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四章:老婆老家拜大年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adu的天空 2818 2019.07.28 07:08

  鞭炮从午夜开始炸响,此起彼落,就没消停过。好不容易睡一觉,天还没亮就又来了。哎,大初一的,人就是勤快呀!躺床上问雷姐她们村里有没有抢头水的习惯。不晓得啥叫抢头水。

  我们村里只有我们家老三和家后面的四起两个人抢头水。小时候到了午夜十二点,二哥放炮,老三赶紧出去挑一担水回来倒水缸里,绝对是头水。四起天不亮四五点爬起来去挑水,以为是初一第一桶水,是头水。俺老娘告诉他妈,我们老三放炮就去挑了水,那才是头水。

  老人家们说天没亮就不是初一,不算数。第二年,二哥一放炮,老三到水井边,放一只木桶在井里,然后另一只木桶和扁担藏在地头我们家菜园子里,再回家睡觉。早上天麻麻亮起来去挑水,看井边洒的有水,晓得已经有人来挑水了。也不管那么多,把井里的桶打满钩起来,再打一桶挑回家。四起的妈说他们今年抢了头水,谁抢头水谁家发大财。俺老娘说咱家的水桶一只在井里搁着,挑没挑都是俺家的头水。

  现在老三还抢头水不啦?我估计现在都不信这个了吧,小时候争来争去的纯碎感觉好玩。老三都说想在院子里打口水井,丢个水泵井里,通上电,夏天天干可以抽水上来洗澡,浇浇花和树。即使母亲一个人在家,饮用水也方便,不用跑那么远去挑。这是好事儿,初二回去问问打井多少钱,我们出,本身我们就没在家给老奶奶挑过水吃。

  不睡了,上楼顶放炮。左右街坊炸半宿了都,也该哥热闹热闹。起床洗把脸披挂整齐,点一支枣阳烟,感觉现在的枣阳香烟好抽多了。上初中的时候我们家也种五六亩烟叶,二哥是烟叶技术员,忙不过来跑学校喊我回家帮忙除草,捉虫。整个暑假都是在摘烟叶,烤烟叶,捆烟叶。后来价格不好才没种。

  楼顶有现成的竹竿棍子,去年都是老爸上来放的。鞭炮拆开挂棍子头上,烟头一点赶紧伸到外面让它炸,快炸完的时候,我双手往上一挑,剩下的一截甩到半空中继续炸,那才叫响。

  又点一支烟,在楼顶走走,昨晚又下了雪,风一吹,房门上都是雪,铁门虽然刷了油漆,但上面没人住,时间长了也会生锈。下去二楼拿扫帚,铁锹,门口的雪扫一扫,铲一铲,打扫干净。感觉楼顶的房屋设计有缺陷,为啥没做大屋檐呢,每间多一块楼板就OK了,这样下雨也不会淋湿房门。明天回家问一下老三咋弄。

  二位领导叽叽喳喳地上来了,见哥望着房门发呆:“当家的,新年快乐!大冷天的,待了半天,楼顶找灵感哪?”

  “四奶奶吉祥!刚才鞭炮炸得响吧?”扔掉烟头,两个白白嫩嫩的脸蛋儿一边咬一口。又抽烟,以后不准抽烟!

  “回二位夫人,小四正在找灵感呢,没见毛爷爷一边抽烟一边《沁园春-雪》吗?”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哥,来一首回家给老爸看看,老妈在煮饺子呢。”

  “潇潇西楼,凌如散,初年银装素裹。千家万户,迎新春,九七牛气冲天!麦盖棉被,人逢喜事,举杯舞翩跹。

  旭日东升,恐令银山逊色!

  春雷夏荷款步,如玉树临风,人面桃花。霞光万道,玉楼春,游子谁不恋家?兄弟平生,红尘执红颜,仗剑天涯!

  祖国昌盛,喜迎香港回国!”

  “哇塞,连香港回归都有了,哥,记得哟,莫负红颜!”说着话下二楼找纸写下来。

  回到学校家里,妈妈锅里水已经烧开了,就等我们下饺子。祝爸妈身体健康、新年快乐!爸爸还派三个大红包。然后把哥楼顶的大作拿给老爸嘚瑟。

  “哟呵,还有点《念奴娇》的韵律,押不押韵爸不清楚啊,字里行间体现了年轻人的青春抱负,今年七月一日香港回归祖国,结尾很棒,这点爸很欣赏,强子的语文功课一直都很好,还没丢,很难得啊!”

