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天意

尘劫录 赤军 4339 2007.04.17 10:08

    

  古诗云:天心如锈镜,天意高难问,天人永相隔,至道一混沌。

  金台门内,我弃剑于地,正打算狼狈就缚,突然二姐夫终让率军赶来,远远地一箭射倒粥恒,救了我的性命。

  眨眼间,终让就冲到我的面前,驱散了包围在车前的粥恒部下兵卒。“你如何得讯赶来的?”我握着终让的手,几乎哭出声来。“臣于城中巡检,见当值之金台营士兵,云为粥恒放假遣散,心知有异,故此前来,”终让言简意赅地回答道,“虽杀散贼兵,夺得金台门,诚恐贼人必非此区区十数,大将军速速出城为要。”

  我同意终让的看法,这个阴谋既然是获筇所主使的,他不会才派粥恒带着十数、顶多不过数十名士兵来围捕我,一定还有爪牙潜伏在皇城内外。我必须尽快通过金台门出城去,可是马车是坐不得了,别说御手已死,马车沉重、迟钝,毫不灵活,想要逃命还不如下地用腿跑路呢。

  可是我刚跳下马车,终让却也跳下马来,然后把缰绳递到了我的手里。我一愣回头,终让急匆匆地说:“天下可无让,不可无大将军,请速上马出城!”随即左手环抱着我的腰,一用力把我扶上马去。

  至亲就是至亲,虽有粥恒那种无耻之徒,也有终让这种赤胆英雄呀,我不禁眼眶湿润了。但我虽然很感念终让,很想把坐骑还给他,但心中求生的念头瞬间压过了一切情感,才被他扶上马背,立刻本能地抖动缰绳,坐骑如风一般直冲向金台门。金台门口,此刻已是一片血海,终让带来救我的不过数十名南军哨卒,以及六、七个他在街上聚拢的被粥恒以放假之名遣离皇城的金台营兵而已,而此刻另有近百人穿着金台营的服色,披坚执锐地想要堵住城门——那一定是获筇的爪牙了——双方杀作一团,门内门外,到处都是横尸。

  我想要在终让部下们的保护下杀出门去,可是突然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把长剑给抛弃了,此刻赤手空拳,想往外突无异于求死。正在踌躇,突然身后喊杀声响起,转头望去,不禁吓得我魂飞魄散——就看各殿隐蔽处汹涌杀出数百名穿着金台营服色的贼兵,直往门口逼来!

  前无去路,后有追兵,就算终让再怎么悍勇,恐怕我今天也是难出生天了。我不禁长叹一声,自暴自弃的想法再度涌上心头。此时终让杀了六、七名贼兵,满身是血,也退到了我的附近,我朝他招招手:“你去吧,离某必亡,不想再拖累他人。”

  终让瞪我一眼,大喝道:“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要死便死在一处!”也不知道是什么念头在驱使着我,我竟然仰天大叫了一声:“谁来救我?!”

  “谁来救我”,话音才落,突然门外起了一声暴喝,如同晴空打个霹雳一般:“太山膺飏在此,想活命的退后!”

  乍闻此语,我的精神猛然一振,转头朝门外望去——虽然并不知道膺飏是来救我的还是来杀我的,不过他此前两次救了我的性命,内心总难免生出一丝期待和依赖。

  只见寒光起处,堵在门外的贼兵纷纷退散,膺飏跨着骏马,手舞大戟直冲进来。终让匆忙持刀拦在我的马前,喝问道:“瞿侯此来是救大将军欤,是杀大将军欤?”膺飏勒住坐骑,瞟了我一眼,沉声道:“全族之恩,死而不忘!”

  终让是知道我和膺飏之间所纠缠的恩恩怨怨的,那些事情如果一直存在心里,肯定会把我憋疯,所以我曾经在酒后告诉过两个姐夫。当下听了膺飏的话,终让一带我的马缰,把我托付给了膺飏:“瞿侯护着大将军速走,终某断后。”然而膺飏却不领他的情,怒喝道:“我来断后,你且速去集合南军,南军若落于获筇手中,大事去矣!”终让闻言一愣,随即苦笑道:“是我之误也,安有面目复出金台门。今日终某战死此处,以赎罪愆!”

