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四零:终于当老板了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adu的天空 3008 2019.08.13 15:24

  多事之秋的八月,深圳的天气正值热浪滚滚的夏季,还间或来一次台风、暴雨,吹得人们心烦意乱,吹得大地落花流水。月有阴晴圆缺,人也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梅姐也迎来了人生最大的转折点,也是她最不想面对的,偏偏还是发生了,被迫离婚。阿雯妹妹确系怀孕,医院证实老邱当的爹,无可抵赖!阿雯老家汕头,娘家也来了一拨人,包括母亲大人,老人吼一吼,老邱也要抖三抖,吼不几次,老邱就乖乖举手投降了。

  梅姐几乎万念俱灰,工厂、孩子都姓邱,都拿去,什么都不想要、啥都不需要,只想要静静。老邱本性并非大奸大恶之人,夫妻并非不爱,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啊,只是爱得有点泛滥,犯下了男人都爱犯的不可饶恕的错误。还算有良心,账上的几十万现金私下全部给了梅姐,小红跑本就在梅姐名下,也给她。工厂归老邱,客户也给他,自己打理自己赚钱,反正每个月底都有钱收。

  该来的终归要来,该走的终归留不住。哥平生第一次投资,还没见到钱就又要搬厂。梅姐整天就躲在我们家里,哪都不去,谁也不想见。

  我决定搬厂,小哥立马帮忙到处打听,一个星期就敲定一家,村长的房子,老相识,我住的房子也是他老人家的。挨着第四工业区,离家还近。三层厂房2400平,宿舍三层楼1500平,两层宿舍,底层饭堂,配套还算齐全。独门独院,厂房后面是院落,还可以搭建六七百平米的铁皮房,搬厂只花了一天时间。边生产边装修二楼写字楼。

  动静弄大了,梅姐天生操心的人,自然就跑出来亲力亲为,忙起来甚至顾不上吃饭。经过协商,咱俩各出资20万,注册资金60万,“深圳市观澜世强纸品有限公司”就正式成立了。老姐死活不做法人,由雷姐做企业法人,梅姐总经理,小哥还是厂长,梅姐、小哥按月发工资。先买一台二手五吨货车回来送货,工厂增加设备,招兵买马,一时间也忙得不可开交,老工厂的文员小刘这丫头留恋梅姐,立马跟着跑过来,倒是省了不少事儿。雷姐咱俩晚上下班直接先回来工厂里,十一点坐梅姐车子回家休息。

  尘埃落定之后,杨哥煞有介事地带着相关部门几位同事来工厂考察。“咱们的老同事阿强兄弟开厂,相信我们都很欣慰,作为我的老部下,我更骄傲!有这么大的规模,公司必须无条件支持工作!可以按产能给工厂排单,其他的因素我暂时不考虑,交期只能提前绝不能延后,这要签协议的,喝酒归喝酒、吃饭归吃饭,工作绝不能含含糊糊。出了问题老板罚我我罚你,羊毛出在羊身上。”

  突然就正儿八经地当老板了,一家人都感觉很兴奋,小荷同学打电话回家也跟爸妈报喜了。说得绘声绘色,高兴得天花乱坠,但我却总高兴不起来。我办公桌的台历上,每年都会用大头笔写上几个字“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以前晚上睡觉,年轻人折腾一阵子也就倒头呼呼大睡了。现在睡得还晚,折腾少了,却总爱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还经常把老婆大人弄醒,以为又要怎么滴,其实不想怎么滴,结果耳朵经常发烧,屁股经常挨揍。

  吃早餐,雷姐咋就想起来了,当着梅姐的面问“咱哥,都当老板了,你说你晚上折腾啥玩儿,翻来覆去的,半夜都不睡觉。以前死猪样儿哪儿去了?”

  “咋啦强子,现在已经算是走顺了,还在睡不着咩?也就是三楼才一个组在做事,后面继续摆切纸机进来就是了,也不是什么重机器,大机器,印刷现在是两班倒,摆好就招工。”

  “梅姐,是这样啊!杨哥给咱们排单做,感谢归感谢,但是你见过那家工厂只靠一家客户过日子?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打烂了不就都没了?”

  “嗯,这个姐想过,三楼全部摆上必须继续开发新客户,观澜这么多公司我们一家都没做,远亲不如近邻,工业区左邻右舍的,不说多,挖掘个三五家,应该不成问题吧!”

