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劫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平

尘劫录 赤军 4333 2003.04.23 22:23

    史载:鸿王五年夏四月,鸿王与畏人平。

  战斗打了一整天,没有分出胜负。第二天,王师向后撤退,我挥兵直进,包围了岚邑。我没有下令猛攻,因为王师实力未损,随时可能返身杀回。就这样等了十多天,突然传来消息,荣国等几个南方诸侯,联兵万余,向威族发起了进攻。

  本来想让鸿王从侧翼牵制王师的,但因为鹏王所纠集的军队实在太过庞大,我们被迫从威族调来了四千名战士,这样一来,威族反倒变成反叛军阵营中的薄弱环节了。鸿王吃了一个败仗,损失数百,他派来影子和我洽谈,准备和鹏王谈和。

  王师果然在我包围了岚邑以后的第二十天后,返身杀了回来。在岚邑郊外又是一场恶战,双方各丢下近千具尸体,未分胜负。在从征诸侯的劝说下,鹏王终于答应和谈。两军暂时退兵。四月,鸿王与****商定了新的和约:西方诸侯和南方以我彭族为首的六家诸侯,北方的获人,都归鸿王领导,****封鸿王为伯,统领西、北、南三个方向的大伯;作为交换条件,威、获等蛮族,重新承认****畏国的宗主地位,并保证每年纳贡,且派重臣前往朝觐。

  我遣散了联合军队后,没有回国,而直接前往北方,与鸿王见面。

  “退却有时是最好的进攻,何况,我们已经取得很大胜利了,”他知道我要问些什么,才见面就解释说,“以鹏王的性格,一定会找借口压服南方和东方有离心倾向的其它诸侯的,而这,正是我们最好的机会。畏国使人民畏惧,而我则感之以德,再临之以威,不出三年,连东方诸侯也会臣服于我们的。”

  几年没见,他苍老了许多,不到三十岁的人,眼角已经出现了淡淡的皱纹。我了解他的艰难,也知道他所制定的方针是正确的,所以只是笑笑,没有再说什么。但是他,却凑近我,神秘兮兮地低声说道:“跟我来,我给你看点东西,非常重要的东西。”

  发生在他身上的神秘事件,已经太多了,从天最托梦,到影子的产生,等等等等,我都已经见怪不怪了。于是,我跟随他,进入威族的神殿——这种地方,一般是不允许外族人进入的,但是鸿王领我从连通他寝室的一条秘道,悄悄走了进去。

  幽暗的正殿,悬挂着一幅兽皮拼合而成的巨大肖像,肖像黑面獠牙,长得非常狰狞。

  “天最不是这个样子的,不知道祖先把他的形象恐怖化,究竟为了什么?让后世子孙产生敬畏之心吗?”记得第一次被带来这里的时候,鸿王这样对我说,“反正我小时候看到这肖像,只感到厌恶,为自己国家所信奉的神如此丑恶而感到自卑——等到那批老家伙都死掉了,我就重新制作这幅肖像,让大家都看到天最慈祥的真正面目。”

  现在,在天最肖像下方的石台上,摆放着一具青色的玉匣,大小和样式,好象女人使用的首饰盒一样。鸿王虔敬地鞠了一躬,慢慢打开匣子,立刻,一道柔和的黑色光芒,就突然流溢了出来。

  是的,是黑色的光芒。我摇摇头,因为突然脑中有一个奇怪的印象,一闪即逝。我似乎见过这样的光芒,是在现实中,还是在梦中?不,不可能,前此我根本想都没有想到过,光芒也会有黑色的。我想要捕捉住这个印象,但就象要抓住自己在水中的影子似的,越是努力,越无法把握住它。我只好凑近去,看到匣内是一块形状奇怪的黑色玉石,它厚约三指,呈弧形,象是一个大圆球的碎片。

  “这是什么?”