  我虽然为人粗疏,但还不傻,他们两人的对话在心中略一轮转,立刻就大致明白了。都城里共有两支军队,一是守卫禁中的金台营,二是守卫九城的南军,金台营虽多精锐,但落在粥恒手里,都被找藉口遣给散了,落单的凤凰不如鸦雀,而南军虽弱而众,在金台营星散的情况下,谁掌握了南军就是掌握了都城的实际控制权。

  南军本归身为中尉的终让统辖,但终让入军时日无多,而南军前此一直掌握在获筇及其爪牙手中,目前双方都有实力去控制南军,就看谁抢先一步了。按照膺飏所说,终让在得到我被围禁中的消息以后,就应该先派得力之人去稳住南军,不让它落在获筇手里,而终让计不及此,此刻懊悔无地,才会说要“战死此处,以赎罪愆”。

  是呀,如果南军落到了获筇手中,我就算逃出皇城,又有什么用呢?难道我还要被迫再逃出京都去么?

  看我还在犹豫,终让一拍我坐骑的臀部,大叫道:“大将军速入南军,则获筇可杀,逆谋可息!”坐骑被他这么一拍,当下长嘶一声,笔直地冲出了金台门。两名贼兵挺着长矛朝我面门槊来,我还来不及躲避,“当当”两声,已经被膺飏的长戟荡开,随即膺飏左右各刺一戟,结果了二贼的性命。

  一看膺飏跟我身边,我感觉安全了很多,才悬到嗓子眼里的一颗心缓缓跌落腔中。膺飏低声对我说:“膺某开路,速往取南军来救终中尉。”

  我估计终让最后不是战死,就是被擒,就算我们一路顺遂,迅速调动南军杀来,也根本赶不及救他了,膺飏这样说,不过是暂且安慰我而已。难道他还怕我不肯走么?乐生惧死是凡人的通病,我现在连自己都快顾不过来了,哪还有心思去顾及终让?即便他是我的亲戚,终究不是同胞兄弟……就算是同胞兄弟,我又有牺牲自己来保全他人的勇气么?

  也多亏了膺飏的卫护,我才能够暂时逃出生天。获筇在连接皇城的各条道路上都散布了人马,好在数量不多,被膺飏轻易就驱散了——大概那老贼想不到我能生出金台门吧。不过计点前后所遭遇的贼兵,也有三、五百之数,老贼究竟是从哪里神不知、鬼不觉地调来这支军队的呢?

  我心里想着,嘴中也不禁嘟哝出来。膺飏回答说:“据某所知,此乃虚陆之军。虚陆郡沌山下有获氏的庄园,一郡之兵,半数已为获筇所掌。”

  听了这话,我脑中突然闪过一道灵光,一切全都明白了。藉着芒氏造反,获筇以太尉的权力调动了数郡的郡兵,东挪西移,耍尽了障眼法,其结果就是将自己在虚陆的亲信秘密调来了京都。那可恶的粥恒,他一定在此之前就和获筇有所勾结了,所以才会解释说获筇如此调动,不过是为了保护自己在虚陆的产业而已——若非他那些话把我们引入了歧途,仔细调查下去,获筇的奸谋定会败露!

  料想是我就立储问题将了获筇一军,那老贼后无退路,这才忙不迭地布置政变,其间破绽虽多,一则我们未曾深思,一则有粥恒做他内应,竟然毫无察觉。真是失策呀,然而粥恒既然早与老贼有勾结,靳贤那厮怎么也懵懂无知?原来他也是个粗疏的人,我委之以朝廷重任,实在是瞎了双眼……

  靳贤可杀!靳贤可杀!

  种种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而这个时候,我与膺飏已经远远地逃离了金台门,接近自己的大将军府邸了。跟随在我们身边的士兵剩下了区区三人,都是步卒,因为快跑跟随也都气喘吁吁,眼看得连武器都难以捏稳了。我们就这样跑去南军么?设路上再有两三道埋伏,就算膺飏勇猛盖世,也很难保证我周全,怎么办?

  我向膺飏建议说:“大将军府中尚有百余私兵、仆佣,不如且先归府,聚齐了再入南军去……”“不可,”膺飏叫道,“耽误一刻,获筇就多一刻可收镇南军,他若得手,你我死无葬地!”

