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七章:种田、打工、开厂,都不易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adu的天空 1544 2019.07.25 09:52

  傍晚回到家里,车上拎下来一只羊腿,一包河鱼干,一只腊兔,一壶黄酒。老五说:“鬼子进村儿,收获不小哇!”关键是老娘见了高兴,说你二嫂难得这么大方。

  “别弄菜了,中午吃的实在太饱,下一锅面条吃一个包子足够了。”

  母亲说那就包饺子,现成的包子馅儿,叫三嫂和面擀饺子皮。母亲和三位少奶奶包饺子,老三端出来几个凉菜,叫上老五咱哥仨坐下来先喝。两位四夫人直摇头,咋还喝得进去哟?

  哥仨儿边喝边聊,我思虑再三,有些事儿,还是尽早聊聊,毕竟回来的时间还是比较紧张。一走又是一年,甚至几年不回来。老母亲的养老问题,老五的婚姻大事不得不过问。虽然在外打工,也不想家人为我担忧太多。我问老三有啥打算。

  “单位保住工龄,过了年全部自谋出路,我还算是好滴,没领工资落一台破皮卡,已经折算过户给我了。其他人出来啥没啥,有些人甚至过年都困难。小县城,国营单位大同小异,都在改革,没几家日子过好。老大叫我过了年帮他跑业务,主要跑河南,那边我熟。”

  “我们家总共多少田地,老五也老大不小了,一年一年的,算下来落几个钱儿没?”

  “落个屁钱!连田带地十一亩,加上老大、老二以前的开荒地、山坡地,也就十五亩的样子,留下口粮,其它的麦子、稻谷、棉花、花生、芝麻绿黄豆卖卖,勉强够交提成。还不算自己买的化肥、农药。天干时抽水抗旱,如果真要精打细算,在农村,种田地还赔钱。”

  “那还种它啥球意思?累死累活滴,还赔钱!老娘去城里养老,养老费我们平摊,也不沾老大的光。你不如跟我出去打工。不然这样下去啥时候娶得起媳妇?”

  说着话饺子熟了,小荷盛一盘子放桌上蘸醋吃,娘儿几个都盛一碗坐下来听我们聊天。老五又给俩四嫂倒杯酒。“饺子喝酒,越吃越有!”

  老五说:“我以前跟老大提过,早不想不种了。他告诉我就是赔钱也得种,还不知道将来工厂还能开多久,你打工还能打多久,政策哪天变了,都回来还有田地在。一旦丢了,过几年再回来院子里都成了荒郊野岭,吃啥?”

  “我不可能再回来了,都没种过庄稼,回来干嘛呢?鹿头街那栋小洋楼我也没打算长住,等老爸退休了还是给他们养老住,不可能永远住学校里,吵死人。将来最大可能是在深圳安家。一旦安家我们几个的户口就要转过去,老家的一切,守得住,你守,守不住我也不过问了,也操不来这个心。”

  “一个打工仔在深圳安家,谈何容易啊,就凭你两个、三个,一年不吃不喝能整多少钱?家里情况也看的到,没兄弟帮得到你。老大他们,风光只是在面上,实际上羊尾巴都盖不住自己的羊屁股。我只答应帮他们跑一年,不行我再想别的,跟你嫂子回河南发展都行。”

  “唉,不需要哥几个帮我,我自力更生好了。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回来坐家里了,才想起来操老五的心,总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好办法。等过完年我拍拍屁股走了,各忙各的,一年或者几年都不回来。哥几个自己招呼自己的摊子,谁也代替不了自己。”

  “老大一直想我回来帮他,大书记成哥也提过,作为弟弟,我责无旁贷,但真的回来,能帮他做啥呢?做工人肯定不是,做管理,自己不懂,又都是亲戚,我们这边的,大嫂那边的,谁管谁呀?跑业务吧,我不懂人情世故,并且天生讨厌溜须拍马、看人嘴脸。所以只能选择在外面,打工,合口味搁这儿干,气不顺,自己走人。谁也不欠谁的。这是我心里话,一直不好意思当老大说出口。”

  老五说:“总而言之,你还是嫌老大的庙小了。”

  “老五,并非你四哥嫌老大的庙小,有句话说的好,不要把鸡蛋都装在一个篮子里。如果兄弟们都挤在一个窝里,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天有不测风云,月有阴晴圆缺。万一有个风吹草动,岂不哀鸿遍野?这样的例子很多。”雷姐跟老五摆起了龙门阵。

  哥仨儿的话题比较沉重,雷姐不知不觉扒着我肩膀静静地听着,听得懂大部分,偶尔插几句,发表自己的看法。小荷陪母亲坐火盆边叙家常,三嫂看看小荷,看看小雷,估计感觉怪怪滴。到底哪一个才是四妹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