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九十三章:大年三十团年饭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adu的天空 2335 2019.07.28 06:36

  吃罢午饭到巍哥办公室喝茶,消遣到四点才走。开车走环城加一箱油,总感觉乡下加油点的柴油不靠谱。

  回到家里五点,爸爸在忙着切凉拌菜,妈妈正准备破鱼,接过手我来,是一条两斤多的公鲤鱼,破开肚子里一边一块板油,妈妈说板油放冰箱里,赶明儿吃鱼火锅用。

  鲤鱼划十字画刀,家里没有番茄酱,有新鲜西红柿,拿一个,舀碗热水烫一下皮就破了,扯掉皮切碎装碗里。倒半锅油烧滚,双手抬着鱼丢锅里炸,也丢几片生姜除腥味,炸至两面焦黄关火,捞起来装个大盘,油倒碗里,留少许炒姜丝、西红柿,放盐、白糖、醋,翻炒几下,一碗水勾芡,汤汁收紧撒一把葱花关火,端起来直接浇鱼盘里,堪堪盖住整条鱼。

  六点吃年夜饭。鱼端上桌爸爸眼前一亮,“糖醋鱼,行啊,强子,大年三十儿在家能吃到广东名菜,成大厨了,伙计!”

  “咱强子哥终于在老爸跟前露了一鼻子,还有绝活,明天继续哈!”小荷同学坐那里竖起大拇指还摇头晃脑滴得意。好像她大厨。

  牛肉、猪肝、香肠、蒜薹,四个凉菜,中间猪脚火锅,一碗鸡肉、一碗粉条、一碗扣肉、一盘糖醋鱼,还有豆巾、豆皮、一篮子青菜等着下火锅。

  我拿杯倒黄酒,爸爸说,今天大年下,我跟强子先喝一杯白酒。从电视机下面的柜子里拿一瓶白酒,满是灰尘,妈妈接过去拿厨房洗洗抹抹。我拿手里一看,真是白酒哇,标签就俩字“白酒”,再看下面小字:“湖北省枣阳县白酒厂”。

  爸,枣阳啥时间建市?枣阳撤县建市应该是八八年。那这瓶枣阳县白酒就在八八年之前咯,估计十来年了,酒已经变黄。拧开盖子,浓浓的酒香瞬间盖过了桌上所有的肉香,包括正在煮的腊猪蹄。我也喝,我也要喝。都喝、都喝,爸啥都养不起,就养几个小酒鬼。

  倒满的三杯黄酒先搁一边,老爸拿五个一两的杯子洗洗,给我倒酒,这几块钱一瓶的白酒也能挂壁。爸爸说那时候的酒都是实打实,哪像现在,可劲兑水,加香精。

  五杯老白酒端起来:“新年快乐!”然后我们“祝爸妈身体健康!”一口都干了。

  接着倒酒,老婆大人用火锅里的汤匙,给爸妈碗里各挖一勺糖醋鱼,请老人家先尝尝付大厨的杰作。然后咱哥仨碗里也来一勺。

  妈妈尝一口说:“酸甜可口,这么大一条鱼能炸出这个水平,强子在深圳经常做来吃吧。”

  “妈,也就做过两三次,深圳有现成的番茄酱,做起来比这好看,感觉西红柿的味道还要鲜嫩。鱼没这么大,都是有鱼籽,有时候我们故意买有鱼籽的来吃,鱼籽炒鸡蛋,都喜欢吃,几个朋友也爱吃。”

  “中午你大嫂都做啥好吃的,小雷看到大嫂,感觉厉害吧?”爸爸给雷姐舀一坨蹄脚问。

  “中午呀,直接带我们去棘阳酒楼,二哥一家也去了,大嫂的确厉害,是个女强人,说话也霸气。我很喜欢大嫂的性格,只是学不来。”然后雷姐又把老魏送羊排,感谢我拔刀相助的光辉事迹讲了一遍。

  “强子,以后还是少管这些闲事,家里爱人、爸妈可都指着你,你蒙嚓嚓滴追出去,万一人家手里有枪咋办?多危险!”

