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零一章:我的好梅姐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adu的天空 2544 2019.07.31 07:27

  开工第一天,的确比较轻松。上午仓库吹吹牛皮,然后公司一个会开到下班,下午各个仓库走一遍,马上就有大批材料进来,都准备腾地方存放,春季雨水多,也别再想着往外面堆了,防雨更要防潮。五点,梅姐打电话进来,晚上下班一起吃个新年饭,厂门口接我。

  跟超哥交代一句,晚上有朋友喊吃饭,下班出厂门,梅姐开一台新车在等,见面老姐指指驾驶室叫我坐。

  “梅姐,买新车了,你还没毕业咩?”

  “年内二十六提的车,这台自动波,我还不习惯,总找不到感觉,开到这里拿捏死我了。”

  “一会儿快一会儿慢是吧,不同手波,起码有波位控制,你上几次高速就好了,前面和左右的车速会带着你走。”

  “你家俩美女都来了吧?”

  “来了,昨晚上还在给老婆大人做职业规划,我们公司也招外贸,吴总亲自讲的,下周带小家伙一起来公司面试。只是咱们公司,咋说呢,我还真嫌庙小。”

  “别犯傻!正因为庙小,才好入门,进来积累工作经验。有学历不等于有水平,对于外贸她还是一张白纸。这么年轻,你又不指望她立马挣钱,等有了工作经验,也就有了底气,再去找个正儿八经的外贸公司做,凭小家伙的小身段儿,做个高管都有可能。”

  “听姐的,就等着看乌鸡变凤凰吧!梅姐,你给我租房子的事儿,我一直没提过,要得不啦?”

  “没事吧,她俩总不会怀疑姐爬到你床上去。不会的,没做亏心事,心里坦荡荡的。就直接说姐给你租的,工厂是没有单房,小家伙过来了也就晓得了。”

  “梅姐,小荷过来面试,吴总已经发话了,是人才就要抢!外贸部走程序,起码不至于故意刁难,英文水平没说的,外贸没做过,都清楚,所以来上班的问题不大。那我的小窝,还搁在龙华咩?”

  “哦,是滴、是滴,姐想想?在竹村租房住,小雷坐车上下班也方便,几个站就到了,你俩也是几个站台。星期天你三个散散步就到了我们工厂,多方便。再说了,哪里是军营,治安比哪里都好。”

  “行,下周一带小家伙过来碰碰运气,尘埃落定就操心租房。咱家这两个家伙,雷姐出门虽然眼神不好,有时候还晕车,现在坐短途感觉她已经没事儿了,但是她警惕性比较高,人比较高冷,川妹子别看平时斯文,骂起人来噼里啪啦滴。深圳周边来讲,她出门我还不怎么担心。小荷长期跟我一起,对我很自负,也很依赖,从来就不用担心身边会有啥事儿发生,乐呵呵的没一丁点警惕性,我还比较担心她。所以她跟我一起走最好。”

  “好男人,咋就没对姐姐关心过呢?就不怕老姐哪天给人家拐了,吃豆腐啦?”

  “老姐虽然身材火辣,魅力四射,但久经沙场,洞察秋毫,那个帅哥、靓仔敢打你注意,岂不是自己找死!哈哈!”还没笑出声,右边腰眼上火辣辣滴疼!

  到了平湖新大街毛家,杨先生定的位,直接带我们进来。杨哥,还有以前的同事小贺,现在是包装组分主管。另一个不认识。握握手,杨哥介绍这位是他同学,郑总。小贺说都不敢跟我打招呼,拎个公文袋,搞得像外交官似的。

  “干嘛呢、干嘛呢,唵?我都怀疑有没在上班,整天打扮得新郎官一样!”杨哥便挖苦边开酒。

  “不是吧,哥?新年的来见师傅,起码的整洁是必须的,毕竟强将手下无弱兵嘛!”

  “几年不在一起呢,第一越来越爱臭美了,第二呢,也学会了油嘴滑舌。他以前从来都不会说奉承话,也从不拍马屁,用他们老家的话来说,就是有点二!”

  “杨哥,你忘了,强子哥现在可是两位家长精心调教,潜移默化也该与时俱进了。”

  “哦,是滴,怎样,她两个,小雷还好吧?”

