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平凡假日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adu的天空 2147 2019.07.17 13:11

  放假第一天,照例在家搞卫生,房间里,墙壁上,厨房、洗手间,阳台,全部收拾一遍。到了中午,雷姐问要不要去工厂餐厅打饭,今年就算了吧,自己做,反正也吃不多少。哥在想过罢年真做了大主任,家人还天天跑去工厂打饭,多难为情啊!虽然我们报了留厂名单,今年也不至于那么寒酸。

  雷姐在煮饭,小荷同学踩车出去买菜,我搞完卫生冲个凉,泡壶茶坐客厅看电视,感觉内地的年味越来越浓,改革开放这几年,内地农村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起码不用为吃发愁,集市上的农产品越来越丰富。农贸市场悬挂的花花绿绿的春联就能看出,起码农民买得起,不然挂那么多,装门面啊!

  老婆买菜回来,拿几个皮蛋叫我剥,说哥上午辛苦了,中午喝一杯。剥了四个,应该够吃了,告诉她没外人搞简单点。

  十二点半雷姐喊开饭,上桌凉拌皮蛋,香菜拌猪耳朵,凉拌木耳,一碟空心菜,一盘豆芽炒肉丝。“姐姐,三个人整五个菜,太奢侈了吧?”

  “老公不是总说生活也要有仪式感吗,今天放假第一天,难得都放松下来,平凡假日,一家人无牵无挂滴喝杯小酒,也不失为人生一大乐事呀!”

  “哟呵,英文学好了,改学现代诗了吧。”

  冰箱还有半瓶红酒,给二位姐各倒一杯,我倒白酒。“来,为平凡假日,放松心情干一杯!”然后给二位姐各夹一块猪耳朵,我也来一块。

  “这人生啊,就像这卤猪耳,刚出锅红红的一整只,油光锃亮,就像人风光的时候;毕竟要吃,拿刀一切,还露白,好比再风光的人也有露底儿的时候;于是有人看见露白以为没熟,谁曾想夹起来放嘴里一咬,脆脆的越嚼越香,很有嚼头。这还说明一个道理,中国人讲究眼见为实,其实很多时候,亲眼看到的,并不一定就是真实的!”

  两位领导赶紧鼓掌:“还是老公有学问哪,一块小小的猪耳朵,也能悟出这么多的人生大道理,高!”然后哥哥脸上一边一口猪油。

  小荷同学夹一个木耳给我,“大文豪,姐想听听这块黑木耳的故事。”说完歪着圆圆的脑袋瓜子看着哥。

  “哎哟,雷姐,您瞧瞧这难度可是有点儿大,黑不溜秋的哪有故事可言?”

  “乖老公,听老婆的话,有酒喝,抓紧,别卖关子了,姐也想听下文。”

  “黑耳本无根,朽木出凡尘。整天不见光,入口赛人参。”喝酒!这次掌声响彻云霄!

  “哥哥耶,简直比三国的曹植还要厉害!屁股都没挪窝,诗都蹦出来了。”

  “呵呵,相传七步诗是罗贯中老先生自己写的,并非曹公子大作。曹丕真要杀人,仅凭一首破诗,哪能救得了四公子曹植的聊聊性命。曹丕更不可能仅凭一首诗对不出来,在大庭广众之下杀害亲弟弟。但是曹子建是当时的文学家,这个称谓他当之无愧。

  《三国演义》里面的诗词很多,所以说罗贯中也是大诗人。比如“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已经是千古名句。光这两句诗就有很多种解释,甚至有完全相反的解释。老祖宗留下来的文学真的博大精深,不同层次、不同阶级地位的人,理解的深度也大不相同。”

  “想不到老公对《三国演义》读得那么透彻。”小荷也给哥夹一块猪耳朵。

  “我小学毕业哪一年,没啥事儿先读的《三国演义》,后来爷爷又拿《三国志》给我看,线装书,记得不止一本,小楷毛笔字儿那种,文言文,从后面往前面读。不知道谁拿去厕所当擦屁股纸了,现在想起来应该是明清时期的版本,文物啊,暴殄天物!我后来跟二哥提过,他说那有啥好稀奇的,大木箱里一串一串的铜钱,有几十斤,给老大一毛钱一斤卖了。想想更可惜。

  我祖上是地主,老爸年轻的时候还是地主,付家湾几万人,大部分种我们家的田地,我们家在镇上有粮行,所以老爸读了很多书,解放后在我们区找一个大会计,拔来拔去,非我老爸莫属。老人家后来也是我们区的干事。”

  “就你不好好读书,高中谈了三年恋爱。不过没关系,即使打一份小工,姐也心甘情愿滴跟着你。”

  “感谢、感谢,冥冥之中真的有安排。哥的语文水平不错吧,从小学到高中,我的作文给语文老师点评的次数最多。中考成绩六门课488分,语文仅仅得了64分,这说明40分的作文题我基本没得分。自己的最强项竟然没得分,当年502分上一中,所以我一下子就泄气了。九中开学一周了我都没打算去。后来给老三骂一顿才来,所幸碰上小荷同学,哥也就混了一位漂亮媳妇。后面的故事不用哥重复了吧。”

  “哎哟,照此说来,强哥还真是有点亏,考入一中升学的几率肯定大很多。”雷姐也感叹。

  “他不是大很多,那时候强子的表哥在一中当教导主任,现在在市里面当书记了。还不整天把他盯得死死的,更别想谈恋爱,考大学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儿。都是命啊!”

  “俺不后悔啊!有两位姐姐相伴相随,夫复何求,值了!喝酒。”说着话,没忍住,哥的眼泪啪啪掉了下来。

  雷姐赶紧坐过来挽着胳膊:“强子哥,别想太多,小荷都说了咱们好不容易放松一天,开开心心在家喝杯小酒,别多愁善感了,啊,听话!”

  “失之东偶收之桑榆!虽然没上一中,在九中遇见了姐姐,伴读三年,咋滴、是配不上你丫还是亏欠了你丫?”

  “都没有,老婆大人是我今生收获的最大桑榆,还有雷姐的无怨无悔。”老婆起身在脸上亲一口然后扭扭屁股进厨房再拿几个皮蛋。

  哥一看灵感又来了:“小荷踏莎行。留下满庭芳。怀抱一萼红,遍身绮罗香。”

  雷姐说没听懂,拿笔给写下来,才看明白,再看自己穿的粉红色薄毛衣,刚好今天把头发盘在头顶,好妩媚,也好感动。

  “雷姐姐,你看俺扭一下屁股,也能留下满庭芳,这诗句咋来得这么快,难怪古代的很多大诗人都喜欢坐在花前月下,秦淮河畔,女人堆里喝花酒,原来是在找灵感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