  “我不知道,”鸿王语气有点犹豫地回答道,“天最托梦给我,说同样的玉石,在东、西、南三个方向,还有三块,各有不同的颜色,若能将其凑齐,就可发挥出无限的威力,可以轻松击败鹏王,取得天下。”他抓起我的手,放到那玉石上面。

  我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从玉石中流散出来,很快就充满了我的整个身心。虽然,玉石中都隐含有与道法相通的力量,但如此巨大,并且充满了寒意的力量,却是我从来也没有感受过的。我缩回手,离开了那黑色的玉石,立刻,力量消失了,就如同它从来也不曾传递到我身上来似的。

  “其它的玉石,在哪里?”我问鸿王。

  “在天柱上。”他简单明瞭地回答我,我会意地点点头。所谓天柱,共有四枝,独立四方,以撑天宇。传说北方的天柱在数万年前就已经崩塌了,所以天低于北,风与浮云都自然流向北方。这大概是这块玉石离开它所应该在的地方,而落到鸿王手中的原因之一吧。我明白鸿王的意思,他想让我前去寻找这剩下的三块玉石。

  “鹏王一年内不会再发动大的进攻,我足够应付了。但是这宝玉,如果人类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获得的话,那也只有你了。”

  我相信他的判断,并且确实,没有人比我更适合取得这些神秘的玉石了,如果我都无法得到,那么注定宝玉不能为人类所用。

  天柱极其遥远,近千年来没有人类到达其所在地域的记载。是不是值得去冒险呢?我在头脑中快速地盘算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这也许是命运交付给我的任务吧,如果不能完成这任务,我有什么资格建立权力,完成梦想?

  “你打算从哪里开始?”鸿王问我。

  “南方。”我斩钉截铁地回答道。他用疑惑的目光望着我,但我的决心已经下定了。一则,我必须先回去我的国家,安排离开时候的一应事务;再则,前往南方天柱的路程是最艰难的,若能从南方取得宝玉,那么获取其它两块,应该就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了。

  七月底,我回到了祖国彭邑。在休息了整整两天,养精蓄锐,并且安排好了国家事务以后,我进入了神殿。这里悬挂的天辅的肖像,也一样的恐惧而狰狞。你究竟存在吗,我族所奉之神?如果你是确实存在的话,你又是什么样子的呢?你可会托梦给我,让我看清你的形象,就如天最托梦给鸿王一样?

  长老过汝接待了我,他看到我的眼神,就明白那个他所承诺的日子到来了。我向他诉说了此行的目的,他沉吟了半晌,然后慢慢抬起头来,满脸的皱纹,使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你真的相信鸿王所说吗?”

  是的,我相信。鸿王不会编造一个谎言来希图除去我,一则我确实感受到了那块黑色玉石所蕴含的无比特异的力量,二则现在如果没有我的帮助,无疑宣叛了他自己的死刑,他很快就会被鹏王击败。在潼水大战的时候,我看到了西方诸侯们的眼神,那是无比敬畏的眼神,这种敬畏是给我的,而不是给鸿王的。如果我不在了,他们立刻就会重新归附于鹏王。

  过汝双手按住我的肩头,缓缓地说道:“准备好了吗?你此行,危险重重啊。孩子,希望你活着回来。我有预感,你会活着回来的,并且,你的人生将因此有很大的改变。”我点点头,然后立刻感觉到一股温暖的力量,从过汝的双手中传了过来,透入我的脏腑。这是过汝早就答应过的,在必要的时候,他会将毕生所凝聚的道法,都传递给我。

  “你的力量已经非常强大了,如果没有必要,过强的力量只会毁灭力量的源泉本身,”我想起了他说过的话,“你英勇、聪明,胆略过人,如果要说你有什么缺点,那就是你太强了。太强并非一件好事,它会给你树立太多的敌人。记住我的话,孩子,要学会柔弱。”

  传输过来的力量,越来越强,然后又逐渐减弱。终于,力量消失了,过汝颤抖了一下,慢慢松开按住我肩头的双手,然后颓然坐在了地上。我弯腰扶住他,他长喘了一口气:“我大概等不到你回来了。一切小心吧……”

