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九十七章:猜枚划拳喝酒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adu的天空 2151 2019.07.29 21:03

  “来来来,几个酒迷瞪儿碰一杯,难得今天这么齐,齐天大圣!”三哥先端起来喝,众兄弟都干。

  然后姐夫提议划拳,不打通关,三拳两胜,赢的继续下一家,挨着来。大堂哥先跟俺们老大来,连输俩,第三个不用划了,老大端一个,堂哥先喝一个,剩下两个重新来。

  接下来各输一个,还是老大赢,转身就轮到小雷同志了,她坐我上首,不会划拳可以找人代替,但是代拳不代酒,输了雷妹妹得喝。

  “啊!万一谁故意输咋办,我不几下就醉了?”伸手抓住哥的手,“接招!”

  “有冇搞错,姐姐,等先轮到我了!”

  “我不管,你搞定先啦!”说着话站起来要跟哥换个坐。

  “这么多年都没跟老大划过拳,这还不是孔夫子搬家,净是输(书)。并且要连打三关!”

  “老四不要怕,俗话说,乱拳打死教师爷,闭着眼睛随便喊!”

  跟老大搭手四六,“准备好了啊!大哥这回可谁都不让了!”

  “哥俩好、八抬轿!”八抬轿给老大坐上了,喝一个。

  旗开得胜!“哥俩好哇,好上好哇!”老大捏宝拳喊四季手,我照样出大拇指、食指,继续好,还是俩,老大又喝。

  “这哪儿是乱拳,路数正滴很,不让你了啊!”“哥俩好哇,九长寿!”老大出四个第二拳没变喊六六顺,铁定捉我俩;我第二拳出满五个,加老大四个,九长寿,老大还喝。

  老大先端到自己面前先不喝,叫姐夫发烟。我也来一支,二位姐赶紧起来跑去厨房帮手。

  “大舅,咋还不喝呀,再不喝酒跑气儿了,就没劲了。”大人抽烟,小慧慧看着着急了。

  “哟嘿,真会操心呐,晓慧,你看见谁赢了?”

  “肯定四舅赢了撒,大舅连喝两杯,这杯你又端走了,这还用问,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

  “哟,是有点小聪明,等会儿跟大舅一起回城里,就在城里读书,将来考大学,行不行?”

  “不行吧,姥姥说城里娃们儿只晓得玩,不好好读书,我跟着他们学坏了咋办?”说着话拿筷子又指着俩哥哥。俩哥哥抬起手枪要毙了她!

  接下来麻烦了,我赢了,也就是雷姐赢了,该雷姐打庄,轮到我了,还要来。雷姐找姐夫代。

  “四弟,当着弟妹哥话说在前头,老大让你,我可不让啊,我后面还多!”

  “哪你就先谦虚着,反正黄酒,姐夫自己做的,管饱不醉。”

  “哥俩好哇,宝拳!”开拳都出俩,第二拳姐夫捏宝拳喊接着好,我捏宝拳喊宝拳。姐夫喝。

  “哥俩好哇,四季财呀、都到!”姐夫出五喊五魁首,我出五喊十,也就是都到。姐夫又喝。

  姐夫有点热,马甲脱了。小慧慧往我跟前儿挤,雷舅母抱起来坐腿上,瞪着眼睛看四舅跟她爸划拳。

  “差不多就别让了,总得叫老四喝两个!”大堂哥边抽烟边调侃。

  “哥俩好哇,六六顺呀,巧七梅!”第二拳姐夫出四个喊六六顺,还是要捉我的“俩”,我突然出三个喊七梅。姐夫还喝。

  “挡一个!”

  “大哥,挡拳得挡酒哇!”

  “球,挡拳向来不挡酒!”

  大堂哥久经沙场,看了半天,估计已经看出我的门道,右拳看破出左拳。

  大哥要求胳膊肘放桌子上,手动胳膊不动,免得眼花看不清。唉,跟鹰爪功较量手腕,不晓得大哥是不是喝高了。

  “大哥你可看好了,我只几个手指头动,胳膊动一下就算我输。哈哈!”

  “哥俩好哇,三清照哇!”开拳都出俩,第二拳大哥还是俩喊四季财,我出一个,喊三。第一次出一个、第一次喊三清照。大哥没挡住,姐夫还是喝。

  “好啦,老四不来了,哥哥你们几个来。”大姐也不叫我来了,说我都喊饿了,舀碗汤给我喝。我乘机下来坐茶几边陪俩傅少吃火锅。晓慧也不想看了,说没意思,喊雷阿姨下来一起吃火锅。茶几上的菜一下子多起来,大姐也坐下来一起吃。哥几个接着开战,小荷同学夹几块牛肉给我,香喷喷的。

  我们早吃饱了,收摊泡茶,哥几个喝到三点半才下桌。堂堂哥,三堂哥,包括姐夫,先睡午觉,晓慧说的,“喝滴鸡子不认得鸭子了!”

  四点,大哥招呼打道回府,剩下两个堂哥单车连人都坐后车厢,还是我开,二哥跟后面。十分钟到家,喊三嫂做晚饭。

  俩傅少下车赶紧“奶奶新年好!”,老奶奶派红包,给二位四少奶奶也派大红包。俩姐一高兴进厨房帮忙,老五到家也去睡了。三哥加炭,一下子燃起来,小堂屋暖烘烘的。我陪几个哥哥泡茶。

  “老四,跟二哥说说,为啥光赢不输?”

  亲二哥不让说,想学得交学费。

  六点,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三哥把大门闩了,厨房开了窗户,堂屋门也掩上,炭火很旺。母亲喊吃饭,我们都脱了外套继续喝黄酒,四哥不喝,等会儿回城里他开车。

  俩堂哥,三亲哥,加上我还是六六大顺。晚上不划拳了,一杯一杯滴喝,烫一壶刚好六斤,每人一斤也就三杯多点。喝完大哥说没找到感觉,整两杯黄鹤楼暖和暖和。老三进屋拿酒,老婆大人赶紧端一碗饺子给我,一起下来坐火盆旁边便吃便跟老母亲聊天。

  老三倒酒,喊我坐上来,老母亲说不喝了就算了,晌午喝恁些,多吃几个饺子还暖和。这时老五不声不响地进来了,睡醒了估计,赶紧喊他接着战斗。我总算逃了一马。

  六个人,又整两瓶才算数。两瓶两百块,在农村,谁家敢这样待客,我都暗暗心疼。中午六瓶,六百块,这些最终都是老大买单,所以说老大一年一年的不赚钱,开家工厂也是一年四季挖东墙补西墙,都给吃了喝了。

  酒足饭饱,哥几个坐下聊天,老婆大人喊我上楼上烧水洗脸洗脚。刚想起来,从后车厢搬一箱衣服下来,“二哥,这是小荷不穿的旧衣服,你带回去给欢欢,她刚好穿得,别看有点旧,都是好衣服。等到了深圳,她们俩不穿的我都给寄回来,欢欢以后不用买衣服了。”

  母亲扒开看看,有些小荷高中的衣服,都还比较新,欢欢穿不大不小正合适,阿姨都给洗得干干净净,叠这么整齐,拿回去直接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