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婚礼前奏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adu的天空 1233 2019.07.04 11:14

  婚礼定在小年第二天,腊月二十四。按照我老家里的老规矩,要请几台车拉着新娘、嫁妆、有些连家具都拉上,绕街转几圈。老丈人学校大领导,一声令下,“咱不讲那排场,来回折腾都嫌累。到时候新郎新娘手拉手进酒店招待客人就行了。”一锤定音。其实我跟小荷俩也不想折腾,家具按房间空间定做的,都摆好好滴,搬来搬去碰坏了都。所以都夸老爸英明!

  酒席订了二十二桌,饮料、酒是自己在批发部买,我三哥提前送过来三壶自家酿的黄酒,一百五十斤,我老娘做两壶,大姐做一壶,家乡人都喜欢喝黄酒,过年都喝。我家预计八桌,这边十四桌,高中老师占一半,校领导、班主任全到。一切都是丈母娘在操办。

  天气时阴时晴,看不见太阳的日子占大多数,小荷咱小两口儿这几日根本没心思看老天的脸色,优哉游哉,早就开始享受新婚蜜月生活了,婚礼婚宴基本没让咱们俩操啥心。每天睡到九点过才起床上街吃早餐,有时候小荷在家,我就买回来吃。楼上楼下也都布置的漂漂亮亮,二楼阳台上摆满了花花草草。冬天不下雨也不下雪,就是干冷,小镇上,这条街又是新街,北风一吼,灰尘满天飞,都不敢开窗户。幸亏我们在学校洗衣服,如果晾在这里,我天,那还了得。

  在我们乡下结婚的,新娘子一般半夜都要上街来美容店或者理发店做头发、化妆。然后一大早赶回家出嫁,基本一夜没睡。咱家这位,二十三过小年,晚上在家照样大吃大喝,好像没啥事儿一样。哥操着心,试探着问小荷同学晚一点儿要不要上街预约一家美容美发店,明天一大早去烫个凤凰头化个美女妆啥的。“烫什么烫,要烫你去烫,嫌姐丑、担心明天牵不出手还是咋滴?哼、哼!”当着二老的面耍威风吼得小女婿差点找不着北。

  吓得哥一哆嗦,“No no,老婆大人仙女下凡、天生丽质,刮光头都好看。”突然发觉说错了。还没来得及赔不是就招来一顿捶。丈母娘开腔了:“行了行了、别闹了,小荷本来学生头,又是圆脸,头发一烫显得老气,就这样也好看,明早自己画个淡妆就可以,没必要搞得跟唱戏似的。”听老妈一夸,高兴了,“听见没有哇,笨蛋!”在哥脸上狠狠滴咬一口。然后老妈崔我俩洗完澡早点过去睡。小荷可满不在乎,还要坐下来看会儿电视,跟老爸聊会儿天。

  回到新房就又忙了,把明天要穿的衣服全拿出来,出门到酒店咱俩全身大红唐装,在市内定做的,我不在家,小荷喊上我弟弟一起到市内量身材。明天上午拜堂也是这身唐装。没买婚纱,本来小姨妈要送一套的,她没要。姐怕冷,说自己才不那么傻,大冬天的穿婚纱,露半身肉,还冻得嗷嗷叫,姐可犯不着美丽冻人、搞那么前卫!

  等拜堂过后开始敬酒再换衣服,都穿西服,外套风衣,这样显身材。呢子风衣是咱俩在深圳买的,也大气。农村孩子结婚还不流行穿风衣,一般都西服,羽绒服。我说你穿唐装就穿红皮鞋,换下来穿风衣了就穿高筒皮靴,身材更高挑。明天上酒店,皮靴也带上。人家一听有理,给哥竖个大拇指。拣一皮箱放好才洗洗手上床睡。

  躺下来又来劲了,我说明天才拜堂,都已经做了半月新郎官,哥这玉树临风的小身板,不晓得还能坚持多久,话音未落,又招来一阵狗咬,半天喘不过气儿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