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五章:杨二郎脚印泉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adu的天空 1365 2019.07.25 08:09

  三嫂三哥天刚亮就在厨房里忙,等我们几个懒虫起来,稀饭也煮好了,切一碟酱萝卜,热几盘昨晚的剩菜,我首先拿筷子夹炸馍(类似于油条的做法,但不会脆)尝尝,还是家乡味,又香又有筋道,有嚼头。雷姐说学学我们回深圳也可以自己做来吃,很好吃。

  “深圳的面粉都有添加剂,家里的面粉原汁原味。村里有打面机,扛一袋小麦去,一会儿工夫打出来,面粉是面粉,麦麸是麦麸。这种面粉的香是真正的麦香。”

  二十八,把面发。家里就操持着包包子,我们吃完早餐,老三问我们过了年咋安排。我告诉他回来点个卯就走了,不走亲戚,根本没时间。

  三哥跟母亲商量几句:上午去付家前庄转一圈,你们结婚第一年也没去,中午在三哥家吃饭,他们盖的新房,大侄女欢欢会做饭了。开皮卡去。

  带个包吧,空手去咩?带你们三张嘴去行了,都是堂哥,带啥包。过年,家里啥都有,他们杀了猪,中午别搞醉了就是。老五说拎两盒黄鹤楼吧,免得你开一台空车去拜早年。

  两位领导又装扮一番,开上皮卡就出发。出门前坡顶大路往北走离家四五里路就是小沙河,属于我们后山小河的上游。车子停河堤边,沿着河流往上走,带俩姐捡石子玩儿。叫她俩眼睛睁大点,说不定捡到宝石呢。

  正在捡宝石,皮卡旁边有个骑摩托车的小伙子喊我们。我招手叫他骑上来。这么巧,是二堂哥家老大。“四爹,你们啥时间回来的?”

  “冬兵,咋恁巧哇,你看到是我?”

  “我没看清是你,三爹的皮卡我认得。中午到我们那儿吗?”

  “中午去,谁会做饭吃呀,还有你四妈我们三个。”

  “都在屋里,你几年没回来,叫我爸晌午做席吃,杀年猪了,菜有的是。”

  “昨晚上就是吃四大头席,你新三妈的。中午弄几个凉菜喝黄酒,别整太复杂。”

  “那中,你们先在河里玩,还早,十一点半开车,十几分钟就到了。”

  招招手侄子先回家报饭,俺们继续找宝石。“中午估计又要吃酒席,冬兵老爸冬腊月啥不做,专门帮人家做酒席,熟人八十,不熟悉的一百块,就中午一顿,俩月下来也整几千块,过个丰收年。”

  再往上走,河岸是一块光溜溜的石板坡,中间有一股细细的溪流无论怎么干旱,从没断流过,绕到石板坡边边有土长草的地方,才能踩着上去看,我走中间,前面牵一个,后面拽一个,有结冰,很容易摔跤。通往石板坡中心有一条后来人工开凿的小路,勉强可以走人。中心一汪泉眼,石板坡在这座山的中下部,泉水很旺也很清澈。

  雷姐说怎么这么奇怪呀,四周光秃秃的青石板,偏偏就冒出一个泉眼。细看看泉眼像个啥?

  “啊??脚印!脚指头印都清晰可见。太神奇了。”

  是一个人往上走没穿鞋子的右脚印,用穿着皮鞋的右脚一量,两个半长,也就是三个成年人的脚印大小,长宽的比例也合适。脚印有三十公分深,感觉脚板底下踩乱了有碎石板翘起来中心有几个细孔,泉水就是从碎石缝里冒出来。天气越干泉水越清凉,下雨天就很浑浊。附近放牛滴,放羊滴、干活滴都在这儿打水喝。

  相传杨二郎担山撵太阳。走到这里嘴干舌渴,白花花的太阳把河水也烤干了。盯眼一看,青石板小面有泉水,右脚一用力,踩出个脚印,不一会泉水就冒出了,停下来喝口水继续赶路。因此这眼泉的名字就叫二郎泉。后来有一位放羊的老人,想喝水又走不进来,就用钢钎凿石,凿了几年才有这条小路走进来。我用手捧一捧给二位姐尝尝,不怎么感觉是冷水,还冬暖夏凉吧。

  下来顺着河床往回走,雷姐说:“强哥哥,哪有什么宝石吗?连个很特别的石头都没看到。”

  “哥手里拉的不就是两个活宝吗,笨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