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婚礼进行曲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adu的天空 1805 2019.07.05 09:22

  一行家人到酒店下车,酒店门口一块红红的大牌子,上书“傅府、夏府婚宴”几个鎏金大字,估计是学校老师写的,龙飞凤舞,看起来很是气派。进门一看,啊哈,老爸已经跟两位班主任还有小叔坐在大堂喝茶,酒店老板袁叔陪着。见我们进来,袁叔亲自掏俩红包给我们道喜,咱们忙不迭地“谢谢袁叔、谢谢袁叔!”小荷拉着我说:“哈哈,真好,进门就有红包。”大喜的日子,难得老爸来这么早,安排这么周到。三哥、老五一起把后备箱的白酒拿下来摆酒桌上。“拿这么多好酒啊,老三。强子,等会儿批发部送酒来就不要了,只要饮料。”老爸高兴地说。我告诉他是我大哥从市内带来的。

  门口迎客,老婆大人站不到五分钟就跑去老爹茶桌坐下了,说傻傻站着不自在。这边有小叔、一位班主任值客,我老家三哥、老五值客,登记礼单、发烟。不一会儿我老家姐姐,堂哥,村里邻居他们包了街上第二班中巴,刚好一车人。招呼他们进来坐好。盼望着我舅舅,姨妈,表哥他们还没来。表姐、姐夫就在镇上,估计饭点到。

  学校老师我都熟,这边有些亲戚不认得的小叔给我介绍。过会儿大哥老娘他们一起进来,老大看见老丈人喊老伙计,只比老爹小几岁。二哥带老爹老娘到里面酒桌位置上坐下来,然后他也帮忙安排坐席。老大,二位领导跟老爹喝茶。

  小荷跟老大聊天:“大哥,你赚不赚钱哈,这大老板派头,可比咱镇上夏大书记都还足。”夏书记赶紧竖大拇指:“必须的,老大当年在部队就是我们班长,如今大大滴老板!”

  “过了年不用跑深圳了,就在工厂帮我赚钱,过两年大哥在城里头给你俩再买栋小洋楼,肯定比这儿风光。”

  “老大,老爹我可当真了啊,二位领导见证,过两年不买楼咋办?”老丈人赶紧将军。

  小荷说:“不要了吧,买楼我也不去你工厂,我怕大嫂,第一次见就怕她,高高在上,太高冷。”

  “就是嘛,老大说话算不了数,还是大嫂说了算,别听他忽悠。”所长大人也挖苦老大哥。

  十一点半多,舅舅、大表哥他们到了,两台车,大表哥可是市领导,大哥、老爸、两位镇领导、酒店老板一起迎出来。我带舅舅,舅妈、表嫂他们到里面我老娘桌上叙旧。

  大表哥比我二哥小一岁,平时我们喊成哥,我们市早期的本科生,后来又考了研,四方脸,满脸胡儿,不怒自威,后来干一辈子纪检工作。坐下来喝茶,小荷又开腔了:“看吧,成哥往这儿一坐,就把老大的派头比下去了。说明再大的老板都怕当官滴。”

  “那是、那是,头再大大不过帽子。你家成哥天生当官的料,从学校一路当官到现在。”老大赶紧点头。

  成哥笑了:“弟妹人好看,说话也很有学问喏。明年就跟大哥帮手,你俩就别再去深圳了,他工厂也需要培养年轻人,还能亏了你俩。”

  十二点开席,三哥在门口放完鞭炮,我跟小荷俩正式拜堂成亲。她跪下给高堂大人磕头还调皮,点一下还没跪稳就爬起来,搞得哥总慢半拍儿。惹得满堂都哈哈大笑。大嫂看了说:“看着吧,以后肯定小荷当家,老四跟着人家屁股后面吆喝。”不得不佩服大嫂的眼神,难怪小荷天生怕她。

  拜完堂咱俩换身西服风衣开始敬酒,再不换我就出汗了,天生怕热。三哥,我村子的发小二国跟我一起当酒司令,敬长辈我都喝一杯,几桌下来就热身了,脱了风衣、西服,准备大干。最后敬到我老爹老娘桌上,坐下来吃点菜,歇一会儿。大嫂问:“夏小荷,坐下来给大嫂说说,老付家几万人,就出了这枚帅哥,咋就轻而易举地给你抢到手了?”

  “大嫂你真想知道哇?咱四哥别介意哈,大嫂要问的,必须回答。你都不晓得你家老四当初上学多寒酸,高一报到还敢迟到一周,我爸都不收他,人家跑外面买两瓶破罐头,拿我家里找我爸。中午我放学回家,人家像客人一样在家里傻坐着,我妈在做饭没时间理他,问他坐这儿干啥?俺们强哥可怜巴巴地把录取通知书拿给我看,说我爸不签字,他入不了学。我爸一回来我就问:‘爸,这大个子你不让他上学,他跑出去当混混儿学坏了咋办,这么帅可惜了喔。’说完我拿通知书给他老人家签字,爸不签字我就站那里不动,就这样,我爸摸了一会儿钢笔签了。后来晚自习我跟强哥一起在他教室吃罐头,给黄阿姨看见,就说咱俩在谈恋爱。谈就谈呗,又不偷不抢的,就谈上了。”

  “啧啧,刚见面就为老四操碎了心,估计上辈子就是一家人。老四福气啊,高中混三年,拿两瓶罐头换来这么大个的漂亮媳妇,还搭上一栋新楼房。老五可得多跟你四哥学学,看看多省心啊!”

  “哥这不叫寒酸,叫有麝自然香。咋说都要说声谢谢、谢谢老婆大人厚爱,也感谢咱们前世修来的缘分。来,哥敬你一个!”说完咱俩两杯黄酒轻轻一碰一干而尽!老爹老娘的脸庞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