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二三章:雷姐班上的烦恼事儿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adu的天空 2100 2019.08.04 09:59

  这几天下晚班,到军营站台等等雷姐已经成了习惯,小荷同学有时间累了,就把哥的公文袋垫地上坐一会儿,或者靠哥腿上养神。基本不超过十分钟就能等到,然后一起回家。

  周六下午回来,在家做晚饭,八月刚立秋,实在是热,叫俩姐坐卧室里吹空调剥皮蛋,莫出来,哥一个人炒几个小菜也快,分分钟搞定。

  “今晚七夕,牛郎织女喜鹊桥相会,要不咱点几根蜡烛,来个烛光晚餐。这个小方桌放这里正合适啊,以后就放卧室,不用的时候收起来靠墙也不占地方。”

  “烛光晚餐小资情调,是浪漫,那雷姐看不清,吃到鼻子上咋办呢?”小荷同学瞪着一桌香喷喷的佳肴撇着大嘴巴说道。

  哥赶紧把雷姐抱住坐腿上,“放宽心,咱姐有我在,永远不会把肉肉吃到脸上。”

  “是啊,有咱哥在,姐就不至于菜饭吃到脸上,只是有时候吃点哑巴亏哥也有替不了的时候。”

  小荷拎啤酒进来,“咋,雷姐,吃谁的哑巴亏?新亚谁敢欺负你?”

  “强子晓得,还不是那个老严王八蛋,公司这几天正在调查他,搞得整个物料部鸡飞狗跳,徐生恐怕都有麻烦。”

  “啊!他狗日滴翻船了,走人了咩?”

  “人还在上班,蔡老大今天已经放出话来,要查清楚他到底有没有贪污。昨晚上另一家鞋底厂经理请老严吃饭,碰巧老蔡也在隔壁跟朋友吃饭。吃罢饭,那个经理带老严去开房,老蔡开车跟随到酒店,早有两个靓妹等在那里,扶着老严就上去了。”

  “周五就去鬼混,也太放肆了吧,那蔡老大不是抓个正着?”

  “老蔡才没那么傻,对讲机一叫,来一群民警、治安队上楼查房。连两个靓妹一起直接抓进派出所。”

  “然后呼叫蔡老大去赎人,哥没猜错吧?”

  “对,老蔡人去了,说没带钱,问谁开的房,那个经理开的,找不到他人,直接打鞋底厂老板手提过来赎人。”

  “丢,老蔡够绝。对咱姐有啥影响,对你们部门彻底调查?咱姐身正不怕影子歪!”

  “是啊,这不月初,刚好有三款订单要下他那边,徐生让我叫东莞的曾老板过来,请他尽快打板确认,下我这边。老严以为我搞鬼,私下告诉我,下我这边该他拿的还得给他留着,气人不啦!”

  “娘希匹,这打样板还没确认,等于八字还没一撇,他叼毛着哪门子急嘛!”

  “这还不算啥,给他就给他,姐也不稀罕。问题是徐生今天统计了所有的供应商,包括梅姐的纸箱厂,说要重新筛选。我来几年了,这还是头一次重新洗牌,可能会重新分配,不晓得到时候我手头还剩多少,都还有谁?开发一个客户不容易,维护一个供应商也是一样,不能够相互配合,还不是要影响出货。”

  “以老蔡的脾气,给行政部赖生将一军,老严还能继续呆下去咩?”

  “不晓得,还没听陈娟说啥,我们徐生也怕事情闹大了,他也有失察责任。私下告诉我多担一些责任,再不能像以前那样无忧无虑了。这周有些老严签的字,都给我签。意思很明白,把老严架空,让他自己知难而退,自己走人,表面上都过得去。”

  “他不走,跳来跳去的,对姐始终是个现实的威胁,对于徐生也是个定时炸弹。老哥把你推到前面,也是权宜之计,咱哥俩儿一样的硬伤,都不是本科,所以你也做不了老大。不然这真是个天大的好机会。”

  “哥,明天咱们一起去新亚玩玩呗,门卫室也都是老熟人,万一老蔡在门口,聊聊天听一下风声。凭咱哥的洞察力应该能看出点端倪。也能给雷姐助助威,别以为强哥出厂了,娘家没人了!”

  “中,明天买两包万宝路去潇洒走一遭。老蔡周六晚上就不见人了,这星期天肯定不在,呼他回来,哥请他喝酒。”

  星期天的清晨,万里碧空不见一片云彩。除了闷还有一个字就是“热”!

  “牛郎和织女估计昨晚上一直都在河里泡澡,不然呆哪里都是热。”

  “那还用说吗,一晚上都在沐浴爱河!”

  “大清早没个正经,去哪里过早啊,咱哥?”

  “到龙华去喝稀饭吃狗不理,现在搞整治不晓得还有木有?”

  “咱哥怀旧情结越来越浓了哈,到了新亚,是不是感觉回到了娘家?”

  “可不是嘛,哥是到了新亚才成长成熟起来,还学会了开车、装逼、喝高山茶、泡咖啡。时光荏茬,二货少年如今已不复当年的青涩。前进的路上固然不乏畔脚石,遇妖降妖,遇魔除魔!哥虽然脚丫子不长,但也不喜欢穿小鞋儿!”

  “哎哟,咱哥,咱今天是去请蔡老大聊天、喝酒,不是上长坂坡取上将首级!”

  说话时间过得快,“下车啦!”小荷拉着哥就蹦了下来,雷姐随后也斯斯文文走了下来。

  “继续往前走,看看狗不理还在不在?”

  “哟呵,还有得吃。估计香港已经回归了,风头也就过去了,一切回复了正常。”

  每人俩包子,一碗小米粥,吃饱喝足,向新亚开拔。俩姐打一把小洋伞在前面扭屁股,老婆大人这么快台昌的洋伞都用上了,佩服!哥老规矩,压阵!

  还没到新亚大门口,于队就出来了,“强哥哥,稀客、稀客,那阵风把你给吹来了?”

  “靠!墙上装的倒后镜,总是提前暴露哥的行踪,想搞个突然袭击都难!”赶紧跟于队握个手,掏出万宝路给哥几个发烟。

  进来于队办公室喝茶,东拉西扯滴聊了半个钟。我有意无意问:“蔡老大呢,最近还好不啦?好久不见,也是十分想念!”

  “哦,老大回台湾了,也是今早上才去香港,中午的航班。一周就来了,下周过来一起喝一杯。”

  然后我叫雷姐、小荷一起去看看陈小姐在忙啥,她说中午请我们吃大餐的,不会是生日吧!

  不一会儿,陈娟她们一起就出来了。“强哥哥走了,带你逛街去!”

  下来到马路上,陈娟说要不去逛中心广场,疯了吧,这么热的天,走,跟哥一起回家,中午搁家做饭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