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三零:老婆回家办护照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adu的天空 3736 2019.08.08 10:36

  “看时光飞逝,我回首从前,曾经是莽撞少年,曾经度日如年,我要说声谢谢你,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

  “哥,就到这儿了,回去路上小心,不赶时间,慢点开,我反正上车就睡觉,也没啥好担心的。我要说声谢谢你,在我生命里的每一天!”

  送小荷同学回家过年,到了广州火车站,收音机里刚好播放这首歌曲,咋听起来很让人感动。离开车还有一个多小时,老婆大人下车向候车厅走去,回头招招手来个拜拜我就走了,这里根本不让停车。

  一路顺风回到观澜,已经下午五点多,把梅姐的小红跑开到路边洗车场,里里外外洗刷得干干净净、漂漂亮亮,开到楼下停住。进门雷姐就喊开饭,忙着端菜。

  “梅姐呢,走了咩”

  “梅姐客房在睡觉,喊她起来吧!”

  进来梅姐还在睡,扳着她一阵小激动,毕竟明天也要回老家了,“梅姐,吃饭啦!赶紧起来。”

  “哇,小雷,五菜一汤呀,就咱们仨,吃得完吗,睡了整整一下午,一点都不饿。”

  “刚好剩下一瓶老黄酒,喝完算数。”

  “等明年小荷同志来,就又有地道家乡老黄酒喝了。她说一个人回去不带腊肉腊鱼,免得到处搞得脏兮兮的,就带黄酒。”

  “不想喝,我就一杯,阿强多喝点,开这么久的车,喝酒解解乏,睡个好觉。”

  “梅姐是一大早就走咩?你累了就让邱大哥开,他反正是男人。回去看看你家儿子肯定又长高了,肯定很开心。”

  “哦,他说了,路好走就我来开,路况不好,他来开。只是回天津感觉没啥东西好带的,没觉得什么东西有特色。”

  “咋没有,地球人都晓得,咱天津大麻花呀,你忘记啦?”雷姐赶紧提醒。

  “哎哟,不带那玩意儿,胳膊粗,谁啃得动啊!油还多。我是最怕吃那个东西。东北的干货还不错,还有野味儿,倒是可以买点带回来。”

  “陈娟带小帅哥回家了,梅姐回去过年还可以串个门呀!她老爹老娘对小谢有啥不满意的地方,梅姐也可以指导指导工作,该哄的哄,该骂的骂,争取他们小两口儿这次回家,顺风顺水、圆满成功!”

  “哦,你不提醒我倒是给忘了,我回到家呼陈娟,约她们一起吃个饭,先了解一下情况,需要梅姐帮忙的,义不容辞!”

  “小谢嘴巴还是蛮会说话的,小伙子也机灵,也帅,陈姐额娘不是急着嫁闺女吗,不至于故意给小万难堪。”

  “小荷同学回家了,你们也多联系,勤打电话,别跟小雷你俩玩忘记了,毕竟在法律上,她跟阿强已经没有关系了。将来你俩,还要享她的福。小荷本就旺夫相,只可惜不能生孩子,所幸现在有了小雷,你们仨天造地设的一家人。人生短短几十年,一定要善待人家,小雷我看还没嘛,人温柔,天生的好脾气。倒是男人,遇到不顺心的事儿,不由自主的就会发泄出来,很容易出言伤人。”

  “是的,梅姐,其实我跟雷姐也是处处小心,不惹小家伙生气。她人也开朗,嘻嘻哈哈的不晓得生气。你看她每次跟陈娟两个没个正经,好像永远都长不大。但是在公司上班就完全判若两人,一副大姐大的风范,公司就两个美女,一个Sunny,一个她,走到哪里都是一道风景,这点我很欣慰。”

  “是滴,小家伙一个经理助理,也做了几百万的订单,这还金融危机呢,都超过了有些老外贸员,经理拉拉杂杂的事情还照做,因为她没有业绩提成,元月份又给加500大洋,4000块的底薪,好多人在深圳市坐写字楼都拿不到这么多。”

