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妹妹原是老婆大人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adu的天空 2085 2019.07.15 22:19

  聊到十一点打住,我们一起向广场方向出发,小荷说有一家新开的东北饺子馆,蛮大气的,就是不知道好不好吃。去看看再说。走近来一看,雷姐说以前好像是两层楼的服装店,啥时候改成饺子馆了。我们要了一个包间,点菜的时候问经理原来的服装店呢,哪去了。她告诉我们服装店清完货不做了,他们老板吉林人,空铺转过来就花了12万块。

  阿梅姐和雷姐去超市买酒,说哥是男人,当家的点菜。红油牛肉、凉拌皮蛋、凉拌木耳、韭菜河鱼干、小鸡炖蘑菇、一盘青菜,一盘羊肉饺、一盘韭菜鸡蛋饺。上菜又送一碟花生米、一碟海带丝、一碟萝卜丁,相当丰富。要了三瓶冰冻金威,先来一杯解解渴。

  梅姐、雷姐买酒回来,两支红酒、一瓶黄鹤楼,好家伙,哥的最爱,“黄哥楼玉液酒,你的好朋友!”老婆大人也说看见黄鹤楼感觉很面熟,可不是嘛,咱们结婚大喜的日子也是喝这个酒。陈姐赶紧问我是不是喝醉了,老婆说还好了,当天强子有两个酒司令保驾,没出状况。我说得感谢早上一大碗牛杂面,底子垫的好,听说早餐一碗面,中午随便干。

  “好嘛,现在终于露馅了,承认小荷妹妹是老婆大人,其实梅姐我早就看出来,阿强死活不认账,忽悠老姐。小荷说的话,阿强很少有反对,哪有哥哥怕妹妹的。阿强说的话,小雷从来不反对,说明小雷对强子很依赖,是那种默默地情感依赖。”

  “哎呀,梅姐都成了情感专家了都,来,一起干一杯!”小雷接着说:“他们俩才是郎才女貌,我呀,就是强子的尾巴,走到哪里跟到哪里,反正妹妹也不嫌弃。”

  说着话请经理把红酒拿去啤酒柜冻一会儿,凉拌菜很快端上来,五杯啤酒,端起来继续“端午节快乐!”一口干。我已经是第三杯了,就倒黄鹤楼,四位姐继续喝啤酒。梅姐夸我会做菜也很会点菜,这几个凉拌菜清凉脆爽,最佳下酒菜。我说这盘凉拌牛肉味道很好,我过年的卤牛肉就整不出这个味道。雷姐说我们家里没这种红油,应该是餐馆自己配制的,很多种味道。

  三瓶啤酒喝完叫把红酒拿出来喝,跟梅姐碰一个,她感叹道:“说起来开工厂,看似容易,你都不晓得每天会发生什么事儿。我们切纸的一个工人,星期天通宵打牌,周一上班打瞌睡,把左手食指和中指切了,幸亏他扒的快骨头切进去一半,没切断。这样的人骂他吧已经受伤了,不骂,又气不过,不管咋说这都属于工伤。”

  “这样的小伙子每个工厂都有,尤其刚出粮那阵子,有人几天就把一月的工资输干净了。去年底我们仓库两个湖南郴州的兄弟,打算放假回家的,本来也不远,临走的那天晚上想赢个路费回家,结果把身上的路费输光了,没办法只好在工厂过年,我专门去行政部给他俩补了留厂名额,不然过年住在宿舍都没年饭吃。”面对这样的同龄人我也不无感叹。

  “一个人是一个人的德行,我们强子哥刚来平湖,在山上流浪一个多月,下大雨死人屋都住过,白天就像做贼一样躲着治安队,晚上还要忍受漫山遍野蚊子的轰炸。一旦下山进厂,就一是一、二是二,每月都有几百块给我存起来,他除了吃宵夜其他不乱花钱,从来不打牌。我身边的老乡,没有一个男孩子存钱的。”

  “哈,小荷同志还对哥的游击生涯记忆犹新哪!也别说,在山上那一个多月,我的三脚猫功夫还有点长进,晚上没有风,蚊子咬得睡不着就练功夫,哪四个兄弟给我做陪练,三天都坚持不了,那个小武,白天睡醒了说要跟我学功夫,一到晚上早早就被子蒙着头睡了,想想都可笑。其实哥有别于其他年轻人也有自己的苦衷,前面有个掌舵的叫上东不敢往西,后面有个贴身跟班,死死盯着。亚历山大啊,哈哈!”

  “你就使劲嘚瑟吧,深圳千千万万的打工仔,谁能有你强子幸运啊!”陈姐说罢夹一块牛肉给我。

  “是啊,我是幸运的,但是幸运之神不会偏袒任何人,越努力的人幸运越容易靠近。很幸运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做仓管,不论仓管还是做组长,脏活累活我都抢着干,个子大,从来就不惜力气,下面的兄弟才会愿意跟我在一起,也没人对我阳奉阴违。五金部每月两次边角料、废品处理,几个兄弟都晓得我有小费拿,几百块钱基本都是请他们吃宵夜了。帮雷小姐的仓库拉货上架,我点一下头都主动帮手,在外打工,谁也不欠谁的,敬人一尺人敬一丈。

  就说现在我们仓库,喊叉车司机开工,他娘滴总是慢慢腾腾,整天一副睡不醒的样子。有一天叉车停在成品仓,哪里通道比较宽,我要来锁匙,不到半天就学会了。我现在比司机还会开。我后来练了几次老李的货车,他说我可以拿驾照了。老婆问不是寄了相片回家办驾照吗?寄是寄了,不晓得啥时候办下来。

  叉车备用钥匙就在我抽屉里,有组长叫司机叉货如果走得慢,我一旦坐上去开,他半天就没事干,老子让他自己闲的发慌。老周看见就屌他。几次下来这哥们儿就长记性了。办公室有空调,在外面开叉车卸货柜,特别是下午半个小时内裤就打湿。所以赖生见我半天不下来赶紧跑出来,好了好了,玩一会够了,给司机搞。所以打工嘛,人在做,天有没有看不知道,起码自己的同事在看、上司也在看、可能老板偶尔也会看到。所谓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打工流水线上,没有白流的汗水。始终相信只要舍得付出,一定会有回报。”

  阿梅姐带头鼓掌,几位姐也赶紧拍巴掌。“哈,今天都是家人和知心朋友,强哥我感慨多了点儿,别见笑啊。毕竟阿梅姐是搞实业的,本是想向她取取经,但谈起一线的工人,能够自觉积极向上的还真不多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