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三七章:出门打工需懂规矩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adu的天空 3515 2019.08.12 05:27

  吃饭、上班、睡觉,睡觉、吃饭、上班,上班、睡觉、吃饭。一切按部就班地进行,打工路上不捡馅饼,莫祈求大富大贵,平安就是福。

  仓库每月做报表,一大摞,月底大主管审批、签字再交给物料部。哥正忙着,跑进来个兄弟,站我跟前儿一拍台面,“付老大,你兄弟这么牛逼咩,在板房叫着喊着还要打人!”

  超哥桌子一拍站起来:“你叼毛想干嘛?”

  “我不想干嘛,老大,我知道你们湖北人牛逼,这是在广东,你弟弟真不管别怪我不客气!”

  放下笔站起来,一看就晓得这货广东人,一秒钟之内甩出四记耳光,老钟立马带几个小伙子跑进来按住。拿纸巾帮他擦擦嘴角的血,轻轻问他:“广东人就可以欺负外省人咩,不至于吧?”然后坐下来喝茶。

  “叫保安进来!”超哥吼一句小宇赶紧跑出去喊保安。

  两个保安兄弟进来,对讲机呼叫谢队。见队长进来,哥头一摆,哥几个赶紧松手站开,这货抡起桌上的胶纸座就往老子头上招呼,谢队赶前一步一把抓住,哐哐两脚,一记右勾拳打在下颚。

  “尼玛敢在仓库撒野,拉出去!”俩保安夹起来就走。

  超哥一摆手哥几个儿都撤出去该干啥干啥。

  “这货是板房小师傅,阳江那边的,板房有几个他们老乡,很嚣张,向来排斥外地人,把板房看成广东人的地盘,他们老大有时候也睁只眼闭只眼。不给点教训,叼毛根本不晓得天高地厚!”超哥说完出去了。

  哥摇摇头继续批改作业,下午要交上去,物料部需根据库存量、本月的常规用量预订下月的材料。

  中午餐厅吃饭,老婆大人问:“上午是不是有人在仓库闹事?”

  “怎么,这些小事情你也晓得?”

  “听清洁工大姐说的。他告诉我有个板房的师傅,无缘无故跑去老大仓库闹事,被保安抓进门卫室关起来。”

  “你们没有打人家吧?是不是因为老五哇,千万别惹事儿啊,我天!我马上要办签证了,跟邱姐去美国。”

  “打工嘛,哪天没有点儿小插曲?这些小事情,你就假装不知道,现在是谢队在处理,还有行政部呢,咱不打听,对你经理大人影响不好,乖乖吃饭。签证要去广州吧,公司会派车拉你们去的。”

  下午四点报表签完字喊小宇交上去。超哥说:“老大,茶叶快喝完了,要不你去找老郑要一盒,顺便找老哥聊聊天。”

  超哥的意思哥一听就明白,跟着小宇一起上物料部。

  进郑经理办公室一看,“哎呦,涂生在呀,不打扰、不打扰!”

  “我靠,越来越狡猾!坐坐,我也刚过来聊聊天。”

  “哦,报表审完了吗?”老郑问道。

  “拿过来了,那不,放咱们大主任台面上。”我指指外面。

  “强哥月底忙不啦?”

  “我不怎么忙,仓库每个月底对对账,核实一下库存,审查月报,物料部要根据这个下材料。”

  “哦,那还是挺忙的。要不要买手提呀?郑经理明天去香港,要不给你带一部。”

  “老哥,我买手提还不简单,你帮我加人工,我立马就买,绝不含糊!”

  “这个好说,我先说在这儿,七月份有一次调薪,郑生报告打过来有得加。你们小夏马上就有手提了,公司计划先买两部,小夏一部,Sunny一部,号码也是公司配,工作需要嘛!听说小夏在美国方面开发力度挺大的,估计,估计啊,六月份可能吴总、邱姐、小夏一起要过美国一趟,毕竟看到了曙光。”

  “是要去看看行情,毕竟市场摆在那里,我们不做,人家还不是做的风生水起。美国佬大人小孩儿都酷爱户外运动,市场潜力还是蛮大的。”

  “关键是户外用品的利润摆在那儿,只要是高品质,1000把雨伞估计干不过10顶帐篷。”

  “是啊,所以吴总最怕看美国电影,一看人家的户外装备,一波一波的,咱们一件没做,心疼!”

  “我天哪!这老人家也真是啊,不久的将来,吴总再到美国转转,一看这装备,哇塞,咱们公司做的,走几步拉丁,老哥骄傲啊!哈哈!”

  “谁在讲我老人家坏话?”

  “啊?吴总好、吴总好!请坐请坐。没人讲您老人家坏话呀?我只是听说你老哥看美国电影有点小情绪,不是吧?”

  “哎呀!岂止是小情绪啊,强哥哥,看美国纪录片,人家那帐篷,休闲折叠椅,折叠餐桌,折叠床,睡袋,钓鱼袋,都嘎嘎滴,美国佬不论有钱没钱,都酷爱户外休闲,懂得享受生活。所有这一切,都与我们无关,悲哀不啦?”