  “对,如果订单增多做不过来,多招人,宿舍大把地方住,全部开白夜班都行,累了星期天全部放假,咱们也不打疲劳战。伙食方面该烧肉烧肉、该蒸鱼蒸鱼,我们包吃包住,不靠压榨工人的这点伙食费赚钱,这点给小嫂子讲清楚,别把工人给饿跑啦!毕竟我们都是从普通工人爬上来的,别好了伤疤忘了疼,让人家还去遭受我们从前遭过的罪。”

  “明白,这个我会跟小嫂讲清楚,马上就进入二十一世纪了,早已过了吃糠咽菜的岁月,将心比心,你对工人怎么样,工人就会对你一报还一报。两班倒的话,起码杨哥的订单有保障按时出货,也有余力安排其他订单。”

  “最终杨哥的订单只能占五成,即使有啥风吹草动,剩下的五成订单也可以保障工厂正常运转,不至于亏损。一月的开支小十万哪,不考虑周全,分分钟我们自己的工资都得拿出去买大米。”

  国庆节的时候,老五打电话回枣阳老大工厂,三哥接的电话,听说我们开厂做纸箱,想起来咱们老付家也有个人才在深圳坂田当经理,不记得负责采购还是仓库。老五叫老三问清楚,然后星期天直接打小荷手提。

  很快好消息传过来,原来还问俺喊四小爹。就在龙壁工业区。约好周六晚上见个面,下午下班出来梅姐就在外面等,叫上老五、老婆大人一起,我开车,半个钟到龙壁工业区大门。

  一见面他俩认识,赶紧喊五爹,“四爹吧,这应该是四妈,我弟弟在大伯工厂见过四妈,说很漂亮,长得像山口百惠,我晓得你们在深圳这边做的不错,但就是没你消息。”

  老五介绍“四哥,这是我们付家湾的骏成,是世豪哥的老大,也来深圳很多年了。”

  赶紧握握手,“他乡遇故知呀,没想到,咱老付家竟然有人混到经理位置了。上车吧边走边聊。”

  “拉倒吧,四爹,你都当老板了,还寒碜人家。我大伯他们工厂效益这两年还可以。我弟弟也在那儿上班,我们家田地多,农忙起来不得了,所以没叫他来我这儿。”

  “对,割麦插秧忙双抢你大伯都会放假,都是农村来的,农忙时节回家里三下五除二收拾干净,转来坐厂里干活心也是净滴。”

  说着话就到了。骏成下车就惊讶:“四爹可以呀,整这么大,三层楼光做纸箱,满员开工的话,你一月抵大伯干一年。”

  “你小子行啊,这都还没进车间,都能看出门道来,不愧是大经理。”上二楼喝会儿茶再去吃饭吧。

  梅姐说:“都你老付家的人,就别带人家到办公室显摆了,小雷、小哥已经在井冈山点菜,去哪儿坐下来边吃边聊。”

  井冈山一楼唯一的大房间,我们进来坐下就上菜。见我们这么多人,这么热情,骏成有点尴尬:“四爹,先跟你说清楚啊,我是采购经理没错,可能我三爹没说明白,我们公司做设备的,用纸箱的数量少之又少,设备包装直接订的纸板回来,只有少数配件采用纸箱装。”

  “哎,这我清楚,一说你公司名字就晓得你们公司基本不用纸箱。老付家有人当经理,又这么近,不叫过来叙叙家常,走动走动,这可不是你四爹的性格。过年回家问起来,你大伯还不收拾我?”

  “哈哈,四爹太客气了,是啊,我也对你慕名很久,今天总算见面,没想到这么几年就做了老板。其实咱们俩同届,你初中在镇中上,我在乡中上,高中我在一中,你在九中,你毕业就出来打工,我上了大学。所以我来深圳,你已经是老革命了。”

  “来,为咱们家的大学生干一杯!”小荷同学难得先举杯,可能人家夸她漂亮的缘故。

  “谢谢、谢谢四妈!其实说到用纸箱,你们村里就有一个人,小猴子,四爹你记得不,跟他姐夫一起在平湖后面的五联开螺丝厂。去年才搞,生意还可以,我们公司转手买了几台二手设备给他们,我回去把联系方式找给你。”

  五弟说:“小猴子初中都没上完,出来深圳还要早,她姐比四哥大一岁。躲计划生育两口子把几个孩子放姥姥家,跑来深圳找猴子,很少回家。其实他们在家里就有钱,原先在街上开批发部。”

  “那没事儿,回头接他们一起过来坐坐,一个村的人,可要多联系,做不做生意,酒是要喝。”

  “这样,四爹开工厂也不是指望哪一个客户就能吃饱饭,现在知道了你在这儿,有机会介绍这方面的朋友,同学给你认识就是了。开工厂找客户都是循序渐进,急不来。”

  “对,工厂目前有固定客户,但总不至于在一棵树上吊死,需要多方联系,总之,大家多操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