  “杨哥,过年小雷跟我回趟湖北老家,小荷我们一起看望父母,走访亲戚。托兄弟的福,都很好!小荷下星期可能要来我们公司上班,公司在招外贸。”

  “啥,你家小荷可以做外贸了?”小贺有点不可思议。

  “奇怪咩?所以说你们都要向阿强夫妻学习,阿强当初跟你们一起几块钱一天的仓管,你们下班出去喝啤酒,逗妹仔,他在床上学习,写作业,两年下来修两门专科,现在几千块一月的大主管。他老婆小荷进修两年多,英语水平过六级。本科毕业证,什么概念?”

  “真的佩服!其实在深圳,打工的出路呢,都是自己找的,我们都是第一代农民工,也没有前车可鉴,就看自己敢不敢搏一把,出路找对了也就站出来了。否则只能原地踏步。来,我先跟阿强干一杯!咱俩有很多相似之处。”

  “对呀!郑总从模具房学徒五块钱一天做起,搬几年模坯到做小师傅,到现在出来自己开机加工。当老板了,比我们都牛逼!”

  聊了半天,一起干一个:“开工大吉、新年快乐!”小贺倒酒,感叹是要跟强哥好好学学。

  “那就不敢当!咋说呢,人有时候都是被逼的。我当初如果幸运做了分主管,现在还不是跟你一样,在哪儿嘚瑟着。辛辛苦苦搬上去之后毛都没捞到一根,一气之下才选择走人,没曾想走对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安稳也有安稳的好处,杨哥就是一步一个脚印,不也当大经理了。”说完跟小何干一杯。

  吃罢晚饭转来观澜八点多,到我家里坐会儿,喝杯茶。上来见床单、被单都挂在阳台,“梅姐,啥时候帮我洗的床单呀?”

  “初三过来拿回去洗衣机洗的,没啥事儿就想跑跑练练车。”梅姐把床单收了在床上铺好,然后装被单,叠整整齐齐放床中间。

  从公文袋拿出一包老家的绿茶泡上,见梅姐拿枕套装枕头。“哎哟,枕头忘记挂出来晒了,你闻闻,有点味道!”

  “没闻出来,只闻到姐身上的香味儿。”抱着梅姐的后腰在脖子上闻来闻去。

  “别闹,装好喝茶。”

  “姐,你对我真是太好了,跟你单独在一起,抛却淘气的一面不讲,我才能感受什么叫无忧无虑,总有你会为我操心。周末在家里,快乐无处不在,幸福感也满满。但是呢,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老婆大人的衣服扣子掉了几个,是不是该买新衣服了;厨房里做饭,一拎煤气罐,靠,又要充气了;电视里看见别人家孩子天真可爱,自己也老大不小了,也该生儿育女了。总之,总有事情要操心。”

  “是啊,谁叫咱们姐弟有缘分呢,我妈生两个哥哥,就是没有弟弟、妹妹。你关心姐姐的时候就像亲弟弟,淘气的时候又像个小情人。”

  在梅姐鼻尖上咬一口,“做情人就完蛋了,你在老公面前会有愧疚,虽然你俩扯平了,但这不是你想要的结果,你要的是天长地久,而我明显给不了。”

  梅姐放好枕头转过身搂着脖子轻声说:“对,你虽然比我小,却很能克制。第一次在你家吃饭,我休息的时候你进来看我,姐压着你在胸前亲了那么久,又都喝了酒,头脑发热,男欢女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弟弟却始终不肯上床,姐打心底里敬佩你是个有担当的男人。”

  坐下来喝茶,梅姐尝了一口:“这是什么茶?”

  “我老家的,小茶厂做的绿茶,二哥说不怎么好,我喝还可以,就带了一包过来。”

  “不错的,是有点苦涩味,但是茶叶如果不苦绝对加了香精,就喝不出茶叶本来的味道了。”

  “茶叶原生的味道就是入口苦涩,入肠清醇,品尝的就是这个余味无穷。”

  “记得第一次跟杨哥见面不啦,,你落落大方地介绍姐是你的红颜知己,没有一点做作,姐好感动,会记得一辈子。后来还做成了生意,姐赚了钱,对弟弟多做一点点,还不应该呀!”

  梅姐说着说着,趴在我肩膀上都快陶醉了,不会是酒劲儿又上来了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