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零三章:石岩湖游玩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adu的天空 2023 2019.07.31 19:21

  清晨人还没睡醒,大榕树上的麻雀叽叽喳喳倒是叫得欢,好像在开早会。哥亦位列早班,胡掐几句,聊以解酒。

  “大梦谁觉醒,

  麻雀犹先知。

  夜阑云带雨,

  晓露涨秋池。

  朝朝共暮暮,

  两地三相思。

  莫恋一合酥,

  但学韩湘子。”

  “哥,大清早的就要学韩湘子修道成仙呀?”

  “是啊,相传韩小哥乃大唐文学家韩愈的子侄,才高八斗却放荡不羁,后被吕洞宾看中,点化修道成仙。是八仙之中最年轻的一位,擅长吹箫。”

  “不对吧?姐看的版本,韩公子不学无术,整天吊儿郎当,还小酒鬼一枚,隔三差五被叔父韩愈骂。阴差阳错滴与老酒鬼吕洞宾臭味相投,才点化成仙。”

  “一合酥是啥,饼干,干嘛不敢恋,有毒啊?”

  “这都不晓得,哥真不知道该如何给你科普?起床查字典好啦,说多了哥就饿了,饿了么?”

  “姐不饿,那前面几句呢?”

  “雷姐,前面几句都是胡扯滴,你叫他给你讲,他等会儿撒起欢儿来可不得了!”

  滴、滴滴!“我日啊!梅姐又搞这么早!”

  “你怎么晓得是梅姐,有暗号啊?”

  “老姐换了新车,小喇叭就是这个声音。”

  “我刚好要上厕所,出去跟梅姐开门吧。”小荷同学披上外套就出去了。

  “姐,说了半天话,饿了,俺先过个早。”呼哧一口就咬上了。

  “好啦,人都上来了,赶紧起来。”

  哥披挂整齐拉着雷姐滑出一步探戈,“梅姐新年好!”

  “哇,又搬一箱红酒!Thank you !”

  “哎哟,看小雷把你滋润的,心情这么好!这嘴角咋还有奶水呢?”

  “哎呀,梅姐,净瞎说!不理你了,洗刷刷!”雷姐一跺脚走了。

  “啥时候看见梅姐心情都特别滴好!大家好才是真滴好哇!来,亲姐,深情的拥抱胜过千言万语!”

  “梅姐,昨晚上强哥还在念叨你呢。冲完凉枕雷姐大腿上嘚瑟,我给他剪脚趾甲。说就差陈娟来扇扇子了。他说还缺梅姐来唱小曲儿!”小荷同学抱着梅姐后腰在客厅扭来扭去。

  “这么会享受哇,不思进取,春醉温柔乡!梅姐来了就先打一顿,再把懒筋抽出来!”

  小荷同学赶紧洗刷刷,然后一起出去过早,顺便买青菜。

  “当家的,把羊腿泡起来,”

  “你进来给剁断,不然盆子装不下。”

  “哎哟喂,这么肥的一只羊腿呀?”

  “是啊,我堂哥自己喂的山羊,我们去做客,吃了一顿四大头席,临走送一只后腿,俺老娘说真是天大的面子,我那个二嫂,从来没有恁大方过。”

  “那还用说吗?二嫂他们家儿子在老大工厂上班,偶尔大方一次,起码老奶奶念她的好不是!其实还是二哥叫拿的,兄弟还是兄弟。”

  “不管谁叫拿的,中午梅姐来了有滴吃就好哇,毕竟一只羊才四条腿,拿的还是后腿,已经够奢侈了。”

  “后腿是后腿,哥总感觉没有这条后腿好吃!”说完照雷姐屁股就是一巴掌。

  “好啦,小荷同志,洗完了没,洗好了就出发,梅姐也饿了!”

  下楼梅姐又把车钥匙递给我,哥坐上打火,雷姐激动了,“哎哟,帅哥开新车!”

  “可不是吗!香车美女,才子佳人。风萧萧春梦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没一句正经的,你往哪儿开呀,哥?”

  “还用问吗,俺哥肯定是一个都不能少!”

  把车子停在宿舍门口远远滴,“雷姐、小荷下去叫人,梅姐别下去,毕竟供应商来的,影响不好。”

  “陈娟回家找到男朋友了没?过了年又大一岁。”

  “昨晚上问了,今年外甥打灯笼,照旧(舅)。那些帅哥们刚相完亲叫要拉她去开房,娘希匹内地的男人比深圳还开放。这哪能过日子嘛?也真难为大美女。梅姐瞅机会帮她物色一枚,善莫大焉!”

  一会儿工夫,三个家伙出来了,上车问去哪里吃呀?方向盘在谁手里谁说了算。

  哥一把方向盘打到鹊山工业区,石磨肠粉,尝尝好不好吃。下车大姐就叫:“靓仔食乜嘢?”

  “五个肠粉!”然后掀开蒸笼,拣一碟牛百叶、两碟凤爪、两碟水晶饺端上来。

  “哇塞,不是吃肠粉,还有小吃呀,这么好?”

  “吃饱了咱去兜兜风,十一点半回来做饭吃。那么多腊肉腊鱼,得玩饿了再回来恰。”

  九点半,车子开到石岩湖公园门口,几位姐下来我停车。陈姐去买票,走进去左手边就是温泉度假村,估计中午来这里吃饭的人不少。

  “哎呀,有相机就好了,在湖边拍拍照,留个影,纪个念。”

  “是啊,哥再拉着陈姐拍几张婚纱照,寄回老家告诉额娘,你已经婚了,别再为你操心了,皆大欢喜,今年回家过年就省了相亲宴会了。”

  “哎,刚才照相点不是出租相机吗?我去看看。”梅姐一说都跟着去看看。

  傻瓜相机,我们十一点拿回来,租金十五块,买胶卷二十一块,一般可以拍二十五张,押金500块。然后老板告诉我们怎么用,不用教哇,陈姐部门就有相机。

  这下开心啦!先去度假村门口每人拍一张,哥站岗亭上拍一张,保安兄弟说哥真站这儿做保安,肯定发财。又请保安帮手拍一张合影。啷个哩个啷,啷个哩个啷!

  去湖边拍风景,雷姐忍不住问:“帅哥,你真站那里当保安,发哪门子财嘛,说来姐听听?”

  “小雷,你是真笨还是假装呀?你都喊了帅哥,他往哪儿一站,分分钟给富婆看上,一起泡个温泉,度假村春宵一刻值千金,能不发财嘛!”

  “啊!呸呸呸!俺哥不赚那个钱钱,下次不来了!不准偷偷来喔!是不是来过哟,不然咋轻车熟路?”

  “家姐,你就饶了俺吧,四爷要是搁这儿混过,不晓得牛叉成啥号样儿,早不认得几位姐了!”

  来我们每人跟四爷合个影,万一哪天给富婆勾跑了,拿照片发通缉令,也好捉拿归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