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初恋的感觉真好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adu的天空 2002 2019.06.30 13:14

  早上七点半,小雷跑进来喊起床吃早餐,今天穿一套白底黄碎花连衣裙,“哇塞,今天好漂亮喔,抱抱!”说着话一把将她揽过来,悄悄告诉她一大早就想吃包子,她不行还没说出来,哥就吃上了,又白又嫩,还硬邦邦的,哪里舍得松口。“好啦、好啦,吃这么久,也不嫌噎着,下去喝稀饭了。”

  吃完早餐,小雷带我去她们家菜地转转,我拎一只小竹筐等会儿摘菜。路过昨晚摔跤的地方,田埂有那么宽呀,埋怨自己昨晚他娘滴可真笨。菜地一半种的玉米,一半红薯,整一小块种菜。茄子、辣椒、长青豆、韭菜、青瓜、苋菜、西红柿。摘了一满筐,天热咱俩就往回走。我问她:“跟老爸老妈咋说滴啊,不会说我是男朋友吧,哥上门都没买礼物。”

  “咋啦嘛,我爸一大早上资中县城买菜,说是要请亲戚好友来家里吃饭,强哥哥你准备好喔。”

  “干嘛,请客相亲呀,就哥这幅穷酸,你家亲戚看得上才怪呢?哥真没什么好准备的,人家夏小荷还眼巴巴地望着哥回去呢。”

  “哎哟喂,哥哥你这人说话咋这么没良心呀,叫姐好心酸,瞧你早晨在姐身上那副吃相,你做梦不想咩?”

  “雷姐姐,千万饶了我,你晓得,小荷同志可是现成的未婚妻来着,要不咱俩干脆不回深圳了,就在你家这儿弄几块田地种上,就搁这儿过小日子,多好。反正我爱你你爱我,明年你老妈就做外婆。”

  “未婚、妻撒,那还不是你老婆嘛,咱俩不也未婚,紧张啥子。八字还没一撇,跟姐生娃都想得出来,姐就怕咱强哥哪天喝高了不小心嘞,摔秧田里淹死!”她说完就跑,哥拎一筐菜,追不上也打不着,还真怕又摔!娘希匹平时自己不是很能耐吗?还自诩武林高手,咋走个田埂还摔跤,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咯。

  回到家阿姨在压水井旁边汤鸡,好大一只公鸡,我坐下来拔毛,整干净,中午一半炒辣椒,一半炖玉米。吃饭时雷叔还没回来,大弟弟带我去村口买一提啤酒回来,泡在井水里,吃饭的时候喝,刚好凉凉的,小雷陪我喝啤酒,老妈不停夹菜,吃了不少鸡肉。感叹在家的日子真好,吃完饭我说不走了,就在家里种田,这样多幸福啊!

  吃完午饭没事干就是睡午觉,小雷过一会儿上来陪我说话,她一坐上来我手就没地方搁,人家一把把手全压在大腿底下,不准乱动,叫哥谈谈跟小荷同志的罗曼蒂克,说是想学一学谈恋爱。“也没个奖励,再说了这事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不说了、睡觉。”她揪着老子耳朵:“还敢嘚瑟,说完了就有好吃的,大乖乖听话。”

  小荷是我高中学姐。那年她高二,我没考上重点高中就泄气了,普高不想上。三哥从河南出差回来,问我妈老四咋没去上学,妈说我不想去,老哥发火了,有本事在哪里都能考大学,掏两百大洋叫我赶紧去,不然学校还真不收了。带上通知书到学校,教导处夏主任,小荷老爸,看一眼通知书问为什么这么晚来报到,是不是进一中进不去又跑回来。我说不是,在家生病了。老头很倔,就是不签字。

  中午的时候我出去悄悄买两瓶罐头,到夏主任家里,阿姨在忙着做饭,叫我坐下来等一会儿。不一会儿放学,小荷回家看见我问:“帅哥你谁呀,干嘛坐我们家里?”我把罐头拿出来放桌上,苦兮兮地说我报到来晚了,你爸爸不收了。“你买两瓶破罐头就想打动我爸呀,太瞧不起人了吧,应该赶头你们乡下的大肥猪。”

  见她说笑我也就放松了,拿录取通知书给她看,她告诉我爸爸等会儿就回来,我俩就坐着聊天。不一会儿夏主任回家见我在他家里,还一愣,小荷说:“爸,这么大个不叫他上学,不怕他出去当混混呀,长这么帅,可惜了喔。您就给人家签了吧。”说着小荷把通知书递上来,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夏主任笑了笑,掏出钢笔真给签了。我千恩万谢地走了,小荷还叫我没事儿就来家里玩儿。

  过了大概一个礼拜吧,我在教室上晚自习,小荷到班上找我,我一愣,人家从背后拿出一瓶罐头,说上晚自习辛苦了,请我吃罐头。还真拿两个叉叉坐我旁边叫我打开来吃。哎妈呀,不晓得哥当时有多窘迫,班上还有十几个同学,我也不怎么熟,都看着咱俩傍若无人的吃东西。小荷小声问好不好吃,我说这三块五一瓶的桔子,感觉不怎么好吃。

  “好嘛,去教导主任家竟敢买三块五的破罐头,你也忒小气了吧,幸亏我拿通知书给老爸签了字,说吧,以后怎么对待我?”

  “你是我学姐,初次见面就对我那么好,以后在一起,你叫我向东绝不向西,都听你的,好不啦?”

  “这还差不多,以后跟着姐混,记好了,姐一高兴,带你去买好吃的,保证比这儿破罐头好吃一百倍。“

  咱俩正聊的开心,教历史的黄老师转过来,是位快退休的老阿姨,一见就问:“荷丫头,你咋跑一年级来了,还在跟人家吃东西呀?”小荷指着我回答:“是这位大帅哥买的,专门请我过来吃。”

  就这样,一来二去的,全校都知道咱俩在谈恋爱。她是家中独女,又任性,后来她爸妈经常喊我们到家里上政治课。她高三毕业做了半年代课老师感觉没意思,就跟镇上的亲戚出来打工,她来深圳之前咱订了婚。哥一毕业就来找她,生怕未婚妻大人弄丢了。

  “坦白完了,吃好东西”,咱俩正要闹,下面雷叔回来了,一起下去看。哇塞塞,挑了一担子。我忍不住问:“雷叔,咋买这么多肉、还有鱼,真请客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