  我知道,自己的力量有了极大的增长,但是现在,我并不想试验这种力量的威力。我认同过汝的话,强大的力量,在非必要的时候使用,是会产生灾难性后果的。我深深地向老人鞠躬,然后离开了神殿。

  七天后,我来到了邯国。邯国位于通往大荒之野的入口处,邯人也相对的掌握了更多在荒漠中生存的知识。邯君皋举办了盛大的宴会来招待我,在知道我将前往大荒之野以后,他慷慨地答应资助我五名向导,和四匹习惯荒漠生活的老马。但是,我没有想到,在宴会即将结束的时候,他突然对我说道:“如果殿下愿意,可以去尝试使用‘血剑’——如果连您都无法使用它,那就证明它根本不是人类所能运用的武器。”

  我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追问之下,才知道,那是邯人世代相传的一件秘宝,是一件罕见的玉兵。玉石中是凝聚有道法的,但只有极少的玉石,本身质地坚硬,可以用来制造成武器。当然,坚硬如鹏王所用的“玄戈”,比青铜甚至高质量的铁器更为坚固、锋利,那种玉石,恐怕天下没有几件——就算有,现在也没有人有能力将其制造成武器,那大概是神才可以解决的难题吧。

  而邯人世代相传的“血剑”,据说比“玄戈”更为坚固和锋利。并且,它具备了相当惊人的法力,普通人只要接近它,就会心智紊乱甚至发狂,根本无法获取它。它因此被深藏在地下,数千年来,无人敢于靠近。

  我决定一试,于是在当晚,跟随邯皋来到地下一处宽大的洞窟前。洞窟前有守卫,全都戴着厚厚的皮帽,遮住耳朵。邯皋向我做了几个手势,示意我也用他给我的皮帽遮住双耳。我拒绝了,如果要加上重重防护才能运用“血剑”的话,那种武器非我所能驾驭,不要也罢。邯皋向我竖了一下拇指,然后示意我一个人进入洞窟,他就在洞外等我。

  “如果心智稍有紊乱,千万退出来,不要冒险。”他这样对我说,并且坚持要在我腰上缚上皮索,一有异动,立刻把我拖出洞窟。

  我定了定心神,大步向洞窟内走去。才进入洞窟,就突然有一种奇异的尖锐的声音刺入我的双耳,刺得我心浮气躁。我停下脚步,深呼吸了几下,继续向内走去。尖锐的声音越来越响,但突然间,一切都归于寂静。

  真是寂静啊,什么声音都没有了,我连自己的脚步和心跳都无法听见。就算深夜坐于无人的旷野,同时堵住双耳,也体会不到如此的寂静。我才知道,原来寂静是这样的可怕,真的可能使人发狂!

  我没有带火把,因为完全用不着,刚才在洞窟外的时候,就可以看到内中透出的隐隐的红色光芒。现在,我看到了,在洞窟深处,插有一柄红色的长剑,正散发着虽然黯淡,却直刺人心的诡异光芒。

  我大叫了一声,却听不见自己的声音。我强自摄住心神,拔出腰间的短剑,割断了系在腰间的皮索,然后,在地上做了两个空翻。运动使我的气息变粗,但同时也使我的惧意略有所缓和。我突然抬起腿,大步冲了过去,毫不停顿地握住了剑柄。

  突然间,我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听到了自己喘息的声音,也听到了洞外邯皋的喊叫声。寂静消失了,一切声音都恢复了,我内心的恐惧和狂乱也完全消失了。我毫不费力地拔出了“血剑”,大步朝洞外走去。

  看到我挺着“血剑”而出,邯皋和守卫们全都惊惶地向后退去,但很快,他们就发现并无危险。邯皋慢慢走近我,小心地用手指去触摸“血剑”,甫一接触,突然全身剧震,一个跟头翻了出去,倒在地上“呼呼”喘息。我走上前,扶起他,他望着我,眼中惊恐之色渐淡:“我看到了血,无边无际的血……这柄剑就应该是您的,殿下,只有您才配使用这柄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