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五章:外甥女的红包情节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adu的天空 2137 2019.07.29 07:47

  昨天出太阳一部分积雪开始融化,马路上车来车往的已经化差不多了,夜晚降温路面结冰,大清早估计路上难走。俗话说“下雪没有化雪冷”,初二的清晨,到处都冻得硬邦邦的。

  摸出手表,八点了,刚冒头想起来,被两只手一把按进被窝里。哥这苦命人,到点不起床,一个大老爷们儿无所事事地赖被窝里做啥吗?做啥都中,但不做爱爱,太冷。起来上楼顶陪四爷练半个钟保证不冷了。老实点儿,九点半起来,十点十字街吃早餐,然后出发东山窝。反正赶上大姐家吃午饭就行。

  据不完全统计,大初二喝醉酒的人最多,路上摔跤的也是最多,尤其现在这路。别看路边的小伙子们带着小媳妇摩托车呜呜叫,嘚瑟得了不得,下午回来就鄢了。雷姐问为啥子。

  小荷指着车窗外的一对小年轻儿说:“这一对一看就是去年刚结婚,新媳妇里面还穿的大红新婚棉袄,初二法定的回娘家拜年,那家的新女婿中午不给灌个七荤八素,街坊邻居都会说老丈人小气,舍不得酒。”

  “新媳妇这么傻,看着老公喝醉也不管一下。还有丈母娘,不是最心疼小女婿吗?下午还骑摩托车回来,多危险。”

  “过年就是图个热闹、喜庆。自家有兄弟的,肯定要把新妹夫喝好、吃好,招待到位;没有亲兄弟的,街坊邻居小伙子、大男人陪客的多的是,找几个能说会道酒量大的,一样把新姑爷伺候得劲。更惨的是赶上还有其他客人,老酒鬼那种,还不止一个,尤其是碰上叔叔、舅舅这样的长辈,舍命都要陪君子,不醉不罢休。有的新郎官能醉几天才回家。”

  “天咧,感觉有点恐怖。你跟咱们四爷前年回老家,昨天几个叔叔怎样款待新姑爷的?”

  “强子不一样,我爸交代过,不准劝酒,差不多四十里路虽然是泊油路但毕竟是山路,那条路经常出事儿。昨天喝完第一杯白酒,我把强子杯子一拿,倒黄酒,叔叔们都不跟我争。”

  “雷姐,喝酒的时候身边有个保镖,至关重要啊!什么叫贤内助,就是咱小荷同学这种。助,还有助纣为虐,关键体现在一个贤字!贤惠、贤淑、咸菜,当然还有闲的发慌!”

  “哥,这夸人,夸着、夸着就夸跑题了,所以雷姐到现在都还搞不懂,你说的话那一句是真,那一句是假!”

  “老同学,真和假也是相对的,真作假时真亦假,假作真时假亦真。以真作参考,假的就是就假的;以假作参考,假假真真,就很难分清楚了。在某些特定的领域,两点之间的距离,并非直线最短。”

  “请付专家举例说明两点之间的距离,什么线最短。”

  “姐们儿,这样的例子简直不胜枚举。二战时期,法国人自作聪明,搞了个号称天下第一的马奇诺防线,借以阻挡德国人的进攻。该防线固若金汤,德国人若要啃下这座硬骨头,必定耗费人力物力,战争僵持还有宝贵的时间。于是采用迂回战术,借道荷兰、比利时进入西欧,五天拿下荷兰,七天攻入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六个星期法国俯首称臣。”

  “固若金汤的马奇诺防线成了聋子的耳朵,摆设!”

  “现在卖给人家开发成旅游景点,等有钱了咱也去里面捉迷藏。”

  不紧不慢的走,我们也到了分叉路,前面有个小伙子在摆弄摩托车,旁边小靓妹直跺脚,看样子摔跤了。走到跟前儿停下来,小荷开窗问小伙子怎么了。摔跤,走不成了。

  我下车看看,“新车啊,伙计,这不还能骑吗?”

  “大哥,右手把摔坏了,揪不动,加不上油啊?”

  “去哪儿走亲戚啊?”

  “新市老店。”

  “哦,我在哪儿上初中。咋办,放我车上,带你俩到街上,新十字街就有修理店,到了街上你俩也就到家了。”

  几个人齐动手,搬上后车厢继续赶路。

  “小伙子,你还怪会摔哈,刚好摔在雪堆里,要是摔在泥巴窝里,那你俩回娘家就好看了。”

  “姐,我都懒得说他,叫他慢点开,新买的车,他根本就不怎么熟,偏要逞能!幸亏遇到大哥、大姐你们,不然真不晓得咋办?”

  到新市十字街修理店,就不用我动手了,有师傅帮手抬下来,关上车厢我就走了,也没给小伙子道谢的机会。十一点半车子停大姐家门口,前庄的几个堂哥,还有个堂堂哥,已经来了。

  晓慧慧第一个跑出来,先给四舅母拜年,接着给雷阿姨拜年,最后给四舅拜年。捏着三个红包,就开始在几个堂舅舅面前显摆。

  前庄老三问:“晓慧,过来三舅看看四舅母给你拿多少红包?”

  赶紧得意地拿给三舅看,老三拆开,“坏啦,四舅他们给的都是假钱哪,看你咋花出去!”

  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港币、二十元,三舅你不认得字儿吧?”

  “三舅认不认得字没关系,你花得出去不啦?”

  “这么好看我干嘛要花出去,像你样败家子儿,我红包多得很,好看的钱存起来。”

  “任你咋说,就是不相信四舅给的钱是假的。人家是四舅最忠实的粉丝,肯定相信四舅和舅母了。”

  “关键是四舅母给的二十元太有吸引力了,那可是人家长这么大最大的红包。”雯雯说道。

  “还有二位爷呢?”

  “哈,没见人影儿,估计等你回家接吧?”

  我赶回家半路上接上老三、老五转来,城里老大、老二,还有四堂哥也回来了,带俩侄子,俩嫂子没回来,估计一台车坐不下。

  “大舅、二舅、四舅,新年好!”小慧慧又发现了大目标。

  “哎哟,晓慧,小嘴巴恁甜呢,问你二舅要红包,我的红包都在他那儿。”老大说完坐下了。

  老二拿一张十块,人家站着不动,又拿一张,准备坐下来。“二舅,大舅滴红包呢?”

  “大舅一张,我一张,还不够咩?哎哟,手里拿滴啥票子?”

  “四舅母给滴港币,人家一张就是二十,你两张才二十。”

  “好好好,加十块,还有这位四舅的十块,又二十,够了吧?”

  “够了、够了,谢谢二舅!”晓慧屁颠屁颠滴跑进去藏钱去了。

  小荷同志赶紧给俩侄子每人发一个,“谢谢四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