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二章:进城吃大餐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adu的天空 3390 2019.07.27 08:21

  开车回来小洋楼睡觉,我说明天服装店开门不啦,明天逢集,肯定开门,最后一天的疯狂。车子停那里呢,不能挡着她们做生意呀。雷姐说一早我们就进城了,就停楼下吧。是啊,自己楼下不停,停谁楼下都不放心。

  回到二楼脱干净躺下,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了。“唉,不晓得为啥,这么多年,只有睡在这张床上心才踏实,天塌下来都不会砸到我。回去乡下,生我养我的地方,给人的感受就是去住两天而已,随时都会走。”

  “那还用说吗,我们的新婚是在这里度过,虽然时间不长,却是咱俩最开心,最放松心情的小窝。你说在这里可以什么都不用想,天塌下来还有大阜山顶着,只要抱着我,你就拥有了天下!”

  “强子有多愁善感的一面,自己本身又会点武功,警惕性自然高于常人,在深圳虽然我们租房子住,毕竟不是自己的窝,又加之治安案件时有发生,坐在屋里都不晓得会有啥事儿出现。入室抢劫、强奸、杀人的新闻经常见诸报端,睡觉都得睁一只眼睛。这里是自己的新房,一切都是新的,锁上门你就是皇上,对不啦老公。”

  哎哎,雷姐,正在夸他,打起呼噜了。这男人回到家里老婆都不要了。这几天喝酒也累,开车也累。回来的时候车灯照见雯雯,二话没说,立马掉头,车子几乎是在原地打转,一下子就掉过来了,看见雯雯的那种焦急、那种关爱,体现了一个男人、一个长辈的担当。毕竟才二十几岁,只比老五大三岁,都这么会操心。

  也是滴,几年时间,从几块钱一天的小仓管干起,到现在几千块一月的大主管,咱姐俩可是见证人。在平湖,晚上人家小伙子下班,不是忙着吃宵夜就是忙着找女孩子谈恋爱,他能趴宿舍铁架床上写作业,我很少去他宿舍,都是他周末才上我宿舍找我。

  熬了两年多,终于拿到毕业证,才得以翻身。我的几个熟人,比我还先去深圳打工,过年回来就是到处打牌,找朋友喝酒,拽得不得了,也没结婚,过了年走路,肯定父母拿路费。

  嗯,说练武的人有毅力,可能是真的。他在仓库晚上加班的时候不忙也写作业,杨哥也知道。但时间还不是靠他自己挤出来,坐下来吹吹牛,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我们也都没帮过他。

  早上八点多,爸爸在楼下喊,我赶紧披上大衣打开窗户,问爸爸咋恁早过来。老爸叮嘱路上结冰,叫我们晚点走,等九点以后车子多了,路上的冰也就压化了,再走不迟。叫我继续睡。

  回到床上哪里还能睡得着,就陪着两位领导耍大刀。一时间正在百万军中捉上将首脑,杀得难解难分,楼下又“小荷、小荷”滴叫开了。肯定喊我们移车。哥翻身落马重新披挂整齐,下来把车子开到邮政所门口停下来。坐车上在考虑要不要打早餐上去吃了就走。

  “老板,能不能让一下,我要搁这儿摆摊?”

  哟呵,勤快人真多。问老板那里可以停车,就半个钟?你停路中间,肯定没人管你。等于没问。我真开到我们楼面的路中间停下来,上楼叫她俩赶紧起来开路,三下五除二洗把脸刷刷牙,扯一条围巾我就下来了。坐车里,有人喊就动一动,没人喊就等人。

  半个钟,咱家的春雷夏荷终于上车,这进城是不一样啊,俩人儿搞得跟相亲似的。开到老十字街热干面门口的马路边停下来,两碗热干面,三碗蛋酒。先给我下一碗,老板看到情况过意不去,又擂一大碗给她俩分着吃。

  上路车子就多了,路面本来就不宽敞,皮卡虽然皮实,还有不少雪,哥也不敢开飞机。到城里小荷又买买水果,进老大家的小院已经十一点了。进到客厅坐下来,大嫂就安排傅少赶紧骑车去二爹家,中午别做饭,叫他开车先去酒楼定个座,告诉他们四爹回来了。

  小荷给大嫂介绍,雷姐是自己的同事,干姐妹,跟着一起回来过年。大嫂不愧是生意人,这么好看的干姐妹呀,干脆介绍给我们老五算了,这样你俩以后不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吗。那可不中,雷姐可是大学生,在公司里当官呢。很稀奇咩,我明年叫老五来干脆当厂长,这样总般配了吧,四嫂同志?

  雷姐站着自顾自地欣赏墙上的字画,她们的玩笑说的比较快,估计她也听不懂。大哥在问我打工的情况,粗略讲一下,傅少回来了。你没坐二爹的车子去咩,那我自行车咋办。大哥说,差不多了,我们也走,过年有人订酒席,估计比平时还热闹。

  大哥开车,我坐副驾驶,三位领导后排,傅少站车厢。到棘阳酒楼门口,有人跟老大打招呼,说二老板刚到,然后指挥老大停车。进来大厅,路过前台,哪天晚上的经理赶紧跟大哥问好,然后握住我的手,说哪天早上本来请我吃早餐的,没找到我,实在抱歉。

  大哥一怔:“小群,你跟我们老四认识?”