  “是要过去走走,那么大的市场份额,人家都撑坏了,咱们还站一边凉快!总站外面观望,永远只能看热闹。只有走进去,才能看出门道。”

  “是这样滴,六月份,我、邱姐、Summery,决定过去看看,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强哥太太很能干,也能吃苦。叫我下周回台湾,顺便多找一些本土生产的高档布料,向客户推荐。”

  “是啊,户外用品以实用、耐用为主,色彩、图案都是在布料上做文章,只要布料品质过硬,表面的文章随心所欲,要求红色染红色,要求花色印花色。从用料开始推荐,客户可以拿我们的材料满世界问价,一百个当中有一个又返回来问我们,这就是成功。并且足以彰显我们公司的诚意,是诚心诚意要做生意。”

  “哇塞,听强哥一席话,茅塞顿开呀,你的发展方向不是做管理,应该做市场销售,管仓库真屈才了。”

  “不敢不敢,话匣子打开了,这不想起啥说啥,借题发挥一下。公司的发展宏图一样关系到我们每一个人的切身利益,老板吃肉,我们也有汤喝呀!”

  一看外面下班了。吴总发话:“就下班了哟,今天难得遇这么齐,强哥,一起出去吃个饭。”

  老板说声外面吃饭涂生赶紧开柜子,“吴总今天喝不喝,不喝不拿哟?”

  “喝,话越说越亮堂,越谈越投机,高兴了还不喝两杯咩。”

  下来还是我开车,赶上超哥下班,跟他打个招呼,屁股一冒烟就出去了。

  超哥上餐厅,故意坐板房老大阿祥旁边,见老婆大人进来,赶紧喊:“嫂子,这边,老大跟吴总、涂生他们几个外面吃饭去了。”

  “啊,那不又要喝酒?天哪!”

  “嫂子,老板高兴,喝酒是必须的,我看见涂生手里拿瓶洋酒。”

  见阿祥在旁边,老婆走过去说:“阿祥,是不是我们家老五在板房给你惹麻烦了,他刚从家里来,不懂什么规矩,你可要多教教他。”

  “啊,没有哇!没人在板房惹事儿吧,我真不知道!”阿祥赶紧装糊涂,难得呀!

  “你鸟人少给老子装疯卖傻,没有?你板房师傅发什么神经,跑仓库掀老大桌子?幸亏老谢拦得快,那一胶纸座没砸在老大头上,不然老大现在肯定躺在医院里。”

  “什么意思,还有这么狠的人哪,那跟你老大该有多大仇恨?”老婆大人确实吓着了。

  “你车间员工闹矛盾,当老大的管不了是你叼毛没本事。可以找保安、找行政部,该罚款罚款,该开除开除,关我们老大鸟事儿!跑仓库撒什么野!尼玛不找死?”超哥一顿噼里啪啦,阿祥端起盘子吃饱走人了。

  这个星期天我值班,晚上全厂不加班,老五跟我一起回家吃饭。跟我碰了两杯之后,四嫂问她前天在板房咋回事儿。

  “板房那帮人都是广东的,明显欺负外地人。那鸟人我跟他还不是一个组,刚开始他喊我做这做那,刚来就帮他做了。后来还叫我,师傅不让我去,说他自己有人。然后他就骂娘,我要打他。他竟然跑去仓库找我哥。”

  “这样啊,广东人就不能扎堆,很排外的。五弟你千万别在车间打架啊!一旦打架,有理也没理了,离家几千里打坏了咋办?”雷姐赶紧叮嘱。

  “自己穷球得要命,还天生瞧不起外省人。尤其老头老太太,刚来打工的时候,好多水果想吃又叫不出名字,问她们怎么卖。你们打工妹吃不起,不要问,走开!”小荷同学突然也气不愤。

  “那是,如果不是改革开放,全国各地这么多人跑过来打工,凭他们几个人毛能有深圳的今天?想都别想!”

  “哎,每个地方的人都有老乡、本土观念,这无可厚非,人家跑去武汉,一听外地口音,吃碗热干面就敢欺负人,明明三块钱一碗敢问人家要五块。你武汉人不就九头鸟嘛,有啥了不起!对不啦,将心比心,别人也会说我们。”

  “老三不也牛叉,在郑州火车站广场,几个人围着他卖杂志,二三块钱一本的旧杂志卖二十,老三一说话,听出来是老乡,老乡十块,优惠,不买也得买。”

  “老五你记着啊,在深圳打工,第一要不怕吃苦,第二不怕受气。没做爷爷之前,只能装孙子。在工厂打架,一旦抓进治安队,不管谁对谁错,都要挨打,还罚款。”

  “四哥把那个鸟人弄得像猪头,他没找你?”

  “什么,你不是没动手嘛?难怪这几天这么低调,还装了几天好人,跟老板出去喝酒。”

  “你到底把人咋样了,哥,没啥事儿吧?”

  “啥事儿都没得!超哥不是说了吗,敢到仓库撒野,纯碎找死。你哥掌管公司六千多万元的固定资产,那叫仓库重地,闲人免进!有车间愣头青站仓库窗户外面抽烟,给保安发现,啪啪就是两耳光,打完人还罚款。是人都敢跑进仓库拍大主管的桌子,那不成菜市场了。在新亚鞋厂仓库老大的办公台上都有对讲机,治安队、派出所的频率都有,遇到突发事件可以不经过本公司保安直接呼叫外援!”

  “板房老大阿祥进我办公室都要敲门,这是小公司,仓库没保安,老大再没点威严,岂不乱套?雷姐晓得,新亚仓库24小时都有保安值班,不相干的人根本进不了仓库大门,还跑进办公室?所以老五没啥事儿不要进我办公室,进来记得先敲门,不止我一个主管,这也是一种礼貌。”

  “不论是在深圳打工,还是老家,都得懂规矩,上学的时候都知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很多时候,不懂规矩就要吃眼前亏。血的教训,比比皆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