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零六章:搬新家、新起点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adu的天空 2761 2019.08.01 11:53

  下午上班来一柜材料,品种很多,有卡板的叉下来,散装的也都装卡板往下叉。虽然春天里,往货柜里一站,照样出汗。超哥站里面指挥装卡板,老钟在下面指挥往仓库里拉。站门口看了十几分钟,小宇叫我,涂生喊我过去聊聊。

  进涂生办公室赶紧抱拳:“感谢老哥栽培!”

  “哎哎,打住啊!我只负责推荐,真没有多言。外贸部邱姐的性格想必你也略知一二,她不认可的事,谁说都没用。我只说了夏小姐是初生牛犊,如果还拿老一套手法来拷问人家,100%吓跑。”

  “那还用说嘛,您这句话本身就定了基调,看得上就用,看不上不用,本来就没外贸经验,考这方面肯定跑。老哥高明!”

  “中午吃饭我还特意问了邱姐,这么快喜欢上了小夏。她夸小夏人漂亮,看起来比较洋气,这种性格以后见客户很容易打开局面。也诚实,懂就是懂,不懂直接说不懂,不会伪装。他就是要一张白纸做助理,从头学,就不会自作主张。以前的助理都工作经验丰富,却总是犯经验错误。”

  “老哥一番话。又胜读十年书啊!工作经验确是一把双刃剑,用得好,可以助自己一臂之力,在工作当中游刃有余,用歪了可就不好使了,很多人惯性思维,不懂得融类旁通,往往犯经验错误。”

  “对,工作经验呢,对于技术性比较强的工种来讲,确实重要,没有经验你无从下手,有技术标准在哪里。在管理、文秘,甚至金融方面,个人的思维弹性就比较大,人们有时候的确会犯经验错误。这就需要不断学习,不断接受新的知识来提升自己,把自己的经验更新。”

  “是啊,众所周知,台湾的管理经验来自日本,更多的是照搬日本的管理标准。相当一部分的香港公司又是跟着台湾学经验,甚至直接聘请台湾经理来管理公司。而大陆的公司呢,天生不买台湾人的帐,这可能存在一个意识形态的问题。却更愿意跟着香港公司亦步亦趋。但是日本的管理标准日新月异,台湾公司都不见得已经赶上去,更何况大陆这些打工一族。”

  “哇。哇哇,看来付生的知识层面更新很快呀!很少有大陆人士看的这么透彻。”

  “涂生,打份小工,我起码得搞清楚自己站在那个位置,头顶还有几重天,这样工才能打得明白。不然混一下一年就过去了,我可不想在这里当十年八年大主管,我也有野心。”

  “年轻人有这种想法是对的,在深圳你们的机会也很多,将来呀,深圳应该是民营企业的天下,从我们公司的外发厂就能初见端倪。他们如果再大胆往前迈一步,日子将过得很滋润,靠的就是胆量!”

  跟台湾经理聊天真的受益匪浅,他们喜欢谈管理,谈标准,聊日本、聊新加坡,聊深圳的大势所趋。香港人就不一样,跟他们在一起聊天,除了吃喝嫖赌就是男盗女娼。他们喜欢吹香港的马会,侃澳门的赌场,黑深圳的发廊。

  从涂生办公室出来,大家都在忙着清数、上架。五点接到老婆电话,告诉我家已经搬了,梅姐帮忙两边都搬了,等会儿下班直接坐车到竹村军营门口等,一起吃晚饭。

  哇塞,几个家伙动作够快的,又欠梅姐一个大人情。估计梅姐小哥开货车,不然没有这么快,晚上要跟小哥好好喝一杯。

  下班跟超哥招呼一声,下午老婆在搬家,早点回去看看。坐车到观澜电影院下来,到超市买两瓶白酒装包里,然后到军营站台,靠,小哥开梅姐的小红跑在站台旁边等我。坐上车几分钟到家了。

  小哥问:“怎么样,这是村长的房子,崭新的,才装修俩月,你家的这套在四楼,还没人住过,每层两套,每套两房一厅。”

  “可以、可以,这么高,真的辛苦小哥了。”进门来,看外面阳台也大,还是村长大人有钱啊!梅姐、雷姐、陈姐、小荷同学都在忙着做饭,厨房也比以前大。

  快七点开饭,梅姐说冰箱里的腊味全部在桌上,今天一扫光,包括昨天念念有词的野兔子。两个壶里黄酒加起来还有七八斤,先倒六杯。

  我先举起来:“非常感谢梅姐、小哥帮我们搬家!”