  “付大哥,原来是四老板呀,难怪这么潇洒,跟二老板比较像。咱俩岂止是认识啊,简直就是铁打的兄弟。”说着话带我们去楼上雅座,进来二哥二嫂,还有侄子在点菜。小荷赶紧拉着雷姐跟二嫂打招呼。

  天冷,还是羊肉火锅。然后二哥问我喝啥酒,黄酒,回来的晚上就住在这儿,感觉酒楼的黄酒还比较地道。不到十分钟,火锅就上来了,配菜都是现成的,直接往上端,五支黄酒。

  酒杯满上,大嫂首先欢迎小雷到我们家乡来做客,顺便给老四接风。端起来都干了。

  大嫂见她俩下货很利索,有点小惊讶,“行哪,小荷、小雷,训练有素哇!小雷,感觉咱们枣阳黄酒好不好喝?”

  “大嫂,不瞒你说,在深圳,我们经常喝黄酒,我们附近就有襄樊面馆,专门卖老家黄酒。”

  “那么好,老四有口福了,从小就喜欢喝黄酒。你们经常在一起咯?”二哥问。

  “我们一起租房子住,两房一厅,周末都在一起做饭吃,老四都大厨级别。”大嫂听小雷也叫我老四,有点惊诧,还住一起?女人,本就敏感,何况大嫂这样的董事长级别。

  小荷用英文跟雷姐交谈了一句,我是听不懂,雷姐赶紧不多说了,跟二嫂喝酒。

  “夏小荷,洋文拽得不错吗”,接着问两个侄子有没听懂四妈说的啥?都摇头,一对废物!

  “大嫂,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呀,小荷同学英文过六级,现在是正儿八经的本科生。”一家人一下子都惊讶地望着我。

  “大嫂我从来就没小瞧小荷同学,英文能过六级,真的够努力,说明这几年你们的工没白打。幸亏没来我们这儿,不然还真浪费人才。”

  二哥说我们为小荷的努力干一杯。叫两位傅少爷向四妈学习。

  喝得高兴,进来个服务员,用大餐盘端两副烤羊排,二哥说没点羊排。“我点了!”又进来一位老板。

  “咋,老魏,过年也不用恁客气呀,两副羊排可是一只羊啊伙计!”大哥也惊诧。

  “首先感谢付大哥、大嫂对我们酒楼工作的大力支持,中午这桌棘阳公司免单。羊排还有这酒是送给四兄弟的,我代表棘阳酒楼全体员工感谢兄弟的拔刀相助!”

  老魏说着话拎两瓶黄鹤楼放桌上,然后坐下来冲我抱拳,我赶紧站起来还礼,“乡里相亲的,举手之劳,想不到魏大哥搞这么客气!”

  大哥给老魏拿支烟点上,问咋回事儿。老魏下巴点一下,“还是请弟妹讲一讲吧,当时她在场。”

  雷姐就绘声绘色滴讲一遍我的英雄事迹。听得大嫂嘴巴裂起老大,拍着我肩膀问:“老四,四爷,原来真有这等身手啊!大嫂这么多年都没听说,深藏不漏啊伙计!”

  二哥说清杯,给魏总加个杯子喝黄鹤楼,服务员开始分羊排,每人一根。杯子满上,我赶紧先端起来:“魏大哥,难得我们有缘分,人生苦短,来日方长,我先敬一杯!”

  “哎呦嘿,在深圳混的兄弟就是不一样,说话就是有学问,干!”咱俩干了半杯。

  “老四,大哥、大嫂可以作证,啥时候不想在深圳混了,早晚回来,棘阳宾馆、棘阳酒楼的常务副总,你随便选,魏哥当得起这个家。”

  大嫂说:“那我可就当真了啊,我们那儿庙小,装不下四爷,真在你这儿当差,后半生不愁吃不愁喝了。”

  “来一个,感谢咱们巍哥对老四的厚爱!”二哥举杯。

  “还真不是我厚爱,兄弟确实有这个本事,更有这个大家风范。事后几个广州人拿几千块酬谢,咱四弟说,他是这里的保安,下班请女朋友吃宵夜,赶上了,分内之事,所以不需要客气。给钱不要!这事儿惊动董事长了,常务副总不是我私下许给老四的。如果不是忙,就照老四在宾馆登记的地址找到家里去了。”

  大哥赶紧说:“替我谢谢董事长!老四小时候性格比较孤僻,很少跟小伙伴们一起疯着玩,上学后喜欢看书,只可惜没能考上枣一中,也没能上个大学,人成熟的早,比较理事。来,我们一起为老四的义举走一个!”

  “看你这话说的,没上枣一中也没亏了他,这不捡了一个漂亮媳妇嘛!咱们家谁见了小荷不稀罕跟那啥样。”大嫂说罢跟小荷,小雷碰一个。

  “老四现在也是大专生了,自学成才,两本专科,不然在深圳那能当大主管。”

  二哥说:“行啊,在屋里没完成的学业,跑到深圳边打工边上学,真比在家有出息。”

  “时势造英雄,在深圳,没文凭就是打个小工,几百块钱一个月,勉勉强强混着。有文凭,工资至少翻四五倍,自己也有个奔头。练武的人都有毅力,耐得住心烦儿,所以才成就了四兄弟。”巍哥说完又走一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