  “她上班做事效率很高,打文件不用什么酝酿啊,咬文嚼字儿呀,只听见键盘响。回复客户也很直接,人家要优惠,她告诉客户再优惠公司就没利润了,这单等于白做,一张单不赚钱、两张单不赚钱,谁给我发工资啊!时间长了你也就见不到我这个大美女了,相信你会伤心后悔的。吴总在会上翻译出来,个个笑得半死。”

  死老外跟邱姐说,为了能经常看到你家大美女,我不得不跟你做生意。搞笑不啦!邱姐有时候骂外贸员,“回复一封邮件,半天憋不出一个屁来!不管你怎么跟客户交谈,我要的是结果,就像Summery的这个客户,吵着要跟我做生意,肯乖乖滴下单!”

  “那是,很多做外贸的,奉行客户是上帝,对客户处处小心翼翼,一本正经,从不敢越雷池一步。客户是上帝没错,但不是神灵,并非神圣不可冒犯。客户吃五谷杂粮,也有七情六欲、喜怒哀乐,适当的幽默,开个玩笑可以打开纠结很久的谈判僵局。小荷大概就是掌握了这点谈判艺术吧,只可惜我会说不会做,我们只坐纸箱,也没机会跟老外做生意。”

  “老邱不是说想上新项目吗,这么久了,有点眉目没得?做纸箱这几年还赚大钱,过两年做的家数多了,大家恶性拼价格,纸箱最没竞争力,几万块钱就能投产,也该有个长远计划了吧?”

  “他丫,想起来了坐茶几旁跟一帮鬼人泡泡茶念叨一阵子,打起麻将来爹娘姓啥都忘了。我也在盼着你能早点揭竿而起,给你呐喊助威,资金姐都预留在银行。”

  “梅姐,你晓得我在观望什么吧?以我们几个人的实力,只能开公司,内外贸都做,问题是现在还没有找到合适的,能够完全配合的生产厂家,就小万那个工厂,40个产线工人,都还不具规模,还要做其他加工单。自己开工厂生产,原材料方面,目前深圳供应链根本不完善。

  涂生跟我聊天,他预计再过两年,深圳周边地区做雨伞的会越来越多。过了年公司有一位板房师傅老曹辞工,已经说开了,开加工厂,给公司做加工,厂区已经摆了一些旧设备,用帆布盖着,就是给他准备的,等他找好厂房就拉走。

  吴总了解到今年金融危机对香港公司冲击还是蛮大的,虽然不至于倒闭,裁员过半的都有,也就是只留点种子,骨干,赔钱也要养起来。将来情况有所好转,订单起来就做外发。所以他也鼓励有技术的员工出去开厂,已经有了前车之鉴,自己也不可能再重蹈覆辙,对吧!”

  “咱哥看好了,就做雨伞呀?开公司相对简单一些,直接开工厂投资大风险也大,要操心接单,还要操心生产,还要懂技术。”

  “雨伞、手袋、背包,只要是上缝纫机车缝的产品都是相通的,我们公司不就是这些产品,都做。外出钓鱼要坐钓鱼凳子,也就是铝支架小靠背椅的形状,套上缝好的帆布套,就成了凳子。节假日两三个人约起来到野外露营,一顶露营帐篷,有单人的,双人的,支一把半径一米的大太阳伞,下面小方桌也就是两根铝框,中间装活动螺丝,面上掏帆布桌面,以及装饮料、酒水的手提包,天凉快还有睡袋,都离不开车缝。所以统称户外优品。要做就一起做了。”

  “邱姐计划明年重新开一个美洲组,让小荷带,直接升副经理,他现在只是副经理待遇,做副经理就不再做助理了。美洲目前是公司的软肋,都是些零散的客户,邱姐计划带小荷去美洲旅行。老板也是想加大加强客户开发力度,增加订单,做外发。他很看好接单做外发这个趋势。