  “乔迁大喜!”

  “新年、新家、新工作、新气象!”梅姐带头干!

  热热闹闹一餐晚饭吃到九点过。小哥开车回梅姐工厂,绕路送陈娟回龙华。俗话说,客走主人安,喝那么多酒,我也想静静。

  两位领导洗刷完毕,坐下来歇歇。“两张沙发,电视机前一张,卧室一张,幸亏我们在龙华的旧茶几没要,现在有了一张新的,以后哥泡茶也大气。哥的小方桌放客房,靠背椅坐下来喝茶也方便,整个客厅看起来也像那么回事儿,虽然不是自己的家。三张床,剩下一张也放客房,再来几个客放下来就可以睡。”

  “姐,还想着来客呀,不怕吃穷了咱家里?家具都爱惜点,以后咱买了新房搬回家照样用。我那屋的东东都是梅姐买的,很是过意不去,她说我介绍杨哥给她认识,又多一个客户做纸箱。话虽这样说,感觉还是欠她的。”

  “是啊,杨哥做采购大经理了,你顺手人情而已,要感谢,也是杨哥。”

  “梅姐已经做的够多了,我这边每年都有感谢,不能欠她太多,虽然赚点钱,都不容易。”

  “雷姐这半天不得请假呀,咋跟你大主管老严讲的?陈娟咋也跑来了?”

  “还能咋说,就跟他说阿强在观澜租了房子,下午回去搬家。鸟人还轻声问我,该买房了吧?请假单他签了字,姐丢给文员,小丫头叫我亲自送给人事部,大美女见了看都没看丢废纸篓里,然后跟我一起回来搬家。”

  “哇,那叼毛敢问你买房了没,说明他早就在市内买了,他才是大财主啊!姐那家东莞的鞋底厂,现在没人说三道四吧?”

  “老大不敢动,看他们谁敢动。他也说开了,以后大供应商咱俩一起开发,完了交给文员跟单就是了,少操心,外人也不会再说什么。”

  “老严聪明人,晓得挡人财路后果很严重,打工嘛,虽然说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不晓得哪天就会遇上,万一产生了交集,都会很难看,哥也不是好惹滴!况且他吃的才是大鱼。鞋底厂当年我跟着去验厂,中午唯独哥没喝酒,下午运筹帷幄,当场三方签字,也就等于定了案,后面走程序而已。曾老板广东人,更是明白人。”

  “新房子是漂亮,到处干干净净的,看着就舒服,抓紧挣钱啊,男人!等雷姐一生孩子,她那档子事儿也就没有了,本就不是长久之计。所以咱们还是得有个长久规划。”

  “嗯,咱们家小洋楼不也舒服,我们二楼当初也可以这样盖哈,200平米刚好两套,只是没那么多人住。但只盖了三个房间,客厅实在太大了,拖个地都累死人。”

  “你就嘚瑟吧,出去告诉人家,在家住200平大屋,谁不羡慕妒忌恨!这套不便宜呀,600大洋一个月,夏天还要买空调,估计一月得个整数。”

  “算起来每月的开支就要2000大洋,普通工人小半年的工资。只晓得咱们三个都挣大钱,却没人细算人家的开支有多大呀!每家的经都不好念。”

  “咋说每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呢!哥,今天喝高了,不停滴纠结家庭开支呀,雷姐挣钱呀,在工厂受啥刺激了。”

  “都没有哇,是不是感觉哥老了,爱啰嗦。你晓得你那位邱姐为啥叫你做助理吧?下午去涂生办公室唠叨了个把钟,他告诉我邱姐就是看你诚实,不撒谎,关键是没经验,好调理。”

  “呦嘿,这没工作经验倒还成了优势?那你还叫人家吹牛、装逼!”

  “雷姐,你想想,一位高高在上的老女人,跟助理交代个事儿,行了,我知道;好的,我晓得怎么做!你知道这是个什么感念吧?”

  “那也是的,老大还没说完呢,下面就自以为是,可能自以为是的就是个错误。”

  “对头,她的前几任助理都很棒,工作经验丰富,但是,总爱犯经验错误。做文秘工作最忌讳的就是一知半解,并且误解上司的意图。邱经理说小荷同学就是一张白纸,调教好了将来能成大器,人本就漂亮,也有点洋气!”

  “哥,你俩又给我压力了!不干了,抱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