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姐夫哥打小舅子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adu的天空 2320 2019.07.17 09:56

  两位领导在操持年货,我说去年跑工地上熏腊肉腊鱼闹点小风波,还惊动蔡哥圣驾,今年腊肉腊鱼谢姐已经给了,老婆大人打电话问问老妈,盐鸭蛋咋回事儿,买点鸭蛋腌起来,我们都爱喝点酒,明年天热了也是不错的下酒菜,也省了上街买,还贵。

  “哎哟,老公大人,还真成了居家男人,小算盘都打到咸鸭蛋上面去了,这想不发财,都难哪!明早上就打电话请教老妈,腌鸭蛋,顺便也腌鸡蛋。”

  “哥不是从小穷怕了吗,这居家过日子,该省就得省。看看新闻,在深圳市区买房送户口,哥还真有点心动。”我指着电视叫二位领导看。

  “咱们家人多,将来还有孩子,起码也要100平米以上,少说三十万,哥,咱们往哪儿弄钱去?”

  “上面不是说可以贷款买房吗?咱们连个固定工作都没有,哪敢贷款?银行也不会相信。看看吧,看明年行情,指不定哪天发财了呢。”

  说句心里话,买房入户对我震撼很大,极具诱惑!以后的家庭结构不可能回到镇上住我们的小洋楼,大街上每人一口吐沫都能把我们淹死,更别想在家过日子。所以深圳的房产广告让我见到了曙光。可能以后关外的房子还要便宜,优惠条件还会更多。这个心,也只有哥来操。

  年底,老婆大人在培训中心做了一次内测,英语水平已达六级,艾玛,好激动,雷姐都还没过六级呢。餐厅吃饭跟陈姐透露了一点消息,马上说周末庆祝,这小家伙,平时嘻嘻哈哈的从来没个正经,没想到还藏着两把刷子。

  雷姐姐私下说遭过罪的人,都有一把狠气,尤其小荷同志,二十几岁的年纪,内心的痛楚别人永远也理解不了。她把痛苦变成了动力。咱们俩不是都理解吗,哥压根都没嫌弃过谁。是的,我们都没有,事事也都依着她,只是我们每次提起孩子的话题,都是对她无情的打击。是啊,哥明白了,以后时机不成熟,这些话题少提或者干脆不提,免得小姐姐伤心。

  晚上睡觉抱着小荷同志亲了又亲,哥真的好心疼。一年多一点的时间,虽然高中有点底子,但是英文达到六级水平,可想而知平时多用功。不错,他上班也是学习,上课不用说,绝对一等一的辅导,毕竟老师也是自己的同事。但学英语的枯燥,我都难以想象。哥好像重新认识了这位老同学,从爱上升到尊敬。以前总以为自己每晚趴在宿舍铁架床上,修完两本专科很了不起,现在看来,还真是小巫见大巫。

  周六公司餐厅吃晚饭,陈姐交代:“你们明天睡懒觉,我上午买菜回来给小家伙庆祝过六级。”

  “不要你买,我明天值班,坐到十点就回家买菜,你攒点钱钱将来做嫁妆呀。”

  雷姐说她去买,年底了,叫我安心值班,别再出乱子,到点回家吃饭。陈姐啥时候睡醒了啥时候回去吃饭。我说搞清淡点,看看盘子里全是肉肉。也要一盘肉肉,小荷上班可是天天吃盒饭。刚好我们盘子里有羊肉,买几斤羊肉,买点配菜中午吃火锅吧。你会搞不啦,亲爱滴?付老大,别小看人好吧,姐也看过羊走路。陈姐也说好,中午烫火锅,吃不完晚上接着烫,也省事儿。

  星期天值班没啥事儿,于队电话叫来门卫室喝茶。感叹于队的办公室比我们仓库还豪华。公司大门是门楼形式,大门两边都是宽大的门卫室,值班保安都坐那边,这边是队长办公室,大班台,大茶几,实木沙发。蔡老大爱讲究,茶几上各种各样的茶叶、咖啡,茶几下面抽屉里还有洋酒。台湾佬是比香港佬爱排场,关键是大客户来了看起来气派,给老板长脸。

  哥俩儿正吹牛,对面二楼吵起来了,感觉越吵动静越大,于队喊一声:“上去两个看看那咋回事儿!尼玛星期天也有人造反咩。”

  “年底了,有些工人心里可能有些浮躁,比如想回家手里又没攒到钱的,总感到憋屈。”

  “靠,谁不憋屈,咱哥俩儿不憋屈咩,一年到头,说起来当个官,看起来牛逼,还真就没攒到钱。你可能还好一点,我值夜班,自己买个炒粉拎瓶啤酒回来吃,对面还坐着俩兄弟,当老大的不买多难为情哪,一买就是半月,有时候吃蔡老大的,次数多了也感觉不好意思。”

  于队苦水还没倒完,从二楼飞快跑下来一大兄弟,直奔大门口,手里拿着一把大扳手,看样子是要闯大门。对面出来俩保安,这边我和于队,他可能没料到星期天于队和我也在门口。“于队、强哥,饶了我,放我出去。”

  于队手一指:“扳手扔了滚进来!”

  也算听话,扔了扳手,跟着于队进办公室,我走他后面。

  “尼玛马上放假过年了都,也不消停,你三十几岁的人了,在车间打什么价吗?”

  不一会儿,上去的俩保安扶着一个小伙子下来,头在流血,后面跟着二楼的副主任。

  于队一看,“你打的?”摸出手铐给铐上了。然后对讲机呼叫蔡老大赶紧回公司,有工人受伤。

  几分钟,小霸王停门口,蔡生也没多问,几个人赶紧扶小伙子上车,掉头就开走了。

  “说说看,咋回事?”于队点一支烟问他。见这货嘴巴发干,抖得厉害,我倒杯茶给他,叫他慢慢说,别激动。

  “老婆等着我过年回家,没钱心里烦。”

  “你他妈就是个赌鬼,老子不晓得!你看见哪个赌鬼存到钱,干嘛把人家头打破?”

  “叼毛是我小舅子,经常打电话给他老娘告老子状,该打!”

  “放屁!你咋不下班打,那老子管不着。上班时间行凶打人,你是想去治安队处理还是在公司处理?”

  “公司处理、公司处理,于队你咋处理我都没意见。”这货一听要送治安队马上怂了。深圳打工的都晓得,进了哪里100%挨打还罚款。

  于队招招手进来个保安,“带这货去你那边先待着,蔡老大回来看看小伙子伤势再作处理。”

  “这叼毛够狠的,小舅子也拿扳手打,还是上班时间,没想过后果咩?”

  “打工不就这样儿,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如果咱俩不坐在这儿,那两个保安估计拦不住他,搞不好还有人受伤,他一跑,他事儿也大我事儿也大!”

  聊一会儿我回来仓库转一下,几个小屁孩问:“老大,刚才好像有人打架?”

  “是啊,姐夫哥打小舅子,还把头打破了。你们千万不要打架啊,谁想打找我,我奉陪。”

  “切,说得好听,我们一起上都打不赢你。”

  “你小子,还想着一起上打老子,反了你!”哥说完把耳朵一揪。看看十一点,交代一句,都别惹事儿啊,哥回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