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第二次跳槽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adu的天空 2268 2019.07.18 13:04

  端午节前夕,观澜台昌公司电话通知小荷,我被录取了。老婆大人表示感谢,并承诺七月一号可以按时上班。

  六月三十号是星期天,二十九下午同赖生谈了很多,老人家最后说:“行吧,还是那句话,人往高处走,小雷还在这里,有时间过来玩,工厂大门相信你还进得来。辞职书上签了字,我抽出工卡就去人事部找陈娟。

  “哦,明天星期天哈,正好给你庆祝庆祝。”把我工作算到明天,也就是满月。然后她拿去行政部赖生签字,老哥还装模作样地电话仓库赖生,老人家说年轻人志在四方,他去意已决,我也留不住,这不是钱的问题。

  上楼到财务室领工资,出纳个死丫头一看:“没钱、没钱,过段时间再来!”接下来财务也出来聊天,说哥真不该走,已经是主任待遇,加上保安部的500大洋,已经超过老周走之前的工资了。告诉几个美女哥累了,天下也没有不散的宴席,想休息一段时间,先回家散散心,说不定哪天又回来了,还真舍不得这么多的美女同事。

  拿到工资,下来陈娟办公室,小丫头泡杯咖啡给我,坐下来聊天等下班。陈娟拎只袋子去找小雷,一起去仓库把我的茶杯、茶叶,自己的日记本,小东西收拾一下,赖生悄悄又拿几盒茶叶塞陈娟手提袋里。

  哥走了,真的很低调,除了赖生,没跟仓库任何人告别,估计成品仓谢姐会骂我。我们三个一起出门连门口保安都不清楚哥已经拜拜了。下来把袋子拿回家,到中心广场叫上老婆大人去吃东北饺子馆。

  七月的天气,早早就很热了。星期天梅姐也是大清早过来,比较凉快点儿。吃早餐就在商量中午咋吃。梅姐说天热做起来都累,出去吃。吃完早餐太阳已经老高了,老婆大人说啥都不想往外走。去买菜,中午在睡房开空调吃饭也凉快。梅姐非要咱俩去买,哎呀,老姐的心思都明白,就是不想我们花钱。

  下楼踩上单车,梅姐坐后面紧紧抱着腰,一路马车欢快、小曲飞扬到超市。

  “啊,就到了咩,咋不多骑几圈兜兜风,姐还没坐过瘾呢!”

  “姐是抱腰抱上瘾了吧。天实在是热,小脸蛋儿晒黑了,可就不可爱了。”

  拉着她进超市买菜,这里面还是凉快。梅姐告诉我在工厂附近帮我租了一间单房,因为那边公司职员也是两个人住,担心我不习惯,租房住平时一起喝杯小酒也方便,也就几百块,她帮我出。

  超市出来,车把上挂满了大一包小一包的菜菜,蔬菜居多,还买了两壶客家黄酒,梅姐前几天喝过,味道还不错。

  到家看看午饭时间还早,买了一包荔枝放桌上边吃边看电视,小荷煮了十几个咸鸭蛋放桌上凉着。

  十一点,天空忽然暗了下来,突然一阵久违的凉风从窗台吹进来,感觉脸上有淡淡的雨星儿。陈姐搬了一箱啤酒上来,“外面快下雨了,还不做饭呀?”

  “我跟小荷同学做就可以了,基本都是凉拌菜,天热,搞简单点儿,其他美女继续看电视。”说完拉着老婆进厨房动手洗菜。

  说简单真的就简单,基本都是凉菜。拍黄瓜、白糖白木耳、凉拌黄豆芽、咸鸭蛋、花生米、西兰花、红油牛肉、糖醋鱼、半只化州香油鸡。喝冰镇啤酒,不打汤。

  出来喊吃饭,窗外“咔嚓”一声闷雷,一时间风也大雨也大,天空很快就笼罩烟雨中。梅姐说下雨凉快,就在客厅吃饭,也宽敞,然后进房空调关了。

  端上桌,几位美女说这哪里叫简单啊,简直太过复杂。陈娟开啤酒,哥抓起来先喝一杯,有点口渴,然后满上,五只手扒着肩膀,五只杯子举起来:“祝强哥再次高升,步步高升!”

  窗外的风好像没刮了,雨越下越大,难怪早上起来就那么闷,原来有暴雨。粗大的雨点密集地砸在一楼小超市的塑料雨棚上,像极了低音炮的声响,立体感特强。

  喝酒吃菜,梅姐直夸强子的糖醋鱼已经炉火纯青了。外焦里嫩,酸甜正合口味。谢姐姐夸赞,给每人夹一块鸡肉。哇塞,还真是香油鸡啊,真香。

  “那可不嘛,在人家私房菜馆买的,半只40块大洋。老板讲都是从化州老家拉过来的活土鸡。关键是人家火候掌握得非常到位,啪啪切开,骨头见血,鸡肉绝对熟了,从冰箱里拿出来我还滴了几滴老家的麻油,凉凉的,肉很细。”

  “咱们强哥不是吃一次就会做了吗,改天试试?”

  “这真不中,哥不敢吹这个牛,煮鸡的火候很难把握,皮不能破,肉必须熟,鸡骨头还要每刀切下去都能见血,这叫鲜嫩,再说人家的蘸酱也是秘制不宣的,吃起来很多味道,但是具体又说不上来什么味道。”

  几瓶啤酒解解渴,然后喝客家黄酒。小荷先尝一口,“哇,跟咱们襄樊的黄酒完全不一样。”

  哥端起杯尝一大口,“嗯,咱们襄樊的黄酒少说也有三十度,喝起来比较抓口,好黄酒基本不带甜味,呈透明黄色。老家谁家的黄酒喝起来有甜味,绝对是酒变酸了,放糖压酸味,糖放多酒也浑浊。客家黄酒都是小瓷坛来装,酱油色,喝起来带点土腥味,喝罢嘴里留有甜味,酒精度也就是甜酒的度数,夏天喝点,对身体有好处,对我们来说管饱不醉。”

  “别又吹牛,啤酒喝多了都会醉,何况黄酒!今天人到齐了,强子来个小段子助助酒兴。”雷姐叫俺露一手,还拿出纸笔来记录。

  “好咧,给姐露一手?哥这不是高升了嘛,那就说步步高。

  梅开二度换门庭,

  黄酒还数老樊城。

  强中自有强中手,

  步步高升步步升。”

  “好好好,步步高升步步升!诗句里面有了梅,还有强,把咱姐仨藏哪里去了?”

  “一定藏在心中,姐姐不要捉急,且听小生慢慢道来。

  春雷夏荷冬雪梅,

  秋娟若霜枫叶催。

  打工路上无强人,

  半生红颜为谁醉?”

  半生红颜为谁醉呀???念到这里,瞬间感慨,哥的眼泪咋就突然涌出来了。赶紧埋头趴桌子上举起杯喊:“喝!”

  梅姐赶紧揽住我的肩膀,“姐看看我们的大才子咋地啦?姐几个的半生红颜,都为你醉,好不好?”

  “正因为如此,兄弟才倍感惭愧,打工路上,风云幻变,就不晓得能不能为春雷夏荷撑起一片蓝天!”

  “打工路上无强人,强子却有一颗赤子之心。我们都相信你,一定能!”

  一顿中饭,喝的开心,吃的顺畅。一阵感叹,也产生了凝聚力。感觉老子都成了刘皇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