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二章:咱家小洋楼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adu的天空 2192 2019.07.23 13:16

  睡到早晨八点多,爬起来推开窗户手伸出去试一下,哎哟,麻麻耶,不是一般的冷!赶紧又钻进被窝紧紧抱住。磨蹭到九点,起来、起来哟!我说起床洗个澡,晚上搁家就不用了洗了,省得冷。人家就是站着不动,非得哥亲自动手。洗刷完毕,毛线帽,红围巾,雷姐皮大衣,高筒皮靴,哥寒酸点儿,旧呢子大衣。然后出去看看古城风景,顺便吃个早餐。

  下来前台就有小妹引路带我们去吃早餐。用得着这么客气咩。昨晚就餐的大堂,摆了一排手推餐车,各式各样的早餐都有。来两碗热干面,两碗蛋酒。雷姐还嫌不够辣,又要一勺辣椒油,一碗面吃完,帽子不戴了,围巾取了。有效果哦!

  转到泾水公园,桥上的风太大,赶紧撤。快十点回来,雷姐坐前台大堂等,我上楼拿行李,宾馆出来小北街就有个站台,来往鹿头镇的中巴,一个钟一班,跳上车,人不是很多,都有座位。到十字街下车,推着拉杆箱往新街走,手一指:“那就是咱家小洋楼。”

  楼下三个门面,三家都是服装店。服装店不会深度装修,破坏墙壁,也比较干净。问卖服装的大姐。楼上有人没,她一愣,看着我像见了外星人一样,往上指了指,好像看见小荷妹妹过来了。

  扯起嗓子喊一声就跑下来了。抱住雷姐舍不得放手,完全当哥透明滴啊!还是大姐问我是谁,人家圆脑袋一歪:“帅哥,告诉服装店大姐,Who are you ?”

  “哦,我应该算是这里的小主人吧?”说完拎着皮箱就上楼。小荷带雷姐上下看看,到二楼阳台欣赏花花草草,俩家伙抱在一起脸挨着脸,“小家伙喂,有这么漂亮的家,好幸福,我都舍不得走了,咋办呀?”

  “晓得你打工辛苦,强子说你有几个大供应商,同事们都眼鼓鼓地看着,难免勾心斗角。那就不走了呗,明年你带娃,我跟强子就在下面做生意,自己的店面又不用操心房租,强子精明又勤快,还怕养不活自己呀!她们进入冬月一天就卖三四千块,一千块有得赚吧。”

  两位姐在阳台自顾自地悄悄话,我把皮箱的衣服啥滴抖出来,该挂的挂,该放桌上放桌上。还有几盒台湾高山茶,这几盒茶叶都没舍得喝,等会儿去学校吃饭要泡茶,回去乡下也带一盒,饭后泡一壶。

  不一会儿老妈上来了,我赶紧出来打招呼,老人家一下子明白了,赶紧拉住小雷:“这就是小雷吧,让我看看,好闺女,长得真标致,有气质,一看就是个读书人,比我们小荷成熟、稳重。”

  “雷姐,快叫妈妈呀!”我无限深情滴拍着雷姐肩膀,催促她千万别失礼。

  “妈妈好,妈妈还这么年轻漂亮。我跟强子也是刚回来,小荷正带我到处看看,新家很漂亮,我刚刚还跟小荷妹妹悄悄话,回来就不想走了。”

  “房子也盖几年了,只是你们都在外面打工,平时我跟你爸都在学校住,所以看起来还很新。真不想走就在家里发展,你几个都聪明能干的,强子又吃得来苦,只要勤快就有饭吃。还有爸妈做你们的后盾!”

  老妈一番话,雷姐好感动,也彻底打消了顾虑。我问老妈要不要去买菜,没啥事儿我们一起去,顺便转转。老妈问小雷累不累,要不先休息下。雷姐告诉她我们昨晚在宾馆住,休息的很好。

  下楼来,几位大姐拦住老妈就说开了,以前听说你家女婿很帅,没想到整得像日本大明星一样,如果不是刚才跟我说话,都不敢想是我们枣阳小老乡。小荷这丫头一回来整天乐呵呵的,难怪这么好的福气。

  “几位大姐这么好的生意还有时间八卦呀?”我赶紧跟另外两位老板娘打招呼。

  “啧啧,听说话才晓得,真的是我们枣阳人。感觉深圳回来的帅哥气质就是不一样!”

  上街买点新鲜菜,我说想喝黄酒,老妈领着我们到黄酒馆灌两壶共二十斤,小伙子骑车直接送去学校。鹿头黄酒在我们鄂西北这一带小有名气,都是做的门头生意,绝对货真价实。这家老字号酒馆,几十年了,市内老板们还有河南的老主顾,都是提前几月开车过来预定,专门过年待客的酒,从来不含糊。

  回到学校家里。老爸看见小雷也是夸个不停。“小荷永远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小雷就稳重多了,像个大姐姐,强子呢,直肠子,没啥心机,也好,也就没有害人之心,所以出门在外父母也放心。”

  雷姐说:“其实我们每个人,在爸妈跟前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孩子。我们三个在深圳,强子很听小荷的,我基本听强子的,而小荷大多数也听我的,我们能够和睦相处,在外人看来,简直就是个奇葩,甚至不可思议。三个年轻人在一起能够惺惺相惜,相依为命,多不容易啊,我们都很珍惜!”

  雷姐一席话,老爸的眼眶湿漉漉的。“是啊,我教了大半辈子书,各色各样的年轻人都见识过,各种各样的谎言、小猫腻都听腻了也见惯了。唯独强子,让我刮目相看,没当着我撒任何谎,就是嘴硬,敢撑。”

  “可不是吗,老爸以前呢,开始吼得凶,后面就慢慢唠叨,我心里明白,老人家心底里喜欢,只是大主任的威严不容挑战。”我边说边给老爸捏肩膀。

  说着话就开饭了,都是家乡菜。一碗扣肉、一盘腊肉、一盘红烧鱼块、一盘凉拌卤猪肝,一座兔子肉火锅,一盘切好的千张皮、一篮子青菜。雷姐第一次吃兔子肉,很特别,好香。

  我们都大了,老爸也放下架子,跟我们一比一的喝黄酒。几杯酒喝下来大主任的话也多了,“吃啥不吃啥,只要你们在家,爸妈能够天天看着也就知足了。强子不在身边,我平时就一杯,喝完吃饭。”

  老妈说:“这两年你们不回来,我跟你爸过年跟平时没啥区别,天冷了不方便炒菜,桌上一直放一座小火锅,就汤点青菜,下几片腊肉吃。弄多了吃不完。”

  老爸难得这么高兴,喝差不多叫他先吃饭,然后喝茶看电视,毕竟老人家。吃火锅,就不用操心菜会凉,咱哥仨坐自己家里慢慢吃慢慢喝慢慢聊,老妈哪里见过一家三口好得跟一个人似的,听我们说俏皮话儿,也跟着我们一起笑,疼爱之情溢于言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