  初一吃饺子,头一遭。爸爸交代,中午回老家在叔叔家吃饭,等会儿小叔来接我们,要开车,小心别给叔叔搞醉了,晚饭在小姨家吃,不开车了可以陪姨夫多喝点。

  吃完饺子,把零食、水果、瓜子都摆桌子上,泡一壶茶,坐下来看电视,爸爸还在默默滴欣赏《念奴娇》。我口袋里装十几个红包,全是二十面额的新港币,就是不晓得小孩子会不会当假钱呐!

  九点小姨一家就来了,拎了好多东西,看样子中午搁这儿吃饭。小表弟拿了大姨夫的红包,甭提多开心,问我啥时候去他们家吃饭,我掏一个红包告诉他,晚上去,记得把好吃的都端出来。给姨夫拜年,发红包我说啥不要,两位外甥女每人一个。

  眼看十点了,我说爸操持做午饭吧,小叔来了就在家里吃,姨夫在也热闹。爸说不急,中午妈妈跟你小姨做饭,现成的菜,也快。跟叔叔一起回乡下,你跟小荷是大哥大姐,爷爷奶奶不在了,是代表爸爸回老家走走,堂妹堂弟的认识一下,将来还不是你们去走动。

  十点多点儿,叔叔踩单车来了,给爸爸带了一车子乡下的东西。爸爸埋怨他不嫌累,从刘升到鹿头一路上坡。我把叔叔的单车往后车厢一撂就出发,到我们楼下用英语叫雷姐上楼拿一千块装包里。

  叔叔说没想到强子开车去老家,不然不带那么多东西,他也早就到了。是啊,叔你看我一路下坡多快。初一路上很少车,我就走中间,会车才转右边车道。穿过镇上直走往北,走几公里土路到了老家。爸爸的三间平楼,前面有一个跟平楼差不多大的院落,窗台上,楼顶上都是茅草。叔叔说钥匙在屋里,不然可以进去看看。小荷问屋里不漏吧,叔叔说不漏。

  绕着院落转一圈,老婆大人明显不放心,毕竟小朋友在这里出生呀!我脱下外套给雷姐,纵身一跃手爪直插积雪按住院墙翻过去落在院子里,屋檐下堆的柴火,果树枝都发霉了。两边窗户扒开看看,屋里木架床还在,房间还好,没漏雨。出来就容易一些,拿根木棍一荡站上墙头,轻松跳下来,房间里都还好,干干净净。老婆大人拍拍我身上的尘土,说走吧。

  到叔叔家十二点刚过,四个堂叔站院子里抽烟聊天。堂屋里的桌子上火锅正在煮,幺妈还有几个堂婶都在灶屋里忙碌。下车赶紧跟几个叔叔握手,发烟,有些我还不怎么认得。小荷、雷姐拎些东西放堂屋里,就到灶屋跟幺妈,婶婶打招呼。

  堂叔说估计我们一点到,没料到开车回来这么快。几个弟弟妹妹都围上来强哥荷姐叫个不停,我掏一把红包给老婆大人慢慢发。

  说不两句喊开饭,上桌我还上把威,都是叔叔,说啥不能坐,不坐不中,我回老家就是代表老爸。老婆大人说叔叔客气你就坐呗,幺妈也说强子是第二年回来,下年回来就不叫你坐了。

  坐下来叔叔拿出好几瓶白酒,都是湖北牌子货,还有我们枣阳的汉光粮液。我问幺妈做黄酒没有,想喝黄酒。幺妈赶紧拿大茶壶舀黄酒烫起来,叔叔非要先喝白酒暖和暖和。拿汉光粮液,枣阳的小茅台,开两瓶,四个堂叔、幺叔和我,六杯倒了一瓶半,这一杯二两半呐!

  先吃菜,十二个凉菜,火锅里猪脚,弟弟妹妹端着碗站起吃,吃啥自己夹,一盘切香肠放在我面前,几个小家伙都眼巴巴看着,不好意思下筷子。我端起来倒火锅里,滚一滚,然后俩领导同志挨个夹给他们吃。幺叔叫再拿两根直接放火锅里煮,熟了捞起来切。

  黄酒烫热都满上,开始喝酒。叔叔们举杯就要干,请叔叔先干,我一干菜吃不下了。叔叔干了倒,我三口。第一杯喝完,小荷就给我倒黄酒。说我天天喝白酒,胃都喝坏了,难得回到乡下喝点黄酒养养胃。

  酒喝差不多,撤下凉菜,又上一桌子热菜,鸡鸭鱼肉,谁还吃得下。初一中午饭铁定的饺子,我勉强吃五个,乡下的土芹菜肉馅儿,不是一般的香。

  下午临走的时候,叫小荷去厨房悄悄给幺妈拿点钱,就说爸爸给弟弟妹妹们上学用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