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一章:枣阳,俺回来了

深圳第一代农民工 adu的天空 1819 2019.07.23 08:32

  回家也就没几天,没带多少东西。雷姐背一只背包,背包里茶杯、零食、纸巾等一些小玩意儿,一只拉杆皮箱,皮箱里大部分雷姐冬天的衣服。雷姐下铺我中铺,躺下来姐姐安静多了,不怎么感觉晕车,我也轻松了许多。

  一路上还算顺利,到武昌第二天下午。本打算带雷姐逛逛大武汉的,不在状态,关键还冷嗖嗖的,她催促赶紧回家。买两张武昌至宜昌的晚班车票,到枣阳火车站已经午夜十二点,在出站口哥哈一口热气:“枣阳,俺回来啦!”先买两双皮手套戴上,打的直奔市区棘阳宾馆。

  到宾馆住下,房间暖烘烘的,雷姐洗个热水澡,很快就恢复了状态。我也洗个澡,换身衣服下一层棘阳酒楼吃夜饭。

   316国道贯穿枣阳,是往北进入河南的最后一座城市,是南北货运的交通咽喉,自古就是商旅打尖、住宿的枢纽驿站,也是古战场。小小的县级市,还有一个炮兵团的驻军。三国初期的很多战事,都是在枣阳周边发生,蜀国名将魏延将军,就是枣阳人。

  咱们老付家也出了父子英雄人物,傅肜将军,跟随刘皇叔南征北战,命丧疆场,他儿子傅佥跟随姜维继续北伐,直接战死沙场。枣阳古称蔡阳。也是汉光武皇帝刘秀的故里,近代称之为“千古帝乡”先后走出十位皇帝,当然都是老刘家。

  棘阳酒楼坐落于大北街三岔路口,通宵营业,一年四季,不缺客人。虽然凌晨一点多,大厅三分之二的座位都有吃饭喝酒的客人。带着雷姐找个临街窗口小卡座坐下来,点两斤羊肉,几个配菜打火锅。上菜要了两瓶黄酒,一斤装的,还很精致。刚洗了澡,也没睡意,慢慢吃慢慢喝。

  雷姐感叹枣阳是个好地方,半夜了,外面还车水马龙。告诉她地理位置很特殊,改革开放好几年,南来北往的生意好做,酒楼里吃饭的人听口音北方的南方的都有,大多是跑长途货运的。常跑这条路线的老板们都清楚,在这里吃这里住,绝对安全。一天二十四小时,门口都有人看场。

  老家的黄酒,原汁原味,酒瓶放在火锅边上,烤一会儿也有点温温的,味道更浓。配菜也给力,一盘卤水羊杂、一盘新鲜腐竹、一篮只有几批叶子的嫩菠菜,一碟本地腌蒜瓣。雷姐兴致也高,不停滴问东问西,反正吃饱了上去就睡,天冷,吃饱喝好睡个好觉。

  小两口儿正吃得开心,中间一张桌子跟人吵了起来。我早已留意,那张桌子五个人,整一座大火锅在吃,听口音广州人,但不是广州土著,当地土著人广州话不标准,很难听懂,正因为他们的广州话很容易听懂,我才多留意了一下。

  有几个小伙子从他们身边路过,说话应该是河南人,不,山东人!越吵越厉害,很快就有两个看场的人走过来,喝问他们想干嘛?吵闹声中有个瘦高个抓起人家靠背椅上的黑色挎包就往外跑。

  打劫?!念头一闪,我右手一按桌子,身子跳出来就追。不管三七二十一,我第一个追出来,追出三百多米还没赶上,双手一捏鹰爪,真气提上来,脚下变轻,连赶七步,跃起身子往前斜飞,右掌直直切向前方左肩膀,他向前踉跄几步却没有摔倒,紧紧抓住的挎包掉了,我整个人已经向前摔,左掌迅速按住地面,用尽全力一撑,借助惯性来个前空翻。等我堪堪站稳,那货已经跑了,看姿势应该是右手抓住左胳膊在跑,显然左臂受伤。

  我双手叉腰站着喘气,后面陆陆续续跑过来好几个,见挎包在地上,说枣阳话的伙计问:“兄弟你没事吧?”

  “我不咋儿滴,那货跑球了!”一听我说家乡话,都放心了,赶紧掏烟。跟上来的广州老板捡起挎包,连声感谢。

  “冇嘢、冇嘢!”听我会说广州话,扒着肩膀一起往回走,简直三生有幸啊!

  回到座位上,有个大姐在陪雷姐说话,估计是担心妹妹害怕。不一会儿,广州人拿一把当五十的票子非要感谢。告诉他们我是这里的保安,下班了请女朋友吃宵夜,正好赶上,分内之事,真的不用客气,才算罢休。

  酒楼经理另外拿一瓶黄鹤楼,两个小酒杯悄悄坐下来,倒上,“兄弟,真的很感谢,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出现这事儿,如果没给追回来,今后我们的生意可就难做了!”还要给加菜,哪里吃得完,聊会儿天,告诉他咱夫妻俩刚从深圳回来,在上面住,也累,吃点东西就上去休息。都是明白人,不打扰,明天早餐再聊。

  喝饱喝足,非要免单,盛情难却也就不再推辞了,回房间睡觉。吃得饱,一下子也睡不着,雷姐问:“付大侠,有没有打伤那个人?”

  “瞬间受伤,挎包掉地上,人还继续跑,应该无大碍。这伙计很能跑,绝对练过,不然也不会一口气追三百多米才赶上。累死我了。挎包里估计也就三四万块钱,应该是这帮人停车就被盯上了。”

  “他们很聪明,另外的几个人往相反的方向跑,是河南人吧?”

  “不是,咋听是河南人,他们是山东人。跟平湖乡单县羊肉汤里的几个老板说话一模一样,所以这次河南老几儿又背黑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