件发射,有几次我的思维和动作几乎是同步发生。去年我带雷姐回家,晚上不是在棘阳酒楼吃饭嘛,听见中间座位上有人吵架,然后有人抓住别人的挎包往门外飞奔,我说一声‘打劫’人已经追出去几米远了。雷姐说我正吃着火锅,还在说笑,突然手掌一按桌面,跳出去就跑,随后才听见我说打劫!”

  “哇,,,!不熟悉的人突然看见你这样,是不是觉得怪怪的。不会一辈子都这样吧?”梅姐吓着了。

  “不会的,伴随着年龄的增长,人考虑的问题越来越多,思维逐渐趋于疲惫,比如生活压力,还有个人的精神状态,这种现象会逐渐消失。也就是说,人的思想不单纯之后,精力再不会自动高度集中。小时候看一个东西会发呆,出神儿,长大后就不会了,看见什么明白的就立马不看,不清楚的也懒得去理,一样的现象。”

  “哦,是是是,这样说好理解了。所以人长大后就会觉得小时候的很多想法很幼稚,根本不可能实现。很多看过的东西长大后就认为是假的。”

  “其实小时候的这种发呆出神儿,实际上就是灵魂出窍。童真无邪才能略有领悟,我晚上睡觉能清清楚楚看见房梁上的老鼠爬来爬去。长大后只有道行高深的的人,毫无任何世俗杂念,在梦中会看见自己,甚至以一个旁观者来审视自己,能够发现自己身上将要发生的事,犯下的错误,提前打消念头,自动纠正。”

  “有这种感觉。经常会有商量好的事情,或者已经板上钉钉的事情,到了关键时刻,临时会出现一些变故,自身出现一点小意外,结果却躲开了一次大的意外事故。比如有人第二天要坐这趟车出门,先一天晚上却意外喝醉了,起不来,没走成。结果这趟车中途发生意外,喝醉的人得以幸免。”

  “哎呀,时间不早,不扯了,你开车回去接小雷过来吃饭,今天开工大吉!哦,我也要回家一趟,把带来的几包干货给你拿回去。明天大部队都来了,你要做菜说不定用得上。”

  梅姐住的小区十几分钟就到了,我第一次来,也是租私人房子,她家三楼,两房一厅。不过是院区式管理,大门有保安。

  “梅姐辛苦,刚来就把家里里里外外收拾这么干净呀!”

  “嗨,你又没进去卧室,咋晓得里里外外都干净了,走,带你参观一下里面漂不漂亮。”

  “梅姐,卧室比我们家的漂亮,我们连幅画都没贴,你就是舍得装扮。真把高仓健挂在床头哇!这么帅,就不怕老邱吃醋?”

  习惯了,一个人回家里闲下来就喜欢这里摸一下,哪里弄一下。昨天一到,坐一会儿就拖地,到处抹抹,搞完了才冲个凉,美美滴睡一觉。老邱现在都很少回来家里睡,鬼晓得在那个女人床上潇洒,要不就是办公室睡沙发。”

  “那你不去叫我来帮你搞卫生,咱都闲的发慌,三下五去二给你拖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姐就担心你来了那还有心思拖地呀,这么久没见,还不把你脱光了。都说高仓健跟你有点像,姐就挂床头,没事儿欣赏欣赏。”

  “哎哟喂,梅姐至于咩,虽然不是老夫老妻,也老姐老弟好几年了。永远做你的小老弟,有时间帮帮手,还不是举手之劳。”

  梅姐说着拿出一个大袋子,里面三包干货,一包黑木耳、一包茶树菇、一包香菇。

  “梅姐,走了,送你回厂然后回家接小雷,好久不见,来个拥抱下楼吧。”

  梅姐越抱越紧,仰着脸说:“傻瓜,在工厂刚看见你,姐啥都忘了,想都没想要抱你,幸亏你聪明,赶紧抓住给姐握握手,真是个好弟弟。有没有想姐姐?”

  “真想了,初一还在跟小雷讲,咱们蒸的包子如果打在狗身上,它转身就走,那就成了梅姐家的特产,‘天津狗不理’!”

  “啊,真会想!其实姐在家真没时间想你,所有事情都安排的满满的,我家的,娘家的,全是应酬。也只有现在,没其他事情打扰,静静地抱着,才觉得有个灵魂是属于我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