  小荷同学,从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姑娘,到如今成为公司部门里一员得力的大将,这可是真金白银,玩不来虚的,足以说明时势造英雄!这也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启示,可以只开公司,不做生产,开工厂投入确实太大,还需要很多人操心,相当繁杂。”

  吃罢晚饭送梅姐下楼,来个吻别,祝她两口子明天回老家一路顺风!雷姐咱俩看一会儿电视也洗洗睡了,今天开车去广州来回都很快,担心耽误梅姐用车,真有点小累。

  “强子,小荷回家,年内要回去乡下看望咱们老母亲吧?”

  “同她讲了,看路况,路好、天气好就回去,不好就等过完年回去拜个年。毕竟她一个人,骑摩托车三十多里地呀!”

  腊月二十六,早上起来洗脸刷牙,雷姐喊出去吃早餐、打电话,看看小荷起床了没。踩上单车,这天气,虽然有一点点畏手畏脚,但骑车兜兜风还是感觉很惬意。

  电话拨通,小荷同学就来劲了,“啊!两个家伙,怎么这么早就跑出来,年货办齐了吧,梅姐他们走了没?

  “强子哥哥都踩半天单车了,还早咩?爸妈呢,身体还好吧。梅姐她们,你走之后第二天早晨就出发了。现在应该到家了吧。咱哥说今年不办年货,就咱俩,吃不多,买新鲜菜吃。爸妈的年货都办好了呗?”

  “爸妈身体嘎嘎滴,年货早办好了,我们三楼也重新装修了,前面加做了大屋檐,楼顶又加装了不锈钢护栏,很气派。爸妈要我们明年过年一起回来看看。”

  “那很不错呀,才盖几年就重新装修,老爸的钱钱花完了吧。手头不宽展你拿一点给妈妈用,过年正是要花钱。天气怎样啊,要回乡下不啦?回去代表我们一家向老母亲问好。还有问问老五找女朋友了没?把你没结婚的同学给他介绍一个。”

  “哎哟,姐,蛮会操心滴吗?我替老五感谢四阿嫂,哈哈!天气特冷,没下雪,今天二十六,这两天到城里办事儿,我二十八回乡下,正赶上老奶奶蒸包子,住一晚上,多吃几个包子中午再回来过年。想不想吃呀,帮你带几个?”

  “好吃你就多吃点呗。二十九就过大年了,老奶奶会让你走咩?俺哥叫你去尝尝大姐家的黄酒,今年是不是跟去年一样好喝,兜一壶过来。看看小慧慧长高了没,我特喜欢听她说话,太能逗了。哎呀,都忘记了,应该给她买一件真皮大衣的,让她过年好好显摆。”

  “老奶奶不让走,就在乡下过年,那有啥,两边都是咱滴家。说不定回乡下又有野兔子吃,你想吃不啦?我今天到城里忙完了去商场看看呗,有合适的就买一件带给她,我也拿火机烧,别又搞一件假皮,人家可是会拿炭火烧滴,啊哈哈!”

  “回乡下,叫老三打只狼给你吃都中!老爸老妈呢,只听见你在哈哈啊哈哈!三楼的房子老爸都整好了吧?办护照要抓紧时间,一晃过年了,办事部门的人都是缺一少二的,估计没那么顺利,有人刁难,去找咱们大书记成哥告状,纪检书记的弟妹,我看谁敢忽悠!或者到城里叫大嫂陪你去,二哥开车,她部门熟、嘴巴厉害,办事效率就高。一天办不好就两天,就在老大屋里吃住,多方便呀!”

  “老帅哥,你啰哩吧唧说了半半天,没一句是姐想听的,悲哀呀!不打了,姐要洗刷刷,然后进城,撒油拉拉!”

  “I love you ,i want you ,baby!”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