  但我还是坚持自己的主张,我对膺飏说,自己的妻子还在府中,恐怕获筇也会派人去擒了她作为人质要挟,实在放心不下。膺飏怒目圆睁:“大丈夫志在天下,何故眷恋一妇人?!”

  “一妇人”?说起来多么轻巧,那可是我的结发妻子呀,况且我们两人间的重重纠葛,外人是不知道的,你粗豪的膺大侠更不会懂得。

  想到妻子,想到她或许很快、甚至已经落到了获筇的手里,我心底就隐约感到阵阵的绞痛。我不再理会膺飏,反而勒住了坐骑,朝向府邸的方向望去——妻子若有闪失,我便得了天下,留得性命,又有何乐趣呢?

  我突然想到,乐生惧死的我,在这个世界上是否真的愿意为了某人而放弃自己宝贵的生命?如果一定要说有的话,那就是妻子了,然而自己心目中的妻子究竟是指爰苓,还是指的苹妍呢?我们空有夫妇之名,却无夫妇之实,我究竟为何如此地牵挂她?更况且,她其实并不能算是一个人……

  膺飏的坐骑从我侧面直冲出半箭地远,然后兜个圈子又返了回来。我转头望着他,相信自己的目光中充满了哀怜和求恳之色,而膺飏的表情也极为奇特,先是焦急、愤怒,继而转为失望和无奈,最后一瞬间,却又突然露出了笑容——

  “罢,罢,你救我妻儿,我也救你妻儿,此真天意也!”

  究竟何所谓天意?我隐约感觉到此时此刻的天意就是不容我速死,而要我背负着乐生惧死的宿命继续在尘世中挣扎辗转。生命就是如此可悲,明明知道前景一片昏暗,但只要有一线光亮——那甚至往往只是自己头脑中幻化出来的光亮而已——就会咬紧牙关继续走下去。生命是痛苦的,但死亡是无可想象的,唯无可想象之物才令人恐惧,这种恐惧甚至压过了尘世间的一切老病,一切灾厄,一切无可忍耐。

  金台门内,我曾经放下武器,打算束手就擒,但我所放弃的并不是生的希望,而只是对于不可预见的未来的求索而已。未来如同死亡一般飘渺,所以未来也是恐怖莫名的,但人的未来尚有脉络可循,不如死亡一般无人能够提供实证,因此我会放弃对未来的求索,却不会放弃对死亡的抵拒。

  一直到进入大将军府,见到妻子的那一刻,我仍然无法确定自己内心深处究竟是怎么想的。我真的是因为担忧妻子的安危才折回府来的么?还是因为苹妍所在,料能保护自己性命无虞,所以我才非常急切地赶回来呢?我担心苹妍施展法力,从而被那萦山上的老修道士所殛,是因为爱情呢?是因为亲情呢?还是仅仅为了保护一个相熟的人,甚至是为了保护一个可能会在危急关头救自己一命的法宝?

  这一切念头,高尚与龌龊交相缠结,抗争与消极也交相缠结,当我见到妻子的面容以后,突然间全都消散了。我只觉得脸上发烫,胸口发冷,垂下头去几乎不敢正视自己的发妻。

  刹那间,我突然感觉内心变得平静了下来,似乎只要妻子还在身边,死生虽未必可以置之度外,祸福却大可不必萦怀。我只是拉着妻子的手,垂着头默默无语,相信看到我这种表现,膺飏一定会气得跳脚吧。他简单扼要地把经过情形对妻子说了,然后催促说:“请速教大将军点集私兵,前往南军,缓得一刻,则生机渺茫矣!”

  这话不是对我说的,而是对我妻说的,难道膺飏这家伙真的以为我眷恋家人从而头昏耳聩,所以希望妻子能够说服我把心思都用在对敌大事上么?我缓缓抬起头来,望见了妻子的眼睛,那对美丽的瞳仁中现在显露出来的是惊恐,是忧惧,那分明不是苹妍而是爰苓呀!我陡然放开了双手,转身下令道:“保护夫人先出秀泽门躲避,余众且随我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