  老爸也说:“是啊,枣阳毕竟两省交界的地方,虽然这几年严打,根本打不完,北方铤而走险的人多,其中不乏亡命之徒。”

  “以后看情况呗,能不出手就不予理睬。天下不平事那么多,谁也管不完。欺负到自己头上,那就不客气了。”

  换大杯喝黄酒。我跟老爸碰一杯,俩闺女跟老妈碰一杯。然后火锅里下豆巾、豆皮、青菜。

  “我从小就特喜欢吃豆巾,小时候天冷,几个小伙伴整天就躲在豆腐铺里,那里面暖和,起豆巾偶尔有破的,半张的,老师傅放碗里叫他幺儿子吃,我们几个就分一点吃,稀罕的不得了。豆腐起锅了,我们眼巴巴的锅巴也铲出来放面板上,有很多,我们个个左右开弓往嘴里塞,那真叫香。

  在深圳都是吃干滴,叫腐竹,根本吃不出豆巾味道。乡下出锅不久的热豆巾,切段直接凉拌,更好吃。只可惜,在深圳很难看得到。”

  “家里的新鲜豆巾,一锅豆腐最多抽二十条起来,再抽多了豆腐就立不住架了,软踏踏滴人家拿手一拍就不要。豆巾毕竟是整锅豆腐的精华,市面上成袋成箱的干货,都是批量生产,不晓得添加了什么材料,肯定吃不出来原汁原味。”

  老婆大人见豆巾滚起来了,赶紧夹一筷子放哥碗里,“好吃你就多吃点,过了这个村真没这个店了。新鲜的咱也带不走。”

  小雷说:“他们村里也有豆腐铺,偶尔来客了才买豆巾回来吃,都是炒辣椒,就是太贵,好几块一斤,平时买得起豆腐吃已经不错了。阿强第一次到我们家,晚上二弟就去买了回来,也是炒青椒。”

  “妈妈,阿强胆子还是蛮大的,我们一起到菜地里摘菜,还有二弟,镰刀把粗的一条大青蛇,给他几刀砍断了脑壳。我和弟弟都吓得半死,蛇身子死死缠住他胳膊,还是我爸跑来才解开。吓人不啦?”

  “哎哟,强子喂,跑几千里去砍死一条大青蛇,这蛇跟你得有多大仇啊?”老妈也吓着了。

  “妈,正因为砍了大青蛇,雷姐就死了心跟我一起走哇,一直到现在,不离不弃。对不啦,雷姐姐。”俺赶紧拍拍雷姐肩膀。

  “啊,雷姐喜欢穿绿色衣服,我怕、我怕、我好怕怕!”

  “咬你、咬你、就咬你!”俩人逗着逗着眼看要打起来。

  刘欢大哥的一声《手挽着手,心连着心》,才晓得春晚已经开始了。妈妈说不吃了就收了吧。我泡茶,小荷端瓜子、水果上桌,小雷帮妈妈收拾厨房。

  陈明姐姐一曲欢快的《为你》,让我们都停了下来,歌声动听歌词更动人,“穿越人间飞短流长,面对世俗的阻挡,带我的温柔,为你疗伤,,,”感觉一下子就唱出了咱哥仨的心声,不由自主哥仨就手搭着肩膀!搂着两个瘦弱的肩膀,听着***的《真爱永存》,哥深感自己肩膀上的责任重于泰山!

  回来小楼睡觉的路上,两位姐还在纠结“猫走不走直线完全取决于耗子”。两只猫试图在雪地里捉住哥这只白玉堂,哥在雪上连滑三步就把俩姐丢在原地。哥自诩比锦毛鼠高明,最起码哥大过年的,不会跑去襄阳王的冲霄楼自投罗网。年轻人最大的悲哀就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最忌“不自量力!”以至于英年早逝啊!突然间觉得白玉堂同学,是现如今牛逼哄哄的年轻人、最好的例证。哥千万谨记,切不可步其后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