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三一章:蒸包子包饺子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adu的天空 2222 2019.08.08 15:40

  二十八,把面发。俺突然想起来问:“雷姐,今天腊月二十八呀,要蒸包子不啦?”

  “蒸,怎么不蒸,闲着也是闲着,冰箱里也是空的,多蒸几笼也有地方搁。以前的发孝粉搬家丢了,一起去买面粉,包子馅儿,今天就不用做饭了,打个紫菜蛋花汤,就吃包子。”

  上街咯!“姐,你看路上的行人明显少多了,今年亚洲金融危机,很多工厂提前放假回家过年。只是咱们台湾公司做欧洲客户的,还没啥感觉。相当一部分香港公司就没那么好彩了,今年惨淡很多,去年十月份就有公司大量裁员,去三分之一的都有。好在香港公司在深圳发展的早,早就赚了钱,还耗得住。”

  “听徐生他们几个台湾经理聊天,说是新台币也没能守住,崩溃了咩?他们估计,国际金融大玩家会在香港栽跟头的,香港毕竟有中央政府做后盾。金融玩家再牛逼,也不可能‘富可敌国’吧,尤其改革开放十多年的泱泱大国。”

  “到了,老婆大人,看看买啥配菜,我来买面粉、发孝粉。”

  韭菜、老豆腐、里脊肉做包子馅儿,雷姐剁肉,我炕豆腐块。薄薄的豆腐块,炕的两面黄,放凉了也都剁碎,十斤面粉,蒸了两锅四笼。中午每人吃俩,香喷喷的,喝一碗蛋花汤,好饱。

  “亲爱滴,过年跟小家伙打电话,俺们今年蒸的包子可香啦!还有包子馅儿,晚饭包饺子吃吧,夹几个盐焗鸡爪切开,晚上老两口小喝一杯,饺子喝酒,越喝越有!”

  “是啊,眼看几年过去了,咱们都老两口了。我说了你又心碎你又纠结,房子买不买,毕竟钱在银行,况且咱们附近也没有楼房盖起来。是不是也该考虑孩子的事儿了。你真要姐三十岁生孩子呀?”

  “唉,提起这个就头大,小家伙也提过一次,她说咱们俩结婚证、准生证都有了,就住这里照样可以生孩子,等过两年房子卖开了,买了房子随时把户口转过来。在等一年吧,挣钱一年一年的事儿,说不定哪天挣钱机会就没了。”

  “有时候想想,在家不出来也有不出来的好处,在家咱们这个年龄早当爹妈了。在外打工反而感觉东也难西也难!总是东成西不就。”

  “人多的时候吹牛,将来创业,如何如何,其实都是在给自己打气,这篮球如果气不足,自己都不想拍,人前人模狗样的还得装。一个积极向上的人,凝聚力和向心力总会围绕在你身边。

  如果我们现在收拾收拾回去鹿头街,你带孩子,养养花,多生一个都不怕,不就罚点款嘛。手里头还有几个小钱儿,一楼的门面自己做生意,小日子也过得滋润。现在一年的房租就是三万块,人家几位大姐还要赚钱,不算多,每家每年赚两万,不赚这个数人家也不会做,毕竟淡季一个人,旺季几个人守在店铺里,三个门面就是六万,加房租九万。也就是说咱们家的三间门面一年就有上十万的利润可赚。”

  “哦,是啊,难怪老爷子装修房屋不差钱儿。但这恐怕不是咱四爷想要的,你没有小富即安的观念,压根就没有。你的目标肯定将来超越老大他们,你要做的是付家湾几万人当中的龙凤。大嫂不是说了嘛,老付家几万人就出你一个帅哥,当然这话夸张,但你必须证明自己高人一等,练武之人争强好胜的念想在骨子里是根深蒂固的。”

  “在姐心里一直有个疙瘩从没提起过,小家伙不在,姐想问一句,当年在平湖祸害华姐的那个台湾经理,应该是你做的好事儿吧?我也是后来见识你的功夫才联想起来的。”

  “咋啦,姐,想起来讲故事呐,咱边包饺子边说,说来听听。”

  “那个王八蛋霸王硬上弓害华姐流产,从医院出来后,大武、小武、还有华姐的男朋友大根哥,全部回了老家。不久你从仓库货架上摔下来,杨哥送你到医院,一住就是四天,小家伙已经回家了,就我要照顾你,你交代杨哥千万不要我来医院看你,自己想躺医院静静。其实每晚我都去医院看你,问护士说你出去散步了,闷得慌。你出院不久就传出那个衰人给人干了,并且是在港台宿舍干的,没有任何蛛丝马迹。那个王八蛋回老家养伤,后来再没来过深圳。”

  “家姐,在咱们深圳打架斗殴那都是家常便饭,你说大家来自五湖四海,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多了去了。偶尔闹点小矛盾,也很正常,这些小事情,那能赖在兄弟头上咧!你老公我现在可是有身份证的人哟!”

  “姐当时纳闷,这么大的个子从货架上摔下来有这么严重吗,况且平时你的身手也够敏捷,不至于呀?后来见识了你的功夫,姐判断那次绝对假摔,想休息几天办事儿才是真的。你前空翻单手拍地轻轻一按就翻了起来,还能无声无息,两米高的货架能把你摔伤,可能吗?”

  “哎呀,姐!饺子皮包完了,您就别纠结了,过去的都成了历史。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太多秘密,忘了往事你会发觉生活更加有趣。”说完抱着小脸蛋儿就吹了一大口。

  “其实这两年姐想起来这档子事儿,心里都暗暗流泪,不晓得有多后怕。你为了休息几天,把自己摔成那样,二十几岁的小伙子,能下这狠心吃这份苦,不光是为了报答当年你在山上流浪华姐对你的接济,照顾,还有你跟大武兄弟的患难之情。还有你的正义感!”

  “姐,晚上多喝几杯,报答姐姐的知遇之恩!地球是圆的,路不平的地方多了去了,付某人业已成家,诸多牵挂,仗剑天涯已是过眼云烟。现实的生活,已经太多无奈,油盐柴米酱醋茶,足以摧毁一切血肉之躯!”

  “是的,现在家里毕竟不是你一个人两个人了,考虑事情必须要全面。前阵子老严敲诈我,姐天天提心吊胆的不是他,龟儿子就是想讹我钱,量他不敢对我怎样。而是担心你,怕你暗暗出手找他算账。所以那王八蛋还有很多无耻的话我都没同你讲。因为你在新亚是出了名的武林高手,连财务上银行都要你开车保驾护航,万一狗日的出事,人家一想就是你干了,赖都赖不掉。还好哇,居然想到租小车送姐上下班,惹不起躲得起!看来咱哥真的长大了,考虑问题也成熟了!”

  “姐,晚上多下点饺子,我要吃三碗,哈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